2020 年 11 月 19 日

而李天並未應答,因為手中短劍已經和沙獸一根巨大的後腿撞在了一起,如同秋水一般的劍光閃耀,斬在那泛著淡淡藍光,如同精鋼打造一般的巨腿上,火光四射。

咔嚓!

一聲脆響,顯得刺耳異常,那沙獸巨大的後腿之上竟然出現了一道裂痕,而後飛快蔓延,青色劍氣從李天手中發出,快速的將那一整條巨腿卸了下來。

轟!

避之不及,李天卻是被另外一條腿撞飛,身形翻飛出去。

嘶!

受此重創,沙獸卻是開始發狂,嘶吼之聲震天,巨大的腦袋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朝向李天撞去,血盆大口怒張,莫名的腥臭之氣噴涌,幾乎讓李天連隔夜飯都倒出來。

「大蜘蛛,你敢輕視金爺?」

金蟾見此,卻是一聲厲喝,飛快的出現在沙獸腦袋面前,擋在李天身前,如同白玉雕成的寶蓋將其緊緊包裹,九道紅色天梭亂舞,圍繞著沙獸頭部那一對粉紅色的觸手一通亂削。

雖然金蟾的紅綾無法像李天手中短劍一般突破沙獸身上那些堅硬的鎧甲,但對付那些看上去「柔弱」的肉質觸手還是很有一套…… 有些情,不需要說出來,記在心上就好。

況且,他總感覺這裡面的東西不會傷害他們,他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自在。

在四個人的注目下,小木匣子緩緩被打開,巴掌大的通體血紅的玉娃娃出現在眼前。

「這……這也太漂亮了!」祝江驚嘆,他活了二十多年都沒見過雕工如此精緻漂亮的玉美人。

小木匣子里不是個娃娃,是個雕刻的巧奪天工的美人。

美人面容精緻,雙目如貓瞳,嘴角似乎還含著笑。

說她通體血紅,其實是她的衣服血紅。

穿著一身精緻拽地長裙,裙子被染得火紅如嫁衣,更加稱的美人精緻如畫。

假偶天成,首席老公藏太深 不僅沒一點邪氣,反而更像精靈,靈氣逼人。

顧辰溪指尖碰到玉人,只覺得心口一陣刺痛,有什麼要衝出腦海。

坐在床上嗑瓜子的路瑾,也一臉呆愣。

這……這……這他媽不是忘塵嗎?

怎麼變成玉人了呢?

不對!

是這個玉人怎麼會長的跟忘塵一模一樣呢?

「統子,你難道不準備說點什麼?」

【說……說什麼?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巧合……吧。】空間里的系統盡量按耐住自己的心虛,一副「我不懂,我不知道,你別問我」的樣子。

媽呀,這不是凈空雕的那個小玉人嗎?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宿主應該沒發現吧?它剛才表現的那麼好,她不會發現的,她不會……

系統嚇得直接掉線。

路瑾其實並沒有多想,小世界之間有聯繫,但需要某種機緣才能觸發,就像穿越一樣,就是觸發了這種聯繫。

她也以為是巧合,並沒有放在心上,還不知道系統已經心虛的腦補出了一部電視劇。

顧辰溪最後果斷的掏了一千萬,美滋滋的抱著懷中的玉人走了。

跟在他後面的王老闆哭喪著一張臉,心都在滴血。

顧辰溪抱著玉人,只覺得空了認識多年的心,一下子被填滿了,還不知道自己被貼上了「人傻錢多的地主傻兒子」標籤。

饒是沉穩如林邵的人,看見自己的兄弟一臉痴漢傻笑的盯著手中的玉人,雞皮疙瘩都落了一地。

這麼多年阿辰一隻不近女色,他們剛才是還以為他是個基佬,為此,他和祝江那一段時間真是防火防盜防顧辰溪,就怕一不小心,後院沒了。

最後話說開后,雖然不擔心後庭失火,但這些年阿辰的性取向也是一直成謎。

今天,他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沒想到阿辰倒成了他們三個里隱藏最深的那個。

「阿辰,你……很喜歡這個玉人嗎?」林邵覺得自己問的很委婉了。

「當然喜歡!」顧辰溪臉上還帶著亢奮,「阿邵你都不知道,我見到這個玉人時,我都感覺我空當了二十多年的心都被填滿,我的心臟,那一刻像活過來了一樣,砰砰跳動,我覺得,我這一生,只是為了遇見她。」

他夢中的那個新娘,與這個玉人給他的感覺一模一樣,像是一個人。 ?轟!

綠洲之外,巨大的法力波動席捲十方,黃沙漫天,土石橫流。萬道劍氣縱橫,九道紅綾化作九道天梭,丈許紅光來回飛舞,破碎虛空。

所過之處,空間一陣虛無,陣陣混沌霧靄瀰漫。若論威力,金蟾所施展的九道紅綾雖然神異,但卻趕不上李天手中短劍,但若是論及賣相,卻是足以甩李天手中短劍八條街。

而至於仙鶴翠濃所施展的漫天離火,與長喙鐵爪,卻是在威力上稍顯不足。不過雖然不足,但三者的速度卻以其最為迅捷,惹得那如同小山一般的沙獸狂躁不已。

「呱!」

金蟾頂著香雲寶蓋,身手敏捷的躲過一條橫掃過來的巨腿,叉著腰站在半空中,點指不遠處的沙獸,一臉**氣的叫道:「你這廝真是太不講究,長得丑不是你的錯,長得丑到處招搖就是你的錯了。」

嘶!

雖然神智不是很清醒,亦是不明白金蟾的話語為何意,但那沙獸畢竟是靈動境界巔峰的王者,智商豈會低?

卻是瞬間被蛤蟆的舉動觸怒,捨棄了速度太快的翠濃,更是對威脅最大的李天視若無睹。巨大的尾針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突破空間,朝向金蟾頭頂巨大的寶蓋力劈而下。

不得不說金蟾這老**,拉仇恨的功夫一流,瞬間將戰場轉移,無數火力直接朝向金蟾轟擊而下。

沙獸雖然體型巨大,但並不代表笨重,相反速度卻是迅捷無比,七條巨大的蠍腿連動,在荒漠當中留下一道殘影。后發先至,竟然繞過攔截的李天。

「卧槽,不帶這樣的!」

金蟾見此,卻是一聲怪叫,還未來得及動作,整個身形已經被撞得如同炮彈一般朝向綠洲之內疾飛而去。

那七寶金蓮蛻變所遺留下的石質蓮葉,晶瑩如玉,雖然不像那四片青色蓮葉一般充滿生之氣息,但卻勝在堅硬無比,就連李天手中短劍也不能輕易攻破。

此時那沙獸雖然來勢迅猛,蟄刺上寒光閃爍,鋒利無比。五彩斑斕煙霧圍繞,如同瓊漿液滴,但卻劇毒無比。但卻也難以攻破金蟾放出的香雲寶蓋,只是在上面留下了點點白痕。

而那五彩斑斕的煙霧,如同液體一般滴落泥土當中,令得綠洲邊緣的植被迅速枯死,變成焦黑一片,陣陣惡臭發出。

啵!

一道星河墜落,李天手中劍光破開虛空,斬破萬里黃沙,攜無上鋒銳氣機,直抵沙獸巨大的頭顱,眼看著就要將那肉呼呼的頭部一刀兩斷。

嗡!

一種古怪的氣機傳遞,一片璀璨紫光閃耀,沙獸那如同蚯蚓一般近十丈的上半身忽而變得晶瑩起來,無數觸手舞動,發出陣陣香甜氣息,更有一隻隻眼睛從那觸手之上生長了出來。

「不好!」

李天見此,卻是面色大變,身形一退,手中劍光卻更加凌厲幾分,令得虛空震蕩,道道空間漣漪擴散,竟然有縷縷混沌霧氣蔓延開來。

噶!

一道紅光閃爍,一片艷麗火光從天而降,將沙獸那巨大的頭顱與李天隔開。翠濃的身形化作一道青光,出現在李天面前,接住下落的李天衝天而起。

嘶!

震天嘶吼尖銳刺耳,卻是沙獸久攻不下,越發急切。嘯聲震動荒漠,似乎在呼喚著什麼。令得李天三人面色大變,一頭變異的沙獸王已經這般難以對付,要是再來幾頭靈動境界的沙獸,三人恐怕又要跑路了。

「朋友莫慌!」

正在這時候,一聲巨大的吼聲從遠方傳來,便見得一道巨大的身形出現在遠處的黃沙當中。巨大的腳步聲傳響,一頭巨獸從沙丘之後現出身形。

竟然長得如同蜥蜴一般,不過頭頂獨腳分叉,看上去有幾分怪異。身高數丈,體長超過十丈,渾身上下籠罩著一種淡淡金光,隱約間有一層金色鱗甲,道道魔紋在那鱗甲當中浮現。

吼!

巨大的蜥蜴仰天長嘯,震動整個荒原,巨大的體型看上去頗為笨重,但卻快速無比,瞬息間已經來到近前。

並且與眼前的沙獸王如同仇寇一般,才一見面就撞在了一起,兩頭巨大的蠻獸在荒漠當中滾打,令得天地為之震動,將那沙土掀起數十丈高,遮天蔽日。

「這是……」

李天見此,卻是目瞪口呆,原本還以為會有一場惡戰,卻沒想到會突然來了援手。而李天的神念卻是瘋狂的探出,四處尋找,卻是分外在意剛才那出言之人。

「這位朋友好身手!」

正在這時候,數道身影從那巨蜥背後飛出,來到近前,對著李天微微一禮,面上帶著和善的笑意,令得李天微微一愣。

那竟然,是五個人,有男有女,有大有小,身上穿著簡陋的獸皮,打扮頗有些怪異,但卻可以肯定眼前這五個人形生物是真正的人。

因為憑藉神念感知,李天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這五個人身上的氣息,那一種源於本源之上的親近之感。

「朋友?」

見得李天沒有反應,當中為首的那個中年男子卻是再次開口,眼中露出些許異樣之色。而一旁的四人也是一臉感興趣的望著李天,似乎在五人眼中,李天才是「怪物」。

那人說話帶著古音,但卻還難不倒曾身為學習狂人的李天。念書時對於古語頗有研究,李天自然可以很輕易聽懂。

「咳咳!」

感受到周圍詭異的氣氛,李天卻是快速回過神來,面上微微有些尷尬,多年不曾與人交往,此時見到同族,李天卻是多少有些不適應。

啵!

一道淡淡波動傳來,金蟾的身影出現在李天頭頂,一臉警惕的望著不遠處的五人。而與此同時,仙鶴翠濃髮出一聲鶴唳,化作一道青光落在近前,與李天並排而立。

「咦?三足金蟾和畢方後裔?」

對面幾人見此,卻是面上露出些許驚異之色,似乎頗有些震驚。

「在下李天,見過各位!」

而李天卻並不知曉,盡量放平緩心情,李天卻是微微對著一旁的五人見禮。

「見過李天兄弟!」

對面那人見此,卻是慌忙還禮,而後面上露出疑惑之色,開口問道:「不知李天兄弟為何在此?」

「我?」

聞得這話,李天先是微微一愣,而後開口笑道:「無家可歸之人,一路遊歷至此,結果碰到這沙獸,若不是幾位道友來援,恐怕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哦!」

聞得這話,一旁的幾人都露出些許放鬆之色,而後望向李天,面上露出些許善意。

「哈哈,俺就說這位兄弟絕對不是壞人,你們非要弄那些虛禮!」

對面五人當中,一個壯漢走了出來,卻是對著李天咧嘴一笑,開口道:「俺叫大壯,見過李天兄弟!」

「我叫柳紅!」

一個身材高挑的少女望了一眼李天,面上露出些許紅暈,一雙杏眼忽閃,慌忙朝向別處。

「俺叫柱子!」

為首的青年男子開口。

「我叫小風!」

一個瘦高的少年輕聲說了一聲,面色微紅,微微顯得有些沉默、靦腆。

「我叫小鵬鵬!」

一個肉嘟嘟的小娃娃,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近旁的李天,現出些許迷糊之色,開口道:「李天哥哥長得真好看。」

「哈哈!」

聞得這話,李天卻是咧嘴一笑,三年了,終於再一次見到同族,感受到被人簇擁的感覺,卻是令得李天頗為欣喜。

不過更是令得李天震撼不已,眼前這五個人,雖然看上去都很年輕,但一身修為卻都達到了靈動之境,不比李天弱上多少,特別是小鵬鵬那個小豆丁才那般幼小,竟然也是靈動一重天。

「哎!」

李天頭頂的金蟾見得此景,卻是露出一臉不耐的神色,張大嘴巴對著天空打起了哈欠。

「李天哥哥,那是你的寵物么?」

一臉迷糊的小鵬鵬忽而走上前來,伸手拉了拉李天,而後指向李天頭頂的金蟾和一旁仙鶴。

「寵你大爺!」

聞得這話,原本正準備打盹兒的金蟾開口破罵:「你才寵物,你們全家都是寵物,看到了沒,這小子,是金爺的人寵!」

說著,竟然在李天頭頂上跳了又跳,如同示威一般。

「哇!會說話的蛤蟆!」

聽到金蟾開口,小鵬鵬肉嘟嘟的小臉卻是綻開了花,樂得大叫起來:「好神奇的寵物,李天哥哥,送我好不好?」

「我擦,小子,說甚麼呢?什麼蛤蟆?沒文化,爺是金蟾,要叫金爺!」

聽得小鵬鵬天真可愛的話語,金蟾卻是火冒三丈,一雙大眼瞪得像銅鈴一般,就要暴走放出自家飛梭。

啪!

一聲脆響,李天手掌之上玉色閃耀,卻是一把將金蟾抓住,道道符文從掌心噴涌而出,而後將那金蟾後背閃爍的紅光封住。

「他只是個孩子,跟孩子一般見識,你也是出息了!」

輕聲對著金蟾傳音,李天卻是一抖手,將其扔到了小鵬鵬懷裡。

「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