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妍桃」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嫵媚中帶著羞澀的笑容來,她欺身上前,就想使出當初真正妍桃對葉凡所使的那套研磨招式來。

「咳!」

就在「妍桃」靠近的瞬間,窗外傳來一聲輕咳,只將屋中的陳志俊嚇了一跳。

「誰?」

葉凡很快從窗戶一躍而近,看著陳志俊笑意盈盈道:「賢弟別來無恙。」 「葉……葉兄!」

陳志俊先是一驚,很快臉上露出驚喜之色來,那一瞬間他感覺有救星從天而降。這些天來陳志俊只覺四面楚歌,身邊沒有一個朋友跟盟友,讓他對未來充滿憂慮。如今碰到葉凡,雖然兩人不算是朋友,但起碼能夠成為盟友。

葉凡笑眯眯的道:「賢弟不是邪魔宗的少主嘛,什麼時候成為陰癸門聖子的收下了?」

陳志俊苦笑道:「這事說來一切就話長了,現在本人可是朝不保夕,不管是邪魔宗的聖子,還是陰癸門的聖子都想將我幹掉。」

葉凡微微一笑,說實話他對於陳志俊的遭遇並不敢興趣,這次碰到這傢伙完全是一個意外之喜,如果能夠跟他來一個裡應外合,這次他對掌控澹臺月的把握更大了。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搖頭道:「說實話他們讓陳賢弟來充當考驗人絕對沒有安好心,如果僅僅是考驗的話肯定難不倒陳賢弟,想來他們要求陳賢弟給她開苞吧。」

說話間葉凡伸手一指秀鴛所化的「妍桃」,嘴角綻起一個冷笑。

陳志俊下意識的順著葉凡的手指看向「妍桃」,回想這個女人的誘惑,點頭道:「他們的確這麼要求過,說實話這樣的女人我可沒有一點信心能夠降服。」

葉凡搖頭道:「陳賢弟雖然媚功達到後天之境,但只要跟她上床絕對會傷到根基,陳賢弟還別不信,本人現在的媚功也達到了後天之境,可是同樣不敢跟這樣的女人隨意發生關係,那可是很傷身的,她們如果有惡意的話,天知道會不會有命在,可如果是自己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陳志俊深吸口氣道:「葉兄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葉凡嘆道:「這個說來就話長了,總體來說本人現在想要藉助癸月派進入天院,意外的情況下知道有人想要對付癸月派,眼下你也看到了。」

陳志俊狐疑的看著「妍桃」,「她應當不是真的情齋齋主吧?」

葉凡笑道:「是不是真的不重要,今後他就會是情齋的齋主,不知道陳賢弟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沒有?」

陳志俊腦中念頭飛速轉動,他自然不會相信葉凡僅僅是想要藉助癸月派進入天院,這傢伙十有**是想要控制癸月派,收服澹臺月。雖然陳志俊也很想收服澹臺月,控制癸月派,但他很明白,自己根本沒有那個能力做到這一點。

想到這裡,陳志俊笑道:「葉兄的真正目的怕是想要收服澹臺月吧?」

葉凡笑道:「澹臺月是癸月派第一美人,說實話只要是男人,誰不想將她收服。可這女人的媚功達到了化虛境,如果她對你有好感,自然一切都不是問題,可如果她對你沒興趣,你想上她絕對是找死。」

陳志俊嘆道:「化虛境的媚功啊,如果是死還好說,可如果被對方的媚功所趁,最大的可能因該是被控制住,從此心智迷失,對這個女人死心塌地。不過葉兄能夠降服情齋的齋主,想來對付被種下【邪魔咒】的女人非常有心得,要知道在下可是聽說葉兄修鍊過《邪魔訣》,當初陰癸門聖子暗殺兩位戰王世子的事情就是葉兄揭穿的。」

葉凡有些古怪的看著陳志俊道:「賢弟連這麼機密的事情都能知道,看來是真將崔靜茹那個女人降服了。」

陳志俊看著葉凡道:「葉兄應當想要收服澹臺月吧,小弟倒是願意助葉兄一臂之力。」

「哎呀,這怎麼好意思了。」

「幫助葉兄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在下只不過是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而已,不過葉兄需要幫助在下快速提升修為才行。」

陳志俊看著葉凡的目光透著火熱,這才分別多久啊,這小子一身修為竟然已經達到先天八重,隱約間那氣息要比先天圓滿還來得可怕,這修鍊速度要是他也能夠擁有,就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到大先天圓滿,甚至於元識境。

葉凡上下將陳志俊打量道:「要快速提升修為倒不是什麼難事,可這樣會根基不穩,賢弟真打算這麼做?」

陳志俊皺眉道:「不知道葉兄可有穩妥一點的辦法?」

葉凡搖頭道:「要想穩妥太難了,力量的提升必須有相應的境界配合,要幫助賢弟直接晉陞到大先天圓滿都不是難事,可賢弟要衝擊元識境這個困難程度將成倍提升,這樣的結果絕對是得不償失。」

陳志俊搖頭道:「現在我可管不了那麼多,只要能夠快速提升修為達到大先天圓滿,將來衝擊元識境總會有辦法的。」

葉凡腦中閃過無數念頭,好一會兒才道:「幫助人強行提升修為的辦法很多,最穩妥的辦法就是藥物配合雙修,藥物我可以幫忙解決,而女人嘛就需要賢弟自己想辦法。只要記住一點就成,女人是修為越強越好,當你跟她們第一次時所激發的藥力也就越強,保守估計,如果你能夠找到十個修為強過自己的女人,應當就能達到大先天圓滿。至於要如何衝擊元識境,那一切都要依靠賢弟自己想辦法了。」

陳志俊點頭道:「十個女人的話,只要找應當都不是難事,不知葉兄何時能將藥物配好?」

「給我一個晚上吧。」

「一個晚上到不成問題,今夜是測試,如果能夠順利完成測試,明夜才是真正的考驗,只要能有情齋的齋主親筆書信一回,那個陰癸門的聖子就無話可說。」

陳志俊很是興奮,只要能讓自己的修為達到元識境,他起碼就有了一點自保的能力,不用再受那個女人的壓制了。陳志俊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讓潤娘知道厲害,這女人完全將他視為玩物,這次他不但要藉助其提升修為,還要狠狠羞辱她一番,最後再將其幹掉。

深吸口氣,陳志俊沉聲道:「這一切都擺脫葉兄了,嘿!今夜小弟是否就在這裡過夜?」

葉凡的目光在「妍桃」跟陳志俊身上掃過,嘿嘿笑道:「長夜漫漫,為兄就不打攪陳賢弟了。」

陳志俊輕咳一聲道:「她不是葉兄的女人嘛,小弟怎敢碰她?」

葉凡翻白眼道:「她只是我的一個手下罷了,又不是我女人,如果賢弟喜歡的話,讓她今後跟著你如何?」

陳志俊搖頭道:「既然她是葉兄的手下,小弟豈敢染指,一切只要順利完成任務就成。」

葉凡面色古怪的道:「你要完成任務就必須給這女人開苞,不然只要稍稍會點媚功的人都能看出來她是處女。」

陳志俊有些遲疑的道:「她應當不是真的處女吧?」

葉凡伸手一指「妍桃」道:「她現在就是貨真價實的處女,既然賢弟不喜歡,那為兄就讓她自己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妍桃」臉色立時發白,她充滿哀怨的瞅著陳志俊,完全就是一個期盼英雄來救的少女,只讓後者色心一陣狂跳,差點一口就應下。不過陳志俊還是忍住了,他知道葉凡擅長煉製媚葯,也知道這個「妍桃」媚功可怕,萬一著了道咋辦,一定要忍。

葉凡暗自搖頭,他自然知道陳志俊在懷疑自己,不過他也能理解這傢伙現在的處境,身邊全都是一群居心叵測的敵人,戒備一點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葉凡對於盟友或者朋友,絕不會玩什麼手段,除非已經確定是敵人才會如此。陳志俊雖然不算朋友,但目前為止還不是敵人,做一個互不侵犯的利益盟友也不錯。

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葉凡很快就離開了妍桃的宅院,跟著他一道離開的還有妍桃本人,美人兒齋主說要給他打下手。葉凡倒沒有計較妍桃的真實目的,現在冒牌的「妍桃」在情齋,她這個正牌貨還是不要留在那裡比較好,他不介意干一回金屋藏嬌。 葉凡回到自己住處已是下半夜了,香怡睡眼惺忪的從床上爬起來,俏侍女一臉狐疑的打量著妍桃,似乎在懷疑昨夜是不是這個女人將自己扔地上去了。

葉凡一拍香怡的屁股,道:「去將廚房收拾一下,本公子馬上要用。」

香怡狐疑道:「公子要用廚房做什麼?肚子餓的話怡兒給你去準備就是啊。」

「廢話那麼多做什麼,你這丫頭去準備就是。」

「哦。」

香怡嘟著小嘴往外走,不過臨出門之際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妍桃,她顯然還在懷疑到底是不是這女人昨夜將她扔地上了。

妍桃笑意盈盈,她如何不知道俏侍女在懷疑自己,不過她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將葉凡拉到床上坐下,然後一屁股坐到他的懷中。妍桃喜歡這樣,不管是掛著,還是磨著,抑或是像現在這樣坐著,用自己的屁股去感受他的天賦異稟,才不介意看上去成熟高挑的她像似在猥褻小孩。

葉凡暗自搖頭,對於妍桃不放過任何一點修鍊時間的精神有些無語。香怡辦事想來利索,很快就出現了,她一直對妍桃充滿敵意,這或許就是她潛意識在作怪。葉凡懶得去管兩個女人的暗鬥,將整副心神都投入到煉藥中,雖然有段時間沒有煉藥了,但他的水平絲毫沒有落下不說,還隨著修為的替身,變得愈發的精湛起來。腦中來自師父的記憶如同潮水而來,提升修為的丹藥在鎮龍鼎中飛速成型。

當卯時將近時,葉凡完成了丹藥的煉製,他自己並未送葯過去,而是讓妍桃代勞,差不多有兩宿沒有合眼,他要補充一下睡眠,好應對聖子薛無情對澹臺月的窺視。

葉凡睡覺基本上是不會進入夢鄉,他一如既往的來到試煉夢境開始挑戰兩位青衫劍客的聯手,如今他已經挑戰過無數次了,基本上全都已被殺告終。再次面對兩位青衫劍客,葉凡心情凝重,直到現在他都沒有找出一個穩妥的辦法讓自己戰勝兩名青衫劍客的聯手。

葉凡清楚,這種事情是沒有捷徑可走的,唯一的辦法就是領悟真正的心之劍,要做到這一點,現在看來他已經做得還遠遠不夠。

是否要領悟更多的劍法?

葉凡都定了這種判斷,用小女孩的話來說,十套劍訣只要做到隨心所欲的隨意打破招式限制,要擊敗兩名青衫劍客絕不是難事。顯然葉凡現在還沒有做到隨意所欲打破招式的限制,他對於天賦技能的依仗還是太大。

實戰是最好的辦法,有試煉夢境這個利器在,葉凡認為只要對自己夠狠,他絕對能夠戰勝兩大青衫劍客的聯手。腦中閃過無數的念頭,葉凡最終一咬牙,決定不打白兩名青衫劍客聯手絕不離開試煉夢境。

顧少,情深不晚 對決開始了,龍刃化為長劍,葉凡相隔十米與兩位青衫劍客對峙,他們相隔兩米,一股氣機牢牢將彼此聯繫在一起,要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話,他甚至以為對面只有一個人。牽一髮而動全身,葉凡要想跟兩名青衫劍客對戰,就不能簡單的將他們當做兩個人,而必須當做一個人來看。

當然,這種一個人並非是直接將兩人當做一個人,而是將他們的招式當做一個整體來看。以前他破招總是想要先擊敗一個,然後在跟另外一個對戰,這無形中就落入下乘。

將兩個人看成是一個整體,不管是出招還是防禦,都必須照顧到兩個人,這樣對招式的要求就更高了。深吸口氣,葉凡出招了,【心劍無痕】,現在他只會這麼一招劍法,不過一劍出卻生出數個變化來。

火鳳劍訣!

一隻火鳳展翅而飛,先天劍氣這一刻化為漫天火海。這是火羽漫天,無數火鳳的羽毛飄落,完全將兩名青衫劍客籠罩,葉凡這一刻完全失去蹤影。

兩個青衫劍客瞬間動了,他們同時想著虛空某一點一劍殺去,兩人雖然方向相同,但使用的招式完全不同,可很快強橫的劍氣肆虐,竟將葉凡給迫出來了。

火羽漫天飛舞,如若一口口利劍斬向兩名青衫劍客,葉凡來氣【真武之眼】,看著兩個人,他們的招式立時化為最為清晰的線路圖。

找到了!

葉凡幾乎是瞬間就找到了兩人連招支點,那是他們攻擊的最終點,要破的話只要將這個點隔斷即可。葉凡陡然化為一道閃電,他的速度提升到極致,火羽漫天的招式瞬間變為星流電擊,速度直接飆升了將近一倍。

「嘭!」

破了!

葉凡的劍先一步同一名青衫劍客碰撞,將之逼退,閃電間接著一劍就將另一名青衫劍客的劍接住,擋住他們聯手一擊,不過這還只是一個開始,稍有遲疑絕對會讓兩名青衫劍客重組招式連擊,他必須佔據主動,最好能夠直接幹掉一個。

葉凡將身法與劍法施展到極致,閃電間練出十多劍,一劍比一劍快,一劍比一劍狠,每次都是差之毫厘的避過青衫劍客的反擊,直接將其殺得狼狽而退。就在這時被第一劍逼退的青衫劍客殺至,葉凡暗自咬牙,這青衫劍客實在是太冷靜了,他就算能夠壓制,也很難數招間分出勝負來。

不得已葉凡只能選擇將這名青衫劍客逼退,迎接另外一個,讓他很快鬱悶的是似乎接下來就陷入這種循環中,雖然他不能將其中一個幹掉,但兩名青衫劍客也無法真正聯合起來,雙方完全僵持住了。

這顯然不是葉凡願意看到的,跟青衫劍客交手差不都有一年多了,他如今基本上可以做到滴水不漏,能將這種壓制玩得穩穩噹噹。可這樣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人畢竟是血肉之軀,可不會像永不犯錯的青衫劍客。

再度纏鬥一會兒,葉凡發現一個事實,如果不想付出代價,他很難擊敗兩名青衫劍客。腦中念頭電閃,葉凡再度出劍,剎那間劍光爆閃,劇痛襲來,他只覺一隻胳膊掉了,而其中一名青衫劍客則被他直接幹掉。

這種代價是慘痛的,可卻是葉凡試煉至今最好的成績,倖存的青衫劍客並未因為同伴的死亡而有任何的波動,可怕的劍直奔臉色蒼白的葉凡而來。

失去一隻手臂,葉凡整個人很是狼狽,雖然這是試煉夢境,但人真的就像已失去手臂一般,一切都真實的可怕。不適讓葉凡很快陷入被動,不過本能讓他守得密不透風,差不多一個時辰的纏鬥他逐漸佔據上風。

不知何時,當葉凡精疲力竭之時,他終於將剩下的青衫劍客解決掉,終於闖過第一關了,如此慘烈,他感覺不到任何的喜色。如果是在現實中,葉凡絕對不會這麼干,也就是說這種勝利並不可取。

「不錯嘛,總算贏了一次。」

小女孩倒沒有葉凡那麼多感慨,甭管是怎麼贏的,只要能夠贏這就是最大的進步,畢竟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遲早一天能夠掌握真正的心之境。

「接下來該做什麼?」

「十套劍訣要做到無招勝有招不難,不過要戰勝兩名青衫劍客的聯手卻很困難,接下來我會再傳你十套劍訣,你將它們重新融入一招中,或許下次要戰勝兩個青衫劍客的聯手不用這麼狼狽了。」

葉凡點頭,他明白青衫劍客這個級別的對手以一對二實在是太難了,如果換做現實中,他早就將兩個修為跟自己差不多的敵人幹掉無數回了。 也發從試煉夢境退出來時已經是午後了,陽光從窗戶透入,睜開眼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香怡。俏侍女此刻將他當做修鍊道具,僅有嫣紅肚兜裹身的她顯得格外嬌媚迷人。

「什麼時候《蝕月》能夠大成?」

「大概還有十多天的樣子,嘻嘻!怡兒好開心,只要玄功大成,就可以享受被公子開苞的滋味了。」

「還有十多天啊。」

葉凡直翻白眼,沒好氣道:「快給本公子弄吃的去。」

香怡跳下床,目光瞥向葉凡的身上,突然紅著臉咯咯直笑,隨即光著屁股從衣櫃中拿出一套衣物交給他,匆匆穿上衣物,做了一個鬼臉瞬間消失。

葉凡一愣,被香怡的舉動搞得莫名其妙,他是穿著衣服直接睡的,不過很快他就明白其中的緣由了,因為準備起床的他發現自己的褲子濕了。雖然自己是睡著的,但身體仍告訴葉凡不久前有個女人用最為要命的方式磨他。

想到妍桃跟香怡,一個喜歡穿著褲子磨他,一個則喜歡光著屁股磨他,這的確刺激,可對於一個男人來說這實在不是滋味。香怡暫時碰不得,美人兒齋主十有**會穿著褲子磨他,至於紫玉跟靳雪兩位師姐火候遠遠不夠,難道要回去?

葉凡換上衣物,決定出去走一走,不知不覺他來到情齋所屬區域,因為四齋大比臨近的緣故,無數美女在修鍊,倒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重生空間之八零幸福生活 這個時候去找美人兒齋主絕對不合適,不然倒是可以幫秀鴛解決處女之身的問題。

閑來無事也無趣,葉凡決定好好逛一逛癸月派,現在他都屬於癸月派的核心弟子了,如果連門派的情況都不了解的話,那實在是太遜了。葉凡如今媚功媲美後天之境,倒是可以掩飾自己的天賦異稟,當然如果碰上媚功超過自己的人那就很困難了。

能夠掩飾自己的天賦異稟,葉凡一路上自然少了很多麻煩,不覺不覺他來到癸月派真正的核心區域,這裡的人少了很多,顯然居住在這裡的人身份非同一般。葉凡知道薛無情對癸月派滲透很嚴重,就連派主澹臺月都被種下【邪魔咒】,他這次亂逛,主要的目的還是碰運氣,如果能夠撞上一個被種下【邪魔咒】的女人,那就賺大了。

不過葉凡的運氣顯然沒有他想象一般的好,直到現在都沒有遇到一個被種下【邪魔咒】的女人。腦中各種念頭閃過,突然間一座宅院吸引了葉凡的注意力,這倒不是因為這裡屬於某位齋主之類的居所,而是他碰巧聽到這裡有溫泉。

太陽西斜,就要到晚上了,葉凡突然興起泡溫泉的念頭來,左右看看,並未發現有人,他悄悄的潛進溫泉所在區域。溫群處在林木環繞中,這裡沒有人看守,這讓葉凡稍稍鬆了口氣,起碼不會碰到人什麼的。

林木異常繁密,雖然天色還未暗下來,但是溫泉所在地方已經像似半晚時分,這種情況下泡溫泉倒也算得上有情趣。

突然,就在葉凡穿透濃密林木,來到溫泉時,他聽到呻吟聲從溫泉中傳來,臉上的神情不由古怪起來。

說實話,葉凡完全沒有料到這樣都能讓他撞上,從他這個角度是看不到溫泉中的清醒的,只能聽到那女人的呻吟從溫泉的水霧中飄出來,強烈的誘惑著他去一窺究竟。

要不要看了?

葉凡的腦中閃過這樣的念頭,他發現自己很難淡定下來,這**的呻吟聲透著強烈的誘惑力,這是媚勁外放的表現,能夠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達到這種程度,足以表明這女人是一個可怕的媚功高手。

葉凡瞬間就判斷出此刻在溫泉中沐浴的極有可能是四大齋主之流,現在沒有感應到【邪魔咒】的存在,那是因為他將《御天訣》收斂了。

深吸口氣,葉凡瞬間運轉起《御天訣》,幾乎是剎那,他感到【邪魔咒】的存在,那感覺強烈的可怕,遠遠超過當初遇到妍桃。這一情況讓葉凡很是吃驚,如此強烈足矣說明這女人體內的【邪魔咒】遠遠強過妍桃,這代表了神了么?

葉凡的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一道目光突然落在他的身上,一股可怕的氣息接踵而至,只讓他竟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突然!

水花生響起,一道匹練襲來。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葉凡感覺一股可怕的意志力作用於自己的身上,讓他就算想要做出應變都無法挪動一下身體。

匹練是綢帶所化,它捲起葉凡直接將之拽入溫泉中,溫熱的泉水讓他嗆了好幾口水才站穩身子,出現在他眼中的是一張魅惑到極點的玉容。

「你是誰?」

美人的目光異常凌厲,彷彿要將葉凡的心靈看透。

「我……我是月齋剛入門的親傳弟子。」

葉凡感到壓力大的可怕,幾乎是下意識的自曝身份。

美人臉上的凌厲之色稍減,她若有所思道:「你叫葉凡?」

葉凡吃驚道:「姐姐怎麼知道?」

美人淡然道:「你師傅跟我提過,她近來新收了一個出色的親傳弟子,讓我在她離開癸月派這段時間多多照顧一番。」

「姐……姐姐原來認識師傅啊。」

葉凡還是有些尷尬的。

重走榮華路:腹黑相公的福氣娘子 「你修鍊過《邪魔訣》。」

「這個……的確修鍊過。」

「很好,你現在就幫我做一件事情。」

「什麼……什麼事情?」

葉凡的話剛問出口,就見身前的女子從水中站起來,惹火的**直入眼球,她的豐滿彷彿能將他的視線燃燒掉。

女子很快伏在一塊原石上,惹火的**大半重新被溫熱泉水淹沒,她扭頭看著目瞪口呆,仍沒有回過神來的葉凡道:「你修鍊了《邪魔訣》,應當能夠感應到我體內有【邪魔咒】的存在,快過來幫我壓制。」

「幫你……壓……壓制?」

葉凡又不是傻子,美人這個姿勢很清晰的告訴他要讓他如何壓制,雖然第一次相見,但是男人這個時候豈能退縮,何況這可是英雄救美啊。

葉凡雖然心中想,但嘴上還是道:「姐姐,這個不好吧?」

「愣著幹什麼,快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