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聽到敖夜的話,坐在書桌前看小說的葉鑫哈哈大笑起來,擠眉弄眼的看着符宇,說道:“符宇,我可不是挑事的人,但是這種話擱我身上我可忍受不了。”

“你也打不過我。”敖夜瞥了葉鑫一眼,出聲說道。

“……”

葉鑫臉上的笑容嘎然而止。

這傢伙,屬狗的嗎?逮誰咬誰?

看到敖夜把葉鑫也懟了,符宇的心情卻一下子就好了起來。

人不患寡,患不均。

敖夜每個人都懟,證明他本性如此,並不是刻意針對自己一個人…..

符宇跑到敖夜身邊坐下,說道:“咱們單挑一局,隨便你來選英雄。不行讓你兩顆人頭?”

讓?

相醫戰紀 敖夜的龍典裏面沒有這個字眼。

看到符宇期待的眼神,敖夜便掏出手機,說道:“你想玩什麼英雄?”

“我玩猴子,國服猴子瞭解一下。你呢?”

“我玩李白。”敖夜一臉緬懷的模樣,說道:“我以前就經常和李白玩。”

他沒想到自己的好朋友成了一款遊戲中的英雄人物,想想還有點兒替他開心呢……可惜,他沒辦法替自己的好友收個人形象權使用費。

不然的話,以李白這個英雄的銷售量,他分到的錢可以買多少罈好酒啊?

“李白的操作難度可不小。”符宇迅速啓動遊戲,問道:“你遊戲名叫什麼?”

“我不是龍王。”敖夜說道。就憑這個ID名字,低調倆個字,已經鑲進了他的骨子裏。

“找到了,我叫「一棍驚神」。我邀請你了,你接受一下。”

敖夜點了接受,和符宇一起進入了遊戲界面。

單挑模式!

符宇的猴子操作確實不錯,藉助英雄的前期強勢,一開局就來敲李白的腦袋,李白利用靈活的移速躲過,順利清兵之後,開始跑到旁邊去打野。

無論任何遊戲,經濟都是第一要素。

如果你沒有經濟的話,那就需要金錢……

打了幾個野怪,順利升到四級,踩着大招跳到三級猴子身上打了一套,帶走了猴子的大半管血。

猴子發現自己級數落後,也不再急着推塔了,跑到泉水裏面補血結束,也開始跑到野區去打怪刷經濟。

敖夜怎能眼睜睜的看着猴子發育,他就跟隨在猴子身邊,看到猴子把野怪打得差不多的時候,一個大招跳過去,然後把野怪給搶走,人也瞬間遠遁千里之外……

一吻定情:降服惡魔老公 猴子追了一程追不着,只能悶頭繼續打怪。然後李白的大招又來了,一個神鬼難測的青蓮劍歌,再一次把野怪給搶走。

野怪代表經濟,有了經濟就有更好的裝備。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李白的經濟已經碾壓了猴子一大截。

這個時候,敖夜便開始對猴子正面發起了進攻,在小兵身上刷大結束,跳到猴子身上打一套,順利拿下第一滴血。

符宇笑了笑,裝作滿不在乎的模樣,說道:“是我大意了……”

等到復活,剛剛刷完野區的李白又跳到他頭上打了一套。

猴子又死了!

“被陰了……”

符宇表情嚴肅,開始真正的重視自己的對手。

之前還抱着輕敵之心,以爲敖夜不過如此。

第三次復活,經濟已經差了兩千,級數也差了兩級。

李白刷野的速度太快了。

不,是敖夜的手速實在是太快了。單身了兩億年的雙手,又豈是一般人能夠相提並論的?

李白直接跳到猴子頭上,一套連招過後,猴子又死了。

復活!

死亡!

復活!

死亡!

……

當李白揮舞着長劍砍爆敵方水晶時,人頭比也到了可怕的九比零上面。

符宇臉色難堪之極,看着敖夜說道:“李白玩的不錯……咱們試試戰士?”

敖夜點了點頭,說道:“可以。”

敖夜的呂布用方天畫戟砍殺了符宇的凱,結束了新一輪的比賽。

“再試試法師……”符宇看着敖夜,語帶哀求的說道。

敖夜想了想,點頭答應。

於是,新一輪的殺戮開始了。

一局結束,符宇退出遊戲,眼神呆滯的看着敖夜。

“還要玩嗎?”敖夜問道。

符宇緩緩搖頭。

良久,纔有氣無力的說道:“不玩。膩了。”

“……” 自己雖然擁有天罡火源,那張豐建知道這並非因為自己的原因,而是因為師尊讓給自己的,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師尊的謙讓自己雖然憑著自身感悟也能凝結出本命真火,但這隻能是最普通的本命真火,而不是擁有火源的本命真火!

可是李逸晨這個來自北州之後又進入寒冰宮成為寒冰宮男弟子的傢伙居然有著連自己都羨慕的身家,突然張豐建似乎有些明白為何在離開之時,任老要吩咐自己聽從李逸晨的安排了!

不僅是張豐建,此刻戚少輝眼中也是閃過一道精光,一直將自己的星力注入結界的戚少輝自然能感應得到,隨著李逸晨取代下張豐建,結界的力量僅僅是短暫的加強,隨即似乎比剛才更加脆弱起來!

此刻戚少輝更是將注意力放在結界之上,因為他知道此刻結界雖然更加脆弱,但仍然不是他的力量所能破開的,他需要等待一個最為合適的時機!

「放開戒備,我助你一臂之力!」就在此時,戚少輝耳邊傳來李逸晨的聲音!

助我一臂之力!戚少輝不由一愣,不過他也明白,如今這破除結界的節奏乃是李逸晨在控制,雖然不知道李逸晨有什麼打算,但此刻還是本能的放開自己的戒備!

雖然與李逸晨初見相見,但是戚少輝相信眾目睽睽之下就算給李逸晨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對自己不利,否則星辰盟的報復下哪怕寒冰宮也保不住李逸晨!

接著戚少輝就感覺李逸晨右手的手心貼在自己的後背之上,隨即一股星辰之力傳來,雖然這股星辰之力不如自己修鍊的那麼精純,但還是令戚少輝心中震驚萬分!

星辰之力乃是天道力中的一種力量,非星辰訣而無法修鍊得出,而星辰訣乃是星辰盟的不傳之秘!李逸晨怎麼可能修鍊出星辰之力的?

「心無雜念,我助你多開穴位,否則我們的力量根本不可能打破結界!」不過就在戚少輝內心震驚萬分之際,耳中再次傳來李逸晨的傳音!

助我多開穴位!這顯然乃是星辰訣的核心,非精通此訣者根本不可能知道這其中的秘密,原本之前還有些懷疑李逸晨僅僅只是力量相似於星辰力,但如今看來,李逸晨明顯是修鍊的真正的星辰訣!

只不過開啟諸穴!如果真的那麼簡單,那麼星辰盟中長輩們不知道幫自己開啟諸穴嗎?星辰訣想要開啟諸穴,能依靠的只能是自己感悟自身潛在穴位,然後運轉星辰之力衝擊諸穴,一一貫通!

「抱元守一,星辰力由天風轉承天,經曲池遊走外關……」不過隨即李逸晨的聲音再次傳入耳中!

這……聽著李逸晨口述的功訣,這其實正是最近戚少輝自己感悟的沖穴之法,只不過剛有感悟就遇上進入遠古秘境的時間,所以他是準備遠古秘境之行結束之後再好好閉關一番!

可是如今李逸晨居然對自己的修鍊情況了解到這般程度?而且戚少輝更感覺李逸晨侵入體內的力量正在引導著自己的星辰之力按著這個路徑不斷的運轉著,雖然李逸晨的星辰之力不如自己的精純,但卻彷彿有著一股魔性一般,令自己的星辰之力有種臣服之意!

此刻無論願不願意,到了這步,戚少輝也沒有其他選擇,只得順著李逸晨的方式操作在上去!

期門穴,通!天突穴,通!廉泉穴,通!

接著戚少輝只感覺彷彿只要自己的星辰之力所及之處,封閉的穴位便會瞬間開啟!

這……這怎麼可能?哪怕知道此刻自己應該緊守收神,但戚少輝還是被這樣的結果驚得說不出話來!

開啟諸穴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簡單了?若真如此,那星辰盟的實力豈不是隨便能在半年之內再有一次質的飛躍?

不過戚少輝更明白的是,李逸晨的手段絕對是無法複製的存在,因為哪怕是星辰盟僅存的幾位老祖宗估計也無法做到這般地步!

只不過他哪裡知道,修鍊星辰訣開啟諸穴的關鍵,除了衝擊諸位便是尋找穴位,這些穴位大多都隱藏於身體之中,需要各自修鍊之時用星辰之力去感應,但這一問題對於已經千穴齊開的李逸晨來說卻是一目了然!

而且李逸晨的星辰之力雖然不如他的精純,但那僅僅只是因為李逸晨才剛剛開始修鍊而已,而李逸晨本身體內有著星辰山河圖,對於開啟諸穴時的衝力,根本不是戚少輝所能理解的!

不過此刻李逸晨沒有去過問戚少輝的震驚,而是空出的左手不斷將一塊塊之前刻畫好的晶玉按著其種韻律拋出!

結界只能以絕強的力量破之,這一點劍靈自然已經告知李逸晨,但以李逸晨如今的修為想要在不暴露太多的手段下破開結界,那也只有藉助於陣法之力!

這……看著李逸晨看似隨意拋出的晶玉,陣神殿呂安才也是目光一凝!

結界突然巨大的變化,大家自然把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裡,此刻看著李逸晨的動作,呂安才卻發現李逸晨哪怕一心二用,但他布下的陣法似乎也有諸多自己無法理解的細節,尤其是那晶玉上所刻之陣紋,似乎有些陣神殿的影子,但好像又比自己所理解的陣道更加高明!

怎麼可能?自己乃是陣神殿第一天才,普天之下同階之中怎麼可能有人陣之一道還能強於自己?

呂安才不敢相信!但此刻仍然忍不住默默的記錄著李逸晨布陣的每一個動作!

「現在應該差不多了,一會聽我號令同時全力而為!」就在陣法布好之際,李逸晨的右手也從戚少輝的身上收了回來!

「啊……完了?」此刻一直沉浸在開啟諸穴的快意中的戚少輝這才反應過過來,不過當他再次內視之際,臉色卻變得更加的震驚起來!

李逸晨前後一刻鐘的時間居然幫助他開啟了兩百要穴!要知道被譽為星辰盟第一天才的他從修鍊到現在也才開啟三百穴位而已,可是人家一刻鐘就幫自己開了兩百穴位!

自己還是天才嗎?戚少輝此刻心情複雜到極點,但同時他又能感受到此刻自己體內的力量彷彿一下子暴漲數倍不止!

「全力轟擊!」 紅樓名偵探 不過就在此時,李逸晨的喝聲傳來,頓時戚少輝一聲厲喝之間,只見結界之上萬點星光再次炸裂開來,同時一旁的方雨軒亦將自己能調動的寒冰之氣催動到極限!

轟……轟……一聲聲脆響之中,結界之上再次出現一個個窟窿,如同說之前的窟窿只有拳頭大小的話,那麼如今已經有一個籃球那麼大了!

雖然窟窿同樣在出現之後立刻被結界之力填補起來,但所有人都明白一個道理,在李逸晨的主導之下,結界遭遇到了更加強大的攻擊!

「沒用的!這個結界乃是無暇結界,除非能找到結界唯一的力量契合結點,否則再強的力量也不可能將其打破!」作為陣神殿同輩第一人的呂安才自然也是眼力過人,之前他雖然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但如今在李逸晨他們的轟擊中,他卻發現到其中的關鍵!

「那呂少你……」聽到呂安才這般說法,他身邊諸人頓時眼前一亮,如果一切真如呂安才所說的那樣,那麼豈不是只有他們這一隊人才有機會打破結界!

「我現在也還推算不出結界的契合結點,不過他們若是能把這樣的攻擊維持半個時辰也許我會有所發現!」說完呂安才的目光也緊緊盯在結界之上,同時雙手十指亦在不斷的掐動,彷彿此刻他正在推算著結點!

見狀,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再打擾於呂安才!

而就在此刻,早已回到自己所布下的陣法之前的李逸晨,隨著他最後一個陣訣打出,只見四周無數脆爆之聲傳來之際,他所布下的晶玉紛紛爆裂開來,而晶玉引導而來的力量,此刻卻凝聚出一柄數丈之長的大劍懸浮於李逸晨的頭頂之上,劍尖直指結界!

碎陣凝劍!

看著李逸晨這般手段,眾人皆是臉上一驚!哪怕此刻呂安才全力推算著結界的結點,並沒有開口解釋這一切,但在場之人仍然知道,所謂碎陣凝劍,乃是將陣法催動到極限,超越陣法的承載之力后令陣法崩碎開來,然後再用特殊的陣道手法將這些力量收攏起來凝聚成為陣劍,令其攻擊力自身一階!

也就是說雖然李逸晨剛才布下的僅僅只是天人階中級陣法,但此刻他凝聚出來的陣劍卻能達到天人階高級陣法的攻擊力度!

雖然這樣的攻擊只能一擊,但作為一個養魂境後期的武者能布置出天人階中級陣法已經足以令人震驚,而現在還做到碎陣凝劍!那等於李逸晨能發出超越自己修為一個大階的攻擊一擊!這絕對是一個足以令所有武者為之瘋狂之舉!

陣劍散發出駭人的氣息,在這股天人階高級陣劍的氣息之下,哪怕在場皆是養魂境後期中的佼佼者,但大多人還是心悸不已!

此刻劍尖不斷的晃動著,彷彿正在尋找著最後的攻擊點!

「著!」接著在萬眾矚目中,李逸晨右臂劍指一揮,只見頭頂陣劍瞬間化著一道流光,向著結界直射而去!

「你們速退!」就在此時,李逸晨又對方雨軒和戚少輝喝道…… 雖然如今正值關鍵,無論是方雨軒和戚少輝都覺得他們應該繼續堅持,但現在兩人對李逸晨有著一種莫名的信服!所以在李逸晨話音落下之際,兩人皆瞬間收回自己的力量極速後退開來!

就在此時,陣劍的劍尖瞬間撞在結界之上!

不過並沒有出現眾人所期待的劇烈轟響,而是陣劍如同之前絕大多數人的攻擊那般直接融入結界之內!

這……這怎麼回事?看著這一幕,所有人再次一愣!

大哥,你好歹已經搞出那麼大的動靜了,就算你最終也是失敗,你至少也得搞得轟轟烈烈一點好吧?你這樣的落差,讓人心臟怎麼受得了?

此刻眾人的目光不由在李逸晨和結界之上不斷的來回掃過,彷彿在等待著李逸晨給他們一個解釋!

轟……轟……不過就在此刻,結界的內部卻不斷有轟響傳來,只見結界不斷的出現各種凹凸,隨即化著一塊塊如同玻璃碎片般的晶塊不斷掉落而下!

眨眼之點,結界的灰白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充滿著黝黑的深邃,以及從這片黑暗之中散發出來的遠古而滄桑的氣息!

破……破開了!看著這一幕,就算傻子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他真的破開結界了!這是近兩百年來,無數進入遠古秘境的天才都無法破開的結界,如今居然在李逸晨的手裡被破開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有一種重新認識李逸晨的感覺,雖然絕大部分人仍然不明白李逸晨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此刻卻沒有誰敢再把李逸晨當作一個普通的寒冰宮男弟子來看待,甚至在不少人心中,李逸晨的形像已經不低於當初第一輪積分超越五萬的那幾人!

原來任老讓我一切聽從李逸晨的安排,並非是要照顧李逸晨,而是要李逸晨照顧我!此刻張豐建也終於認清事實!從李逸晨的手段,張豐建知道哪怕李逸晨曾經無論在怎麼默默無名,但也絕對不是自己所能比擬的!

旁邊的戚少輝也是一臉震驚的看著李逸晨!相比起李逸晨破開結界,此刻他更加的震驚的乃是李逸晨對星辰訣領悟的那種誇張到變態的地步!

怎麼可能有人在星辰訣上達到這樣的造詣?此刻戚少輝心裡只有這樣一個問題!

「吼……吼……好啊……」

「李兄威武……」

片刻的失神之後,回過神來的他們這一團體眾人立刻一個個的歡呼起來!

李逸晨破開結界,那就意味著他們有了比其他人早十二個時辰進入城堡的資格,這一刻他們甚至已經忘了之前他們對李逸晨的各種嘲諷。

更有不少人走到李逸晨面前不吝各種讚美之詞的表達著自己對李逸晨的佩服!畢竟李逸晨破開結界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註定,從今天起,李逸晨將會成為天域風雲人物的一員,與這樣的人物搞好關係,絕對不是一件壞事。

而其他三方之人看著這樣的情況也是滿臉的震驚,尤其是看到城堡大開的入口,一個個更是眼熱不已,但此刻他們卻都知道,因為之前心魔所起之誓,如今他們想要違背也根本不敢!

「我們還是先進去在說吧,畢竟我們只有十二個時辰的優勢!」當然片刻的表揚之後,眾人還是把話題拉到重點上,只不過此言一出之後,大家的目光又都集中在李逸晨的向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