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聽到林辰的話,劉徹眉頭一展,然後說道:」封林辰為征西大元帥,蕭炎為副元帥,衛青為監軍,即刻前往邊關。「

劉徹說完以後,金鑾殿裡面的老頭都開始拍劉徹的馬屁。

「陛下聖明,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林辰都有點兒看不下去了,這幫老頭虛偽的太多了,剛才還和自己吵架,轉眼之間就當做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過。

當然,隨著林辰的事情的結束,早朝時間也差不多。

劉徹站在帝位上面說道:「此時就這麼決定了,無事就退潮吧。」

劉徹的話音落下后,眾多老頭又從新跪了下來,然後說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客套完畢之後,一幫老頭就開始各自成群,然後聊著天朝著金鑾殿外面走去。 86_86832拍賣會結束了。

薇薇安正待走出包間,一名拍賣場服務人員急匆匆的走過來:「薇薇安小姐,我家小姐請您過去一趟。」

跟著那人,薇薇安和諾蘭七拐八拐的避過退場的人潮,來到一間布置溫馨的小屋。

莎拉正在小屋裡焦急地等待著。

見到薇薇安,她第一句話就是:「薇薇安,那塊兒幻銀水晶碎片你放棄好不好?」

薇薇安心中不快,揚眉正待說話,莎拉打斷她說:「不是我吝嗇,水晶送你也沒關係。只是想要那塊兒水晶的人太多,而且個個都很有勢力。在雪黎城他們不敢動你,因為叔叔在這裡,他們不願意得罪巴格斯家族,但是出了雪黎城就不好說了。薇薇安,你拿著那塊兒幻銀水晶太危險!你給我,我就說流拍了,讓他們重新競價,這樣他們就不會對你不利了。」

薇薇安笑了。

突然綻放的笑容很溫暖,很炫目,一向以容貌自負的莎拉看的也是一呆,腦子裡只剩下一個念頭:這個小女孩若是長大了該是怎樣的絕色啊。

「謝謝你為我擔心,但是這塊兒幻銀水晶我不想放棄!」薇薇安說得很輕,但是很堅定,「紅珊瑚算你送我的,幻銀水晶的錢我給你。」

說完,從戒指里嘩啦啦的倒出一堆金幣,幾乎將整個小屋填滿。

莎拉只在心裡糾結了一小下,就在商人的本性驅使下做出收錢的決定:她若是不給我錢我自然不會找她要;但是現在她主動給錢,我為什麼不要呢。

從隨身的空間袋裡取出一個捲軸扔在金幣上,莎拉得出金幣的數目:「兩千九百八十一萬九千七百五十六個金幣。」

還差二十八萬零二百四十四個金幣。

薇薇安的戒指里的金幣已經倒空了,隨身的空間袋裡倒是還有一些,但那是預備隨手用的,連一千都沒有。

薇薇安正待詢問用二品驅魔抵價行不行,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諾蘭拿出一張卡片:「剩下的錢從這裡面划吧。」諾蘭的想法很簡單,莎拉用一百萬金幣回報救命之恩,那自己似乎也應該表示一下,否則這麼大的人情何時能還完。

薇薇安不清楚那卡是什麼東西,但也聽出來那東西能付錢,就沒有拒絕,在她看來,欠諾蘭的錢要比欠莎拉的錢好還得多。

莎拉對那張卡可不陌生。

那是大陸最大的銀行,聖光銀行的貴賓卡。

聖光銀行是大陸上唯一不受國家限制的組織,它來歷成謎,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但是三個國家卻沒有一個敢招惹它。

聖光銀行的貴賓卡,一般只有貴族或者存款過億的大客戶才會持有。

無敵天下 持有聖光銀行的貴賓卡就是身份和財富的象徵。

如果是薇薇安拿出這張卡,莎拉不會疑惑,因為她原本就以為小女孩是大家族家的子弟,但是現在看來這張卡明顯是諾蘭的私有物,連薇薇安都不知道。

可是,有這樣的主僕嗎?

主人拿著一堆金幣,僕人卻擁有聖光銀行的貴賓卡。

打聖光銀行存在那天起,似乎就沒有未成年人不得辦卡的規定。

雖說不解,莎拉卻什麼也沒問,將卡交給手下拿去劃款,自己則小心翼翼的取出幻銀水晶的殘片,交到薇薇安的手上。

諾蘭在旁看著,一臉羨慕。

這東西,沒有人不喜歡。

薇薇安在接到水晶的同時,感覺到水晶內有魔武力的波動,便用詢問的目光望向莎拉,莎拉解釋說:「三天以前,也就是你們救我的那天早晨,我們驅魔小隊得到消息說,在位於雪黎城西北方的雲霧山上,有人發現一頭懷孕的閃電獸,所以我想帶著幻銀水晶去試試看,能不能抓到它。」可惜沒有碰到閃電獸,卻被佩羅德抓個正著。

閃電獸,薇薇安聽說過,正如它的名字一樣,是一種以速度見長的魔獸。

然而,它又與一般魔獸不同。

閃電獸沒有級別劃分,它的速度到底有多快,沒有人知道。這小東西有一個怪癖,無論誰捉它,它逃的時候都會和對方保持一樣的速度,直到對方累得半死,才戲虐似的離開。傳聞有一名驅魔王者曾經遇到過一隻閃電獸,對它很感興趣,試圖捉住它,卻遭遇了同樣的下場。

從此,這個小東西的身價直線飆升。

只不過,它的智商和它的速度成正比,到現在為止,還沒聽說過誰抓住過一隻。

幻銀水晶能夠儲存魔武力,帶著它追趕閃電獸確實可以支撐很長一段時間,也難怪莎拉會存有僥倖心理了。

薇薇安聽完,沉吟一番之後,突然開口:「是誰告訴你那裡有閃電獸的?」

莎拉說:「是我所在的驅魔小隊的一名隊友聽來的。」

「誰?」薇薇安追問。

「就是被他們殺死的那個人。」莎拉的臉上露出悲憤的神色。

「噢!」薇薇安沒有再問。

但莎拉已經從她的問話中隱約猜到她的想法:「你的意思是,他和佩羅德串通好了,故意將我們引到那裡?可是他不是被佩羅德的人殺死了嗎?」

薇薇安解釋說:「我只是覺得有這種可能。閃電獸的稀少眾所周知,為什麼偏偏在這附近出現?又剛好被你知道?就算這些都是巧合,諾蘭出現的時候,佩羅德一開始明明是想在他面前表現自己的正義和仁慈,在那個時候他不應該傷害你們五個人其中的任何一個,卻仍舊殺死你的一名同伴。這就很矛盾了。」

「事實很可能是,諾蘭突然出現讓佩羅德心裡沒底,乾脆先將那個不安定因素去掉,這樣即使事情不成,也可以解釋說是誤會,不至於事情敗露。而死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對他沒有半點威脅。」

莎拉回想幾天前的情景。

那名同伴雖然貪財,但是實力卻很不錯,所以大家一直都對他頗為容忍。那天他提到閃電獸的時候,神情極為迫切,一副非去不可的樣子。當時她以為他是貪圖閃電獸賣得的天價,根本沒往別的地方想!

現在回憶起來,莎拉越想越覺得他當時的表現可疑。

薇薇安繼續說:「如果我猜得沒錯,他們用閃電獸引你出城,真正目標很可能是幻銀水晶!畢竟,一般人都會認為,如果魔武力能夠持續供應的話,最後累得跑不動的很可能是閃電獸。只不過,我認為,這種方法成功的可能性低的可憐。以閃電獸的智商和速度,當它感到累的時候,會直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逃離。那可是令驅魔王者望而卻步的速度啊!」

莎拉承認薇薇安說得很對,其實當時大家也都想到這一點,但是,人都是有僥倖心理的:試試吧,試試吧,也許就能成功呢,反正即使不成功也不會有什麼損失。誰又能知道,雖然捕捉閃電獸沒有危險,卻有另一個圈套等著自己。

莎拉自嘲的想:白活了二十年了,看事情還不如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透徹。

十幾歲的小女孩!

莎拉仔細打量眼前的薇薇安:她真如自己猜測的那樣是初涉大陸嗎?

看來是自己錯了!。

… 86_86832回到住處,薇薇安跟著諾蘭走進他的屋子。

「有事嗎?」諾蘭問。

薇薇安從戒指里取出一瓶四品驅魔:「這個給你,我不再欠你錢。」

諾蘭擺擺手:「你救我一命,我才還你二十八萬金幣,算起來還是我欠你。我不能再要你的東西。」

薇薇安眨眨眼,作勢要收回瓶子:「你確定不要嗎?我以為只要是大驅魔師都會喜歡四品驅魔藥劑,看來是我錯了!」

諾蘭搖擺的手頓時停在半空:「什麼!四品驅魔!」

藥劑,市面上流通的本來就少,專門用於提升實力的藥劑更是少得可憐,基本一露面就被搶購一空。以前在爾拉爾家族,依靠家族的雄厚實力,諾蘭也只服食過一次四品驅魔,可想而知四品驅魔是多麼的稀有。

上次服用四品驅魔,諾蘭實力提高不少,幾年過去,如果再服用一瓶,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短時間內突破大驅魔師初級,只是一直沒有機會。

諾蘭知道薇薇安是藥劑師,但從沒奢望她能夠配置出四品藥劑,因為以薇薇安的年紀來說,諾蘭不認為她有足夠的時間練習配置藥劑。

尤其是高級的四品藥劑。

可是,眼前的藥劑卻又一次狠狠的震撼了諾蘭脆弱的小心肝。

不會是假的吧。諾蘭不顧形象的一把將藥劑從薇薇安手裡奪過來,小心的放在自己的鼻尖下面,輕輕的聞了聞。

沒錯,是這個味道。

諾蘭抬頭,緊緊地盯著薇薇安,目光里有震驚,有喜悅,還有一絲諂媚。

小女孩被看得發毛,趕緊問出來的第二個目的:「剛才你給莎拉的那張卡片是什麼?」

「聖光銀行的貴賓卡,你要可以送給你!我的是不記名的!」

「記名不記名?什麼意思?」

「聖光銀行的貴賓卡分兩種,一種是記名的,每年收一千金幣的年費,但是別人得到你的卡之後取不出錢來,一種不記名,只要持卡就能將卡里的錢取出來。我的是不記名的,送給你!」

薇薇安後退一步,原本矜持的諾蘭現在熱情的讓她很不適應,看來四品驅魔藥劑的魅力實在大的可怕。

「不用,謝謝。我可以自己去聖光銀行申請。」

「你是貴族?」

「不是!」

「你有一億金幣?」

「沒有!」

「那你辦不了卡,還是拿我的用吧!」諾蘭一隻手緊緊抓著藥劑瓶子,一隻手托著卡盯著薇薇安,雙眼滿是小星星,用討好的語氣說。

薇薇安忍不住又後退一步,這時已經退到門口,趕緊轉身叫道:「謝謝了,真的不用。」

看著薇薇安落荒而逃遠去的背影,諾蘭的目光變得凝重,原本他只是想跟著薇薇安一段時間,適應之後就獨自找個地方靜心修鍊,等實力足夠強大了,就回去找希爾維斯特算賬。但現在他改變主意,也許跟著這個小女孩,實力可以提升的更快。

薇薇安沒有要諾蘭的貴賓卡,不是不喜歡,而是諾蘭的表情太慎人,總覺得要是接受了那卡自己就會變成他的免費勞工。

後果不堪設想。

但即便如此,薇薇安也沒有後悔給他那瓶四品驅魔藥劑。

因為她已經認同了諾蘭,當他是朋友。

既然是朋友,那卡自己自然可以隨時拿來用,薇薇安毫不客氣地想。

回到自己的房間,巴圖和莉達正專心修鍊。

薇薇安沒有打擾它們,而是悄悄坐到床上,抓緊時間煉化體內的能量。

她不急著離開,正如莎拉說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留意著自己的動向呢,她還沒傻的直接往槍口上撞,先避避風頭再說。

雪黎城最高級的旅店裡。

露絲身著精緻的驅魔者制服,正滿屋子的收拾東西。

「現在是肯定要走啦!幻銀水晶沒拍下來,回家父親肯定不會放過我!還是去姐姐那裡安全!順便在首都亞利斯玩兒一圈!好,就這麼決定了!」

工會聯盟的分會所。

鮑威爾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兩名驅魔師恭敬地站在一旁。

「你們是說,拍下幻銀水晶的是住在帕克家的一個小女孩?」良久,才緩緩開口。

「是!那個小女孩三天前與帕克家的小姐莎拉一起回來,之後就住在帕克家裡,身邊跟著一名大驅魔師。」

「噢?」鮑威爾睜開眼,「她是什麼身份?」

「還不知道。」

鮑威爾皺眉道:「快點兒去查!一定要查清楚,先盯住她,查清之前暫時不要有任何動作。」

「是!」

「另外派人盯著艾布爾那個老狐狸。哼,我就不信他會沒有動作。」

城主府。

華麗的會客廳內。

城主艾布爾·魯道夫皺著眉頭,一邊踱步,一邊喃喃自語:「薇薇安?薇薇安?這個名字為什麼這麼熟悉!大驅魔師隨從,是哪個家族的小姐出來遊歷?」

旁邊艾布爾的兒子艾倫也是一副思索的模樣:「薇薇安?沒聽說附近幾個城的貴族小姐里有叫這名字的!難道不是貴族?可不是貴族誰用得起大驅魔師隨從!」

「不是貴族!」艾布爾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條信息,「想起來了!費拉爾前一陣給我的信里提到過這個名字!他說有一個叫薇薇安的小丫頭是殺害他兒子的兇手之一,讓我幫他注意一下,他描述的薇薇安的模樣就和這個差不多!他還說,這個小丫頭曾經一招擊退十名驅魔士!」

艾倫雙眼放光:「那她身上肯定有大秘密!」

艾布爾點頭,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既然不是貴族,那就好辦了。看來,這次不只能不費一分一毫就得到幻銀水晶,還能有不少好處。」

艾倫也笑道:「還有,父親您為費拉爾除掉一個殺害他兒子的兇手,無論如何他也應該有所表示吧。」

「哈哈!」艾布爾大笑,彷彿所有好處都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艾倫,你派人盯住那個小丫頭,一定要盯住!一旦她有離開的跡象,立刻回報。」

「是!父親!」

艾倫領命正待離去,艾布爾叫住他。

「等等!還有,再派人打探一下鮑威爾那邊的消息,那個老傢伙估計也不會放棄幻銀水晶。」

「是。」

自從拍賣會結束,莎拉發現,自己家門前多出許多陌生的面孔。

不用想,他們的目的都是幻銀水晶。

回到北宋當大佬 莎拉不禁替薇薇安和諾蘭著急,等離開的時候,身後還不知道要跟多少條尾巴呢。

還是要提前打算才是。

莎拉想到一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