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聞言那男人瞄了一眼侯元,然後就漠然的轉過了臉,對著另一個方向趕來的警衛部隊施加命令。

『不要分心,他們有專門的人員進行負責指揮,我們現在顧不上睬他們!』秦思宇沒有回頭,但他清楚候元此時面對的情況,因為這情況最近他經常遇到。

那屍王站起走了兩步,但因為腳步不順突然向前面倒了一下,同時身後的樓里突然響起一聲巨響,然後一股巨大的灰塵就激蕩了出來,不自覺的秦思宇就被那邊帶走了注意力。

剛剛將眼睛斜向那邊,秦思宇突然發現自己眼前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然後一張臉就紅了起來,明白自己被這兩隻屍王合夥耍了,那樓內的動靜是它們故意製造出來的。

早在『王』之後,秦思宇就不認為三級喪屍沒有智慧了。

雖然他已經意識到遭了,也將鬼刀橫在了胸前,但整個人還是被大力擊飛了出去,然後不可避免的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其實秦思宇想錯了,那陣盪起的灰塵並不是另一隻屍王在打配合,而是真正的,裡面的倖存者擋不住了。

所以在秦思宇他們被擊飛的同時,在那自窗口飄散出來的灰塵中,也飛出了幾具佝僂的身影,然後擦在地上滑行。

暖君 躺在地上吐血,但秦思宇也看清了那飛出來的三人,分別是齊明與那名尉官,還有就是郝仁與康華兩人。

身體止住退勢,秦思宇立刻坐了起來,而看著他大口的吐血,四周的喪屍與變異獸再也忍不住了,一個個嘶吼著就向著他淹沒而來。

秦思宇翻身而起,含在嘴中的最後一口混合了口水的鮮血噴出,然後空出的一手抬起,繚繞著黑火的手指拂過身前,一股黑色的火焰就騰空而起,對著撲來的一名屍王落去。

另一邊候元也早已翻起了身,在一刀將面前的變異喪屍梟首后,整個人騰空而起,向著另一邊的秦思宇就落去。

『咚!』的一聲,一個滿身鮮血的身影自空中砸下,砸在了齊明他們剛才落下的地方。

看到這第二位屍王滿身的鮮血,秦思宇臉色一瞬間變得很難看,然後心憂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大樓。樓內現在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

但並沒有給他多餘的時間思考,那三級屍王落地之後,直接跟原先的那位屍王一起,對著另外四人就撲了過去。

那四人之中,除了齊明利用自己的能力,將自己暫時浮上了天空之後,另外的三人都是各自分散,其中那尉官離秦思宇這邊更近一點。

至於郝仁與康華,這二人則是直接站在了一起,然後由康華的能力,直接形成了一個絕對的真空環境。

康華的能力比較詭異,這還是之前齊明告訴他的,那就是念力,一種只有超級英雄電影里才能看到的題材。但在現實中它真的出現了,而且康華的念力威力,甚至強到了可以凌空扭曲一段合金鋼管的地步。

因此利用念力製造一個絕對防禦圈,將所有的喪屍排斥在自己的身體之外,這對他而言並不難,他也成為眾人之中,繼齊明之後最輕鬆的人。

但也只是相對的,付出的代價,就是康華本來略顯紅潤的臉色變得蒼白,白的像紙一樣,而且他的能力威力不持久。

他的能力屬性太單一,作為進攻一方威力不足,所以他就成了一個肉盾一樣的存在,再撘配一個郝仁這樣的攻擊手,二人才在那屍王的手下堅持了下來。

齊明是能力特殊,康華與郝仁是能力相輔,於是同樣在三級屍王一擊下完好無損的那尉官,自然而然的就引起了秦思宇的注意。

所以當秦思宇看清楚屍王去的方向,便直接舍下他向著康華郝仁他們那邊撲去,打算與他們打個配合。同時,另外一邊的候元與齊明,則快速向著最近的那尉官而去,顯然是打算他們三人聯手。

看見那屍王而來,郝仁與康華臉色明顯變了一下,顯然之前吃虧了不少。再加上看見秦思宇正在向他們這邊趕來,所以心怯之下不可避免的也向他移去。

他們不動屍王就只能自己動手,但他們一動,除了屍王,邊上的喪屍群里的屍王也動了,直接向著他們這邊撲來。

後有三級屍王追擊,側面還有其它的二級屍王蠢蠢欲動,康華與郝仁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看了一眼秦思宇喊道;『小心了秦兄弟!』

終於當他們跑過時,邊上有幾具屍王按捺不住的跳了出來,早有準備的康華伸出雙手,就像撥弄琴弦一樣,一隻只屍王不受控制的原地飛起。

邊上的郝仁等康華出手后,怒吼一聲身形猛地拔高一些,原地一踏整個人就騰空而起,然後重重的一腳就對著飛起的屍王踩去。

兩人配合默契,康華束縛著屍王飛起,然後按照一定的高度差分佈,郝仁則變身利用自己的大力攻擊,在空中拳打腳踢。

聽到喊聲,秦思宇就看到一個屍王直挺挺的向著自己飛來,然後三步並作兩步,在重重的一腳踩倒一隻喪屍后,秦思宇飛身而起,然後整個身體彎成了一張弓,綳到極致后一刀直接劈下!

三人的速度很快,但後面的屍王的速度更快,而且這裡不是室內沒有什麼其它的建築阻擋,他的速度更快上了幾分。

等秦思宇這邊將那落下的屍王分屍,在郝仁將那又一隻屍王胸膛踏的完全塌陷時,三級屍王突然從背後向著空中的郝仁撲去,並沒有像之前的那樣,先撲向康華。

來不及救援,秦思宇直接拔出飛刀就射了過去,不求殺傷三級屍王,只求能稍微阻擋一下他的動作,為郝仁爭取一點點的時間,同時他自己則全力向那邊奔去。

另一邊另一隻屍王則直接向著地上的那尉官而去,對於空中的齊明與另一邊狂奔而來的候元看都不看,隔空一拳就對著前方的尉官而去。

隔著一段距離,但是中間的數十隻變異喪屍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大力壓迫一樣,一個個要不爆碎,要不就是半個身體直接被擊飛。

然後爆碎的身體形成一團血霧,來回翻滾著就向前飛去!

『鄭志華,快躲一下』空中的齊明飛速下落,然後虛浮著向鄭志華趕去。

一拳打出,女性屍王突然變換了一個方向,然後又再是一拳打出,就這樣她快速的圍著鄭志華轉了半圈,然後從他的背後向他抓去。

鄭志華早就全神戒備了,等發現屍王的動作意圖后,他突然直接發力闖進了血霧籠罩的區域,然後在血霧中突然騰空躍起,以一條拋物線的角度跳了出來。

就在此時,候元與齊明二人也都追到了血霧周圍,看著那追了出來的屍王,全都用自己最強大的攻擊方式轟了過去。

屍王在半空將身體蜷縮一團,然後就像突然增加了重量一樣,頂著二人的攻擊就落了下去,然後他的身體在地上彈了彈,又重新舒展變化。但這一次他不再是人形態了,而是變得猶如退化了一半,在身後伸出了一條尾巴,四肢上的指甲也暴增了許多,嘴裡爆出四根長長的犬齒。

變化完畢,屍王四肢用力尾巴就被速度拉的筆直,而此時它已經出現在了齊明的腳下,而鄭志華則在他的左邊。

對於剛才失敗的撲擊目標,屍王並沒有繼續追擊的想法,而是直接健壯的後腿發力,整個身體人立而起,向著高度已經降低太多的齊明撲來。

『升上去,快升上去,這怪物的目標是你!』鄭志華對著驚駭的齊明大喊道。兩人也趕緊開始給他打掩護,但一切都太遲了,在屍王戲謔的笑容中,他的一張猙獰大嘴咬在了齊明的腿上。

原來自始至終,他的目標就是齊明,至於攻擊鄭志華,則是要將齊明自空中引下來,因為齊明的高度對他很不利。 第三百一十章齊淳風出手

屍王的大嘴咬在腿上,齊明不可避免的就是一聲慘叫,然後他就感覺自己那條腿小腿以下已經沒有了知覺,哪怕那一道道猶如匕首一樣的指甲將他的褲子劃得千絲萬縷,但他只感覺酥麻瘙癢,並沒有什麼痛覺。

眼看著一條條的肉被從腿骨上撕下,齊明再也保持不住自己的冷靜了,雙手狠狠一錯,正抱著他啃的女屍王就發出一聲慘叫,然後徑直放開齊明就掉了下去。

齊明又浮上去一點,然後將自己右腿上的褲管撕了下來,看著已經明顯變色的肌肉紋理,齊明目光一狠,空出一隻手在自己右腿的傷口上凌空一握,下一刻一聲比剛才屍王的慘叫更高的叫聲響起。

磁環,就是齊明暗中一直隱藏的手段,本來這手段是為後面準備的,但沒想到今天就浪費在了這裡,浪費在了一位屍王的身上,看著腿上因磁環截斷形成的閉合傷口,齊明突然感覺造化弄人。

磁環造成屍王體內內髒的扭曲破裂,所以她在劇痛之下捨棄了齊明掉落下來,鄭志華與候元看見這一幕臉上一喜,但還是謹慎的沒有貿然動作,擔心屍王利用這個動作詐他們。

他們在這邊游疑不定,秦思宇他們那邊也已經遭遇重創了,他到底是沒能攔下屍王的步伐,而康華的念力控制也被屍王的精神怒吼臨時掙脫,然後郝仁就獨自承受了三級屍王的暴雨式攻擊。

其實當自己腦袋一疼的時候秦思宇就知道要遭,因為突然遭到精神攻擊,哪怕與對方同級,動作都會不可避免的遲滯一下,如今三級屍王的精神攻擊,那就不是遲滯這麼簡單了。

果然等一切停止下來,郝仁已經成了一灘爛肉,而秦思宇與康華也不好受,最起碼腦仁生疼耳鳴不斷,康華的念力能力算是廢了。

『退,我們單獨擋不住他,樓裡面的人呢,不是還有幾大勢力首領在裡面嗎,怎麼還不出來幫忙!』秦思宇一邊警惕的看著對面的屍王,一邊焦急地問著身後的康華。

這隻屍王是一具男屍王,只不過他應該比那女屍王進化的層次更高,因為他的身高已經異於常人了,還有就是他的一些面部特徵也發生了改變,變的似乎有些西方化。

『早就沒人了,現在還沒出現的都死了!』聽見秦思宇的話康華回了一句,只不過康華的話里全是絕望。

『怎麼會這樣?』秦思宇不敢置信,就剛才那一會,那會議室外面的眾多二級進化者就全沒了。

『地方太小,除了提前一步離開的,再加上那些跳樓離開的,剩餘的都折在了那裡!』

『那各位師長呢?各位師長怎麼樣,他們撤出去了嗎?』

『撤出去了一部分,但具體撤出去了幾位我也不知道,我們沒下到樓下就被擊飛了出來,小心他又來了!』康華忍著頭疼,直接一揮手將一名旁邊的變異喪屍向屍王砸去。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響起一聲悠長的慘叫聲,秦思宇眼角微瞄,看見是兩個倖存者自那邊的樓上掉了下來。

與此同時,在嘈雜的戰場上突然響起一陣尖銳的哨聲,然後一聲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就響了起來。隨著爆炸聲響起,連同總指揮部大樓在內,周邊區域的幾棟大樓同時向下塌去,而秦思宇站立的小廣場,這一片區域直接是倒塌覆蓋區域。

『媽的,誰做的!』秦思宇一聲怒吼,單手托著康華就向一邊瘋狂逃去。

時間這麼巧合,地方也剛好是總指揮部大樓附近的區域,再加上今天這場突襲,秦思宇不得不懷疑今天的變故是不是有人刻意安排的,要不然一切不會這麼湊巧。

等終於逃離爆炸區域,秦思宇心有餘悸的回過頭,只見剛才站立的那一片已經成為一團廢墟,而在廢墟上,嗆鼻的灰燼團正在瀰漫。

四五棟樓,裡面存在了無數的倖存者,再加上正在廣場周邊戰鬥的警衛部隊,這一次倒塌起碼死亡了上萬的人,而在這些人之中,金陵城的總指揮部幾乎無一人倖免。

再看向那同樣逃出來的屍王的時候,秦思宇只感覺自己的眼前血紅一片,尤其是想到接下來金陵城面對的情況,他就感覺一陣陣悲傷,他相信『王』現在也看著這裡。

『去死啊!』秦思宇瞪著通紅的雙眼,嘴角留著癲狂的涎水就向著那男性屍王撲去,同時撲去的還有尉官鄭志華。

這突然的情況,也成功的壓垮了鄭志華的精神,他整個人就那麼直挺挺的向著屍王奔去,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讓這隻屍王償命。

兩人全都忘記了防禦,就那麼一刀一拳的跟屍王在哪裡換傷,同時另一邊那女屍王在一片廢墟中站了起來,怒吼一聲帶著身後僅剩的幾隻喪屍就也向這邊撲來。

這邊留下的,就是齊明康華與候元三人,眼見那屍王襲來,候元立刻站在了齊明的身前,同時也隱隱將跑來的康華護在了身後。

『康團長站隊挺早啊!』齊明看著趕來的康華臉上嘲笑道。

『齊主任你見諒,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是個人都想著活下去,而能活得更好又是誰不喜歡的!』康華不以為意,轉過身謹慎的站在了候元的身後。

正在前面警惕屍王的候元一愣,不明白兩人這一刻怎麼突然好像變了個人似的,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前面過來的屍王。

尤其是兩人的語氣,完全是一副徹底放鬆的狀態,候元直覺感覺不對勁,然後慢慢的全身肌肉繃緊,既防範前面屍王,也防範後面兩人。

果然隨著女屍王的逼近,在這片幾棟樓宇形成的廢墟處,一股股屬於二級進化後期的氣勢衝天而起,然後兇狠的向著女屍王來的方向撞去。

察覺到這一股股進化者的氣勢,候元瞬間感受到了一股滲到骨子裡的冷意,整個人的動作都僵住了,臉色難看的瞅著遠處停下來的女屍王。

『啊!』就像是一匹孤狼,鄭志華怒吼一聲重新爬起來,抬手抹掉嘴裡噴涌的鮮血,然後對著那男性屍王又沖了上去。

邊上,秦思宇漠然的看了一眼周圍,用不帶一絲感情的目光將那新出現的每一個身影都盯在眼裡,然後機械的舉起鬼刀,一刀劈下捲起數米長的火刃。

『吼!』眼見周圍進化者突然增多,男性屍王怒吼一聲,然後轉身就向著一個方向跑去,速度之快,在他後面的幾名二級後期進化者根本就沒來得及攔截。

收到消息,女屍王也轉身狂奔,但她還沒有奔出幾步遠出現在她身邊的幾位進化者就反映了過來,然後同時向她退出的方向撲出。

領主與戰爭 候元康華與齊明,三人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看著女屍王將一名名二級進化者擊飛或者撕碎,就好像與他們無關一樣。

但不論女屍王向那個方向突圍,哪怕那些二級進化者再不是她一合之敵,但總是在她擊飛或擊飛一個后,在她的身邊就會出現第二個。

而自始至終,女屍王都沒有想著再回頭,回頭去攻擊明顯看起來就是強弩之末的候元三人,就好像那邊有什麼隱藏的威脅一樣。

終於女屍王疲憊了,鮮血糊滿了她的身體,使她看起來就像是從血池中撈起來的一樣,速度不可避免的慢上了一絲。

而就在此時,在她頭頂上空突然傳來一個清冽淡漠的聲音,就好像高高在上一樣,只聽那聲音道;『異類受死!』

『五雷符,誅!』

聲音響起,艷陽高照下突然平地一聲雷響,然後女屍王就全身顫抖的倒了下去,接著一股焦臭味傳來,女屍王的能量場慢慢的黯淡了。

只是一擊,聲音的主人就輕易的擊殺了殺人無數的三級喪屍,而且看起來似乎輕鬆異常!

『吼!』遠遠的又傳來一聲屍吼,只不過這聲屍吼中充滿了悲傷與憤怒的意味。

『你們兩個也追下去吧,剛才已經有人去追了,你們跟在後面去加個保險!』半空中的男子背對下面的眾人道。

『明白,我們去!』立刻有兩人搶在其他人之前越眾而出,然後就打算向著男性屍王消失的地方追去。

『追擊二人中其中一人是我朋友,秦思宇!』看著兩人做勢要跑出,齊明突然對那空中的背影淡淡說了一句。

『放心,既是你的朋友,我也對他神交已久,早就想找他聊聊了,帶他回來!』背影回了一句,然後在空中慢慢轉身。

當那背影轉過身來,赫然就是那傳聞中金陵城神秘的三級進化者齊淳風,而此時他身在半空白衣飄飄,一身氣勢如暗淵般深沉,真如那羽化登仙之勢。

轉過身的齊淳風就看見了底下殘疾的齊明,整個人身形微動,他的身體就慢慢的降了下來,然後也不見他怎麼動作,他的手上就多了一個白玉般的小瓶。

『早就告訴你不要這麼拼,有什麼麻煩最後我都會解決,你就是犟的不聽,作為你哥,讓你聽話就這麼難嗎!』說著話一雙比那白玉瓶還像白玉的手拔起玉瓶的玉塞,抬腕倒出一顆紅色的渾圓的葯粒就餵給了齊明。

『我說了我不吃你的葯,唔…唔…!』齊明的掙扎隨著嘴巴被合上而結束。 第三百一十一章故人

齊淳風在給齊明餵過一顆葯之後,整個人就站在齊明的身邊,而齊明則癱坐在地上,二人一同看著面前的這一片煙塵繚繞的廢墟。

廢墟中,一個個持槍搜索的身影充滿警惕,時刻注意著身邊任何一處的動靜,而在廢墟的邊緣處,幾名胸前掛著金閃閃雙星的強者,則隨意的盯著廢墟的四周。

廢墟的縫隙里,每聽見一聲聲音,每察覺一處異動,不由分說的,幾柄刺刀就會筆直的刺下去,然後直到聲音消失,或者是異動減弱,至於下面是什麼東西造成的異常,沒有人去關心。

看著那一個個戰士面無表情的處決場中的一切生命,齊明自心底感覺到寒意,再看著身邊康華的諂媚,齊明自嘲道;沒想到你這麼的深藏不露,所有人都被你算計了!

『也不能說是算計,只能說是大勢所趨!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而你們不知道而已,所以打的就是一個信息不對等!』齊淳風看著齊明解釋道。

『當然我不否認有人利用你們,但你放心絕對不是我,因為我還不屑使用這種手段。但我身邊的人就不能確定了,畢竟他們也要活著,所以積極表現不為過不是,再說少了他們,對於金陵城的治理更有效不是?

至於喪屍群,那就更不足為慮了,哪怕對面是四級喪屍,對我而言也就那回事,而且還能讓你們看看我們宗門的勢力,所以我對他並不著急!』

『所以你就和他合作!』齊明眼睛里全是憤怒。

邊上候元與康華心中暗自叫苦,這兩人講話不分場合,他們已經知道的太多了,再說下去難保不會有人滅口。

想到這裡,站在齊明背後的候元不著痕迹的將腳靠近他的背部,然後慢慢的在他背上摩擦了一下,提醒他得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

齊明知道候元的意思,再一看邊上康華菜色的臉,突然感覺到絲絲的快意,心裡暗道;『公道難尋,但利息可以慢慢收!』

『我身體還是不太舒服,既然你現在走到了台前,那這一切就交給你了,我先回研究所了!』說完齊明示意候元扶自己起來。

候元見機趕緊扶起齊明,然後扶著他轉身亦步亦趨的離開,而康華臉色數變,恰好這時廢墟上突然出現一聲怒吼,一隻被掩埋的小屍王跳了出來,康華立刻腳下生風,飛快向那邊撲去。

就在三人同時離去的瞬間,在剛剛那男性屍王逃離的方向上,又一聲狂暴的屍吼聲響起,然後帶著淼淼餘音遠去。

在屍王走後,秦思宇大字形的縮在一座建築的外牆上,而在他的斜對面,鄭志華同樣被掛在牆上,只不過他的一半身體在牆裡面,剩下的一半才是在外面。

使勁的瞪了瞪,秦思宇才將自己的身體自牆上卸下來,顧不得上傷痛,秦思宇有來到了鄭志華身邊,然後推著他露在外面的大腿搖了搖。

『怎麼樣,沒死吧!』秦思宇邊問嘴裡邊發出嘶嘶聲,因為疼痛他都不敢暢快的呼吸。

『喂,我說沒死吱一聲吶?』眼見沒動靜,秦思宇又喊了一聲,同時眼神也警覺了起來。

現在他自己的身體已經是風中燭火,隨時都有可能向他罷工,所以獨木難支之下,他必須確保二人中有一人醒著,因為他們現在處的地方並不是有多安全。

在金陵城裡,除了那些受保護人居住的小區,真正的治安從來沒有效果過,甚至可以說在貧民區,就從來沒有過治安,這裡只有秩序!而他們現在就是在貧民區里。

高高在上的眼睛看不見地面的污垢,就算看見了,出於仁慈或者是愛惜自己的聲望,他們會授意將這些有礙觀瞻的東西處理一下,當然更多的時候他們選擇的是眼不見為凈,或者是淡漠的忽略。

對於他們而言,為了維持一座基地的運轉,他們需要的是物資,或者是能幫助基地建設發展的人才,至於這些已經變得一無所有的倖存者,他們並不值得珍惜,因為他們無處不在。

精神視角下,秦思宇看見鄭志華體內能量在緩緩的流動,然後又緩緩地向他的全身各處散去,立刻明白他傷勢太重,已經像自己上次那樣假死過去了。

只要人沒死,那就還是有機會蘇醒過來的,但此時周圍的情況卻對他二人並不是充滿善意的,最起碼那些隱匿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肥羊一樣的看著他們。

吃人雖然慫人聽聞,但在金陵城內也並不是沒有發生,尤其是在喪屍圍城糧食沒有了外在來源之後,金陵城內的莫名失蹤人數又上升了。

『出來吧,鬼鬼祟祟跟在身後做什麼』秦思宇使自己靠在牆上,然後對著自己前面的一棟房子喊道。

在那裡他感受到了兩股強盛的能量,而這兩股能量,他記得是從總指揮部那邊跟過來的,遲遲不出現,意圖已經很明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