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聽到他這麼說,馬景明頓時氣得不行,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直接掏出一部手機。

撥通了一個電話過去。

「喂,二姨夫,我是馬景明,你老現在有空嗎?」

馬景明掐媚般問候一句。

「哦,是景明啊,這麼晚了,有什麼事情嗎?」田書記正在家中處理公務,一邊打電話一邊批改著公文。

「是這樣的二姨夫,我家天宇軍訓的時候……」

馬景明將自己兒子的事情說了出來。

當然。

從他口中,馬天宇則是完全變成了受害者,對於他馬家行賄的事情,自然是隻字不說。

「……二姨夫,事情就是這樣,不只是天宇,他們班上還有好幾個學生,都被打成重傷,到現在還在昏迷當中!」

馬景明繼續將事情,添油加醋般說了出來。

「恩?真有這樣的事?學生在軍營裡面軍訓,被打成了重度傷殘!」田書記的眉頭緊皺起來。

這麼重大的事故,為何他這個市委書記,到現在還沒有收到任何消息?

「二姨夫,事情就是這麼荒唐!軍營的李志國也在這裡,我剛剛質問他兇手的事,他卻堅決包庇,還說他還說軍部的事情,輪不到您這個市委書記插手!」

馬景明說完這句話,陰險的眼神盯向對面的李志國,就好像再說:和我馬家作對,你的仕途算是完了!

「胡鬧!這簡直就是胡鬧!」

田書記的聲音陡然高升,壓抑著怒火:「事情牽扯到無辜學生,這件事已經屬於社會事故了!你馬上把電話給李志國,我要親自質問……」

突然。

叮!

田書記的辦公電腦上,「叮」的一下亮了,一份加急密報直接略過重重密碼,就這麼跳了出來,紅色的頭號字樣異常的顯眼。

紅頭文件!

田書記瞳孔一縮,這種文件,一般都是京都直接下達的,每一份都是無比的重要和隱秘。

「景明,你先等會,我這有點事處理,等下給你打過去。」

田書記匆匆掛斷電話,隨後直接通過指紋認證,點開了這份「紅頭文件」。

頓時。

紅頭文件彈跳出來,鋪滿了電腦桌面。

恩?

這是!

田書記渾身一震,第一眼就看見了文件上巨大的鋼印,這是京都軍區總部的文件!

文件字數不多,只有簡單的一句話,他的眼神繼續往下掃視。

一秒!五秒!十秒!一分鐘……

田書記死死盯著屏幕,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這……這竟然是軍部,那位資歷恐怖的老首長親自下達的命令!

沒錯,就是命令!

這份紅頭文件,根本就不是什麼文件,而是一份——

來自華夏軍區總司令的命令!

「今日,中海軍區內發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得干涉!不得傳播!不得過問!違者,軍法處置!」

足足三個「不得」!

而且,在文件底部,一個狂放霸道的簽名異常顯眼。

「凌嘯!」

轟!

田書記反反覆復將這份文件看了十來遍,旋即重重的癱在靠椅上,腦海裡面轟鳴不止!

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身為書記的他,中海軍區鬧出那麼大的動靜,他為什麼卻不知情了!

原因只有一個。

京都的那位老首長,親自封鎖了這個消息! 會議室內。

馬景明陰霾的眼眸里,儘是得意。

「李志國,我已經將今天這事報告給田書記了,田書記很是震怒!所以……」

馬景明頓了頓,繼續說道:「所以,為了自己的仕途著想,我勸你還是把兇手交出來為好!」

「呵呵,是嗎?」

李志國滿不在乎的聳聳肩:「我也勸你,這件事情,你們馬家最好不要干涉進來,因為你們!沒有一點資格!」

最後一句話,充滿了軍人的那種豪氣。

「哼!你給我等著!」馬景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就在這時。

嗡嗡……嗡嗡。

電話鈴聲響起。

馬景明臉色一喜,挑釁般看了李志國一眼,這才接通了電話。

「喂,二姨夫,現在有空了嗎,我把電話給李志國,你來跟他說……」

可是。

他的話語還沒說完,一聲巨大的咆哮從電話里傳來——

「我草你姥姥的馬景明!你他媽想害死我啊!」

田書記氣急敗壞的怒吼道。

想到紅頭文件裡面,那用紅色字體著重標記出來的「三個不得」!他就一陣憤怒!

這尼瑪。

老子要是信了這個王八蛋的話,真的干涉了這件事,恐怕下半輩子就要在軍事監獄呆著了吧!

那可是軍區老首長,凌嘯親自下發的鐵血命令!

誰敢違抗?誰他媽敢逾越!

想到這裡。

田書記的臉上就氣得鐵青:「我告訴你馬景明,你他媽要是再在這件事陷進去,你們馬家祖上三輩的產業,就要滅在你這一代!」

噶!

馬景明原本還是信心十足的接通電話。

可是他嘴角的微笑還沒有消散,卻是被自己的二姨夫給罵懵逼了。

「二……二姨夫,這,這是怎麼了?」

馬景明一臉懵逼,完全搞不懂發生了什麼?

帶著疑問,他試探著問道:「二姨夫,難道對方的後台很硬?」

「不是很硬!而是硬得恐怖!」

田書記深呼一口氣,嚴肅說道:「馬景明,這件事到此打住,你不要再深入下去了。」

想到紅頭文件下面的親筆簽名,田書記到現在還在渾身發顫。

這個後台豈止是恐怖?簡直能夠把人嚇死!

馬景明還是不死心,豪氣的使出了自己平時慣用的伎倆:

「二姨夫,您能告訴我對方後台是誰嗎?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算事!我就不信這世上,還有收買不了的後台!」

他這不說還好。

一說,那邊的田書記就直接暴怒了。

「草,誰他媽是你二姨夫!你他媽給老子滾!以後我田家和你馬家,徹底斷絕來往,以前給你批的那幾個項目,統統不作數!」

田書記握住電話的手掌,都在微微顫動,足以顯示了他此時的盛怒。

這尼瑪!

都到了這個地步,馬景明竟然還想著通過錢來解決?

凌嘯這位老首長,可是戰爭年代磨鍊過來的鐵血軍人,一生最是剛正不阿!

你他媽還想用錢收買一位開國元勛?

田書記此時殺人的心都有了。

「馬景明,我只警告你最後一次!

這件事你千萬千萬不要再管了,否則!你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事情鬧大了,老子第一個去你馬家抄家!」

「啪!」

說完。

田書記直接將電話重重掛斷。

只留下一臉懵逼的馬景明,拿著手機發獃。

李志國顯然早就知道這結局,輕笑一聲道:「怎麼了?馬總,你不是說田書記是你馬家的人嗎?怎麼我感覺人家一臉嫌棄你呀?」

「老公,二姨夫怎麼說,是不是知道兇手是誰了?」

一邊的王紅嬌,卻是眼前一亮,嘴巴惡毒的說道:「敢把我兒子打成白痴,老娘非要他全家給宇兒陪葬!」

啪!

她的話語剛完,就感覺臉上挨了一巴掌。

王紅嬌抬起頭,先是一愣,隨後就尖叫起來:「馬景明你他媽瘋了?你敢打老娘?」

啪!

又是重重一巴掌,直接將她拍倒在地。

「你他媽給老子閉嘴!再敢說一句話,老子休了你!」

馬景明咆哮一聲。

可是不斷發顫的雙腿,以及驚恐萬分的眼神,卻是暴露了他此時內心的恐懼!

他到現在,都沒有弄明白事情是怎麼回事,可是——

馬景明一想到田書記的警告,渾身都在哆嗦。

他明白,馬家這次,算是撞在鐵頭上了!

「李……李參謀,我們,我們先告……告辭了。」

說完這句話。

他直接拖著自己老婆,狼狽的逃離了這裡。

「馬總,過幾天我可能還要去你家,了解一些你馬家行賄的相關事宜。」

李志國的嘴角翹了起來,帶著濃濃的鄙夷。

呯。

馬景明腳下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以更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

第一人民醫院內。

楊浩等人焦急的看著熊子。

剛剛動完手術的熊子,全身被繃帶緊緊包裹,蒼白虛弱的臉色,讓得他們一陣揪心。

「醫生,我兄弟沒事吧?」

楊浩對著一名醫生問道。

「沒事,幸虧你這兄弟的身子骨強健,雖然看似傷勢嚴重,可大多都是皮外傷,稍微有些嚴重的是後腦勺的傷口,所幸也沒有傷到要害。

放心吧,手術很成功,病人休息一段時間就好了。」

呼~!

聽到醫生這麼說,楊浩懸著的心終於鬆了下來。

幾人繼續在病房裡陪伴著熊子,時間不知不覺過去,已經到了深夜。

可是熊子依然還在昏迷當中。

楊浩看看手錶,對著另外幾人說道:「行了,天色不早了,你們先回軍營里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