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而神魂之力的提升,如同井蛙躍上山頂,豁然打開世界,一切盡收眼底,一切瞭然於心。

隨後夭兒的意識進入眉心深處的紫府空間。

紫府空間中,神魂小人夭兒動了。

整個神魂小人凝實如真人,與夭兒真人毫無差異,體表幻化出青色道袍,頭戴逍遙巾,長發飄逸,美不可言。

不過夭兒卻發現自己的紫府空間中,除了自己之外,竟然還有一個人影。

回憶於此刻之前,似乎並不存在。

自己的紫府空間中,怎會突然多出一人?

夭兒疑惑萬分,凝目打量對方。

對方也抬頭看了過來。

居然是一個充滿了夢幻感的小女孩。

只是不知為何那小女孩卻渾身散發著幽光,並且她的眼眸之中,帶著濃郁的怨念,就像全世界都虧欠她什麼似的。

不過她並未給到夭兒那種,讓夭兒畏懼害怕的感覺。

與她目光對視,反倒令夭兒莫名覺得親近。

夭兒狐疑問道:「請問你是誰?為何會出現在我的紫府空間?」

幽光女孩看著夭兒,完全沒有那種小女孩該有的天真開朗,聲音低沉的回道:「我為靈念而化,有很大一部分源自於你本身,你可以叫我靈靈五,怨念之神靈靈三。」

「怨念之神?」

「靈靈三?」

夭兒聽不懂,這到底代表什麼?若從字面上理解,是不是說她乃是一道怨念?

幽光小女孩就像知曉夭兒心中想什麼似的,接著道:「不錯,靈靈三正是一道怨念,神之怨念,怨念之神,但此怨念,乃是你的怨念。」

「我的怨念?」

夭兒不解道:「我何來如此濃郁的怨念?又究竟是些什麼怨念?」 幽光女孩告知夭兒:

夭兒潛意識中存在濃郁的怨念,存在著認為天地對自己不公的怨恨。

憑什麼夭兒一生下來就失去了娘親?

憑什麼夭兒一生下來就面臨即將夭折?若非爹決不放棄,為夭兒爭命,夭兒哪能長大成人?

憑什麼夭兒一生下來就斷了修鍊之路?成為了同齡人中的笑話,飽受風涼嘲笑,無法進入修鍊之門?

憑什麼夭兒與馭山相愛,卻要被硬生生拆散?

……

這片天地對夭兒不公,夭兒招誰惹誰了?為何要如此折磨夭兒?

種種怨念怨恨,深藏於夭兒心中,濃郁之極。

在沒遇到馭山之前的夭兒,性情很不穩定,為人霸道蠻橫,仗著父親胡屠乃是雲夢武院鍛造院總師這個後盾,時常會沒事找事的欺負其他學員,讓人不敢招惹她,對她望而生畏。

但夭兒秉性善良,之中也並未做出太過分的事。

在相遇相識馭山之後,夭兒戀愛了,性情大變,原本浮動於心的怨念怨恨,沉入心底,漸漸封存。

以致於讓人看起來,夭兒身上並沒有那種怨天尤人。

但看不到並不代表不存在。

馭山修鍊時牽引靈脈,用自身極強的意念,觸動「心靈法」自主運行,幫夭兒修復身體,排除障礙,讓夭兒得以開元入元。

夭兒不僅就此開元入元踏進修鍊之門,還激發了原本被胎毒壓制的修鍊天賦。

加上馭山為夭兒灌輸了「心靈法」,無形之中夭兒擁有了匯聚靈氣的能力,修鍊進境一日千里,搖身一變,成為了絕世天才——潛靈體。

「怨念之神」存在於夭兒的神魂之中,因這次夭兒突破靈武境,元陣升級為靈陣,神魂得到了靈力級別的支撐,從夭兒的神魂之中分離出來,得以凝實成形為幽光女孩。

至於為何叫靈靈三?

幽光女孩沒有跟夭兒提及馭山紫府中有個靈靈七的事,或許她也未必知曉。

幽光女孩說,她覺得自己就應該叫靈靈三,怨念之神靈靈三。

夭兒聽完這一切,沒法完全相信,也無法否認,總之太不可思議。

完成靈武境突破之後,夭兒沒急著離開修鍊密室,仍按原計劃繼續閉關修鍊,待到陽春三月的大比之日才出去。

站在另一個角度來說。

靈靈七,靈靈三,那麼,是否還存在靈靈六、靈靈五、靈靈四呢?

又或是從一到七,都有?

靈靈七自稱乃是神仙,靈念之神,但感覺她,十分貪婪,老是暗中偷食靈石靈脈,莫非是個「貪念之神」,馭山自身沒有的貪念,或者說自律壓制的貪婪,指不定都集於靈靈七一身。

總裁,過期不候 靈靈三,「怨念之神」,融合了夭兒的怨念。

其實。

還真有靈靈其它什麼的。

靈靈四乃「妒念之神」,融合了某個人潛意識中的嫉妒之心,莫名出現在了某個人的紫府中,那人也與馭山有關聯。

西嶽崑崙宗,璃的父親秦情傾,給了璃一些中品靈石。

璃閉關修鍊,有了中品靈石的輔助,先夭兒一步突破靈武境。

不過對璃而言,實際上乃是重回靈武境,因為此前,璃的最高修為達到了中階靈武境,在被巴州劉王叔劉孛派高手追殺之中,璃為了保護馭山和馭土,身負重傷,傷及根基,修為境界從靈武境跌落到高階魂武境。璃受傷之後昏迷不醒,馭山之強烈的意念觸動「心靈法」,自動運行,輸入靈氣為璃療傷,為璃修復根基。

在璃重回靈武境修為之際,璃潛意識中濃郁的妒忌之心被激發,從璃的神魂中分離出來,凝實成小女孩形象的靈靈四。

璃紫府空間中的小女孩,渾身散發橙色靈光。

橙光女孩自稱乃是「妒念之神」靈靈四。

「妒念之神?」

璃自然不能理解,想來自己一直清冷,從未妒忌任何人,哪有妒忌之心存在?

但橙光女孩告知:

看不見、不表現出來,不代表沒有,只不過是被壓制的更加徹底而已。

璃疼愛之極的妹妹漪兒,正是璃的嫉妒之源。

因為娘親狐皇雪對漪兒更好,更偏心,與漪兒相比,璃相當於,因為漪兒而存在的存在。

璃長大之後所做的一切,都跟漪兒有關,都是受狐皇雪之安排,派出去做為了漪兒好的事。

璃自然不會怨漪兒,亦絕不捨得怨漪兒。

但不代表璃的潛意識中就真正接受一切,接受都是娘親的女兒,妹妹乃是娘親的心肝寶貝,姐姐如同一棵草。

璃將所有的嫉妒之心,壓制於無形。

另外,在與馭山相處的那一段時光之中,點點滴滴,朝夕相處,璃何曾與一名男子如此依近過。

我的隱身戰斗姬 璃騙不了自己,凡心已動,心中有了馭山。

然而馭山,卻是漪兒最愛的馭山哥哥。

女人的妒忌,再次被壓制,因為漪兒,乃是璃無比疼愛的親妹妹。

那麼,除了「怨念之神」靈靈三、「妒念之神」靈靈四之外,還有其它存在嗎?

……

江東水師無敵周蛟龍,駐軍柴桑,對江夏及雲夢郡虎視眈眈。

郢州南郡將軍遒叴,秘密身份乃是蒙氏子弟,他從西嶽崑崙宗蒙執手中,得到了兩枚中品靈石,一舉突破靈武境。之後遒叴率軍,由南郡對岸西南邊的下庸之地,東進雲夢郡,親自鎮守雲夢郡城,與江夏王蔡茂軍團,一南一北成掎角之勢,對峙柴桑的周蛟龍軍團。

身在雲夢郡城,遒叴自然是要去郡城東郊的雲夢宗,跑動跑動的。

雲夢宗負責接待遒叴將軍的乃是隗隇,一個曾被忽略不計的雲夢武院雜役學員。

但當遒叴見到隗隇時,竟大吃一驚。

邪魅闊少的嬌柔妻 沒想到如今的隗隇,已然是靈武境,就連身板也拔高了許多,強壯了許多,不再是從前那個矮瘦的小個子。

隨後兩人從寒暄到深入交談,連接點很快浮出水面,原來都是馭山的好兄弟。

如此一來,兩人之間再無障礙,相談甚歡。

三五兩天,隗隇會往郡城原郡王府現今的將軍府跑一趟,與遒叴把酒言歡,彼此將與馭山相處的趣事,倒騰一遍又一遍,越嚼越有滋味,如同有了上好的下酒菜。

一次兩人喝的酣暢淋漓,渾身發燙,一把脫掉上衣,打著赤膊繼續喝。

端起酒杯喊幹了的遒叴,猛然發現隗隇的腋窩下方有一處刺青。

那刺青乃是一道狼形圖騰。

遒叴放下酒杯,抬起手臂,往自己左腋窩下方看了看,再對比一番隗隇左腋窩下的狼形圖騰,卻見兩道圖騰一模一樣,毫無差異。

遒叴疑惑問道:「隗隇兄弟,為何也有一道狼形圖騰?」

隗隇看向遒叴身上的那道,咦!居然跟自己的一模一樣!

隗隇驚訝不已,嘿嘿笑道:「難道咱兩出身於同一地方同一部落?我這圖騰打小就有,在幼時就被打上圖騰的,此情況也只有一些偏遠部落中才會出現,但不知曉,我怎麼就流落到雲夢郡來了。」

遒叴搖搖頭道:「應該不會這麼巧吧!隗隇兄弟可知自己出自哪個地方哪部落?」

隗隇也是搖頭道:「尚未查清楚,我翻過不少藏書,但目前並無收穫。」

遒叴陷入思索。

遒叴的秘密身份乃是蒙氏子弟,自幼被分散在外,身負西州一統天下的使命。

遒叴曾以為,每個分散在外的蒙氏子弟身上,都有這麼一道狼形圖騰作標記,但後來遒叴卻發現,其他蒙氏子弟身上並沒有。

此中,不得不讓遒叴多做些思量。

今日見隗隇身上也有一道一模一樣的狼形圖騰,使遒叴越發懷疑,自己或許並非蒙氏血脈,指不定是蒙氏在征戰途中收集而來的孩子。

遒叴也曾暗自查詢,此狼形圖騰到底源自何處。

不過所獲信息不太完整,大概得出,西州北邊遠方的大漠之中,曾有部落使用類似圖騰。

遒叴心中有個不確切的判斷。

自己也許是蒙氏征戰大漠時,從某個部落中帶回來的孩子,分配到蒙氏家族中領養,待養親了之後,再被安排到雲夢郡城,進入雲夢武院。

……

因兩人身上都有同樣的狼形圖騰,遒叴和隗隇之間的關係更進一步。

至於狼形圖騰的真相,相信終有一天會水落石出。

隗隇跟遒叴說起了馭山想建造雲夢新城的心愿,遒叴記在了心頭,專程去雲夢牧場察看了一番,費不少心思去探索,解決九曲河下游洪患的可行方案。

但遒叴和隗隇均沒有,向對方吐露藏於心中的一個秘密。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因為這個秘密太過玄乎,令人難以置信,乃是兩人突破靈武境之後,各自的紫府空間中,所出現的奇異。

隗隇的紫府空間,莫名出現一個自稱「恩念之神」靈靈六的夢幻女孩,由隗隇對馭山強烈的感恩之心,凝實成形。

遒叴的紫府空間,也莫名出現一個夢幻女孩,自稱「義念之神」靈靈五,由遒叴對馭山的兄弟義氣之濃,凝實成形。

夭兒,璃。

隗隇,遒叴。

在四人突破靈武境之後,各自的紫府空間分別出現了:「怨念之神」靈靈三,「妒念之神」靈靈四,「恩念之神」靈靈五,「義念之神」靈靈六。

而馭山的紫府空間,靈靈七最早出現。

四人都跟馭山有關係,感覺像是靈靈七暗中在他們身上撒下了種子,種出了靈靈六至三,四個跟她類似存在的夢幻女孩。

亦不知是否其他人身上還有夢幻女孩種子?

這一切究竟有何終極目的? 異獸秘境,漪兒於似夢非夢中突破靈武境。

整個異獸秘境極速縮小,最終化作一顆拇指大小的靈珠,神奇沒入漪兒腹部的丹田氣穴。

下一刻,睡夢狀態的漪兒被挪移到雲夢宗後山園林宮殿中。

漪兒睜開眼睛,見秦離老師和雪竹執事都在身邊,正微笑看著漪兒。

只不過眼前還有一位從未見過的美麗姨姨,也正笑吟吟的看著漪兒,美麗姨姨的目光中滿是溺愛,看來她對漪兒也疼愛之極,但為什麼呢?

漪兒揉揉眼睛,坐了起來,朝秦離老師和雪竹執事以及那位美麗姨姨,調皮一笑,十分可愛,兩個小酒窩特別惹人喜愛。

漪兒不太好意思的開口道:「秦離老師,漪兒睡過頭了,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夢裡有一兩年那麼久,漪兒在夢裡修鍊,好厲害的,能飛來飛去,嚇得那些異獸都主動向漪兒示好,做漪兒的好朋友。」

聽著這番天真的話語,狐皇雪、璃、雪竹笑容燦爛。

璃牽著漪兒站起來,走到狐皇雪身邊,說道:「漪兒,這是咱娘親。」

「娘親…」

「咱娘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