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聽了這話,蘇七月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這不禁讓君以墨的臉色黑了起來。

「為什麼?」他的聲音微微提高。

蘇七月別過頭,什麼話都沒有說。

我才不要讓別的女人圍著你轉。

她心裡想道。

「為什麼?」見對方不說話,君以墨又問了一句。

蘇七月知道他非要一個答案不可了,於是支支吾吾的道:「我不喜歡那一家人。不喜歡他們圍著你。」

說完,她的臉就紅了起來。

而且她說這話的聲音很小,但是以君以墨的修為,聽的卻非常清楚。

臉上瞬間換了一個表情,嘴角上揚著。 臉上瞬間換了一個表情,嘴角上揚著。看這模樣,不用猜,蘇七月也知道君以墨的心情非常好。

而確實的,君以墨的心情也是很好。不過蘇七月是一個感情白痴,君以墨也不例外。

只以為蘇七月是說不喜歡自己接近她不喜歡的人,才不讓他跟著回去。

也就是說,蘇七月並不是嫌棄他。

因為這個,君以墨非常高興。

蘇七月也是一位傲嬌的主,死活不樂意承認自己對某人有好感。

故而,這一次對話也終止在這裡了。

……

小院門外,衛德早已派人來了。

他自然是不會親自來接蘇七月去衛府的。

但是,在大國師面前,表面功夫衛德做的還是非常好的。

派了一輛異常精美的馬車,不但如此,拉車的也並非是普通馬匹,而是威風凜凜的玄獸。

光是一輛馬車就由四隻黃階玄獸拉著。

看上去倒是威風至極。

而這幅做派,就好像衛德真的是極其寵愛衛語嫣這個女兒。

但是,蘇七月看到馬車的時候,眼底卻閃過了寒光。

衛德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女兒衛語嫣並沒有修為。卻依舊選擇用黃階玄獸中最桀驁不馴的爆炎獸來拉車。

不用蘇七月仔細想,都可以知道衛德安的什麼心吧?

這不是擺明了想讓自己上馬車的時候,被爆炎獸踩死么?

心中冷冷一笑,蘇七月面不改色的款步上了馬車。

雖然,這黃階玄獸的確桀驁不馴,但是,自己體內好歹還有一隻神獸。

就算小鳳不出面,只要散發一點點神獸的氣息,這些黃階玄獸都得跟孫子一樣趴著。

於是,蘇七月就在車夫一臉的不可置信之下上了馬車。

怎麼回事?!

爆炎獸居然沒有踩死她?!

車夫一臉震驚。

完了,完了。蓉兒小姐給自己的任務沒有完成。想到回去得挨一頓子鞭子,車夫就嚇得抖了抖。

看著已經走進馬車的蘇七月,車夫眼底閃過殺意。看來,他得在回到衛府之前把這廢物給殺了!

隨即便默默的走近了蘇七月所在的一輛馬車。

運用玄力,一步跨了上去。

雖說,爆炎獸確實是最桀驁不馴的玄獸,但是它卻是這位車夫的契約獸。

穿書後她成了惡毒女配 因此,自然是不會傷害車夫的。

在南宇國,許多玄獸都可以作為代步工具,因此,也就有了職業玄車夫的存在。

有一些家族,也會培養自己的職業玄車夫。

但大部分的玄車夫實力不高,所以,通常是家族為玄車夫配置好契約獸。

很明顯,這一位玄車夫就是這樣。

否則他不會如此懼怕衛蓉兒。

深吸了一口氣,車夫笑道:「小姐,坐好了?」

「嗯。」車內傳來蘇七月的回應。

車夫聞言,便騎上了爆炎獸的後背,隨即駕起車來。

馬車越行越遠,朝著少有人煙的地方而去。

車夫自以為自己做的很好,卻不知道蘇七月的聽力一向不差。

只聽周圍靜悄悄的,蘇七月就知道這車夫會有什麼動作。

果然,不久后,馬車停了。

知道對方要動手,蘇七月徹底冷下眸子,只不過一陣子,她又忽然笑了。

就在她笑的時候,驀然間,一把長劍刺了過來。

蘇七月側身一閃,隨即跳出了馬車。

她帶著笑容的看著拿著劍的車夫,眼底卻是冷冰冰的一片。

「怎麼?你就這點本事?」蘇七月頗為輕蔑的看著車夫,道。

車夫一驚,隨即又提起劍朝著蘇七月一刺。

只是,毫不意外的。又讓蘇七月給躲了過去。

這讓車夫心頭一震,大小姐不是一個廢物嘛?怎麼如今……

只是他來不及細想,因為他知道,必須幹掉蘇七月,不然他就會受到衛蓉兒的懲罰。

咬了咬牙,車夫又沖了過去,一掌拍出,帶著一點點紅色的光芒。

顯然,他是在紅階的修為。

紅階的修為,也不能做到玄氣護體。最多是比普通人高了那麼一點點。

哪裡是當了那麼多年殺手的蘇七月的對手?

只見蘇七月冷冷一笑,側身一閃。隨即一腳踢開了車夫。

她並沒有貓捉老鼠的愛好。

因此,一見車夫倒地,蘇七月二話不說,一腳就狠狠的朝著他的胸口踩去。

「咔嚓」一聲,伴隨著車夫那慘絕人寰的慘叫聲。蘇七月知道,對方的肋骨斷了。

於是蘇七月笑的更是高興。又是連連踩了幾腳。

笑容也因此越發嗜血了起來。

車夫見此,臉上露出恐懼的神色。

他後悔了!後悔招惹這女魔頭了!

若是他沒有產生把對方殺了只是為了讓自己不受罰的念頭,他就不會有這個下場。

這一回,車夫是真的後悔了。

只不過蘇七月卻不會給他一點機會的了。

只見蘇七月將腳掌移到車夫的脖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於是,車夫就這樣在自己的恐懼之中親眼看見蘇七月踩斷了自己的脖子。

車夫到死,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死在昔日里最落魄,最讓人看不起的廢材大小姐的手裡。

看著車夫垂下的身體,蘇七月露出殘忍的笑。隨即拿出一把匕首,將車夫的頭給割了下來。

「這個禮物,當作自己『回家』的禮物倒是不錯。」說罷,蘇七月又割下了車夫的皮。

待皮剝下之後,這車夫顯然是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

做完這些事情之後,蘇七月便不再願意看這些屍體。

於是又回過頭看著這些拉著馬車的爆炎獸。

只見它們此刻都是奄奄一息的。

顯然,它們都是車夫的契約獸。只不過,車夫一死,它們也跟著受到了重創。

否則定然不會是這般姿態。

儘管他們還是以這一副姿態活著。但爆炎獸的眼底卻沒有半分的恐懼以及臣服。

果真是桀驁不馴的玄獸不假。

蘇七月心道。

似動了惻隱之心,蘇七月走上前去。

爆炎獸一看,立即警戒起來。似乎是生怕蘇七月會傷害自己。

只是爆炎獸的擔心顯然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了。

只見蘇七月解開鎖著爆炎獸們的鎖,看了爆炎獸們一眼。 隨即毫不留戀的轉身離開。

當然,蘇七月也沒有下殺手。畢竟爆炎獸雖然是玄獸界脾氣比較不好的一類,但是也沒有傷害到自己。

就算有拍死自己的動機,但不過也是衛家人從中作梗。

想到學不會聰明的衛家,蘇七月又是冷笑一番。

隨即步行走去衛家。

……

另一邊,衛家人已經是在門口等候多時。只是許久,還是不見蘇七月出現。

衛德微微皺眉,心中尚是不悅。

沒想到衛語嫣居然還敢給自己擺譜子。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眾人中,除了衛雨兒與衛蓉兒,皆是這個思想。

當然,比之衛雨兒的擔憂,衛蓉兒心裡卻是樂翻了天。

哈哈哈哈,看來這個小賤人死定了!

想著,衛蓉兒露出了猙獰的笑意。

「爹爹,小廢物怕是遭遇不測了。」衛蓉兒幸災樂禍的開口道。

衛德聞言皺眉,不悅道:「蓉兒!她就是再廢物,也是衛家正正經經的嫡小姐,你這幅模樣,這是算什麼?!」

衛蓉兒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自己的父親會這樣訓斥自己。

父親不是很討厭小廢物么?

怎麼如今卻幫著小廢物說話?

暗暗握緊拳頭,衛蓉兒咬了咬牙,應了聲是。

衛蓉兒自以為衛德特別討厭衛語嫣,卻不知道衛德更愛面子。

在大門口他自然是要維護自己的形象的。

不然他也不會為了一個「慈父」的名頭在太陽底下等一整天了。

又過了一陣子,衛德的嬌妾們已經忍受不了。

「老爺,那小廢…噢,大小姐還回來嗎?」劉姨娘不太耐煩問道。

說完之後,還用帕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是啊是啊!那大小姐該不會不來了吧?!」煙姨娘皺著眉,道。

她並非修鍊者,體質自然比不得其他人。不過是站了一陣子,香汗便沾了整個後背。

這要是晒黑了,可如何把握男人的心?!

雖說煙姨娘已經是半老徐娘,但是偏偏是衛德極其喜愛的妾。

見煙姨娘這幅模樣,衛德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正要開口讓她回去,卻不想張姨娘卻忽然開了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