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而雲權所在乎的人便是他的逆鱗。

如果哪一天自己所在乎的人全部都死去了,估計他一定會瘋掉。

而雲權也不相信會有那一天,因為他會保護好他們,即使是死也要死在他們的前面。

在雲權心裡沒有什麼比自己在乎的人更加重要,權利,財富對於雲權來說屁都不是。

對於夢山的偷盜本領雲權還是挺有信心的,不過有信心歸信心,不過雲權也沒有讓他一個人去。

雷霆峰那麼危險,雲權根本不放心夢山獨自一人潛入其中般雷霆峰的底蘊。

所以他也跟著一起來了,如果真的遇到什麼變故,雲權還有脫身的底牌,危險係數也降低了不少。

雲權夢山他們二人偷偷的來到了雷霆峰,由於雲權擁有空間屬性,在加上二人都有風屬性,所以很輕鬆的便進去了雷霆峰的腹地。

他們抓來了幾名長老溫柔的詢問了一遍,就在他們要永世長辭的時候,終於吐出了一些有價值的信息,當然雲權也順道問了一下靈兒的所在地,不過被雲權整死也沒有說出一點有用的信息。

看來他是真的不知道……

不過反正如今已經知道特寶庫的具體位置,空間屬性輕而易舉的進去了其中,當然其中還有些意外,當他們進去寶庫的時候,正巧有一名老者進入了寶庫之中。

看樣子能進去寶庫,地位應該不低,雲權拼盡全力終於將其打敗,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是一個啞巴。

雲權本來想要從他的口中得到有關靈兒的消息。

可是看來是沒有戲了,於是就將他困在了一旁,他們便自顧自的的將其中的寶物洗刷一空。

碩大的寶庫沒過久便被他們二人搬的連渣都不剩。

一旁的老人只能靜靜的在哪裡看的,毫無反抗之力。

雲權走之前,將那名老人打暈,以防他出去報信。

就這樣如此挺松的搬空了雷霆峰的寶庫,如果他們若是沒有空間屬性的幫忙是絕對不可能如此輕鬆的得逞的。

就這樣血煞谷的傭金便有了著落,雲權覺得其中一些價值不大的東西挑選出了一半,放進了另一個儲物袋中,雖然在雲權看來對他們價值大大,不過這可是雷霆峰寶庫里的機會,裡面的東西又豈會是凡品?

將那些寶物交給煞血獵團,以後他們十分的驚訝,「沒想到雷霆峰一半的底蘊就如此龐大,不虧是頂尖的勢力。」

「好了,到行動的時候隨叫隨到,哈哈哈……」

雲權也不擔心他們會賴賬,聽說煞血獵團十分的將江湖道義



正所謂雙方的合作需要聯繫在雙方信任的基礎上。

雲權既然選擇和他們合作自然虧選擇信任他們。

……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雷鳴幫總算不負眾望,在買通雷霆峰的某位長老總算得知了靈兒的下落,據可靠消息靈兒被軟禁在雷霆峰一處秘密的花園之中。

如今已經得知靈兒的具體位置,剩下的就差不多就準備開始行動了。

一千六百人的多餘雲權總共分了四隊。

每隊四百人左右,雲權計劃先要找到靈兒將他安全的帶出來,然後在嘗試讓他們因欺騙靈兒而付出代價。

雲權按照雷鳴幫幫主李忠南說說的位置,找到了那座花園。

因為萬能的空間就行,不管防守多麼的森嚴,都不能難到雲權,在雲權空間屬性之前,那些把守的武者根本就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雲權來到花園內,這四周全部是美麗的花朵,空氣中殘雜著淡淡的清香。

當真是美麗極了,雲權有了一會看到了一個身穿紅色衣服的熟悉身影,此刻雲權的腳步十分的輕緩,看著那道倩影,此刻雲權心中極為複雜。

「公子,靈兒想你了,你可不要有事啊!他告訴我只要靈兒嫁給他,他就會放了公子,為了公子靈兒什麼都願意做,可……可靈兒想要嫁給公子。」

聽到這句話雲權突然愣在了原地,有種虧欠靈兒的感覺,十分強烈的湧上了心頭。

此刻靈兒在抹著眼角的淚水,突然感覺身後有一雙手將他抱住。

靈兒心中一驚,隨後轉頭忽然他也愣了愣,「公子,真的是你嗎?」

雲權點了點頭,「我的傻靈兒,委屈你了。」

靈兒緩過神來,直接將頭扎進了雲權的懷裡,「能夠再次見到公子,真好。」

雲權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緊緊的摟著穎兒,「靈兒,我這就帶你離開,咱們離開這裡。」

靈兒開口道:「公子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雲權將自己的經歷見到了告訴了一下靈兒,而且還將雷霆峰門主騙她的事告訴了靈兒。

「什麼?騙我的!」此刻靈兒的眼中充滿了怒火。

雲權安撫道:「放心,我會讓他為欺騙我家靈兒行為的付出應有的代價。」

聽到雲權說的,靈兒心中突然有種做夢一般的感覺。

「公子,只要你好好的,靈兒比什麼都開心。」

雲權柔波似水道:「我也事。」

「他們有沒有欺負你?」雲權撫摸著靈兒的臉龐,一臉溺愛的開口道。

靈兒搖了搖頭,他們沒有欺負靈兒,只不過將靈兒軟禁在

這裡。

「靈兒,我這就離開這裡。」接著雲權便拉著靈兒的手準備離開這裡。

「誰都不準走!」突然有一道嚴肅的聲音從某處響起,雲權看向那聲音的源頭,是一名中年男子。

那男子面色白皙,雖然已經不是青年,不過樣子卻也是十分的稚嫩。

靈兒驚慌道:「公子他就是騙我的那個男人。」

靈兒本能的站在雲權的面前,無疑他想要保護雲權,不過後者一隻手將前者攔在了懷中。

「靈兒別擔心,有我在!」雲權的目光犀利,看向那名中年男子,「你竟然敢欺騙靈兒,你需要未此付出代價!」

「哈哈,你都自身難保,還要我付出代價,笑話!」隨後他又變換出了一副深情的嘴臉。

「靈兒,你知道我是愛你的,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

靈兒並沒有搭理他,眼神專註的看向雲權,「公子,他很強,你快走吧,我來拖住他,只要公子能安全離開,就算我是死也不會讓他得逞。」

「你!既然這樣,我就真正抓住他,只有你嫁給我,不然我立馬宰了他!」那名中年男低吼道。

雲權搖了搖頭,「好不容易再次見到你,我怎麼捨得將你丟下來,放心,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我的靈兒。」

他們好似將中年男子當空氣一樣晾在那裡,根本沒有人注意他。

隨後雲權目光一轉右手一抬,一架弩便出現在了雲權的手中,那正是帝王一怒穿雲箭。

而且此刻那上弦的乃是那支最寶貴的龍羽。

「你我之間的賬,我改天會登門來掏,不過今天我要帶著靈兒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裡,如果你在敢阻攔,我不建議直接讓你離開這個世界。」雲權說出這句話,霸氣無邊,大有王者之勢。

那名男子驚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你手中的那件寶物,未能能給我帶來如此強烈的危機感。」

「我再問你一句,我可不可以離開,如果你執意要將我留下來,你大可以試試!」雲權手中緊緊握住扳機,只要稍微一用力那恐怖的龍羽就會攜帶不可抵擋之勢飛出。

「你們走吧!」中年男子不得不讓他們離開,因為他從雲權手中的那件武器中感受到了一種令他心悸的力量,彷彿只要那箭羽一出自己就會必死無疑。

(本章完) 既然他沒有想要拼個你死我活的決心,雲權自然不會浪費他手中那支寶貴的龍羽。

雖然雲權曾經答應過帝王一怒穿雲箭要將這支龍羽用在某個人身上,不過如果真的無路退路之時,雲權會毫不猶豫的用掉它,而那位前輩的囑託,他會依靠自己的實力將其完成。

畢竟如果不能完成那個囑託自己就更不可能達到自己想要達到的高度。

不過既然中年男子選擇放過他們,雲權自然不會在此多做停留。

雲權將靈兒抱在懷裡,直接利用空間屬性離開了這裡。

靈兒感覺受到一個魁梧踏實的身體將自己包裹了起來,頓時感覺整個身子都軟了下來。

任由雲權擺布,如果雲權想要對他做些什麼的話,他一定任由雲權。

長時間的思念的心緒擠壓在靈兒的心中,讓靈兒巴不得立馬與公子纏綿在一起,奈何她們的公子但過於正人君子了。

不然自己早就屬於公子的啦!

雲權帶靈兒出來以後,前者並沒有直接帶著靈兒回到靈媗姐他們的面前。

網游之最強生活玩家 而是在某個地方遊覽了一下,那一刻,雙方的世界中彷彿只有對方一人,你儂我儂,情意綿綿,好似一對神仙眷侶。

雲權抱著靈兒久久不遠撒手,「靈兒也很享受這種被心愛男子所環抱的感覺。」

「公子,靈兒真的很高興,能夠再次陪伴公子。」

他們來到了一處光突突的斷崖之上,看著遠處的風景。

老婆太拽:總裁也認栽 接著後者在前者的懷裡一個轉身,摟住了雲權的脖子,而後二人便吻在了一起。

其實因為雲權接連被靈兒靈媗姐攻破以後,漸漸的喜歡上了那種感覺。

靈兒被雲權突如其來的動作鬧的臉紅,不過也並沒有反抗,接著他們便伴隨著清風徐徐在斷崖之上……

知道晚霞染紅了半邊天,他們才準備離開這裡,而這多斷崖則記錄了他們的美好。

靈兒也不知道公子為什麼會突然這樣,不過他的心中確實異常的幸福。

如果讓她知道,在她們三姐妹中她是最後一個,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不過就算知道靈兒也絲毫不會在意,因為他們早就願意分享公子的,但最後一個也許會有那麼一絲絲的不甘。

隨後他們便回到了穎兒他們的所在地,當他們見到靈兒也同樣見到公子依舊安然無事,心中懸著的石頭總算落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欣喜之色。

隨後他們便將靈兒為了起來,多日不見的姐妹又再次重聚,她們竟然直接將雲權晾在了一邊。

雲權也看著她們笑了笑,彷彿又回到了九州大陸一般。

那種讓

雲權懷念的感覺真是讓人留戀,不過劉昊和王翼卻換成了北顧與夢山。

接下來他們會迎接更加殘酷的考驗,而他們接下來便會攜手同行。

看著她們三位比之前改變了很多,在傾城的容顏之下多出來了一種別往的意味。

那是韻味更能吸引男子,他們便是雲權的風景,雲權心中突然生出一種別樣的感慨,待我君臨天下,許你們四海未家,待我紅衣縱馬,許你們床頭共話。

然而這些全是扯淡,彷彿不用紅衣縱馬他們便已經可以床頭共話,雲權終是沒有守住那最後一絲底線。

人的本能終究還是戰勝了理智,雲權心中一陣苦笑。

綜千重葉 希望我不要辜負她們,在未來給他們一個安穩的家。

能夠有如此佳人夫復何求啊!

晚上休息的時候,她們一同來到了雲權的床上與他一同就寢,恨不得時時刻刻的陪伴著雲權。

猶豫床榻有些小似乎一下子躺不下他們四個人,不過他們竟然想出了一個讓雲權差點吐血的辦法。

嬰兒而靈媗姐一人躺在雲權的一側,而靈兒竟然直接趴在雲權的身上。

本來雲權是拒絕的,似乎他們絲毫不考慮自己的感受,雲權躺下以後真的一點都不敢動,雲權在她們那溫柔鄉里口乾舌燥,特使是靈兒,那身前的兩處柔軟緊緊的貼在了雲權的胸膛之上,雲權順勢躺在床上做出了低頭的動作。

那簡直是春光無限,動人心弦,而雲權竟然慫的不敢亂動真是憋屈極了。

而自己的手臂也已經陷入了柔軟之中,讓人心猿意馬。

旖旎風光,讓雲權終身難忘,儘管在這種狀況下他竟然禽獸的什麼都沒做,如同挺屍一樣,躺在那裡,讓人唏噓不已。

這特么還是不是男人,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啊!

哎,說白了,就是慫唄。

第二天,天空已經露出了魚肚白,雲權根本一夜都沒有睡好,連翻身都不能,絕對的煎熬好不好。

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情落到自己身上以後怎麼就那麼憋屈呢,這是個問題,值得好好的思考一下。

等當雲權想要去廁所的時候,突然弄醒了他們。

他們以為雲權是自然醒來的,紛紛將雲權攔了下來,每個人都給雲權來了一陣良久的醒來熱吻。

可人家明明是被憋醒的好不好,不過既然他們自己接連送到了嘴邊,雲權也只能醒著頭迎了上去,不過根本一點心思體會這種感覺的意思,只是心裡默默祈禱祈求快點結束。

不知道過了多久,對於雲權來說這麼猶如渡秒如年一樣,雲權的心中那叫一個苦啊……

來到廁所里以後,雲權開閘放洪,這才舒坦了下來,同時回憶起她們的行為,不禁心中一笑。

雖然很狗血不過還是幸福多一些,雲權清了清嗓子低吼一聲,「舒坦!」

天知道當時他忍受的時候時候多麼的欲罷不能,幾乎感覺自己某個部位要炸了一般。

雲權解決了以後,便回到了房間之中,看著那三位妙人懶洋洋的躺在那裡,心中真的極為不爽,「大清早的就來誘惑哥哥,看我不來制裁你們!」

雲權化作一道閃電將桌子一橫,隨後……

三名妙人可屬實被嚇了一跳。

……

當天中午雲權由於昨夜沒有睡好早已經精疲力竭,不過依舊佯裝鎮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