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0 月 28 日

而那罐裝容器中,赫然有四支裝著藍色液體的玻璃制試劑,手電筒照射下泛著淡淡的光,顯得甚是詭異。

容器旁邊則是一個已經注射過、僅剩三分之一藍色液體的注射器。

陳風嘴角一挑。

「這應該就是『YusungBio』公司研製的油輪病毒試劑沒錯了!」

這一趟來的不虧,不但搞到了解藥還能拿到病毒試劑。

陳風二話沒說,走上前將四支試劑連同用過的注射器一概裝入自己的行囊中。

幾分鐘后,離開實驗區的陳風以飛快的速度在偌大的建築群中逛了一圈,找到了這家公司的數據機房。

「吱嘎。」

一進機房,迎面就是兩具躺倒腐爛的屍體。

其中一具已經化成白骨的手裡竟然死死握著一個移動硬碟。

「實驗室出事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到機房拷走關鍵數據,這應該是公司高管沒錯了,甚至就是趙泰晤本人也說不定。」陳風笑道。

防止屍體復活,陳風直接一刀斬裂兩具屍體的頭顱,撿起那個移動硬碟帶上。

不過陳風也清楚,這小小的移動硬碟最多只能存放一小部分的關鍵實驗數據。

要想弄清楚這家「YusungBio」這些年具體到底都在幹什麼非人的勾當,還是得靠這機房裡的伺服器硬碟。

如此一來,陳風的大師級黑客技術就又要派上用場了。

偷香 於鼎把袋子分給梁烈,二人開始快速裝槍,他的袋子容量都很大,完全可以把這個小武器室搬空,連一粒子彈都不會剩下。

梁烈一邊裝槍一邊注視著外面的情況,他感覺到外面喪屍的吼叫聲明顯變大,有點不對勁。

他一將自己的包裝滿就急忙去門口查看,現在喪屍的吼叫聲又明顯變小了,但靶場上還是空無一人,並沒有什麼變化。

上萬喪屍的吼叫聲同時變大或變小,這是不正常的。

他不認為這些低級喪屍有智慧,在梁烈眼裡他們只是一群行屍走肉,不可能會懂得配合,所以他覺得喪屍的這種吼叫很可能是一種本能的反應。

他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喪屍的反應很像是一種對強者的迎接,先是歡呼,然後是安靜的等待。

「還要多久?」梁烈回頭催促道。

「很快,最多一分鐘!」於鼎一邊裝子彈一邊回答道,他的額頭上布滿了汗珠。

一分鐘后,於鼎終於裝完了,他擦了擦汗,站起來,走向門口。

但梁烈卻伸手攔住了他,於鼎疑惑,剛剛還不是讓他快點的嗎。

於鼎正想說話,梁烈卻一把捂住了他的嘴。

梁烈把他拉倒窗戶邊坐下,讓他看了一眼外面。

只看了一眼,於鼎就被嚇到了。

靶場中心,正站立著三隻喪屍,他們圍著一隻受了傷的變異獅子。

他立馬懵了!出現喪屍他還可以理解,這獅子是從哪來的?

他每天聽軍方的廣播,早就知道了變異動物的存在,所以當他看到那張血盆大嘴和那龐大的身軀時,他就懂了,這是一隻變異獅子,而且還很強大。

但小鎮附近並沒有獅子啊?唯一存在獅子的地方就只能在動物園,但z市的動物園距這起碼幾十公里,這獅子怎麼跑這來了?

還有圍著那隻獅子的三隻喪屍,兩男一女,怎麼看也不是普通喪屍的樣子,估計實力不比這獅子弱。

梁烈朝他做了一個保持安靜的手勢,他點了點頭。

梁烈把手從他的嘴上拿下,嘴唇輕啟,於鼎的耳朵里就傳來了梁烈的話。

但實際上,梁烈的聲音很小,小到你就算是趴在他的耳邊聽,你都不一定能聽到。

這是傳音入密,當初天勤大師對他施展過一次,這是只有修為達到聚氣境才能修鍊的功法。

「不要出聲,外面的四個傢伙非常厲害!」

於鼎看著梁烈,非常嚴肅的點了點頭。

梁烈透過窗戶看向外面的「戰局」。

獅子的身上有幾道很深的傷口,那應該是被這三隻喪屍抓的。

三隻喪屍受的傷也不輕,即便他們背對著梁烈,他也能看到他們的腳邊淌了不少的血。

而且,其中有兩隻喪屍的呼吸很急促,這是體內能量被大量消耗的結果。

很明顯,在此之前,這些怪物之間發生過激烈的戰鬥。

雙方都沒有主動進攻,看似都在恢復體力。

突然間,獅子朝著面前的三隻喪屍發出一聲吼叫,一道由聲波構成的衝擊波像向他們發出。

這時,站在中間的喪屍男子伸出左手,一股無形的力量籠罩開來,將這股聲波擋住。

兩股能量發生碰撞,頓時產生巨大的衝擊波,席捲四方。

俱樂部的玻璃盡皆被震碎,梁烈用真氣擋住掉落的玻璃碎片,防止於鼎被砸到而發出聲音。

而此刻於鼎已經被嚇得亡魂皆冒,太可怕了,外面那幾個怪物太可怕了,這遠遠不是人類可以對付的。

他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至於這些槍支彈藥,跟他的命比起來已經不重要。

三隻喪屍和獅子都後退了一步,與此同時,那隻女喪屍掌中出現火焰。

火焰越來越大,似一條火龍般纏繞著她的手臂,隨後,只見她右手向前一推,那條火龍便向獅子飛去。

變異獅子又是一個怒吼,震耳的聲波直接將這股火龍盪滅。

它剛停止吼叫,身體卻傳來劇痛,原來那隻一直站在最右邊的喪屍不知何時到了他的身邊,並且結結實實的給了它一爪子。

梁烈目光一亮,這隻喪屍好快的速度,連他都差點看不清楚。

獅子受傷而怒,猛的撲向那隻偷襲它的喪屍,只可惜那隻喪屍的速度太快,它撲了個空。

於此同時,那隻最開始只用一隻手就擋了住獅子攻擊的喪屍,又伸出了他的左手。

此刻,梁烈能明顯的感覺到空間發生了振動,而那隻變異獅子直接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狠狠擊飛。

獅子直接撞塌了俱樂部的一間屋子。

梁烈看到,皺起眉來,好奇怪的攻擊方式,他看不出那隻喪屍是怎麼出手的,或者說他看不到那隻喪屍的攻擊。

而且,梁烈還產生了一個疑問,根據剛剛的戰鬥,這三隻喪屍中任何一隻的實力都強於這隻獅子,那為什麼這三隻喪屍此前會受那麼重的傷,按理說,這隻獅子應該傷不了他們。

梁烈正在疑惑之間,倒塌的房屋裡傳來獅吼聲,這次獅子發出的吼叫,要比它之前發出的要強了數倍。

梁烈看向那片廢墟,他感到一股強大的氣勢在那片瓦礫之下。

「變強了,還強上不少!」梁烈在心中疑惑,「這是怎麼辦到的?」

這隻獅子明明都受了重傷,只能越來越弱,怎麼會越來越強?

他百思不得其解。

獅子震開瓦礫,從廢墟里走出,身上的傷痕好了不少。

面對三隻喪屍,它直接撲了過去。

中間的高個喪屍又是伸出左手。

獅子在半空之停頓了一下,彷彿被定住了一般。

但也僅僅是片刻,獅子就震開了束縛,沖向那三隻喪屍。

首當其衝的就是這隻攻擊最為詭異的喪屍。

其他的兩隻喪屍直接跳開,高個喪屍在身前凝聚一個無形的屏障,獅子的爪子,牙齒都攻不進去。

梁烈在遠處看的嘖嘖稱奇,對這隻高個喪屍的能力有點似懂非懂了。

喪屍在身前凝聚的那股看不見的力量,並不像是屏障,屏障是只防不攻的,他的這股力量卻不一樣,它更像是一股排斥力,越是靠近喪屍的體表,獅子受到的排斥力就越大,被反彈回去的力量就越大。

「」好神奇的力量!」梁烈不禁感嘆道。

他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這隻喪屍既然掌握了排斥力,那他會不會也掌握了一種吸力呢。

一吸一斥,梁烈想想都覺得這是一種了不起的力量。

變異獅子和高個喪屍展開激戰,另外兩個喪屍也趁機偷襲變異獅子,只可惜他們的攻擊的傷不了它,女喪屍的火焰,矮個喪屍的利爪都破不了獅子的防。

而在剛剛,矮個喪屍還可以輕而易舉的抓傷變異獅子。

現在他們地位完全調了個位。

按現在的狀況,雙方的勝負就在高個喪屍和變異獅子之間。

二者僵持了七八分鐘,高個喪屍的力量開始衰弱,而變異獅子的力量卻並未減少多少。

不過,也就在兩三分鐘后,變異獅子突然放棄了進攻,它開始尋找逃跑的機會,但因為有高個喪屍的和其他兩個喪屍的阻攔,它一直沒有脫身的機會。

而此刻,高個喪屍全身已經被變異獅子抓出多道傷痕,血液流個不停,但變異獅子卻不在乘勝追擊,開始瘋狂的向外面逃去。

三隻喪屍勉力拖延著它。

變異獅子見逃脫無望,便跳到一邊,暗自聚集自己體內大部分的能量,打算用這一發聲波攻擊做為最後一搏。

梁烈不知道這變異獅子為什麼要離開,它明明已經佔據上風,只要再堅持一會,就可以殺死高個喪屍。

他有一種猜測,這隻變異獅子可能用了秘法強行提高了自己的實力,可能如今時間快到了,它再不走,等到被這種秘法所反噬的時候,他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想到這,梁烈在心裡不禁自嘲一番,這畜牲和他當初對付南宮赫等人的用的方法簡直如出一轍。

雙方就這麼對峙著,他們都心有靈犀似的知道現在已經到了戰鬥的最後時刻。

變異獅子想用這最後一招來做垂死掙扎,高個喪屍做為三隻喪屍中的領頭人,自然不會坐以待斃,這一擊他們可以硬接,但是那樣的話,最後他們很有可能沒有多餘力量去捉變異獅子。

這不是他們想要的,他們不想白忙一場,所以他們才把變異獅子引到了這裡。

這裡是他們的領地,是他們的老巢,沒有人可以在這裡戰勝他們。

當他們把變異獅子引進來的一刻,他們就已經贏了。

高個喪屍突然發出一聲吼叫,外面的喪屍受到感召,也都吼叫起來。

他一抬手,靶場的某個角落裡,飛出來一連串的喪屍晶核,數量竟然超過100個。

與此同時,看到這種情況的變異獅子直接釋放衝擊波。

它進化至此,除了本身的肉體力量,智慧也進步了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