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聽了張善鬼給出了最後的通牒,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顯然張善鬼先生是真正的動怒了,這傢伙如果再不推算出來的話,那麼下場絕對會凄慘無比,而且她剛才那種拖延之計,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辦法了,畢竟張善鬼先生已經給出了最後的時間界限,這傢伙如果在一炷香的時間內,再不拿出點成果的話,絕對會被張善鬼先生打成豬頭,這一點他們是深信不疑的。

畢竟張善鬼先生這種等級的人物絕對是一口唾沫一個釘,絕對不會給劉凌一絲一毫辯解的餘地的,因此劉凌現在唯一的活路就是趕緊將這個七宮陣推算出來了,但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推算出了七宮陣,這可能嗎?因此眾人的呼吸也是慢慢停了下來,準備等待著最後的結果,一炷香的時間轉瞬即逝,就在時間剛要走完的時候,眾人終於是等的不耐煩了,然後紛紛開始出言嘲諷。

「你這小子,別再濫竽充數硬撐著了,現在時間馬上就要走完了,如果你再拿不出一個結果的話,現在恐怕任何人都保不了你了,現在你可以說是原形畢露了,不要再裝什麼了!」

這句話一響起,所有人都帶著一種憐憫的目光看向劉凌,畢竟他們也知道劉凌今日恐怕下場會相當的凄慘。畢竟劉凌得罪的可不是一兩個人,得罪了現場所有的陣法大師,甚至現在連張善鬼先生都給徹底得罪了,這傢伙要是拿不出什麼成果的話,絕對會被揍成豬頭。

看著眾人臉上那種譏諷的表情,劉凌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隨著最後一枚棋子慢慢的放下,劉凌終於拍了拍手,然後緩緩開口道:「幸不辱命,這七宮陣終於完成了!」 隨著劉凌這句輕飄飄的話語終於落下,可以說滿堂皆驚,畢竟他們都以為劉凌要窮途末路,馬上要黔驢技窮了,沒想到在最後的關頭,這傢伙卻說完成了,難道這傢伙真的完成了,所有人都不相信這樣的事情?這傢伙一定是有些太過自戀,難道演這戲竟然覺得自己演成真的了?他難道真的不知道這個陣法的難度嗎?這七宮陣難度已經到了一種驚天地泣鬼神這程度別說是劉凌,這樣的毛頭小子,就算是換做他們耗費十幾年的時間,也並不一定能夠推算出來,因此他們對於劉凌的話可以說沒有一絲一毫的相信。

畢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有些太過匪夷所思了,劉凌要是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推斷出來這個陣法的話,那實在是有些太過恐怖了,他們沒有任何人敢於相信這樣的事情,畢竟這實在是有些太過震耳欲聾,不過劉凌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因為他真的已經推算出來了,其實說推算出來,這是有點太抬舉自己了,這不過是中國古代人的智慧,劉凌只是把古代的智慧直接套用而已,把那些已經被計算好的組合在這棋盤上重新再演示一遍,這對劉凌來說卻並不算太難的事情。

未經允許,私自愛你 想到這裡,劉凌頓時又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然後有些淡淡的攤了攤手道:「當然,你們可能會有些不屑,不過你沒看完這棋盤上的排列組合就可以知道了!」

看到劉凌竟然露出這種自信,所有的人的表情都是微微一怔,然後不禁浮現出一抹疑惑,就連張善鬼先生也同樣是有些吃驚的表情,這傢伙難道竟然真的推算出來了?畢竟這有點太過不可思議了,不過看這個樣子,他倒並不像騙人的事情,那樣子心中還有不少的自信,這一點張善鬼先生可以說是人無數,他相信自己並沒有看錯,想到這裡張善鬼先生心中也是好奇到了極點,然後不禁走上前去,靜靜的看著那棋盤上的結果。

隨著張善鬼的目光落在棋盤之上,他所有的心裡也是慢慢的盯著棋盤上的棋子,顯然他也是一個鼎鼎有名的陣法大師,因此對於這方面的事情還是極為了解的,雖然這方面的陣法他也是能夠推算出來,而且他已經推算的出來,但是他也得需要耗費不少的時間,雖然需要耗費不少的時間,但是他已經推斷了出來,因此自然知道這其中的排列組合,所以對於這個陣法也是自然的極為熟知,所以他在一一計算著劉凌棋盤中的棋子數目。

只要這棋子數目能夠對的上,那劉凌可以說就是真正的成功了,想到這裡,張善鬼頓時目光一動不動的盯著棋盤,想要查看的最後的結果,而其他的一些陣法大師也是瞬間圍了上來,想要急不可耐的看一看劉凌最後的結果,雖然他們並沒有推算到這個地步,但是身為陣法大師,他們的計算也是極為精確的,因此也能夠檢測出來劉凌的這個排列到底是不是正確,因此他們也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這個棋盤上,聚精會神的盯著棋盤,一時之間整個大廳都是瞬間安靜了下來,那樣的呼吸聲都能清晰的聽到,所有的人都在靜靜地計算著最後的結果。

而隨著時間的慢慢推移,所有的人都是表情完全僵硬下來,顯然他們對於棋盤上的結果也是正在認真的核算著,不過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棋盤上並沒有出現明顯的錯誤,到達他們這個地步,對於這個陣法可以說已經極為熟悉,雖然他們也不知道最後的正確結果,但是劉凌現在竟然沒有出現一絲一毫的錯誤,也就是說劉凌這個真的可能是一種陣法的排列組合,要是這傢伙隨便排列的話,那樣胡亂的順序絕對會被一眼識破,但是現在他們都是陣法中的高手,根本就沒有找出來一絲一毫的破綻。

雖然現在仍然不能確定這個陣法最後仍然能夠成功,但是劉凌現在這種表現顯然是給了他們一記重鎚,他們都是感覺到一種深深的驚訝,沒想到劉凌今天真的已經推算到了這個地步,想到這裡他們頓時感覺到一種深深的驚愕,然後目光卻仍然聚精會神的盯著棋盤,雖然現在沒有找到一點錯誤,但離真正的成功還差了,不知道多少呢。畢竟這個陣法實在是太過複雜,他們現在所看到的,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如果劉凌真正能夠推算出來,這個陣法,那麼絕對會能聲名遠揚,甚至名聲大噪,一時之間都會被人傳為美談,這一點他們可以說是絕對深信不疑,畢竟這個陣法可以說是陣法中的一種極致,在千百年來都是受到眾多陣法大師的追捧,不知道多少陣法大師都把這種陣法封做至尊一般的存在,可以說這個陣法在所有的陣法中都是一種頂尖的嬌嬌者,只要你能夠在陣法方面有一絲一毫建築的話,都可以聲名遠揚,成為受人尊敬的陣法大師。

而如果劉凌今天真的能夠推算出來,七宮陣,那麼他的名聲簡直可以說是瞬間傳遍方圓數百里,甚至他在陣法方面的造詣都能夠跟張善鬼先生相提並論。畢竟張善鬼錢了,現在也不過僅僅推站到了七宮陣,劉凌要是真的也推算出來的話,那實在是有些太過匪夷所思,甚至達到一種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了。

而且最為重要的是,張善鬼可以說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時間才推算到這個地步,而劉凌現在可以說是信手拈來,只不過用了短短一炷香的時間就把這個七宮陣推算出來,如果劉凌最後的推算結果是正確的話,那麼這個結果簡直讓眾人感覺到一種震撼的地步!

因此所有的人也是知道這裡面的重要性,紛紛屏住了呼吸,靜靜的計算著最後的結果,顯然只要這個陣法能夠最終成功的話,今天絕對會掀起驚濤駭浪! 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走完,最後的核算結果也是一點一滴的進行下去,不過所有人的表情已經變得完全僵硬下來,那樣子就像整個人完全呆若木雞,下巴都直直的鬆了下來,像半截木頭那般愣在那裡,因為最後的計算結果終於出來了,現在他們不得不相信這個驚為天人的事實,那就是這真的是七宮陣的排列組合,也就是說劉凌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竟然真的把極為深奧的七宮陣給推算出來了。

想到這裡,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面面相覷,一眼,眼中的驚訝與震撼,絲毫不加掩飾,畢竟他們現在已經完全到達一種近乎瘋狂的地步了,有些人甚至已經都完全沒有理智了,眼睛已經變得通紅,畢竟劉凌創造的這個壯舉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了,要知道這可是七宮陣,這可以說是這種陣法的一種極為高級的存在,尋常的人對於這個領域簡直是一種高山仰止的存在,就算是他們這些陣法大師,對於這種層次的陣法,也是抱著由衷的敬畏,畢竟他們耗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光陰,卻始終無法觸摸到這個領域。

就算是張善鬼先生,也不過是在前幾年才終於踏入了這個領域,不過以張善鬼先生的才思,也是花費了無數多的時間,因此這個陣法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這可以說是他們畢生的追求,只要是能夠推算出來,這個簡直可以說是一夜成名,受盡所有陣法大師的尊崇,這麼說絕對沒有一絲一毫的誇張,但是現在這個眾人奉為神明的陣法,竟然被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子推算出來了,而且竟然耗費了如此短的時間,甚至就一炷香的功夫,這實在是有些太超過他們心理防線了。

他們整個人都變得完全獃滯了,就好像一塊石頭那邊兒愣在了那裡,劉凌創造了這個奇迹,實在是讓所有人震撼到了極點。時間都彷彿一下子靜止了,所有人都沉浸在一種震驚的氣氛中難以自拔,就連張善鬼先生也是瞬間變得目光有些獃滯,畢竟劉凌創造的這個奇迹,實在是讓他震驚到了極點,就算是他見多識廣,也是沒有絲毫面無表情的感覺了,顯然他心中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劉凌今日推算出了七宮陣,簡直打破了他的心理防線,張善鬼現在是完全對劉凌刮目相看了。

畢竟雖然他也能夠推算出來這個陣法,但是耗費的時間完全不知道多了劉凌多少倍,可以這麼說,劉凌在這方面的造詣已經完全勝過了他自己,今日劉凌的天賦已經完全的展現出來了,這駭人的天賦,就算是他也是遠遠的比不上,今後只要給予這小子足夠多的時間,那麼就算在整片大陸上也能夠位列陣法大師打電話,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成就,想到這裡,張善鬼先生雙眼頓時放出光膜,沒想到這小子竟然真的是深藏不露,他本來還以為劉凌就是在信口胡謅,魚目混珠,但沒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到了這個地步,而且劉凌做到了這種程度,連他都有些感覺難以相信。

畢竟這震撼實在是有些太大太大了,而今日有了劉凌的幫助之後,他想要往下繼續的推展下去,也能夠有更大的把握了,畢竟他請來的這些陣法大師,雖然也是聲名遠揚,但是在陣法上的造詣上跟他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而他接下來推上的可是八宮陣,而八宮陣的困難程度,可是比七宮陣又難了,不知道多少倍,雖然七宮陣已經在困難程度上,簡直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但是與之相比八宮陣一種地獄模式了,就算是他自己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把握,他也是寄託於那微不可及的希望,希望能夠在他餘生中將八宮陣推算出來。

要是那樣的話,他簡直可以說完成了畢生的夙願,不過他也知道八宮陣的困難程度,就算是他這輩子恐怕也是沒有推算出來的,多少把握必將到達他這種地步,他們才知道這種陣法的困難程度,能夠推算到七宮陣可以說已經完全到達他的極限了,他也是今日抱著賭一賭的運氣,才請來眾多陣法大師,想要在自己的大壽之日,能夠借一些仙氣,將這個陣法稍微推算出來一些。

不過他自己心裡也是知道,希望不會多大,畢竟這些陣法大師跟他有著不小的差距,要是再來一個跟他同等級別的陣法大師的畫,那麼張善鬼先生的希望就可以說大了很多了,不過到達這種程度的陣法大師簡直就是鳳毛麟角,就算是他也根本不認識多少,更何談請來呢,因此張善鬼也是對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搖了搖頭,顯然他也認為這種事情不太可能,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卻出現了轉機,那就是劉凌完成了這種驚為天人的奇迹。

畢竟七宮陣這可是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也只有他一個人踏足這個領域,其他的陣法大師根本觸摸不到這個領域,而劉凌現在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完成了這個壯舉,也就是說劉凌在這方面的造詣,可以說完全不輸於他,甚至單憑天賦而論,劉凌已經完全超過了他,今日有了劉凌的幫助的話,他想要推展出來,最後的八宮陣也是多了那麼一絲可能了。

雖然這次可能也並不會大到哪裡去,但是顯然對於這多出來的一些希望,張善鬼已經感覺到了由衷的滿足,畢竟八宮陣可是他畢生的夙願,只要能夠完成的話,他可以說死而無憾了!想到這裡,張善鬼的臉色瞬間轉變,然後本來對劉凌淡淡的表情,頓時轉化成一種客氣。

「沒想到小有如此天弄齊才倒是老夫有些眼濁了,老夫剛才為自己的魯莽言語為你道歉,小友若是不嫌棄的話,請助老夫一臂之力,事成之後,只要你有任何的要求,老夫絕對會完全答應,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張善鬼能夠說出這樣的話,可以說已經完全把劉凌放在一個極為重要的地步了,甚至已經覺得劉凌的地位完全不輸於他自己,甚至還要稍微高於他一些,畢竟劉凌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與天賦,實在是讓他有些刮目相看,這種妖孽般的天賦簡直讓他都有些感覺讚歎,甚至他心裡都感覺到有點觸不可及的感覺,畢竟要是有了劉凌的幫助,他能夠推算出來八宮陣的可能性也就更大一點了。

https://tw.95zongcai.com/zc/66466/ 想到這裡,張善鬼可以說已經對劉凌完全刮目相看了,眾人聽到張善鬼說話中的語氣,顯然也是明白了,張善鬼對劉凌的重視程度,所有人都是對劉凌感覺到一種難以想象的羨慕與嫉妒,畢竟能讓張善鬼先生得到如此待遇的劉凌,可以說明顯示第一個人,雖然這些陣法大師同樣剛才收到了張善鬼先生的禮遇,但是他們可以說只是受到了一點好的待遇而已,張善鬼先生根本沒有重視到這個地步,畢竟他們跟張善鬼先生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半點兒,甚至單單在陣法方面,他們就跟張善鬼有著難以想象的差距。

因此張善鬼顯然也不可能用平等的身份對待他們,但是劉凌現在卻完全獲得了這份資格,不過他們卻沒有任何人感覺到一種不可思議,畢竟劉凌剛才所展現出來的天賦,已經完全讓人感覺到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一個人竟然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推算出了七宮陣,這種驚世駭俗的行為,簡直讓他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相信假以時日,如果給予劉凌足夠多的時間的話,想要在這個陣法上達到一種登峰造極的地步,也未必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所有人現在頓時陷入了一種瘋狂,畢竟劉凌所創造的奇迹實在是太大太大了,而他們現在也是彷彿見到了一個神跡的誕生,畢竟一個天才可就在他們眼前,或許今天有了劉凌的幫助,再加上張善鬼先生那種天縱奇才,他們兩個真有可能推算出來,那種登峰造極的八宮陣,本來有他們幫助,張善鬼也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畢竟他們跟張善鬼之間可是有著不小的差距,因此對於陣法的理解,他們跟張善鬼也是差距懸殊,所以他們說能幫的也只是一些小忙,無非是一些計算方面的工作,但是劉凌的出現可以說完全就是另一種局面了,劉凌的水平可以說跟張善鬼都旗鼓相當,在這一方面多了一個這麼強大的對手,想要距離真正的成功,也並不是有太大的差距了,想到這裡眾人紛紛擦亮了眼睛,靜靜的等待著結果,畢竟今日創造的奇迹實在是太多太多,他們心裡已經有些麻木了,接下來劉凌創造了一系列的奇迹,他們恐怕都不可能有太多的驚訝了,劉凌今日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太大太大了。

而劉凌感受到張善鬼先生話語中的客氣,劉凌也是客氣的拱了拱手,畢竟雖然他推算出來這個七宮陣,但是劉凌也是有自知之明,在這方面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功勞,他只是借用了中國古代的智慧,要是讓劉凌自己推算的話,恐怕就算是推算一輩子也穿不出個所以然來,因此劉凌也是知道這跟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所以自然不會有太多的倨傲之色,不過張善鬼先生對於他態度的轉變倒是讓劉凌頓時感覺到頗為欣喜。

畢竟自己可是有求於張善鬼先生,只有讓自己對他有足夠多的幫助,那時候自己才有可能像張善鬼提出要求,只有那樣才能將自己體內的問題徹底解決,而如果解決不了的話,劉凌可以說就要面臨生死攸關的險境了,畢竟他體內的這個隱患無時無刻不在威脅他的生命,劉凌根本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怠慢,所以儘快將體內的這個隱患解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要不然的話,劉凌白浪費這麼多的機遇,可以說就是真正的有些對不起這個穿越過來的主角光環了。

想到這裡,劉凌也是知道接下來自己必須在露一手啦,只有真正的幫助到張善鬼先生,才有可能獲得他的一些好感,那時候自己才真正有可能提出要求,想到這裡劉凌頓時對張善鬼先生開口道:「張善鬼先生,小子不才,不知能否助你一臂之力,幫助你繼續推算八宮陣?」

聽了劉凌的話,張善鬼最然喜不自禁,他本來想的就是這樣的事情,不過因為劉凌剛才的表現,他已經表現出來對劉凌一些惱怒的表情,但是劉凌最後卻強勢完成了這樣的一種期冀,因此張善鬼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開口,畢竟剛才已經說了自己不願意相信人家,但是現在人家創造出來的奇迹遠遠超過眾人的想象,張善鬼雖然見多識廣也是有些抹不開面子,但是劉凌現在竟然主動提出要求來幫助自己,張善鬼自然不願意放過,現在也在乎不了什麼面子不面子了。

畢竟這個陣法對他來說可以說是畢生的追求,只要能在這個方面有更大的精進,他絕對願意捨棄一切的東西,所以現在對於劉凌主動提出要幫助他的要求,張善鬼自然不可能拒絕的。

想到這裡,張善鬼頓時對劉凌拱了拱手,然後抱拳笑道:「這位小友,沒想到你如此天弄奇才,倒是老夫剛才有些小區於你了是,老夫倒是希望你能夠幫助我一番,助我一臂之力,只要我們能夠在這個陣法上更加精進一步,那麼日後的報酬絕對少不了,甚至我崑山的所有寶物可以任你挑選,這一點老夫絕對說到做到,在場的人都可以作為見證!」

聽到張善鬼先生說的話,所有人頓時感覺到一種深深的驚訝,畢竟張善鬼先生許出的代價實在是太大太大了,要知道這些崑山的寶物都是頂尖的,每一件寶物都到達了一種價值連城的地步,而且每一件寶物都對他們具有著莫大的誘惑,但是張善鬼現在卻說任劉凌隨便挑選! 張善鬼所許下的報酬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種難以想象的事情,因此他們對劉凌現在可以說羨慕的兩眼通紅。不過他們也是知道劉凌的確有這份資格,畢竟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推算出來七宮陣這樣的成就,簡直讓所有人感覺到一種望塵莫及的地步,因此也自然知道張善鬼對於這個陣法的重視,所以許下如此大的代價,也絕對是情有可原的事情,雖然這樣他們對劉凌也是同樣感覺到一種羨慕,當然這其中變化最大的還是林歸與韋別兩個。

畢竟他們兩個剛才已經對劉凌充滿了嘲笑,甚至已經打算好了,要不要剪下時,只要劉凌最後沒有做出什麼成果的話,他們自然要第一個出手,到那時候他們師傅也絕對不會有絲毫的責怪與他,而那個時候,劉凌就會淪為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到時候他們再將那兩件寶物的事情說出來,絕對能夠給劉凌惹上一身的麻煩,到時候再信口誣賴說是劉凌用詭計騙取兩件寶物,那時候他們師傅也絕對會相信他們。

本來他們兩個已經完全打算好,就等著劉凌最後完全出醜了,但是沒想到現在卻出來這麼一檔子事情,劉凌非但沒有出一絲一毫的丑,反而完成了這一種神跡,這種七宮陣,就算他們也是一種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但是劉凌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竟然輕易的完成了,這完全出乎他們兩個的預料,而現在劉凌非但沒有收到他們是否一絲一毫的敵視,甚至受到了他們師傅的禮遇,這可以說是一種劇情的大反轉,他們兩個想破腦袋,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

而現在別說想要對付劉凌了,甚至想要對劉凌有一絲一毫的不客氣,恐怕都會引起他們師傅的動怒,畢竟現在的劉凌可以說完全成了他們師傅的眼中一個貴客,畢竟劉凌對於陣法這方面的造詣實在是太過恐怖,能夠幫助師傅推算出更為精進的八宮陣,而一旦劉凌有一絲一毫幫助的話,他們師傅絕對會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而他們兩個現在在說些什麼,他們是否也絕對不會有一絲一毫相信他們的話了,而他們兩個可以說這次徹底的危險了。

畢竟不能報復劉凌出了胸口的這口惡氣,不說那兩件寶物的事情,他們兩個也是難以推脫了,畢竟兩件寶物可是在他們的手中之下被劉凌得去的,而他們的師傅一旦知道這樣的事情,追究下來,他們兩個絕對在所難逃,但是現在也根本沒有一絲一毫迴旋的餘地,他們兩個絕對已經無法跟劉凌相提並論了,畢竟他們師傅現在對劉凌達到了一種極為重視的地步,劉凌的一句話可以說比他們的畫都好用,因此他們兩個現在也是一臉的苦澀,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這種地步,可以說現在已經完全超過他們的掌控了。

他們實在沒想到劉凌竟然在陣法方面也會有如此大的研究,雖然他們也是見證了劉凌的蛻變,但也只是在詩詞方面,劉凌的詩詞方面的轉變,連他們都感覺到一種驚為天人的感覺,但是也並沒有對劉凌生出那種太過妖孽的感覺,畢竟劉凌寫詩作詞再如何強大,也只不過是個詩人,在其他方面可以說並沒有太大的建樹,因此今天的主角可是陣法大師劉凌,就算寫時再如何驚天地泣鬼神,也完全上不了場面,但是沒想到劉凌竟然在陣法方面同樣是有著巨大的造詣,而這種造詣簡直讓眾人都感覺到一種不可觸摸的境界。

他們兩個想破腦袋,也想不通,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才短短一個月不見,劉凌竟然完成了這種巨大的蛻變,而這種蛻變,讓他們簡直都有些認不清劉凌了,他們實在想不清劉凌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而現在他們心中也是有些回憶,他們實在不該得罪劉凌,看來這個人絕對是個煞星,他們兩個自從得罪了劉凌之後,可以說沒吃到一點好果子,每一天都在遭受不同的打擊。而與這兩個人表情形成鮮明對比的,那就是風陵了。

風陵現在可以說完全鬆了一口氣兒,臉上的表情也是徹底轉危為安了,甚至嘴角已經浮現出一種極為得意的笑容,畢竟剛才劉凌信誓旦旦說能夠幫助到張善鬼,可著實把風陵給擔心壞了,他也是知道劉凌寫詩作詞,可以說有著極強的天賦,但是在陣法方面,他從來沒聽說劉凌在這方面有什麼造詣,因此當劉凌說出那句大話之後,他下意識的以為劉凌是被一種慾望沖昏了頭腦,所以才不顧一切的說出這種大話,想要事後得到張善鬼先生的幫助,但是這樣的事情實在是有些太過不切實際了,。

畢竟這種陣法雖然他不太懂,但是也是有些耳聞,這可是一種大名鼎鼎的陣法,其困難程度就連張善鬼先生也是感覺到一種極為棘手,而劉凌想要賭運氣去解開這個陣法的話,可以說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可能,難於上青天。但是最後的結果竟然完全出乎他的預料,劉凌非但將這個陣法解了出來,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將這個陣法推算得分毫不差。

可以說在場的所有陣法大師都達到不了這樣的地步,劉凌這一個舉動,可以說完全讓眾人感覺到一種飢餓的感覺,就算是張善鬼先生,現在對劉凌也同樣是刮目相看了,還能得到在場這麼多陣法大師的重視,劉凌可以說一下出名了,本來劉凌可以說是生死攸關,但現在卻突然轉危為安,而且得到了張善鬼先生的信任,張善鬼先生更是放下豪言,可以讓劉凌隨意索取崑山中的寶物,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就連風陵對此也是感覺到一種欣喜若狂的地步,畢竟這些寶物實在是太過珍貴了,就算他也是對此感覺到一種由衷的眼紅心熱。 對於張善鬼所說的話,劉凌顯然不會有絲毫的推辭,畢竟自己本來就是奔著這個目的來的,就算張善鬼先生自己不提出來的話,劉凌也會主動提出來,畢竟自己現在的身家性命都是記在這上面了,只有自己完全幫助到張善鬼,才有可能提出要求,那時候才能真正解決體內的隱患,要不然的話小編可以說就性命攸關,到達一種窮途末路的地步了,所以劉凌當然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拒絕。

看著劉凌點頭答應,張善鬼顯然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喜悅之色,畢竟他現在對於劉凌的水平也是極為了解,在如此年輕的年齡便能推算出來七宮陣,而且更是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推斷出來,劉凌的水平絕對不會跟他有絲毫的差距,甚至比起他猶有過之也說不定,因此張善鬼今日可以說找到了一個絕佳的幫手,而有劉凌的幫助,張善鬼也有更大的把握,能夠推算出來,更深一步的八宮陣,這對張善鬼來說絕對是無比重要的事情,因此張善鬼也是無比的重視。

想到這裡,張善鬼頓時不再有一絲一毫的推移,對於八宮陣的推算,也是達到了一種極為渴望的地步,畢竟他對於這個東西已經付出了極大的心血,甚至畢生的追求都在這上面,今日要是能夠真正將其推算出來的話,絕對是一個讓他欣喜若狂的事情,所以張善鬼也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張善鬼這次又推出了一個新的期盼,畢竟七宮陣雖然極為困難,但是跟八宮陣比起來,可以說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八宮陣比起來七宮陣可以說難度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因此也不是這個工具就能簡單的推算出來的,接下來需要耗費的人力物力才是真正的龐大,就算在場所有的人加起來,也不過也是有點微妙的希望,張善鬼也只是在賭一把運氣,甚至他自己也是知道想要真正的將其推算出來,希望並不是太大。

就算有了劉凌的幫助,他的希望也大不到哪裡去,畢竟八宮陣實在是太過太過困難,他耗費了一生的心力,雖然推算出來的七宮陣,但是連八宮陣的門檻都沒邁進去,因此張善鬼最知道這種陣法的困難之處,有了劉凌今天的幫助,他也只是多了一絲希望,因此他也對這種希望也是極為重視,畢竟他也想努力的拼一把。

而隨著張善鬼慢慢準備好了器具,其他的一些陣法大師也是準備緩緩開工了,畢竟雖然現在有了劉凌的加入,但是他們同樣是必不可少的,畢竟多一些人多一些力量,他們雖然無法跟張善鬼和劉凌相提並論,但是他們在陣法上面也是有著不小的造詣,而且這個陣法的推算是極為龐大的工作量,其複雜程度簡直達到讓人喪心病狂的地步,因此有了他們的幫助,也能夠再增加一些機會。

不過他們也是知道今日的主角可不是他們,而是劉凌與張善鬼先生,他們也只是作為陪襯,用來錦上添花的,畢竟能夠推算出七宮陣這種地步的,現場這麼多的陣法大師中也唯有劉凌和張善鬼兩個人,他們完全就是來幫襯的,所以他們也是有自知之明,讓劉凌和張善鬼兩個人站在了最前面,看著所有的人已經準備就緒,連這些工具已經完全準備好,劉凌現在卻是心裡升起一絲為難的感覺。

畢竟,雖然他剛才推算出了七宮陣,但是對於這種推算過程,他卻是絲毫不知,他只是知道最後的結果,要是把它放在這些人群中,跟他們一起幫助推賽,劉凌可以說沒有一絲一毫的機會,甚至連一點經驗都沒有,劉凌知道的,只不過是最後的結果,而且在推算上面,自己根本無法幫助到張善鬼,就算自己加入到這些人群中,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作用,甚至到時候被別人萬一看穿,劉凌恐怕就要有些難處了。

因此劉凌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不加入這些人中,而直接把結果給出來,畢竟只有這樣,劉凌才能夠真正的幫助到張善鬼,不過八宮陣雖然極為困難,劉凌心中也是早已經知道最後的結果,因此這對劉凌來說也是信手拈來的事情,並不會有多少的難度,雖然自己一個人推算出來,這些東西有些駭人聽聞,但是為了自己最為重要的事情,劉凌現在也是顧不得其他了,畢竟自己的性命才重要,其他什麼的自己倒並不是太過在乎了。

想到這裡劉凌頓時準備緩緩開口,畢竟這個陣法他可以自己一個人推算出來,到那時候雖然有些太過顯眼,但是這也只是劉凌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否則的話,讓他加入這些人中,劉凌可以說完全就是在幫倒忙,甚至到那時候萬一再惹怒張善鬼錢的話,可著實有點得不償失啦,因此劉凌頓時對張善鬼先生緩緩開口道:「張善鬼先生,這八宮陣陣法的推算,小子似乎有些幫不上忙,不知我能否有些其他的要求。」

劉凌這句話剛一說出,氣氛頓時完全靜了下來,本來張善鬼欣喜若狂的表情也是陡然浮現出一抹瘦美的神色,顯然劉凌這句話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畢竟劉凌剛才已經在極短的時間內推算出來了七宮陣,雖然想要拓展出更加難度的八宮陣可以說是困難程度,不知道增加了多少,但是劉凌也是能夠幫助到自己,但是現在劉凌卻說絲毫幫不上忙,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想到這裡張善鬼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不但張善鬼,其他的一些陣法大師,現在也是有些雲里霧裡,劉凌這句話說的,他們絲毫理解不了,畢竟你已經推算出來了,七宮陣水平可以說比他們都要高上不少,現在怎麼到達這種地步,又畏縮不前了,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在眾人一臉疑惑的目光中,劉凌也是開始緩緩的解釋,畢竟他自己也是知道自己必須得上場。 自己要是一點忙都幫不上的話,那這一趟可就完全泡湯了,到時候自己也沒臉對人家提要求了。想到這裡,劉凌頓時話音一轉,道:「張善鬼先生,在下說的並不是那個意思,只不過這八宮陣雖然極為困難,不過憑藉我一己之力,的確可以將其推算出來,因此你們可以在一旁看著,並不用你們幫忙了,我一個人足矣,還望張善鬼先生見諒,小子,並不是什麼狂妄之言。」

劉凌這句話一說出來,可以說完全石破天驚,所有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嘴巴已經完全張開,下巴更是鬆鬆的垂著,像半截木頭,那埋葬在了那裡,畢竟劉凌說的這話實在是引起了軒然大波,所有的人都是在死死地盯著劉凌,那樣子就好像看到了什麼極為不可能的事情一樣,畢竟劉凌說的話實在是有些太震耳欲聾了,要知道劉凌剛才說的可是自己要獨自推算出那八宮陣,這在常人眼中完全就是一種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劉凌雖然剛才推算出了七宮陣,而且花費的時間極其少,但是他想要真正推算出來吧,宮陣可以說是難於上青天,因為這其間的困難程度簡直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就算是張善鬼先生耗費了幾十年的時間,也只不過推斷出來了七宮陣的地步,雖然張善鬼先生現在對於七宮陣已經極為熟知,但是在往上面的八宮陣張善鬼,就算是耗費了一輩子的精力,也沒有絲毫的建樹,這一點的困難程度絕不是一星半點,裡面的差距簡直可以用天塹來形容,因此劉凌說的這句話可以說沒有任何人敢有一絲一毫的相信。

畢竟這件事情實在是有些太過讓人震驚了,而且劉凌這句話說的實在是有點太過狂妄了,竟然他要一個人推算出這八宮陣,不用任何人的幫忙,非但這些陣法大師不用上學,就連張善鬼先生也可以作壁上觀,這實在是有些太過狂妄了,就算你本領再如何高強,在陣法上面的造詣再如何強大,那你這個行為完全是有些赤裸裸的蔑視他們了,蔑視他們這些陣法大師都算不上什麼,但是你這句話不僅得罪了這些陣法大師,甚至連張善鬼先生也可以說是一種蔑視了。

畢竟就連張善鬼先生也作壁上觀,根本用不著你是哪來的這種語氣,他們實在想不通劉凌為什麼會說出這種雷人的話語,畢竟這件事情實在是有些讓人覺得太過匪夷所思了,劉凌要是一個人能夠推算出來八宮陣的話,那這種奇迹他們簡直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形容了,就算是用驚天地泣鬼神恐怕也是形容不了了,因此他們沒有任何人覺得劉凌能夠完成他所說的事情,所以現在的人都是緊緊的盯著劉凌。

劉凌剛才已經創造出了不少的奇迹,眾人對他的印象剛剛有些改觀,但是這一句話就完全把他自己推到風口浪尖了,畢竟現在他可以說狂妄到了極致,完全沒有把這些陣法大師放在眼裡,甚至就算張善鬼先生也是沒有被他看在眼裡,劉凌這句話說的實在是有些太過狂妄了。一旁的張善鬼先生顯然也是眉頭一皺,然後瞳孔緊縮,緊緊的盯著劉凌,他顯然也是沒想到劉凌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經過剛才劉凌顯露的本事,他現在也是相信了劉凌的水平。

畢竟劉凌剛才所展現的天賦,就連他也是感覺到有些驚嘆,有了劉凌的幫助,今日想要推算出來八宮陣顯然也是有更大的把握。但是劉凌現在說的話,實在是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他實在想不到劉凌為什麼會如此口出狂言,竟然說讓他們所有人都在這裡作壁上觀,靜靜的等待著劉凌的推算結果,這簡直就是一種狂妄至極的事情,畢竟就算他們這些人合在一起,也並沒有多大的把握能夠推算出來最後的八宮陣。

就算推算出來,所需要耗費的時間,也絕對需要不知道多少天甚至多少個月,這對張善鬼來說也不算太過細節的事情,畢竟這個陣法已經難到了一種極致,就算是集合了眾人之力,再加上今日這種意外之喜的劉凌,也需要耗費不知道多少的時間,但是劉凌現在卻說要以一己之力推算這個陣法,而且看他的語氣,覺得似乎很短的時間內,就能將最後的結果推算出來,這現在就連張善鬼都感覺到一種難以思議的地步了。

因此他也是覺得劉凌能說出這樣的話,要麼就是這小子已經完全狂到沒邊了,要麼就是有真正的本事,要是在剛才他絕對會以為第一種情況,畢竟這只是一種下意識的想法,任何人聽到劉凌講出這樣的話,都絕對不會有一絲一毫的相信,但是經過劉凌剛才所創造出來的奇迹,他現在對劉凌的看法已經有一些改觀,在他眼裡,劉凌似乎並不是那種渾水摸魚的人,而且剛才的真本事可並不是能夠矇騙人的,因此劉凌絕對是有的真本事,那麼他難道真的會能夠獨自推算出來八宮陣,但是這實在是有些太過聳人聽聞了吧。

要知道,就算換做是他自己一個人的話,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把握,甚至就完全根本不可能,這個陣法的困難程度遠遠超過所有人的想象,不是陣法大師根本就無法體會這裡面的難度,多少人窮盡一生的心力,也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建樹,最後只得碌碌無為的遺憾的死去。

這在大陸上可以說是極為正常的事情,畢竟這個陣法不知道困住了多少英雄豪傑,就連他也是在這方面付出了一生的精力,因此看到劉凌竟然要一個人挑戰這個陣法,張善鬼現在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了,難道這傢伙真的是那種驚世之才?他難道還在隱藏著什麼嗎?張善鬼想到這裡現在也是有些猶豫不決了。

畢竟他現在也是難以取捨,要是劉凌說的是真的話,那今日這件事情就實在有些太過恐怖了,他也準備擦亮了眼睛,看劉凌究竟能不能再創造一個奇迹? 劉凌現在可以說已經引起了所有人的注目,畢竟劉凌剛才說的話實在是太過聳人聽聞,今日劉凌一旦能夠推算出真正的八宮陣的時候,那麼劉凌今日可以說瞬間就會聲名遠揚,這一點沒有任何人會懷疑。

畢竟這個陣法實在是太過強大,而真正能夠推算出來八宮陣的,無一不是在整個大陸上,都是聲名赫赫的陣法大師,在那種陣法大師眼裡,他們這些人只不過是一些不入流的存在,甚至就算是張善鬼先生,在他們面前也是不敢有太多的放肆,那些人才是真正站在巔峰一般的人物,那些人可以說跺跺腳,整片大陸都會顫抖,這一點他們可以說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懷疑,這在整個大陸上都是一些巔峰的人物了。

劉凌也是知道這件事情自己是在必行了,畢竟現在所有人都是在關注著自己,而且自己只有幫助張善鬼先生,把這個八宮陣推算出來,才最終能獲得張善鬼先生的肯定,那時候自己才能開口請人家幫助,要不然的話,自己什麼都拿不出來,空口無憑,想要獲得人家的幫助,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他體內的隱患已經刻不容緩,所以現在劉凌也是不敢有一絲一毫的耽擱了,必須立馬把這件事情解決。

想到這裡,劉凌頓時慢慢抿了抿嘴,然後慢慢的走到前面的一個棋盤上去。這些棋盤為這些陣法大師準備的,因為這裡面蘊藏著推算八宮陣的各種工具,而且這個東西比剛才那些東西可以說複雜了不知道多少倍,使用起來也是比剛才的那些東西困難了,不知道多少倍,可以說就算是一般的陣法,大師在這裡也並不一定會操縱這些東西,在場的這些陣法大師中,能夠自己獨自操縱這些工具的都是鳳毛麟角,只有在張善鬼先生的指引之下,他們才能夠正確的運用這些東西。

而劉凌對此可以說是沒有一絲一毫的經驗,想要使用這些等級極為高超的計算工具,可以說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可能性。當然劉凌並不需要使用這些東西,因為他所要做的就是直接把結果羅列出來,所以他也不需要有一絲一毫的擔心,畢竟這些結果雖然在他們眼中都是極為困難的存在,甚至有些人耗費了幾十年的時間都是一無所獲,但是這些結果在劉凌的那個世界已經完全被推算出來,劉凌現在所做的就是直接把結果呈現出來就可以了,因此劉凌可以說是沒有一絲一毫擔心,畢竟這件事情可以說傻子都自己能做到。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劉凌頓時也不再有一絲一毫的猶豫,開始把那些棋子慢慢的拿在手中,準備緩緩不知這最後的結果了,劉凌現在可以說是無比的得心應手,那些曲子在他手中也可以說是行雲流水一般。

畢竟這些結果劉凌早已經聊熟於胸,現在只不過是直接幫他呈現出來而已,劉凌自然不會有一絲一毫困難程度,看著劉凌行文流水般的速度,所有人都眼睛都不眨一眨,而且每個人都是嘴巴緊緊的張大,那樣子就好像半截木頭那般冷淡的那裡,畢竟劉凌現在的這種手法實在是讓他看得有些眼花繚亂了,而且這種陣法可以說已經達到了一種極致,尋常的人想要推算出來,都不知道需要花費多少的時間,但是劉凌現在幾乎是張口就來,隨手就有這樣的速度,實在是有些太過恐怖了。

現在就連張善鬼先生也是感覺到有一些莫名的恐慌了。畢竟劉凌現在要真是在推算吧,宮陣那麼這種速度實在是有點太過恐怖了,這種速度簡直已經超過了人類的極限,畢竟他在這方面已經耗費了幾十年的光陰,但仍然是一無所獲,但是劉凌現在卻轉眼之間又能把這種陣法推算出來的話,那麼他實在是有些顏面無存啊。

當然對於顏面無存,他倒不會有絲毫的介意,畢竟這個陣法實在是太過強大,而且他用盡了一生的時間來推算出來,只要劉凌能夠將其真正的羅列出來,那麼張善鬼絕對會欣喜若狂,這一點他自己倒是知道的,畢竟他請了這麼多的人力,耗費了這麼多的物力,都是為了追求最後的一個結果。

因此只要劉凌能夠幫助他得到這個結果,那麼他絕對會對劉凌奉若上賓,甚至付出再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只是劉凌現在推算的速度實在是有些太過變態了,畢竟這可是八宮陣,這在尋常的陣法大師眼中,簡直就是一種神明般的存在,甚至在他眼中也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存在,就算他們想要合起來一起推算,也不是需要耗費多少時間,但是劉凌現在卻這個樣子,幾乎是張口就來,隨手就有這樣的行為,實在是有些太過匪夷所思了。

他們已經完全出離震驚了,所有人眼睛都不敢眨一眨,像木頭那麼冷,在那裡靜靜地等待著劉凌的神跡,只要劉凌能夠完成這件工作,可以說劉凌絕對會瞬間聲名遠揚,到時候在整個陣法大師中都會擁有極強的名氣,而且這種明確想要超過張善鬼都是指日可待的,畢竟張善鬼雖然名氣已經積累了幾十年,而且方圓數百里的人都對張善鬼畢恭畢敬,可以說張善鬼的地位是經過這幾十年的打拚換來的。

不過劉凌真要是能夠完成這八宮陣的組合的話,那麼他的名聲想要超過張善鬼先生幾十年的積累,也絕對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甚至是鐵板釘釘的事情,只不過是時間的長短而已。

畢竟誰要是能夠在陣法上有如此的造詣,恐怕在整個大陸上都會有一席之地,那時候絕對會有無數的強者來求著你跟你做朋友,畢竟在這個世界上,雖然實力為尊,但是能代表實力的,可不只是自身的修為而已,像一些其他強大的工具,同樣能代表的實力。 比如同等級別的兩個強者,如果一方面的武器遠遠的優秀於另一方,那麼最後的結果恐怕絕對是他能夠穩穩的勝出,這就是武器所帶來的極強的戰力,當然還有一些有極大功能的丹藥,有了這些丹藥的幫助,也會在與人對戰的時候,顯示出來種種的好處,這一點所有人都是深信不疑的。

而且在這個大陸上也是早已經發生過很多這樣的事情,可以說雙方對戰實力只是一方面的因素,其他的各種輔助因素也同樣是不可或缺的,而陣法也絕對是一個極大的助力,畢竟就算張善鬼先生不出手的話,只要他憑藉這些陣法,就能夠遠遠的基本不知道多少強者,就算是與他同等級別的強者前來此地,他藉助這些陣法的優勢,都能夠絕對穩穩的壓制,因此這就是陣法的強大之處。

因此向一些在陣法造詣上有著極深的人,可以說在這個大陸上可以極為的吃香,畢竟就算他們本人並沒有太多的實力,但是憑藉那一首恐怖的陣法修為,就算在強者如林的大陸上,也絕對能混的風生水起,而像一些強者,如果能夠在他們手中求得一些珍貴的陣法的話,那麼那些強者的實力也絕對會驟然暴增,所以在這個大陸上沒有任何一個強者會跟一個陣法大師過不去,這可以說是極為愚蠢的行為。

而劉凌今天推算的這個陣法可以說,又不知道比眾人高了多少倍,可以說兩者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可比性,雲泥之別天壤之別,畢竟七宮陣雖然在所有的陣法中可以說是位列佼佼者的層次,但是像一些大陸上的巔峰陣法大師也能夠推算出來,就比如張善鬼先生,雖然他在這方面耗費了不小的時間,但是經過一輩子的苦心研究,也是終於推算出來的,七宮陣因此在這個陣法方面也可以說已經到達了一種登峰造極的地步,當然八宮陣可以說已經位列絕巔,簡直成了所有陣法大師心中難以越過的一道坎。

而如果劉凌真的能夠推斷出來八宮陣的話,那麼今日創造的神跡簡直會顛覆所有人的想象,而在場所有的陣法大師都會成為一個劉凌的簇擁者。畢竟,雖然他們在陣法上也是有著頗為造詣的人,而且在方圓幾百里的地方,也都是一些聲名遠揚的陣法大師,但是在劉凌面前可以說沒有一絲一毫的可比性了。

畢竟雖然他們在這方面造詣非淺,但是距離真正的七宮陣,可以說還是有著天塹般的距離,他們就算用盡一生的時間,也未必能夠突破這種距離,而現在劉凌可以說輕而易舉的就突破了這種障礙,就連張善鬼先生對此也是嘆為觀止,恐怕就算是換做張善鬼,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推算出了七宮陣,因此他們對於劉凌簡直就已經到達了一種敬佩的地步,而現在劉凌所創造的才是真正的一種神跡。

因為他現在想要推算的可是八宮陣,如果說七宮陣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天塹,那麼八宮陣對他們簡直就是一種傳說般的存在了,他們甚至連想都不敢想,更別說推算了。

畢竟能夠真正推算出來,八宮陣的都是在這個大陸上一些鼎鼎有名的人物,那些陣法大師可以說在這個大陸上都已經站到了巔峰,跟他們那些人比起來,這些人只能算是一些小角色而已,雖然他們同樣在陣法上有著不小的造詣,但是跟那些站在大陸巔峰的陣法宗師比起來,他們仍然是小巫見大巫了。

畢竟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天縱奇才,可以說在整個大陸上都會呼風喚雨,跺跺腳,整個大陸上都會引起一陣腥風血雨,這一點他們是絕對願意相信的,而且這也沒有一絲一毫誇張的成分,跟那些人比起來,就算是張善鬼先生,恐怕也是有些差距,雖然張善鬼心高氣傲,但是這一點他也是必須得承認的。

然而如果劉凌今兒真的推算出來了八宮陣那麼劉凌恐怕也能夠一躍成為那種層次的存在,到時候他們就有劉凌,就遠遠的不只是敬佩了,而是要轉變為更深層次的靜養了,因此他們每個人都是屏住了呼吸,靜靜的等待著結果,他們對於這個結果實在是有些太迫不及待的想見證了,畢竟雖然劉凌能夠到達什麼程度,跟他們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如果能夠見證一名天才般的陣法大師的誕生,那他們絕對是感覺到一種極為滿足的心情。

畢竟能夠見證到如此天才的誕生,對於每個人來說,也都是一種虛榮的滿足,甚至日後向別人吹噓的時候,都可以引起別人的羨慕,要知道在這個大陸上,可不是誰都能見證到一名巔峰般的陣法大師誕生的,因此如果劉凌今日之內能夠完成這個神跡,那麼所有人都可以說是賺翻了政治,給張善鬼先生筆下的那些寶物比起來,那些寶物都顯得有些不值一提了,而如果劉凌真的能夠成功,那他們對於劉凌的看法可就要發生完全的轉變了。

畢竟剛開始的時候,他們都是認為劉凌濫竽充數,對於陣法可以說沒有一絲一毫的研究,雖然劉凌是和我站了出來,但是他們仍然是有些半信半疑,不過劉凌剛才竟然推算出了七宮陣這種事情,可以說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畢竟這個東西實在是有些太過匪夷所思,而且耗費了如此短的時間,就算是張善鬼先生,恐怕也未必辦得到,現在他們已經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劉凌,絕對不是濫竽充數,而且是有著真材實料,甚至在這方面的天賦,就算是比起張善鬼先生起來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是剛才那種層次跟現在所推算出來的八宮陣,完全就是不是一個等級,這才是真正讓所有人感覺到一種驚艷甚至恐懼的東西!要知道,劉凌今天要是能夠完成這件事情的話,在整個大陸上恐怕都會傳為美談。 隨著眾人瞪大了眼睛,最後的結果也是呼之欲出,畢竟劉凌現在似乎已經推算到了最後一步,只是在等待著最後的結果了,隨著劉凌將手輕輕的放了下來,所有的人也是知道,劉凌這次推算的結果終於出來了,因此眾人都忍不住將脖子伸得長,然後去查看劉凌所推斷的情況,畢竟劉凌的這個結果實在是讓他們感到太過的驚奇了,今日一旦劉凌能夠成功的話,絕對能夠瞬間傳為整個大陸的美談,這一點他們絕對不會有絲毫的懷疑。

畢竟這個陣法實在是太過太過的強大,強大到了讓所有人頂禮膜拜的地步,如果劉凌真的能夠推算出來八宮陣的話,那麼劉凌絕對會瞬間聲名遠揚,想到這裡,眾人紛紛把眼睛定格在劉凌身前的棋盤上,那上面充滿了一些黑白色的棋子,而那些棋子也是代表著數目,只要這些數目最後符合結果的話,那麼劉凌就完全的成功了。

想到這裡,眾人紛紛開始計算劉凌所排列的組合,然後想要找出毛病,而那棋盤之上也是布滿了各種的棋子,所有的人也是明白八宮陣的身弱,因此也是知道這一時半會根本無法計算出來,但是現在所有的人都是有足夠的耐心,畢竟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過的隆重,他們也是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而且這樣的事情他們也不會感覺到有一絲一毫的不耐煩,畢竟這可是讓所有人都提心弔膽的事情,而經過一炷香的時間后,所有的陣法大師紛紛屏住了呼吸,然後眼睛瞬間瞪得滾圓,那樣子就好像見鬼了一樣,所有人都呆若木雞的說不出來話了,因為他們最後的核算結果出來了,那就是劉凌的這個結局,沒有一絲一毫的問題。

也就是說,劉凌這次真的成功了,他真的推算出來了真正的八宮陣,想到這裡,全場的氣氛已經完全變得死寂起來,那樣子就好像掉進了死人堆里一般,又好像走進了一個沒有絲毫生機的墳墓,所有的人眼睛已經不知道還有沒有生氣了,就連呼吸似乎也已經完全停滯了,畢竟劉凌今日所創造的奇迹,實在是太大太大了,大到了讓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地步,現在別說是這些陣法大師了,就連張善鬼也是感覺到一陣眩暈,畢竟這個陣法她可是忒慘了,不知道幾十年,但仍然是苦苦思索,並沒有得出了最終的結果,但是今天劉凌竟然一下子把這個結果就算出來了,而且耗費了如此短暫的時間,這一點簡直讓他感到恍如隔世的感覺。

難道這傢伙真的是那種妖孽般的天才嗎?但就算是那種妖孽也有點太過分了吧,這實在是有些太過出乎張善鬼先生的預料了,縱然是他見多識廣,也是對劉凌今天所做出的結果,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本來他對劉凌可以說不抱有一絲一毫的希望,但是劉凌現在卻一而再再而三展示出他的實力,不僅推算出了那個七宮陣,現在更是將不知道難上多少倍的八宮陣推算出來了,他現在已經沒有用任何語言來形容劉凌了,畢竟劉凌現在的實力可以說已經遠遠的超過了他,就算是地位的話,將來也能夠瞬間的趕超過去,這一點張善鬼也是不得有一絲一毫的爭辯。

畢竟所有的人都知道張善鬼先生,雖然德隆望尊,在這方圓數百里都是有著極強大的名氣,但這所有的一切都是得益於他的實力,而陣法就是他一個最為強大的助力,不過雖然他陣法極為強大,但也僅僅推算到了七宮陣的地步,雖然到了這個層次,有很多強者拼了命的想要與張善鬼絕交,但是一旦劉凌將這種陣法推算到了八宮陣的地步,那麼劉凌可以說完全拉開了張善鬼一個檔次,那時候劉凌振臂一呼,身邊不知道會有多少強者跟著他,就算是張善鬼先生,恐怕也一時之間難以追上了,這就是一名陣法宗師的威信,可以說在這片大陸上,一名陣法宗師的號召力遠遠超過所有人的想象,畢竟這可是一種讓所有人為之羨慕的職業。

而隨著劉凌楊最後的結果推算出來,眾人也是知道今天的這個壽宴可以說徹底的結束了,畢竟他們可以說都是為了這個壽宴而來的,不過他們也是知道這個壽宴最終的目的就是這個陣法,只要誰能夠幫助張善鬼先生推算出來這個陣法,那麼他得到的好處絕對遠遠超過所有人的想象,不過他們這些陣法大師竟然沒有幫上一點忙,反而劉凌一個人硬生生的將八宮陣給推算的出來,這實在是超過所有人的預料,因此所有人也是瞬間變得呆若木雞了,不過大家心裡也是多明白,劉凌這一下子得到的好處,絕對會遠遠超過所有人的想象。

畢竟張善鬼的財富可以說是不知道有多少,而且每件寶物都是價值連城,事先也是已經跟劉凌說了,只要劉凌能夠幫助張善鬼先生,把八宮陣推算出來,那麼劉凌可以隨便挑選整個崑山的寶物,而現在劉凌不僅幫助了張善鬼,而且單單隻一個人便推算出來了八宮陣甚至沒有一個人來幫忙。

也就是說劉凌這次完全把功勞攬到了自己的頭上,所有的寶物也能全部為劉凌獲得,這是所有人都為之羨慕的事情,畢竟張善鬼這麼多的寶物,隨便任劉凌挑選,這都讓所有的人望眼欲穿,恐怕沒有一個人能感覺到不羨慕。而張善鬼也是知道劉凌此行的目的,恐怕是為了他那些寶物,畢竟雖然她現在震驚於劉凌的表現。

不過也是知道劉凌就算再如何天賦異稟,也絕對是為了有目的而來,要不然的話,就算他在如何在陣法上有造詣,也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幫助自己。

畢竟在這片大陸上,沒有那種什麼都不圖的好心人,這一點張善鬼也是知道的,不過雖然他覺得劉凌是為了那些寶物,但他卻絲毫沒有一點的在意,畢竟劉凌今日對他的幫助,可以說不知道大了多少,而劉凌如果只是要幾件寶物的話,所有的保護他都可以讓劉凌挑選,想到這裡張善鬼頓時上前去,態度也是對劉凌變得極為的恭敬。 畢竟如果說剛開始的話,他的身份不知道比劉凌高出了多少,不過隨著劉凌將七宮陣推算出來,那麼劉凌已經完全能夠跟他平起平坐了。

畢竟在這片大陸上,真正區別身份的可不是什麼輩分,而是真正的實力,雖然劉凌的實力,現在張善鬼也是有些看不透,不過單憑著他所熟悉的陣法,以及在這個陣法上的造詣來說,劉凌現在絕對擁有了難以想象的威望,事後只要他振臂一呼,那麼他身邊的勢力絕對不會弱到哪裡去,這一點張善鬼可以說是深有體會,尤其是在劉凌最後推算出來了吧,宮陣之後,那麼他的威望絕對是瞬間超過了自己,畢竟他也是深深體會到了他自己跟劉凌之間的差距,那種差距簡直是無可跨越的鴻溝。

畢竟這個七宮陣和八宮陣之間的差距,也是宛如天塹一般,因此張善鬼也是知道,現在的劉凌已經完全有資格跟他平起平坐,甚至地位比他還高出一些了,想到這裡,張善鬼也是頗為客氣的對劉凌拱了拱手,然後開了口。

「沒想到小友如此深藏不露,這倒是老夫有些眼濁了,今日你的壯舉恐怕會在這方圓數百里內傳為美談,到時候老夫恐怕都要為你讓路了,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現在可真是年輕人的天下了,老夫這把老骨頭恐怕也只有隱居起來了。」聽到張善鬼先生如此客氣的話,劉凌趕忙擺了擺手,畢竟他也是知道這是張善鬼先生的一種自嘲,畢竟張善鬼山鎮的威望可是放在那裡,雖然在陣法上的造詣,讓自己表面上超過了他,不過劉凌也是知道自己斤兩的,先不說這張善鬼先生積攢了這麼多年的聲譽,就算劉凌一下子在陣法上有了如此的造詣,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立即將他的聲望超過去這一點,劉凌對這種根深蒂固的關係也是明確知道的。

而且劉凌也是有一些自知之明,他也知道自己的陣法上面並沒有太多的造詣,今天之所以能夠接二而三的創造奇迹,不但推算出來的七宮陣,而且還推算出來了更為困難的八宮陣,劉凌知道這不是自己的功勞,而是直接挪用了中國古代人的智慧,要是讓劉凌自己推算的話,他可以說他這方面沒有一絲一毫的鑽研,甚至連那些工具都沒法使用,所以也沒有一絲一毫推算出來的,可能,劉凌借用了古代人的光輝,想要在這個陣法上走得極遠,絕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但是到了其他的陣法上,劉凌可以說就沒有太大的優勢了。

因此他也是知道,如果別的陣法的話,劉凌自己根本就沒有什麼研究,所以他也並不算得上是一個陣法大師,因此他也不能藉助陣法發揮出太大的實力。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他今日可是有求於張善鬼先生,畢竟他體內的疾患已經刻不容緩啦,今日又不是完全解決的話,恐怕劉凌就時日無多了,因此劉凌也是知道事情緩急,自己現在必須得對張善鬼先生保持足夠的尊敬,想到這裡劉凌也是對張善鬼拱了拱手,言語之間也是充滿了不少客氣的語氣,而張善鬼見到這種情況,也是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輕輕地捋了捋鬍子。

畢竟劉凌這種不驕不躁的氣魄,可以說讓張善鬼極為滿意,不過也是知道劉凌恐怕是為了寶物而來,張善鬼頓時也不再藏著掖著,而是直接開門見山的朗聲開口道:「小友,你幫助老夫完成了畢生的夙願,因此我崑山的寶物你可以任意的索取,只要你看上的隨便就可以取走,老夫剛才已經許下諾言,自然不會反悔的。」

聽到這句話,所有的人都是羨慕的,兩眼通紅,不過也是眼巴巴的,沒有絲毫的辦法,畢竟他們可沒有劉凌這種恐怖的天賦能夠推算出來,七宮陣以及更深奧的八宮陣,不過他們也是知道劉凌能夠得到這麼多的寶物,完全是情有可原,畢竟劉凌在這方面的天賦實在是太過恐怖了,已經到了一種讓他們難以企及的地步,不過他們倒是想看看劉凌到底要索要什麼樣的寶物?剛才張善鬼先生已經放下豪言,劉凌就算想要再珍貴的寶物,張善鬼先生恐怕也絕對會答應下來。

畢竟這個陣法對他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此每個人也是瞪大了眼睛,想看看劉凌到底會有什麼樣的寶物,畢竟雖然這些寶物不是他們得到的,但是能夠一飽眼福,也絕對是足夠吹噓的事情了。 狼性總裁:前妻不二嫁 然而劉凌現在的神情卻是突然變得嚴肅了許多,因為他並不需要什麼寶物,他需要解決的是自己體內的隱患,不過這個隱患似乎有些不太方便對外人講,畢竟他體能隱患極為特殊,要是要讓這麼多人知道的話,恐怕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因此劉凌必須要給張善鬼先生單獨的聊一聊,那時候才有可能真正的解決體內的這些東西,畢竟他體內的這個東西來歷實在是有些太大,萬一泄露出去的話,有人報信,那麼劉凌,恐怕到時候就要凶多吉少了,畢竟劉凌現在可以說已經完全中了暗算,想要徹底的擺脫危險的話,必須每一步都走得小心謹慎。

想到這裡,劉凌頓時也不再想其他的事情,然後壓低了聲音,對張善鬼緩緩開口道:「張善鬼先生,小子對於這些寶物分文不取,而且也一個都不會拿的,不過我能不能求你另外一件事情?」聽到劉凌的這句話,張善鬼頓時贏了,而其他的人也是瞬間眼睛瞪得滾圓,劉凌這句話可以說完全出乎他們的預料,畢竟張善鬼先生的寶物可以說價值連城,任何人得到都會視為珍寶,沒有一個人會不羨慕,但是劉凌現在竟然說不要這些寶物,這傢伙到底打的什麼主意啊?

現在所有的人都是有些一頭霧水了。 劉凌看著張善鬼的表情,也是知道這件事情必須要說出來了,畢竟自己雖然不需要什麼保護,但是有一個不情之情呢。「張善鬼先生,在下雖然不想要寶物,不過卻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可否麻煩前輩一下?」「哦?你先說來看看,今日你幫了老夫的大忙,無論這件事情有多困難,老夫一定竭盡全力的會幫你完成的,這一點老夫絕對說到做到。」

這一次張善鬼確實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而且言語之中也沒有什麼折中的意思,雖然以他老辣的經驗,它也一定能看的出來,劉凌這些保護什麼都不要,卻唯獨有一個不情之請,要跟他說,那麼劉凌的這個請求絕對不會多麼的簡單,這一點張善鬼活了這麼多的年歲,絕對可以看得出來的,不過劉凌今日可以說幫了他最大的忙。

畢竟這個陣法他可以說付出了不知道多少的心血,而且用了幾十年的時間也沒有破開,但是劉凌卻用了這麼短的時間,就把這個陣法完全解開了,這一點可是讓張善鬼完全感激不已的,就算劉凌提出的要求再如何過分,張善鬼都會想盡全力的滿足她,畢竟剛才自己已經完全答應他了,要是現在推三阻四的話,那麼他的名氣可就要徹底的跌了。看到張善鬼決絕的表情,劉凌也是終於緩緩的鬆了口氣。

畢竟雖然他也知道自己幫了張善鬼的大忙,但是如果人家出爾反爾的話,自己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畢竟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自己現在也是跟人家相去甚遠,雖然自己在這個陣法上推算出來了足夠高的等級,但是再一時半會兒想要威脅到張善鬼,也是極為困難的事情,不過現在看起來,張善鬼似乎並沒有耍賴的樣子,那麼自己這個要求可以提出來了,否則的話,劉凌恐怕就要性命,他為了講到這裡,劉凌頓時不再猶豫了。而且雖然劉凌不想將獸奴印暴露,不過眼下恐怕也只有張善鬼能夠將其破解了,因此劉凌也顧不得其他的什麼事情了。

「不知道,張善鬼先生可是聽說過獸奴印?」「獸奴印?聖獸體?」張善鬼臉色陡然湧現出一抹驚訝,然後臉色凝重的對劉凌道:「你見過獸奴印?」劉凌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不敢瞞張善鬼先生,獸奴印就在我的體內。」張善鬼不由身軀一怔,然後慌忙的去握住劉凌的手腕去查看劉凌體內的情況,然而一看之下,臉色卻是變得愈發的深沉,顯然張善鬼對於劉凌停的情況似乎有些熟悉,而且他對於這種情況顯得極為的棘手。

「怎麼連前輩對這個東西也是束手無策嗎?」劉凌看到張善鬼的表情,也是不由得心中一涼,然後神經緊緊的綳起,整個人都變得無比的緊張起來,畢竟現在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張善鬼的幫忙,要是連張善鬼都幫不到自己的話,那劉凌可以說就小命嗚呼了,那時候絕對再沒有一絲一點的可能了,想到這裡,劉凌整個人都緊緊的繃住了。 神醫嫡女 「獸奴印的邪惡霸道能夠將靈獸馴化為奴隸,人體中了這個東西更是麻煩百倍十倍,畢竟這東西可是出自大名鼎鼎的聖獸體,這種體制恐怕遠遠超過你的想象,因此中了這東西可以說是極為的麻煩。」

聽到張善鬼這句話,劉凌心中頓時又是忍不住的一緊,難道連張善鬼先生也沒有辦法了嗎?沉吟了半晌之後,張善鬼對劉凌緩緩的開了口。「這個東西也是陣法中的一種,老夫也是有一種破解的方法,不過這種方法太過兇險,甚至可以說九死一生。」聽到這句話,劉凌眼神中頓時浮現一種奇迹生還般的光芒,畢竟張善鬼先生雖然說這個東西極為兇險,但看他的樣子似乎也有辦法解決,而劉凌現在可以說是別無他法,畢竟要是再不把它解決的話,劉凌可能都活不過一個月了,那樣子可就是十死無生了。

「還望前輩搭救。」「這東西還有聖獸體的本源,老夫可以以特殊的法門將其化解,甚至能讓這股本源流貫你的全身,讓你成為削弱版的聖獸體,不過後遺症實在是太大太大。」話音一頓,張善鬼接著繼續開口道。「第一,你每天必須用一種秘制的丹藥,用來壓制體內的這股戾氣,這種丹藥分為各種品級的實力,處於什麼境界,就需要相應品級的丹藥,最重要的是這種丹藥只能你自己一個人煉製,第二,老夫這種方法也只是暫時將獸奴印壓制一年,一年之後你必須將施展這個獸奴印的人擊敗,然後吞服他體內聖獸體的本源之力,要不然的話,就算神仙到時候也救不了你了。

」聽了這些,劉凌頓時瞳孔驟然一縮,這兩樣每一樣對自己都是異常的困難,丹藥自己倒是買得起,但這種丹藥葯是自己煉製的話,這就有些太過為難自己了,畢竟自己根本就不是煉丹師,而第二點更是難上加難,畢竟給自己下這個獸奴印的人可是九淵國第一天才帝林,這個人在吞服了那每一天的丹藥之後,實力更是一日千里,自己想在一年之內將其擊敗,實在是夸夸其談的事情,不過現在小何也是著實沒有什麼辦法了,畢竟再如何困難,總算是還有些希望複雜的話,自己恐怕就活不過一個月就要閉眼了,想到這裡劉凌頓時對張善鬼先生拱了拱手,然後開了口。

「還望前輩能夠搭救,在下感激不盡。」想到劉凌幫了自己的大忙,破解了八宮陣,張善鬼當即也是沒做什麼,拒絕將劉凌帶入崑山的一個葯池之中,張善鬼對劉凌緩緩的開口道:「這要吃名為天寒,要吃老夫十幾年來一直用靈藥餵養出來的,你進入鑰匙之中,讓靈藥之力貫徹你的身體,然後老夫用一種陣法將獸奴印破開,只要能將聖獸體本源流貫你的全身,此次就徹底的成功了。」 並沒有多少的猶豫,劉凌便投入了要持重,而這次他也是感覺到無比的順暢,畢竟劉凌這本就不是什麼一勞永逸的方法,甚至可以說是有些飲鴆止渴,鋌而走險,畢竟一年之中劉凌必須用丹藥來吊著自己,而且一年之後必須親手擊敗帝林,然後奪取他體內聖獸體的本源之力,這對劉凌來說絕對難如登天,半個時辰之後,這次的葯浴終於徹底的結束了,而獸奴印也是暫時得到了解決,心中緩緩的呼了口氣,張善鬼對劉凌面色凝重。

「你現在的情況相當於半個聖獸體,因此也可以奴役五頭靈獸,不過畢竟你體內的聖獸體本源只是極小的一部分,所以你只能奴役二級以下的靈獸,再強一點的話,你恐怕就有些束手無策了,畢竟你這個本源跟真正的本源可是有著不小的差距,想要奴役那種真正強大的高級靈獸,是有些不太現實的事情了。」

聽到這話,劉凌也是沒有太大的在意,不過也是略微有些無奈,那聖獸體據說大成之時,連聖獸都可以奴役,而自己現在卻只能夠奴役最為低級的二級靈獸,這簡直是有著天差地別啊,不過好歹自己保住了性命,不用死了。想到這裡,劉凌頓時緩緩的鬆了口氣,整個人的表情也是變得略微的紅潤起來,然後連忙對張善鬼先生道謝,接著又客氣了幾句,然後也是知道,這次的壽宴恐怕已經結束了。

畢竟現在所有的東西已經接近尾聲,而自己也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所以接下來劉凌也不敢有絲毫的放鬆,首先他必須在短時間內立即學習煉丹術,畢竟自己雖然現在只需要二級丹藥,但這種丹藥卻需要她自己親自動手才有用,而劉凌對煉丹可以說是一竅不通,因此這絕對是個難題,當然最困難的無疑還是一年之後擊敗帝林,這對劉凌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劉凌現在除了硬著頭皮迎難而上,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