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而着金甲還善強弓者,唯有一人。

葉楚之父,皇庭御林軍大統領,彰武侯,葉道星!

此人自賈環出山以來,

就從未見過。

是與黑冰臺主人柴玉關同樣神祕的人物。

然而看着傲然騎於御馬上,俯視着他的葉道星,賈環卻恨之入骨,咬牙擠出四個字:“背主叛賊!”

葉道星聞言,瞳孔微微收縮,緩緩沉聲道:“交出弒君逆賊樑九功,敢窩藏包庇者,殺滿門,誅全族!”

賈環聞言,“哈”的冷笑一聲,咬牙譏諷道:“好一張顛倒黑白的賊嘴,葉道星,太上皇遺旨,必殺悖逆叛賊葉道星!”最後一句話,咆哮而出!

葉道星聞言,面色更冷,眼睛死死盯着賈環,道:“本侯卻不知,你想怎麼殺我……弩陣準備!”

“嘩啦!”

一陣絞索上弦聲響起,數百圍困在賈家門前的黑甲騎軍,紛紛舉起弓弩,對準寧國府大門前。

賈環見狀,卻絲毫不懼,冷笑一聲,語氣充滿無盡譏諷道:“你敢在我賈家門前動刀兵?”

葉道星聞言,目光淡淡的看着賈環,道:“這句話,賈代善出來說還差不多,你還差的……”

葉道星話沒說盡,卻猛然回頭看去。

從公侯街的兩端,不知何時起,竟涌現出了無數的兵馬人頭。

那是……京營的人!

葉道星見之,瞳孔猛然收縮。

京營雖然戰力遠不如他麾下那五千重甲鐵騎,可自悍將韓德功接掌京營以後,京營的戰力還是在飛速增長中。

而另一邊街頭所立之將,正是定城侯之孫,京營遊擊將軍謝瓊。

此將性烈如火,悍勇非常,麾下兵卒皆以敢打死仗著稱,絕非易與之輩。

反觀他這邊,只帶有五百兵,京營卻足足有兩萬人。

再者,在這短短的公侯街,他手下的重甲鐵騎根本沒有機會拉開距離發動衝鋒。

兩者相加,打贏的可能微乎其微。

更何況,京營的人馬開頭,竟以青銅戰車佈陣,步步前移,專克騎兵。

如此一來……

葉道星沉默了。

他率五百御林重甲追蹤樑九功,本以爲萬無一失,卻沒想到,到底發生了意外。

京營的行動,快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誤入豪門:雷少,求放過 “來,悖逆叛賊,再說一句,本侯配不配說這句話?”

這時,賈環冷冷的看着葉道星,開口譏諷道。

與此同時,韓大等人已經從門內取出牛皮釘板大盾和沙袋,在賈環身前陳列出工事,以防備弩陣攢射。

寧國大門也緩緩閉合,只留下一道窄道,保證大戰爆發時,賈環能第一時間退入門內。

只要賈環不失,這場仗,必贏!

哪怕葉道星還有四千五百重甲鐵騎……

哪怕,老十三剛剛接手藍田大營……

可論起軍中勢力,他們還差的太遠……

“你想造反?”

葉道星面色並無懼色,他冷冷的看着賈環道。

賈環用看死人的眼神看着他,語氣沒有一絲感情波動,寒聲道:“我賈家人一身忠骨,從不知反字怎寫!

我只是,要替太上皇,要替樑九功,要替大秦的江山社稷,除去你這腦後長反骨,喪盡天良,悖逆無忠的奸賊!

殺……”

“住手!別動手!別動手……寧侯,是奴婢啊,是奴婢蘇培盛啊……”

眼見就要動手,忽然,從東側街頭京營之後,傳來一陣尖銳的呼叫聲。

千鈞一髮的局勢再次一頓,賈環給韓大使了個眼色,攻勢稍緩。

然而,再看向東側時,瞳孔猛然收縮!

倒不是因爲那個身着大紅蟒袍宮監服的蘇培盛,而是……

在一隊黑甲兵卒保護下,那道有些刺目的明黃身影。

隆正!

賈環眼神一時變的無比複雜,甚至都不知該怎麼面對他……

隆正帝畢竟是大秦帝王,連謝瓊都只能跪地讓路。

就這樣,隆正帝面色鐵青,帶着蘇培盛和一隊黑甲御林,一步步走了過來。

所有兵卒都紛紛下跪,山呼萬歲。

見賈環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烏遠、韓大等賈家家將親兵也下跪行禮。

唯有賈環,面無表情的與隆正帝對視着。

“大膽!賈環,你果真要造反!”

朱正傑尖聲咆哮了聲後,跑到隆正帝身邊,聲音哽咽道:“主子,奴婢差點就見不到主子了,您瞧瞧奴婢的臉,賈環要殺……”

“滾!”

一聲如雷的爆喝聲,讓朱正傑傻了眼兒。

曾幾何時,對他寵信有佳的隆正帝這般粗暴的對待過他。

一時間,朱正傑有些反應不過來,楞在那裏了。

“朱主事,還不退下?”

蘇培盛上前一步,低喝一聲,將朱正傑推到一旁後,躬身請隆正帝繼續上前。

朱正傑在背後,呆呆的看着這一幕……

走到寧國門前後,隆正帝先對下馬行禮的葉道星點了點頭,沉聲道:“在這候着。”

葉道星聞言眼睛微動,沉聲應道:“遵旨。”

他又看向蘇培盛,蘇培盛面色一變,卻也忙躬身道:“奴婢遵旨。”

然後,隆正帝竟看也不看賈環,一個人大步朝寧國府中走去。

只這幅膽魄,就讓無數人色變。

要知道,以賈環剛纔的態勢,他是想要……

隆正帝竟敢孤身入內!

只是在經過賈環時,冷哼一聲。

賈環深吸了口氣,轉頭看去,街道盡頭,已經出現了許多熟悉的面孔。

牛繼宗!

溫嚴正!

施世綸!

侯孝康!

戚建輝!

……

牛繼宗面色凝重如山,對賈環緩緩的搖了搖頭。

溫嚴正、施世綸等人亦是如此。

賈環知道他們的意思……

自古天家鬥爭,何曾有過父子親情?

皇權的傳遞,本就伴隨着無數的陰謀,血腥,狠毒和殺戮……

他們勸賈環,不要介入太深。

可是……

想起曾經太上皇對他的幫助,寵信和迴護,想起樑九功對他的愛護,賈環心中如刀絞一般。

再看向街道的另一頭,賈環目光又是一凝。

李光地!

從精神病院走出的強者 幾乎死去的陳廷敬!

張伯行!

馬齊!

以及,皇太孫!

忠順王!

孝康親王!

孝簡親王!

荊王!

……

他們的目光,也極其凝重的看着賈環。

皇太孫贏歷看向賈環的目光,格外複雜!

……

這是,決定大秦命運的一次談話!

向左,還是向右。

一時間,賈環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

“進去吧。”

不知何時,一身風塵僕僕的董明月出現在賈環身邊,輕聲說了句。

賈環深呼一口氣,點點頭,轉身入內。

行了一步,揮手阻止了烏遠等人的跟進。

他獨自一人,大踏步的朝寧安堂走去……

……

平靜了整整六十多年的皇城,這一夜,如同巨獸甦醒一般,露出了他猙獰的一幕。

無數黑甲御林軍,封鎖各大宮門。

無數兵卒在大明宮和龍首宮這兩大至尊寢宮間來回巡查。

WWW ●ttκΛ n ●C○

但有任何可疑人,必然殺無赦!

宮中氣氛肅殺到了極點!

而此刻,在龍首宮暖心閣,曾經天下至尊第一人的書房內,一個輪椅上的人,在仰頭狂笑!

他從未這般失態過……

在他輪椅邊,u看書(.com)散落着不知多少份原本儲存存檔的聖旨,此刻卻丟落一地。

帝師,鄔先生。

他大笑良久之後才漸漸平息,隨手撿起一份聖旨,舉了起來。

迎着光……

本應該完整無損的聖旨上,卻出現了幾個小洞。

燭光透過這幾個小洞,落在了鄔先生此刻看起來有些邪魅的臉上。

他忽然又笑了起來,而且,一笑不可收拾。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