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7 日

背對著他,她也能感受到,有一道灼熱的目光,始終追隨著她。

那種被人捧在心尖上的感覺,真好。

事事有回應的感覺,也真好。

十幾個小時的長途飛行,落地之後,陸眠第一時間給陸胤林沁兒和陸焰發消息報平安。

來接她的車,已經到了,警衛親自提她打開車門。

上車之後,陸眠想起凌遇深的話,她拿出手機給他打電話。

打的是他的私人號碼,他說過,他的私人號碼二十四小時都不會關機。

電話打過去,很快便接了起來。

「圓圓,落地了么?」

「嗯,剛落地。」

凌遇深低低沉沉的笑了起來,陸眠傲嬌的哼唧,「你看我乖不乖,剛落地,就記著給你打電話了。」

「乖。回來給你獎勵。」

「什麼獎勵呀?」

「你猜。」

又是猜。

陸眠一向對這些猜來猜去的遊戲不感興趣,其實是她沒有猜中的細胞,但凡是要她猜的,從來就沒猜對過。

她懊喪的嘆氣,「還是你告訴我吧,我猜不到的。」

「回來就告訴你。」

「……哼!」

不知不覺聊了一路。

看向車窗外,就快到官邸了,陸眠才後知後覺聊了這麼久。

「我快到了,先不跟你說了。」

掛了電話,陸眠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 「應該是原本就姓白的。」

要知道白天可是一直叫夜白為『白夜哥哥』的,看樣子,從小就是這樣的稱呼,如果白天不是本來就姓白的話,又怎麼會刻意如此稱呼夜白呢。

恃運而嬌 原來教會的所有聖女,全部都是以「白」為姓氏的。當然,教會不可能是只在白姓裡面選擇聖女,不過,其他姓氏的人在當上聖女之後,通常都會改姓為白。好比時之聖女名字叫白蒔,但她的親姐姐,卻是叫離思。

所以,如今天貴族少女才會問出這樣一個問題來。有些人的名字,並不是原本就是那樣的。不過,讓唐心奇怪的是,問這種問題有什麼意義嗎?難道在姓氏方面,還有什麼講究的?

「暗系當中,血統最純正的一脈,就是夜姓;而光系當中,血統最純正的,則恰好是白姓。」天貴族少女講道,也不知道是為了替唐心解惑呢,還是單純出於賣弄。

以前,唐心也聽說過光系白姓的事情,當然,那時候她聽到的,並不是「純正」一說,而是「高貴」一說。光系當中,最高貴的是白姓,這就同各大帝國的皇族一樣,所以,那些聖女改姓為白,就有種賜予帝王姓的意味。

如今唐心才知道,原來竟是有血脈純正一說?至於那暗系的夜姓,唐心更是第一次聽聞了。天貴族掌握著不為世人所知的一些隱秘,所以對於天貴族少女的話,唐心是一點懷疑都不會有的。這樣看來,莫非夜白竟然是什麼古老的純正血統後裔?

「這些人為了保證血統的純正,通常都只會跟同樣是血統純正的族內人通婚。不過,要是族內已經不存在這樣的通婚人選了的話,那麼,最好的保證血統的方法,應該就是找對立屬xing血統的人結合。光與暗,水與火,正常產生的後代,必然是單系純正血統。現在看來,卻是出了夜白這麼個怪胎啊。」天貴族少女說道。

唐心眼皮一跳,這天貴族居然就從她提供的那點信息中,就能推斷出這麼多東西來。夜白一直以來那神秘的面紗,好像就被她非常粗暴的直接撕開了!一開始的時候,唐心也有奇怪過,既然夜白跟白天是親兄妹,那為什麼一個姓夜,一個卻姓白呢。不過白天恰好是教會的聖女,這個問題好像自然而然就被人給一筆帶過了。現在來看,原來這兩兄妹的身份一點都不簡單,是純正血脈之後,並且還刻意在保證著這樣的血脈,說明他們的文化傳承也是沒有斷的。

所以,才會一個姓夜,一個姓白,雖然他們確實是親兄妹無疑,但從血統的角度來講,他們就是兩家的人。有這樣非比尋常的傳承,也難怪夜白跟白天都這麼厲害了。唐心突然有些感慨,就算是她這樣的地位高度,看來這世界上還是有很多東西,都是他們了解不到的啊。

「關於他們的出身來歷,父母家族,真的一點線索都沒有嗎?」天貴族少女又問一句。

「沒有。」唐心搖了搖頭,「以前也只以為他們是某個隱士教出來的。」

唐心突然想起夜白那從未出現過,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妻子,既然是冷傲峰的姐姐,那應該是水系體質,就算真是暗系,那也是不純正的暗系,又如何能成為夜白的妻子呢?哦,對了!唐心頓時又反應過來,夜白現在自身已經算不上是純正血統了,所以也不用再強制在他這裡保證血統了。那麼,其他人果然也是有戲的?。。。。。。唐心不禁為自己的想法感到臉紅。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沒想到這次出來能碰到這麼有趣的傢伙。老是遊玩實在是太無聊了,果然,還是要歷練歷練呢!」天貴族少女兩眼發光,嘴角上翹,彷彿是找到了更好玩的玩具。

唐心內心一跳,她感覺,天貴族這次不僅是要對付夜白個人,還要把夜白的一切整個全部給揪出來了!

······

另一邊,

「什麼?蠻王離開了?!」離思驚訝的叫道,正是蠻王的存在,一直讓她遲疑不定,可蠻王怎麼莫名其妙的突然又走了?

「確定嗎?」離思忍不住又問一句,畢竟蠻王何等人也,是會輕易被人確定行蹤的?

「西邊城門,有人親眼看到蠻王出城,而子君閣那邊,也確實沒了蠻王的身影,這件事應該沒有假。」下面回答道。

離思一陣沉吟,她想不明白蠻王為什麼會突然離開,但既然想不明白,就說明蠻王隨時可能回來,也就是說,現在正是跑去接觸夜白的最佳時機,並且這樣的機會還稍縱即逝!而且不要忘了,要是再拖一段時間的話,那白雪到時候也趕到這邊來了。所以,離思如果真想有所作為的話,這可能已經是她最後的機會!

當機立斷!

離思當場決定,不作任何準備的,立刻實施計劃!至於夜白跑去跟唐心見面的事,離思自然也得到了消息,不過就跟宋魁想的一樣,離思以為這只是夜白同唐心之間的私事,因此沒有予以重視,完全沒有放在心上。

······

夜白回到住所,現在關於火靈兒的事,他已經有了一個初步臆斷。首先,火靈兒的特殊體質,放棄火系魔法實在是太可惜了,所以夜白還是支持火靈兒突破心理障礙,重新學回火系魔法的。然後,夜白也是跟唐心一樣的打算,火靈兒父母死的真相是絕對不能夠讓火靈兒知道的。也就是說,夜白還是不打算讓火靈兒回朱雀帝國去,火系魔法,又不是只有朱雀帝國可以學,而且在魔爆方面,夜白也能給予火靈兒一定的指導。

總之,就是讓火靈兒繼續遠離過去,以至於忘掉過去,但又不白白浪費她的天賦,這是一種兩全其美的方法。不過,估計到時候秦如雨又要跟夜白鬧矛盾了。

「閣主,不好了,熊叔人不見了!」

夜白剛一回來,凱莉就慌張的找上了他。熊叔一直沒有出現,凱莉等得不耐煩了,最後自然忍不住過去找人,可惜,卻是什麼人影都沒有看到。於是,凱莉一下子就急了,熊叔不像是會故意消失,跟她開這種玩笑的人啊。

也幸虧夜白回來的快,要不然凱莉一旦自己跑到外面去找,到時候夜白等人估計還要先去尋找凱莉了。 其實夜白是不認為熊叔那樣的高手會出什麼事的,但見凱莉實在是擔心得緊,加上其他外出的人也還沒回來,左右無事,夜白也認真幫凱莉找起了人來。

「你說熊叔是回去拿什麼東西去了,而你又一直站在那邊沒有動過,說明人不是從正門走,只能是從後門,或者翻牆離開的了。」夜白站在後院里,簡單分析說道。

「熊叔一定是被什麼壞人給抓走了!」凱莉立刻說道,在凱莉的認知里,熊叔是絕對不會什麼都不說,就自己莫名離開的,所以,一定是被壞人抓走了,而壞人的話,自然是走後門,或者翻牆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夜白抓頭傻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答凱莉的話為好。

開玩笑,被壞人抓走了?該且不論熊叔本人的實力,他一不是小孩兒,二不是女人,是個大男人,而且是個老男人,關鍵身體還不好,看起來甚至還是個窮人,這樣的傢伙,有什麼理由會被壞人抓走啊?這個世界上的壞人難道都是傻子,都是瞎子嗎?

「閣主,都這種時候了,你怎麼還笑得出來啊?!」凱莉著急的說道。

「咳咳,我的意思是,這裡沒有血跡,沒有戰鬥痕迹,你之前也沒有聽到任何的動靜和呼救,我想熊叔他應該不是被壞人抓走,而是自己主動離開的。」夜白說道。

「閣主,你忘了這世上還有幻系魔法了嗎!壞人通過這種手段讓熊叔自己出去也是可能的。」凱莉提醒道。

「那動機呢?」沒辦法,夜白只能把話題說到點子上。

「熊叔他年輕的時候來過珍珠城,沒準這邊有他的仇人也說不一定。而且,之前熊叔很神秘的說要拿什麼東西,雖然熊叔是個流浪漢,但一輩子總會有些珍貴的收藏。說不定不小心被人撞見了,然後見財起意。。。。。。」凱莉說道,越說自己越是擔心,「閣主,別想了,現在人確實是不見了,還是趕快幫忙找人!」

「好。」夜白答應下來,不過,找人好像不是他的強項啊,當然,如果他能夠用那招的話,倒是完全可以一試,可現在不行啊。那麼,難道要去報案?確實,如果有官方幫忙的話,無論熊叔是自己走的,還是真被人抓走的,相信也很快就能找到線索的。

卻在這時,

「諸位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嗎?」一女扮男裝,手拿紙扇的玉面「公子哥」走進來說道。

當今的人類大陸,或許還是以男為尊,但也還遠遠沒有到會歧視女xing的地步。所以,除了一些特殊原因,或者特殊嗜好者,一般是不會有人女扮男裝的。

「你是?」夜白直接出聲問道。

對方瀟洒的收起紙扇,一拱手,

「我叫離思,是這珍珠城中的一個管事。」

夜白眼睛微微一睜,這麼一個人,突然莫名其妙的找上門來,夜白下意識以為跟天貴族有關係了。不過,如果是天貴族的話,這人的實力是不是有些完全不夠看啊?

「管事?」旁邊的凱莉眼睛一亮,連忙說道,「大人,我們這裡有個人失蹤了,您能不能幫忙找一下?!」

「哦?」離思心中一動,有人失蹤了,說的應該是蠻王,蠻王離開,連子君閣也不知道原因嗎?不過也正好,「沒想到我珍珠城中居然出了這等事!諸位趕快跟我詳細講講!」

「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好了,不用這麼拐彎抹角。」夜白直接打斷道,熊叔失蹤的事,他也才剛剛知道,夜白不相信別人能得到消息,還能夠瞬移了。既然出現在這裡,那麼說明原本就是有其他目的的。

離思一笑,

「原來閣主是爽快之人,不知可否跟我單獨一談?」

「閣主,熊叔的事。。。。。。」凱莉在旁邊小聲說道,雖然她不想打攪夜白的事,但沒有夜白的話,誰能幫她找熊叔?凱莉知道自己人很笨,光靠自己一個的話,是肯定不行的。

「這位姑娘放心,我是珍珠城的管事,這一點不假。無論什麼,我相信應該都能幫上忙的。」離思沖凱莉說道。

「那你們快談!」凱莉連忙道。

「請。」離思示意旁邊一個房間。

夜白眉頭微微一皺,有些搞不明白這人到底是來幹什麼的,不過,不說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單是凱莉在旁邊焦急的等待著,夜白也只能直接跨步走進了房間。冷傲峰無聲的跟上,雖然離思說要和夜白單獨談談,但對此,她也沒有阻止。接著,離思也跟著走了進去,轉身關上門。

「那麼,我就直接開門見山好了。」

離思回頭看向夜白,開口道,「閣主大概還不知道,你妹妹天聖女白天,如今已經被軟禁在太陽城了。」

話音剛落,離思瞳孔一縮,夜白瞬間出現在她面前,一手緊緊掐住了她的脖子。雖然生命受到了威脅,但既然離思敢一個人來,說明她早就料到了這一點,所以,夜白的反應,不但不讓離思擔心,反而讓她高興。夜白越是激動,說明他越在意白天,於是她離思也越容易達到目的!

「姐夫。」冷傲峰主動幫夜白把子母碎片拿出來,夜白接過一使用,發現果真聯繫不上白天。目光一寒,冷冷道,

「不知道讓時之聖女換天聖女,教會會怎麼想?」

離思眼皮一跳,沒想到夜白竟然會如此的膽大妄為。正常人,遇到這種事,第一時間都會選擇妥協,可夜白呢,卻是想抓了教會的聖女,同教會交換人質!要知道,這可是教會呀!哪怕最終真的成功交換了人質,夜白就不擔心以後該如何在這人類大陸生存嗎?!

「沒用的。這次可不光是教會自己的事,四大帝國,整個人類大陸都有參與,所以,就算教會自己願意交換,其他勢力也是不會同意的。」離思冷靜的說道,她沒有說謊,是以,夜白眼中得到的也是一個「真」,交換聖女這種方法,這次真的行不通。不但時之聖女,就算夜白再抓幾個聖女,估計也不行。

夜白臉sè變了幾變,鬆開手來,

「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難道他們七君子回歸的事真的暴露了嗎?可如果真暴露的話,現在應該是直接派重兵來圍剿,過來威脅談判是什麼意思? 畢竟回到官邸,就有見到慕少璽的可能。

不是可能,是一定會見到。

慕爺爺的壽宴,他身為長子長孫,一定不會缺席的。

陸眠現在回想當初離開時發生的種種,覺得挺可笑的。

尤其是現在,她已經有了凌遇深,再去回望當初的自己,確實傻得可憐。

不過,好在都過去了。

一切都過去了。

回到官邸,她直接去了西翼,畢竟她一直住的是西翼。

慕少言得知她已經落地了,匆匆忙忙從公司趕回來,兩人前後腳回到官邸。

陸眠前腳到,慕少言後腳也到了,看到她風塵僕僕的樣子。

「圓圓,沒休息好么?」

在飛機上沒怎麼睡,陸眠這會兒有些黑眼圈。

「飛機上太吵,沒怎麼睡。」

慕少言拍了拍她的腦袋,安撫著,「先回卧室休息吧,晚上母親也回來,我們一起吃飯。」

「好。」

乖巧的應了一聲,陸眠便上樓了。

她雖然不在官邸住了,但她的卧室,一直保持著原樣,乾淨而整潔。

看來,傭人每天都有打掃。

一年的時間,不長不短,足夠忘記不愉快的事,也足夠讓人重拾起信心向前看。

簡單的洗了個澡,陸眠換下睡衣,便躺下休息了。

慕少璽從政務廳回來,沒想到韓歡會在官邸門前等著他。

車窗降下,他眉目如畫,神色淡然,「怎麼在這等著?」

「還你車。」他的邁巴赫,這些天一直都是她在開著。

今天過來,特意把車還給他。

「你的車修好了?」

前段時間,她出了一點小事故,車送修了,所以慕少璽便挑了輛自己的車,讓她開著。

韓歡似乎有心事,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也不怎麼說話。

一個人孤傲的站在官邸門前,身上清冷的氣質,展現得淋漓盡致。

「要一起吃晚餐么?」

既然遇到了,那就一起吃吧。

慕少璽隨口一問,韓歡詫異的抬眸看他,似乎在探究他話里的誠意究竟有幾分。

「不要麼?」

「要。」

一個字,她回答得言簡意賅。

怕晚一秒,他就後悔了。

慕少璽輕輕頷首,「上車。」

韓歡拉開車門,上了車。

喬安時間很緊,從航天基地里出來,便直奔訂好的餐廳,她一個電話,便把陸眠給叫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