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而這張地圖,很有可能就描述了蓬萊仙山的具體位置。 父親開口問道:“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我咬着嘴脣,道:“我去江城找工作,安安穩穩地找個職業。進報社找學校當老師都可以的。”

父親眉間的愁容解開了:“今晚爺倆喝兩口,對了,找工作別眼高手低,別心急,人只要往前面走就不會憋死的。”

我點點頭。

母親的廚藝是五星級的,把魚殺了之後紅燒,做了一個家常豆腐湯,幾個青菜都炒得色香味俱全,小賤已經在廚房門口轉動了幾個來回,吃完魚兒的小貓何小姐也蠢蠢欲動。

我在院子中間支了一張桌子,把豬耳朵放上看了一眼身邊的小賤和小貓,又把豬耳朵收起來了拎到廚房裏面。我叫道,媽,我也露一手。把菜刀握在手上,把豬頭肉切開加上青椒放在鍋裏面一頓爆炒,瞬間香味四溢。母親把炒好的菜端到桌子上,三副碗筷調羹和酒杯,喊我出來吃飯。

我把炒好的豬頭肉端上來,把兩斤燒酒打開,給父親和母親各倒上一杯,給我自己倒上一杯。

我說道:“爸,媽。我跟你們喝一杯,祝二老身體健康,心情快樂。”

母親怕爸喝高了:“少喝一點,別又喝醉讓我伺候你洗腳。”

父親有點不高興:“難得兒子給我買酒,你還不讓我喝!”小賤在腳下使勁伸舌頭舔我腳,我給它一塊肉,它沒要,我心中嘀咕難道小賤不吃肉,給它倒了半杯酒。小賤伸出舌頭舔了一口,估計是辣得在地上一個翻滾,過了一會,嘎巴嘎巴地開始舔了,二兩酒被它喝完了,我心想要不給你再來點。

小賤卻四隻腳走起貓步,搖晃了兩下倒地酣睡。

小貓何小姐站在房樑上,喵喵地叫着,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嘲笑小賤。

吃到天黑的樣子,母親把碗筷收拾了,父親喝高休息了。我有點頭暈,把一些衣服稍微收拾一下,準備明天出發去江城。

昨晚是漫長的一夜,我在牀上輾轉都沒有入睡。一大早趕鎮上最早的大巴去江城。

母親早飯給我炒了五個雞蛋。吃完後我把小賤和小貓何小姐叫上。母親很疑惑:“你怎麼把它們一起帶上?”

我騙了母親說把它們帶江城去賣了,爲此小賤和小貓還朝我叫了兩聲。

出門的時候,我說要不去跟父親說一聲。母親笑道,別了,昨晚喝高了現在他還是睡覺呢。走出院門,我回頭看了一眼,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回來的事情是什麼樣子。

我當時不知道,父親已經起來,站在窗戶那邊望着我又不讓我看見,我不知道看着我遠處的背影父親有沒有落下老淚。

我之所以這麼快離開家,主要是想早點離開家鄉,離開小鎮之後就不會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是一個風水師,小鎮子很小,走在路上打了一個響屁第二天大家都知道,可是到了大城市就不一樣,時間跑得太快,大家彼此陌生,一個人落在千萬人山人海之中,誰也不知道你是誰,到了那裏再也不會有人知道我的歷史。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離開家鄉後,把危險帶離這裏,讓父母能夠平平安安。

但是世界上總是物以類聚人以羣分,雖然我躲入江城裏面,無意之中遇到更多像我一樣的人,他們有着奇奇怪怪的名字。

各種各樣的身份相師、陰陽師、道士、僧人,還有一些隱居都市裏面的高人。而我並沒有做好準備和他們見面。

謝靈玉說我其實並不適合當風水師,因爲羈絆太多,感情太多,成不了一個大風水師。我覺得她說得對,我希望能夠做到的,只是父母雙親能夠平安,那個人一生幸福……

上車的時候,大巴司機見我帶了一貓一狗不讓我上車,我給了一包十八塊錢的黃鶴樓,而且拍着胸膛保證我們家的貓狗不會亂叫,如果讓他知道我身上帶的一把尺子裏面還住着一隻女鬼,他會不會讓我滾蛋走到江城去,我看很有可能。

車上面我把給小賤準備好了火腿腸,給小貓何小姐準備好了魚乾拿出來。大巴車在國道上跑了一個小時在高速上跑了一個半小時,進江城市區花了一個小時,終於到了江城汽車站。

我揹着個包,身上揹着一貓一狗,別提多滑稽。

從江城車站出發,實在是人太多了打不到車,就給沈易虎打了個電話。沈易虎頓了半天,說自己還要上班,不過自己老婆可以來接我。我發了一身冷汗,連連推辭,沈警官,那還是算了,我自己想辦法。我是怕見到了沈易虎的的老婆自己招架不住。爲了三十塊錢把老公媽的狗血淋頭的女人,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出了車站,好不容易攔上一輛出租車。

師父抽着九塊五的紅金龍,我笑道,師父別抽菸了,我們家貓不喜歡抽菸。師父笑呵呵地把菸蒂掐滅,笑道,你們家貓挺漂亮的,看在它面子上我就不抽了。

小貓何小姐露出小腦袋,看着司機,一雙綠眼珠轉了兩下。

我說去,楚漢大道上面。司機掛好檔就開動了,繞了半天終於到了地點,張嘴說道:“不多不少五十塊錢。”

我說:“師父,你坑爹吧,哪能像你這樣賺錢,二十塊錢你要收五十塊錢。”

師父又點了一根菸,抽着可歡快:“怎麼地,五十塊錢你嫌貴,嫌貴你可以不坐,坐上來就按我的價格來。”

我心中暗罵,我艹,你當老子第一回來江城,一腳踢開車門,筆直下了車。

出租車司機喝了一聲:“你媽沒給車錢就想走,你當老子吃素的。”

我也火了:“二十塊錢愛幹不幹,要五十塊錢沒有,要不就報警?”

出租車司機從車上拿了一把扳手,你小子走一個試一試,腆着大肚子都是肥肉,我一拳打上去估計也沒個反應。我說你別欺負外地人,老子不是好欺負的,從車站到楚漢大道你收我五十,你當我是囊包,你信不信老子放狗咬你。

出租車司機的扳手還是沒有打下來,小賤還以爲我要放他,從小袋裏面跳下來,朝着司機一陣亂吠。司機舉起扳手就朝小賤打過來,我低頭一撞,把出租車司機撞到在車上,扳手應聲落在地面上。小賤撿回了一條命。

小賤這狗東西對付妖氣可以,對付人的惡氣卻不行。 傳聞中有三座仙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這三座大山自古以來都被奉為閑人所居住的地區,傳說中只有掌握了特殊的方法,才能夠找到他們的存在,才能進入其中。

「蓬萊仙山?也曾經聽說過那個傳說,但是我也從來沒有見到過有人真的找到了那裡,但這個地圖所標誌的地方確實是海外大山,其真實性很高啊。」

撒旦老婆冷冰冰 一牽扯到這種問題,就連玉真子也冒了出來,對這個問題相當的感興趣。

「如果真的在那種地方,為什麼千百年來沒有人能夠發現他們的存在?就連你們這些修真者都無法察覺,難道布下了特殊的障眼法?」

許曜心中有些激蕩,如果這真的就是傳說中的海外仙山,那麼他就可以見到更加廣闊的世界,同時也能夠看到更多的強者。

「如果真的是仙山,那麼裡邊一定住著許多的仙人,他們所使用的手段,舉手投足都是仙術,又豈是普通凡人所能夠肉眼就能夠看到的存在。無論是想要感知到他的存在,還是想要進入,都需要一定的本事。」

許曜默然不語,玉真子的話確實是有一定的道理,自己有必要到那邊去看一眼。

此刻他才突然想起,林青竹一開始的目的也是想要盜取自己的針灸圖譜,同時已經學會了其中兩三招,如果林青竹已經將這個消息告訴了白家人,那也就意味著,他們很可能已經知道了大概的地點。

隨後許曜緊張的說道:「你之前是不是破解過我針灸的手法,並且將其中的圖譜發給了白家人?」

林青竹有些自責的點頭:「這是他們布置給我的任務,我為了完成任務,將你們許家的針灸圖譜繪了出來,已經發給了伊休斯。」

「把你發給他們的圖譜發給我,我要看看他們到底進行到了何種程度。」許曜迫不及待的詢問。

林青竹從許曜急切的語氣中,終於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立刻又用手繪畫了出來。

從林青竹所繪畫的圖案來看,即使白家真的破解了其中的秘密,所得到的也只不過是個大概的方向,他們想要找到真正的蓬萊仙境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事不宜遲我們要趕快出發。」

如果讓共濟會的人找到蓬萊仙境,還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

第二天一早許曜就提出了要退出隊伍的申請,當然沒有人會攔著他,畢竟他作為醫療協會的會長,本身就不可能長時間的待在這個地方。

然而外界的人關注的是他們兩個的戰鬥情況,很多人都想要知道許曜和林青竹到底是誰勝誰負。

許曜帶著林青竹剛走出機場,就有一大群記者拿著話筒詢問:「許曜先生,對決還沒有結束,你卻提前的回來,難道是因為出了什麼事情嗎?還是因為你對戰場的恐懼,使你不敢再繼續留下去?」

「我是醫療協會的會長,自然不可能在那個地方停留太久,我回去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一邊的戰局已經穩定了下來,我也不需要再繼續停留下去。」

許曜回答得理所當然,他早就已經將回來的借口想好了。

那幾位記者隨後又繼續問道:「但是……你與美眾國醫療協會約定好了的比試呢?」

「你們就當做平手處理吧。」許曜仍舊是乾脆回答。

另一邊的林青竹也被一群記者包圍,他們都想要知道,他們之間到底是誰獲得了比賽的勝利。

「為什麼他會主動的退出,然後放棄這次比賽,難道他已經輸了嗎?」

「你們覺得局勢越拖下去,會威脅到自身的安全,所以才退出來的吧?」

「他是不是害怕你?你為什麼不說話?難道他用錢把你給收買了?」

穿越空間福滿園 林青竹相當的無語,如果自己真的被許曜收買,記者問這個問題自己也不可能回答。

而林青竹自然不知道該怎麼應對這群記者,於是也就將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許曜。

「現在我要宣布一項重大的決定。」

許曜看到周圍有那麼多的記者,也就一把扯過了身旁的林青竹,隨後對著這些記者說道:「這位林醫生,從今天開始將會加入華夏醫療協會成為外科以及中醫項目的主任。」

聽到這個消息,人群如同炸開了鍋一般,不斷地討論了起來,之前他們還覺得許曜提出平手是因為怕死,現在才覺得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此刻正在關注著新聞直播的伊休斯,驚訝得愣在了原地,在兩天之前他就再一次的失去了林青竹的聯繫,沒想到今天林青竹出現在大眾面前,公布的消息居然就是背叛自己!

「他腦子是壞掉了嗎?他到底在搞什麼鬼?難道他以為自己的身體就真的屬於自己嗎?這個蠢貨該不會不明白自己的壽命只剩下六年了吧。」

伊休斯握緊了拳頭打電話給林青竹,他打算要當面質問。

林青竹接到了電話后看了聯繫人,陷入了一陣猶豫隨後摁下了掛斷。

伊休斯就這樣看著屏幕上的林青竹,眼中逐漸的浮現出了一絲憤怒和殺意。

「好啊……沒想到你居然敢真的敢背叛我……居然就連我的電話都不願意接。」

與此同時,美眾國醫療協會的會長尤金,也是一臉茫然的看著電視報道,他也不敢相信一向言聽計從的林青竹,居然真的會背叛他們,投奔許曜。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從許曜轉移到了林青竹的身上,他們都在等著林青竹的回答。

林青竹知道了許曜接下來想說什麼,目光掃過了那些記者,鼓起了勇氣。

「不錯,我確實是打算要加入華夏醫療協會。在短短相處的一個月時間裡,我已經被他的醫術深深的折服。」

「在戰地醫療篷布中,那裡的戰士把我們保護得很周到,華夏給我的溫暖讓我十分的留戀,而我本身體內也流著華夏的血統,我想要來到這裡發展,想要向這裡當成我第二個家!」

林青竹一翻言論下來,所有人都抬手鼓掌,他們不僅為其歡呼,同時也感受到了深深的自豪。

這一消息迅速就轟動了醫壇,將競爭對手心服口服的收入麾下,這種事情在歷史上除了幾位比較出名的將領之外,也就只有許曜才能做得到了。

「蓬萊仙境,萬古仙山,白家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尋到的地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此刻許曜已經規劃好了下一步準備。 出租車司機沒想到遇到一個不怕死的外地人,一手拉着我翻身拿起了出租車裏面的對講機,嘰咕嘰咕地說着話,不到十分鐘就呼嘯而來其他幾輛出租車,把我給圍住了。

看樣子不給錢走不了人,還要被他們打一頓。

路邊修車的軍哥汽修所的老闆劉軍,哐噹一聲,把修車工具丟在地上,披着滿是油污的藍色工作服就走了出來。八字鬍鬚身板硬朗腰挺得跟一把刺刀一樣,三十上下的年紀,叫道:“得了得了,你們一幫人是幹黑社會嗎,要一個年輕人的錢,江城的形象就是被你們的假出租車毀掉的。”

“怎麼地,該是多少錢就是多少錢,你們家開車不少油錢啊,沒事給我滾一邊去,別礙老子眼。”司機叫嚷道。

我被幾個人圍住,小黑和小貓何小姐叫個不停。

我之前沒打過羣架,身上的手機斷然是拿不出來報警,就算向路人求救都難了,被人圍住頓時有點心慌,即便我跟他們說我是風水師怕也是招人笑柄,也沒必要對他們動用祕法。

我無奈低頭認錯:“師父對不起,車錢我給你。抽出一張一百塊錢的,剩下的錢你買菸抽,耽誤你做生意了。”

劉軍吼道:“我幹你媽,敢跟我叫。老子最恨你們這些訛人錢開假出租的。你說你們開黑車好好做生意,我沒意見。他還是個學生,你就黑上了。”

劉軍一吼,丟了一張二十塊錢,把我從人羣之中拉了出來,軍哥汽修所的三個徒弟聽了老闆加師父的喊聲,有個二貨提着一把鐵錘走了出來,邊走邊唾沫飛濺,哪個動我師父試試。

假出租車司機罵道:“一羣二比,你牛逼,有種給我等着。撿起地上的二十塊錢,幾輛車呼嘯而去。”

劉軍轉身也不等我感謝,罵道,都回去幹活,不幹活沒飯吃。我還了軍哥二十塊錢,他問我抽不抽菸,我說不抽。他呵呵笑道,男人不抽菸活得有個什麼勁。

我說,人有不同活法,我肺不好不抽菸,肝還不錯可以喝酒。

劉軍便問我來江城幹什麼?我說在網上看到了一家花店轉讓,想盤下來給我女朋友做,我自己再找一個工作,之前生病都沒怎麼賺錢,爸媽老了不能再靠他們,想賺錢結婚生孩子用,也想着買房,不過很難,只是想想。

劉軍笑道,看來還真有緣,那家花店就在我隔壁,老闆是吉林人,生了一對龍鳳胎要回家。

要開花店是謝靈玉的主意,她說花讓人心情好,而且還能養人,對鬼身也有好處,所以出錢讓我幫她找個店子。

話聲一落,劉軍就敲門找花店老闆。

老闆徐聞着急出手,把店裏面的花草和進花渠道告訴我,然後算了一個大概數字,說還有一輛五菱車可以跑着拉拉鮮花,問我需不需要。劉軍半笑半罵道,老徐,你媽破車一輛,送給人家算了唄,回家帶孩子去。

徐聞也笑了,破車賣廢鐵也能賣點錢。我指着門口停的車,是不是那輛啊。徐聞點點頭,當時五萬塊錢買來的。我笑道,老闆喜得貴子,湊個吉利的數字,六千八百八,加上店裏面各種花卉,用品都清給我,三萬塊八百八十八吧。

花店面積大概有四十個平米,徐聞也是租借的,到了時間還是要和房東續租的,這價錢對他來說已經不錯了。

徐聞咬咬牙答應了下來,說女老闆什麼時候來。謝靈玉就在我身上玉尺上面,總不能讓她現在顯身。我笑道,晚上她就會來,你把注意的事項先跟我交待吧。

徐聞道,那也行,我本來說是你女朋友要開店,我把事情親自跟她說一說肯定要好一些,既然這樣,那我告訴你,你記下來再告訴你女朋友。徐老闆一嘴東北腔,告訴我花的營養液如何注意,室內的空調如何調氣溫確保花的新鮮,進花的時候需要注意什麼,總共說了十幾條,我都點頭記下來。

徐聞停住問我,你都記下來了。我拍拍身上的玉尺,都記下來了。交接完後,我和徐聞簽了個協議,劉軍開了車送我們到最近的取款機把錢取出來。最後劉軍給了徐聞一對小金人,說送給孩子玩的。

事情辦得出奇地順利,我不禁有點相信外公說的話,三年之災很快就會過去。

中午的時候,我把店門關上,看着花店名稱。

謝靈玉告訴我,想把花店名稱改爲“****花店……”,我覺得名字好聽,便答應下來。

軍哥說知道有家做招牌賊便宜質量還不錯,便把電話號碼給了我。

中午請軍哥吃了一頓飯,下午跑着找房子住,聯繫廣告做招牌。不過有五菱小貨車代步,也方便了不少,最後在花店不遠處的一個小區租了一間兩室一廳的小屋,一間我住,一間給謝靈玉,錢還是由謝靈玉出的。

我不知道她有到底有多少錢,感覺自己被女富婆,準確說是女富鬼包養的感覺。

不過房間號有點奇怪,四單元四樓四號,原本不太吉利,謝靈玉笑道:“你怕啥子,帶着你的狗小賤橫行天下的,害怕幾個數字,要是實在不行,我把何小貓借給你也可以,咱能省點錢就省點,你以爲我賺錢容易啊!”

晚上,沈易虎給我打電話,請我到大中華吃飯,我開車五菱小貨車按點到了。

沈易虎見我帶了一隻狗來,一臉迷惑,要不是謝靈玉和何小貓說要收拾房子,我可不止帶一隻狗來,還有一隻貓和一隻女鬼。

沈易虎有點歉意地說道:“黃氏跑了的那件事情就別罵我,我跟你說件事情,你工作找怎麼樣了,要不跟我一起幹,或許還可以摸出黃氏的線索。”

我拿了桌上先上的小蝶花生米喂狗小賤:“你說來聽聽。”

沈易虎把隨身黑包取出來,拿出一張光頭人頭像的照片:“這個人叫做楊炮,上面要抓他,可能有五萬塊的獎金。”

我知道沈易虎找我的原因,楊炮不是什麼正常的角色,不然犯不着找我。

我說回去考慮一下,等考慮完了給你答覆。

沈易虎說:“行,先點菜吧,嫂子馬上就來了。”

我嚇一哆嗦,沒想到最終還是躲不過和沈易虎剽悍的老婆見面,真是他娘憧憬又害怕。

我點了幾個素菜,實在不想吃肉,吃肉就想起了白懸,再說了,爲了三十塊錢罵了半個小時的主,我怎麼忍心點貴菜點好菜點肉菜嗎? 回到了醫療協會,許曜立即讓林青竹負責醫療協會的事項,同時聯繫上了周博懷準備好一切出海的準備。

他敢肯定白家已經做出了行動,在海上搜索著蓬萊仙境的位置,如果被他們先前一步找到,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事情。

「蓬萊仙境嗎?不是煙台的那個地方嗎?」周博懷聽到這個消息也覺得有點驚訝,在他印象之中這種虛無縹緲的存在本就沒有任何的依據。

多少古人前前後後想要探索仙境的秘密,然而都沒能找到相關的消息,就如同傳說中的桃花源,早就已經被列為想象中的理想鄉。

「不錯,山海經也曾經記載過,要知道山海經分為山經與海經,其中山經所記載的山川河流在很多地區都能追溯到起源。也就是說蓬萊仙山並沒有不存在的可能。」

許曜將自己的推測告知了周博懷,同時也將自己之前與白家之間的戰鬥告訴了他。

「你的意思說,可能會有外國勢力,入侵我們華夏大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