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1 月 10 日

聽聞此話,楚王真想一鞋子按在嬴曉臉上,一句話得不到,那你剛才是怎麼得到的。無奈形式比人強,如今正在秦王朝上方,下面還有兩位同境盯著,要是動手,只怕凶多吉少。

「哼!今日之事本王記下了,還請看好這檮杌,來日我可要到你咸陽寶庫之中拿的。」

看著消失的楚王,蒙毅看著手拿畫卷的嬴曉。

「小十,楚王可不是什麼好脾氣,今日你得罪於他,可千萬小心。」

「無事,所謂兵貴神速,那武器是時候該用了。到時候他自己都自顧不暇,如何管我們。」

「不過這樣做真的好嗎?那東西雖然對我們來說不影響,可對於凡人來說就是致命的。」

「二叔,戰爭拖得越久,傷害才是越大,不用不行,至少能一次震懾五朝,為我們壯大爭取時間。正好,現在那檮杌軍被檮杌追得很緊,就拉他們試手!」話音落下,嬴曉看著楚朝方向,大手一揮。

道道流光自天邊而來,往楚王朝檮杌為禍地界而去。

頃刻間,熱兵器一個頂峰之作在此界爆發,道道堪比太陽亮光過後,升起一陣陣蘑菇。

頓時,神洲大能皆是一驚,將目光看向大秦。 然而,第二天並沒有走成。

謝氏家族的律師根據謝家祥的要求,做了贈予合同和過戶資料,把謝家祥和謝老太太名下位於法國的部分房產送給李星星。

就像李正凱曾跟李星星說的,只有李星星可以接受這些東西,陳向陽和陳念恩沾不得。

在絕對保密的情況下籤署文件,不會讓更多的人知道。

涉及到一些商業房產,所以租賃事宜仍由謝家祥和謝老太太負責派人打理,畢竟李星星回國后短時間內很難再有機會出國。

辦完所有手續,謝家祥又攜李星星在當地銀行開一個賬戶。

於是,李星星又擁有法國的產業了。

躺贏的滋味,真好!

有必要奮鬥嗎?完全沒必要對不對?

不僅如此,離開巴黎時她和夏明星坐上六十年代初的私人飛機。

私人飛機耶!

雖然沒有幾十年後的私人飛機那麼豪華,但比民航飛機頭等艙強十倍,私密性好,除了自家人就是保鏢隨從,沒有外人的打擾。

多麼有紀念意義。

李星星新奇地走來走去,「小夏哥,拿出相機,給我拍照!」

夏明星莞爾一笑。

他們出門已經習慣必帶相機。

趙海雲送的相機,早晚會在他們的頻繁使用下而崩潰。

謝家祥夫婦和李正凱含笑看着夏明星給李星星拍照,明明是刻意拍照留念,非得裝作不經意,幸而夏明星脾氣好,陪她一塊胡鬧。

譬如現在,她靠窗而坐,拿着報紙,姿態文雅之極。

拍完了,李星星忽然擠進謝家祥和謝老太太的中間,左手挽著謝家祥,右手挽著謝老太太,對着鏡頭的笑容格外燦爛:「小夏哥,給我們祖孫多拍兩張照片。」

以後跟子孫後代吹牛皮有根據,放到網上,網友肯定會羨慕死她。

有這樣一個甜姐兒在跟前逗趣解悶,時光過得飛快。

下午兩點左右,飛機在位於倫敦東部的李氏莊園停機坪順利降落。

從窗戶望去,看到很大很大的一座莊園。

碧草如茵,綠樹婆娑,一幢幢房屋坐落有致,頗有歲月痕迹。

李星星和夏明星攙著謝家祥和謝老太太跟李正凱走下飛機,烏壓壓的一大群人涌了上來,男女老少,少說有三五十人。

謝家祥趕緊開口:「大哥,您怎麼出來了?」

當先一位頭髮花白身形瘦削且拄著拐杖的老先生正是李正凱之父,他的大舅哥李雅興。

李老爺子頂了頂鼻樑上的老花鏡,激動地看着李星星:「接到正凱的好消息,我能不出來嗎?這就是正凱說的星星吧?長得真好看,聰明伶俐,有你爺爺的風範。」

雖然李正凱打電話時交代他不要外傳,但他激動呀!

親外甥找到了,且位高權重,兒女雙全,自家老太爺在九泉之下終於能安息了。

李星星啟動她甜甜的小嘴巴:「舅爺爺,我是李星星,我給您帶來好多好多的花城特產呢,讓您人在國外嘗到家鄉味。」

李家祖籍雖然在梧桐市,但他們在花城生活上百年了。

對他們來說,花城才是家鄉。 五人鬼鬼祟祟的來到了一號教學樓的大門口。

因為一號教學樓是他們班級所在,所以一號教學樓本身就是他們的第一目標。

「噓,小聲點,不要驚動了看門的大爺。」

「今天周六,大爺已經回家了,周一才回來,沒事兒的。」劉壯看起來大大咧咧的,說話聲絲毫沒有消減。

「對啊,大爺回家了。」

一行人走到一號教學樓的門口,門口被鐵鏈拴住,而且是那種纏了三道的鎖鏈,根本打不開。

「壞了,昨天大雨我們沒來,今天早上大爺走的時候,重新鎖了門,肯定不像原來那樣鎖兩道了。」周濤有些懊惱,他的身形比較瘦能夠從兩道鎖鏈纏繞的門縫中鑽進去,但是這種嚴絲合縫的就沒有辦法了。

「那怎麼辦?我們回去嗎?」馮千惠看向劉壯。

眼見著自己的小女朋將目光投了過來,劉壯頓時心中豪情萬丈,虛榮心和表現的心理作祟。

劉壯拍著胸脯保證道:「沒事兒,既然一號教學樓打不開,我們就去二號樓,二號樓的門鎖最多就能鎖兩圈,以周濤的體型肯定進的去。」

一號教學樓與二號樓本身就遙相對望,中間不過兩百米的距離。

他們來的快,去的也快,不過是多走兩步道的事兒,就算是沒有的話也沒有關係。

周濤也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們就去二號教學樓看看。」

這個時候誰慫了,男子氣概就被壓了下去,肯定會被自己的小女朋友看不起,這麼多人看著,周濤也不想放棄。

一行人又馬不停蹄的趕往了二號教學樓。

一號教學樓四樓的高大陰影,靜靜的看著他們,也沒有出手干擾他們的意思,只是注視著。

果然如劉壯所說,二號教學樓的大門鎖鏈沒有一號樓長,只能鎖兩道,中間留出了一道十多厘米長的口子。

「周濤?」劉壯轉頭看向劉壯說道。

「我來。」

周濤自告奮勇的從門縫中擠了進去,將一旁男廁的窗戶打開:「翻進來吧。」

沈夢曦看的直搖頭,這搞的也太麻煩了。

兩個女生也不是翻牆的手,還得靠著她托上去,只能讓劉壯和周濤在裡面接著。

將馮千惠和章琳托上去后,沈夢曦自己把著牆邊起跳,很順暢的翻了進去。

「嘶。」

剛一落地,沈夢曦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她感覺二號教學樓裡面怎麼反而比外面更冷了。

現在才七月份,夏季正旺的時候,就算是室內,溫差也不該這麼大才對。

不過沈夢曦也沒有在意,也許是樓內更潮濕的緣故,溫度低一些也是應該的。

兩個小女生倒是對男生廁所充滿了好奇,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東照照,西照照。

「呼啦!」

章琳猛地拉開坐落在最後的位置的坑位,手機手電筒照的光芒了進去,裡面空空如也。

誰都沒有注意到,棚頂上一隻慘白的手臂迅速的縮了回去。

「我們去哪兒舉行儀式?」馮千惠小聲的問道。

同時拉了拉劉壯的衣角,半夜翻進學校對於她們而言也有些害怕,生怕有什麼東西突然跑出來,又或是什麼人出現。

「這……」劉壯也有些犯難,總不能直接就去一樓大廳吧。

似乎是想要表現自己的價值,周濤接了話茬:「去樓上的自習室吧,現在能開門的應該也就只有樓上的自習室了。」

「我們去自習室吧。」章琳贊同的點頭。

沈夢曦嘆了一口氣,別說是人嚇人了,人類本能就對黑暗感到恐懼,更何況是這種黑夜的學校了,儘管都知道什麼都沒有,但是總感覺不踏實。

一行人出了男廁進入走廊,沈夢曦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回頭看了一眼,幽邃的走廊不見盡頭,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沈夢曦回頭,用打開了手電筒的手機照了一下。

空空如也。

這才鬆了一口氣,轉身想要跟上前面的人。

「等等……」

沈夢曦腳步一頓,雙眼瞳孔收縮。

只感覺頭皮一陣發麻,喉嚨滾動,顫顫巍巍的喊道:「別……別動。」

「怎麼了夢曦。」章琳有些奇怪的問道。

「影……子。」

「看我們腳下的影子,我們只有五個人,但是……」

沈夢曦險些叫出來,但是她第一時間就剋制住了自己,當時那個的瞬間她是懵的,整個人都呆住了。

但是如今冷靜下來,額頭的冷汗混著髮絲淌了下來。

「啊…啊!」

震碎耳膜的尖叫聲,而且不是一個人,是四個人,連著兩個男生都跟著喊了出來。

影子嗖的一下從他們的人群中脫離,飛速的貼到了牆上,眨眼之間已經消失不見。

「啊啊!」

「有鬼啊。」

「救命啊。」

叫喊聲此起彼伏,兩個小姑娘已經嚇得哇哇大哭。

鼻涕眼淚糊了一臉,臉上的驚恐也掩蓋不住。

而兩個男生也嚇的幾乎癱在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