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聽到凌羽楓的話,司馬德利不屑一笑。

“你很明智。這不關你的事。”

凌羽楓,還敢管自己的事嗎?

別說凌羽楓,現在就算竟成西門家,也阻止不了他們的殺人意圖!

今晚,西門家註定是一條血河!

“真的沒想到,司馬家和吳家,竟然會勾結。”

西門小鳳咬了咬牙,試圖保持鎮定。

面對這樣的司馬德利,即使弟弟西門吹風可能也不是對手,她也更不可能擊敗他。

而現在,西門吹風被兩個人糾纏住,他們自己難以保護,其他人被屠殺了!

真的要結束了。

即使凌羽楓想管,恐怕他也沒有這個實力,那六個人,太強大了!

“砰!”

西門吹風手中的兩根鐵棍被砸碎並飛走了,他的拳頭瘋狂地朝兩個人揮了揮。

他看到司馬德利走近西門小鳳,怒道:“你敢傷害我姐姐,我會殺了你!”

他掙扎着要來,但是被兩個人拖着,他很難,更不用說來了。

江海除了兩個頂尖高手外,實際上還有六個這樣的強者。

“哈哈,我說,今晚,西門家的人,一個也不留。”

司馬德利眯起眼睛,盯着西門小鳳:“你自己做,還是我呢?”

他走着,一步一步靠近西門小鳳,並沒有坐在凌羽楓那裏。

在他眼中,今晚西門家的盡頭,已經註定了,即使是上帝,也無法改變!

西門小鳳突然從腰間掏出一把刀,突然朝司馬德利直衝過去:“死了!!

她的眼睛,帶着一絲決心!

“Pa!”

司馬德利冷笑,轉身將手中的刀帶走,趁機會一巴掌,給了西門小鳳一下,直接將她拉到了地面。

“由你?”

司馬德利拿着刀,立在脖子上,冷一閃,讓西門小鳳突然不敢動。

只要司馬德利的腕部略微向下壓,她就會死!

“停下來!”

西門吹風的眼睛是紅色的。他被打了幾次,背上被鮮血割傷。

他看到西門小鳳被控制了,整個人都瘋了,但是他沒有力量!

被殺!

“凌羽楓!”

西門吹風喊道,就像狂野的野蠻人一樣。

“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我姐姐!救救我姐姐!”

凌羽楓手拖着杯子,低眉。

“這是態度嗎?” “撲通!”一聲。

西門吹風逼退了兩個人,突然轉過身,朝凌羽楓方向,直接跪下。

“救救我姐姐!”

那兩個人又衝向了西門吹風,朝着西門吹風的胸口踹了過去,直接把西門吹風踹倒了。

西門吹風跪了下來,他們怎麼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你眼睛瞎了嗎?一個無名之輩,竟然向他求情。你覺得他能幫得了你嗎?”

那幾個人仰頭大笑。

似乎西門家早已成爲他們的盤中大餐。

西門吹風狂噴一口鮮血,這時他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傷,只要能夠保住姐姐就行。

西門吹風依然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凌羽楓,說:“凌羽楓,求求你,一命換一命,只要你救了我姐姐,我的命,你隨時可以取。”

西門吹風從地上翻起身,依然跪着。

西門小鳳眼圈當中全是紅絲,拼命的搖着頭,“西門吹風,你幹什麼? 我心蕩漾 不要這麼做。”

司馬家和吳家的人已經走向了西門吹風,如果他們下手,西門吹風很可能成爲殘廢。

西門小鳳哪怕自己丟掉性命,也不願意看到弟弟受傷害。

司馬德利擡起頭,看了一眼凌羽楓,扯着嘴角說道,“你以爲今天真的有人能救得了你嗎?你怎麼這麼天真,這麼愚蠢,識相的話,乖乖投降,或許我可以留你個全屍。”

凌羽楓放下了茶杯。搖了搖頭說道,“口出狂言的人從來都沒有好下場。”

話音剛落,只聽“嗖”的一聲,茶杯射了出去,比子彈還快。

司馬德利大吃一驚,他沒想到凌羽楓說動手就動手,迅速用手中的兵器擋了一下。

“砰”的一聲,茶杯掉在地上,但司馬德利更加吃驚,他能夠感覺到他的虎口傳來一陣劇痛,差一點沒有握住兵器,不由得退後了一步。

他知道如果再不動手,就沒有機會了。

手上準備用力,馬上殺掉西門小鳳。

凌羽楓冷喝一聲,“休想!”

迅速啓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到了司馬德利面前。

司馬德利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他還從來沒有見過,身手如此之快的人。

來不及對西門小鳳抹脖子,揚手一揮,刺向了凌羽楓。

“既然你找死,我就滿足你。”

那手中的匕首直接朝着凌羽楓的胸口刺了過來。

但凌羽楓的速度比他更快,一記重拳打在了司馬德利的手腕上。

司馬德利吃痛,不由得一鬆手,“啪嗒”一聲,那把匕首掉在了地上。

凌羽楓又是一拳打出,這一拳照着司馬德利的胸口打了過去。

“砰”的一聲,司馬德利飛了出去,掉在了地上,嘴角滲出了鮮血。

他伸手擦掉了鮮血,眯着眼睛說道,“原來是個高手。”

剛纔如果不是他躲得快,凌羽楓那一拳,可以瞬間要了他的命。

其他的幾個人看到這裏,不再猶豫,迅速朝着凌羽楓圍了過來。

司馬德利瞪着凌羽楓說道,“你到底是誰?”

之前的不屑現在早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凌羽楓。”

凌羽楓看了一眼其他人,冷笑着說道,“既然你們都來了,很好,也免得我一個一個去請你們了。”

此時的西門小鳳驚魂未定,但凌羽楓已經護在了她的身前。

西門小鳳也沒有看到凌羽楓是怎麼出手的,司馬德利就直接飛了出去。

跪在地上的西門吹風,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訝。

他能夠想象到,如果凌羽楓那一拳打在他身上,這個時候他已經到閻王那裏報到去了。

吳家那些人紛紛一驚。

其中一人說道,“你是東海的?鐵板東海?”

凌羽楓此前狠狠教訓了一頓吳學力,吳家人都知道,但他們並不害怕凌羽楓。

因爲凌羽楓並沒有把吳學力殺了,就說明凌羽楓對吳家還是有所忌憚的。

司馬德利瞪着凌羽楓,冷冷說道,“狗拿耗子多管閒事,這件事情跟你沒有關係,如果你要插手的話,後果自負。”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我本來不想插手,但既然他已經跪下來向我求情了。我就不能坐視不管了,從現在起,西門吹風是我的。只有我,有資格取西門吹風的小命,任何人都沒有這個資格。”

“你太狂妄了,兄弟們把他殺了!”

那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

他們心中很清楚,凌羽楓已經成爲了他們的攔路虎。

如果不把凌羽楓解決了,今天想要把西門吹風和西門小鳳殺了,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凌羽楓來自鐵板東海,他們也不害怕。

因爲這裏是江海,是他們的地盤。

那幾個人迅速把凌羽楓圍在了最中間。

西門小鳳不由得一陣擔心。

西門吹風面對這些人,都毫無反抗之力。

凌羽楓到底有多高深的身手,能夠抵擋得住這幾個人的狂轟亂炸?

就在這時,只聽到“砰”的一聲,司馬德利又被凌羽楓擊飛了出去。

這一次司馬德利連哼都沒有哼一聲,就直接去閻王那裏報道了。

凌羽楓勾了勾手指說道,“剩下的人,一起上吧。”

吳家幾個大喝一聲,齊齊衝了過來。

凌羽楓一拳又把另一個人給打倒在地,那個人也起不來了。

凌羽楓沒有停頓,三步並作兩步,就把剩下的幾個人全部打倒在地。

那些人瞬間到閻王那裏去報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