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腦袋裡面還在苦思對策,接過那巨大的手掌再次朝著羅征拍過來,裴天耀根本不打算給羅征喘息的機會。

這一次,羅征依舊選擇避開,只不過羅征在避開這個大手掌的時候,卻做出了另外一個驚人的決定,他把劍拋了出去……

流光長劍在空中飛舞了一圈,隨即就開始自由落體。

就在眾人還不明白羅征意圖的時候,自他身體之中忽然竄出一道血紅色的影子,那影子出現的瞬間就凝結成形狀,那真是羅征的劍靈妖夜。

妖夜出現后就沖向了流光長劍,當妖夜手執流光長劍后,更是再一次提速,手中的流光長劍直指裴天耀!

妖夜本身就是劍客,自然可以持劍作戰,只不過羅征現在沒有兩把好劍,在自己脫身無果的情況下,羅征只有一邊躲避那兩個巨大的手掌,一邊操控妖夜去襲擊裴天耀。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妖夜是羅征的劍靈,這位有著修長雙腿的妖夜一族少女無時無刻都綻放著凌冽的煞氣。

羅征是在躲避兩隻手掌的時候,給妖夜下達了一個命令,那就是拿上劍,出擊!其他的東西羅征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想,只要稍微一分心羅征就有可能被那兩個大手掌拍中!

但是就在羅征躲避不動明王兩隻大手掌的時候,他用燕郊一瞥,頓時連他也震驚了!

妖夜手持流光長劍之後,就開始旋轉起來,與此同時她身上的煞氣也形成一個螺旋,彷彿一陣風暴圍繞著妖夜開始旋轉起來,然後以高速開始向裴天耀絞殺。

她彷彿在跳舞,而劍只是她舞蹈中的一個道具,一段帶來死亡的舞蹈……

「這,這是什麼劍招!」羅征有些發獃了。

妖夜雖然是羅征的劍靈,但是羅征對她並不了解,至今為止羅征也只是將她召喚出來,然後讓她依附在自己的劍中。

何況這尊劍靈除了長相漂亮一點之外,和羅征在殺戮劍山上所看到的其他劍靈似乎也沒有什麼區別。

在殺戮劍山中羅征可是見過形形色色的劍靈了,劍靈的最初級形態根本就沒有形體,只有一個個的光點,而隨著羅正不斷的攀登,出現的劍靈也變得高級起來,許多劍靈都擁有自己的形態,其中最為常見的就是人類的形態。

但即使如此,這些劍靈本身是沒有思維的,劍靈不會說話,臉上也沒有任何錶情。

除了在最後羅征遭遇了那個冰劍上人之外,冰劍上人是因為在劍靈之中注入了一抹自己的靈魂操縱劍靈。

劍靈妖夜之中可是沒有任何靈魂的存在,但讓羅征奇怪的是,自己僅僅只是下達了攻擊的指令之後,她竟然使用出如此詭異的攻擊方式!

隨著妖夜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道道煞氣螺旋也是越來越多。

一開始羅征放出劍靈,裴天耀也沒有太在意,他只需要專心駕馭不動明王的正法輪身就可以了,至於一道劍靈,即使讓她手持流光劍對自己恐怕也造成不了多大的麻煩,只需要略作閃避就可以了。

可是裴天耀沒想到羅征的劍靈竟然能夠使用劍招,而且是這麼詭異的劍招!

這哪是什麼劍招?分明就是舞蹈!可是在舞蹈之中又藏有劍招,這是一種劍舞!

在沒有把握躲開妖夜這詭異的劍舞情況下,裴天耀不得不回撤一隻佛手,朝著妖夜狠狠的捏過去。

少了一隻佛手之後,羅征的壓力頓時減輕了不少,裴天耀無法一心二用,想要分心同時對付羅征和他的劍靈,這根本不可能,所以裴天耀決定先將妖夜捏碎。

不動明王的佛手速度奇快無比,幾乎是眨眼之間那巨大的手指就將妖夜包裹起來,然後用力的捏了下去。

然而,妖夜的厲害程度不僅超過了裴天耀的想象,更是超出了羅征自己的想象。

不動明王那恐怖的大手曾經一巴掌就將華天命的天罰之劍給拍碎,可是面對妖夜的劍舞,卻如同紙糊的一般!

就看到流光長劍一圈圈的攪動,同時劍尖更是劃出一道道煞氣,這些螺旋形狀的煞氣爆發出來,讓妖夜變成了一個長滿刺,同時又飛速旋轉的刺蝟,不動明王的佛手包裹住這樣一個東西,下場可想而知!

偌大的一隻佛手,瞬間就被妖夜絞殺的稀爛,手指頭更是被她齊齊切斷。

而妖夜絲毫沒有停留,羅征的命令是讓她攻擊,那麼眼前還只剩下一人:裴天耀。

裴天耀此刻感覺到非常的無奈,他並沒有小看羅征,實際上這段時間他對羅征的實力有了充分的估計,但結果是羅征每一項估計都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先是力量,他不知道羅徵到底為何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單純的肉身力量根本就超越了人體的極限,這力量到底從哪裡來的?他身上到底有什麼秘密?

然而又是肉身強度,羅征那強橫道變態的肉身,甚至比他的《金剛不壞之身》更加恐怖。

好吧,這兩項原本就是羅征的強項而已,裴天耀勉強還能夠接受。

那麼劍靈呢?這劍靈剛剛練成不久吧?剛剛煉成的劍靈就能夠化形,裴天耀也認了,就當羅征天賦異稟,有了常人難以望其項背的機緣。

可是就算劍靈化形,能夠強到這種程度吧?劍靈還自帶劍招?還自帶這麼犀利的劍招?

裴天耀已經無話可說了……

無話可說的人可不止裴天耀一個人,現場的十萬觀眾同樣也無話可說。

妖夜那雪白筆直長腿在一道道螺旋煞氣之中若隱若現,臉上淡漠的表情英氣逼人,宛若上天派下凡間的女武神,而她的劍舞又十分好看,劍招之中還有舞蹈,這舞蹈時而妖嬈動人,時而躍如游龍,長發如斯,半遮玉容,如清蓮臨風,靈秀飄然!

就憑藉這劍舞將裴天耀逼迫的節節敗退。

「羨慕啊,我他媽就碰到這種好事,要是擁有這樣一位劍靈,不用她那麼厲害,擺在旁邊天天看著也好啊!」

「羨慕?何止是羨慕,我都想頂禮膜拜了,這他媽是劍靈嗎?誰告訴我這他媽是劍靈嗎?這根本就是女神!」

「我告訴你們一個辦法,做夢,夢裡面可能會擁有這麼漂亮的劍靈!想在現實中擁有?哼,下輩子都輪不上你們!」

羅嫣輕咬著嘴唇,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她並不清楚羅征倒地遭遇了什麼,有了什麼變故,竟然能夠讓哥哥擁有這麼多層出不窮的戰鬥方式,而且無論每一樣拿出來放在別人身上,都足以用作殺手鐧!

「哥哥,太強了……」

觀戰的華天命再次搖了搖頭,裴天耀的不動明掌能直接將他的天罰之劍拍碎,可是竟然奈何不了羅徵召喚出來的劍靈,這未免有些太奇怪,太讓人接受不了了。

其實華天命的的奇怪是有道理的,因為羅征與他戰鬥的時候同樣也動用過劍靈,只是當時羅征直接將妖夜化入自己的劍中,由羅征自己激發出妖夜的煞氣拿來應敵。

問題是,羅征並沒有修鍊運用煞氣的功法,所以對煞氣的運用其實是非常低級的階段,完全依靠著煞氣本身的威力去破掉了天罰之劍。

妖夜自己懂得劍招,而且還利用如此詭異的劍舞將煞氣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這一點是羅征自己也沒有想到的。

也就是說,妖夜本身似乎比羅征還要強悍一些……

裴天耀節節後退的情況之下,最終還是被逼迫到了比斗場的邊緣。

在他的身後就是光幕形成的結界,再退,要麼認輸,要麼就要面對妖夜劍舞的絞殺。

也就是說,他退無可退。

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妖夜,裴天耀再一次合上了手掌,在他的瞳孔之中有一道佛印,金色的佛印。

「疾苦在身,宜善攝心,不為外境所搖,中心亦不起念……」

裴天耀默默念叨,面對妖夜步步逼近的劍舞,似乎放棄了抵抗。

但他眼中的那一道佛印驟然之間破碎,破碎后的佛印完全瀰漫在了他的右眼的眼瞳之上,這般看起來,他的右眼綻放出道道金光。

不用任何人說,大家都明白,裴天耀要爆發了。

可是裴天耀連不動明王虛影都動用了,他還有什麼底牌能夠比不動明王虛影還要強悍?

當然右眼之中綻放出金光之後,自他背後的那尊不動明王虛影的右眼,同樣也綻放出金光,而在這金光瀲灧之下,不動明王虛影原本破碎的手掌又重新凝結而成。

在手掌凝結出來的瞬間,裴天耀再一次雙手合十,當他雙手分開的時候,自他手中出現了一朵火焰,那是一朵烏青色的火焰。

與裴天耀相對應的是不動明王虛影的手掌之中,同樣出現了一朵更大的青色火焰!

「青蓮業火!」 藥典廣場之上的那一方天穹,紫色的雷霆猶如雨幕般垂落而下,雷霆肆虐,威壓席捲,這方天地化作雷霆世界。

遠遠看去,那場景,極具視覺衝擊力,頗為震撼人心。

在那紫色的雷霆世界中央,蕭寒渾身沐浴雷霆,那看起來可怕的雷霆此刻如同龍蛇一般在他身體上遊走著,不過並未對其造成絲毫傷害,相反顯得極為溫順,

唰!

億萬總裁溫柔點 只見此刻,在蕭寒面前的葯鼎之中,一道金色光柱衝天而起,直九霄而去,金光璀璨,恐怖的威壓隨之降臨,那衝天而起的金色光柱似是要撕裂這方天際一般。

與此同時,眾人發現,在這方可怕的雷霆世界中,一股濃郁的丹香散發出來,丹香襲人,片刻之間便充盈了這方天地。

九品金丹,出世了!

下一刻,腳踏虛空的蕭寒,那雷霆涌動的妖異眸子變得鋒利起來,他雙手伸出,而後猛地拍向了身前的赤紅葯鼎。

咚!

霎時間,天地顫動,只見那赤紅葯鼎猛地一震,而後便化作了一團團業火分裂來了。

這時,一道刺眼的金芒迅速從其中飛射而出,速度極快,欲逃離這方被雷霆籠罩的可怕世界。

見狀,眾人瞳孔一縮,似乎是那一枚出世的九品丹藥想要逃跑,丹藥到達九品層次,便已經具備了很高的靈智,更何況是這九品頂峰的金丹,剛出世的金丹自然不願意輕易成為被人手中的魚肉。

見到那瘋狂逃掠的九品金丹,廣場上的很多人都心動了,這可是九品金丹,自然極為誘人,不過看到天際的那道渾身沐浴著紫色雷霆的身影后,他們心中的這一絲貪念便被瞬間散去了,那可是一喝便能讓金魔雷粉碎的可怕存在,眾人哪裡敢去招惹。

九品金丹脫離葯鼎之後,便瘋狂逃掠,蕭寒面色平淡,只是平靜地看著,而後他腳步隨意向前踏出,身影猶如鬼魅般沒入了空間之中,彷彿人間蒸發。

下一刻,眾人便驚訝地發現,在那飛馳的九品金丹前方,蕭寒的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了那裡。

不止在場之人感到驚訝,那九品金丹也是吃了一驚,速度一滯,引得空間中發出一陣刺耳的摩擦嗤響,隨後九品金丹便迅速轉移方向,朝著另一個方向逃去了。

不過下一刻,九品金丹又是猛地停了下來,因為蕭寒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其面前,鬼魅無形,來去無蹤。

九品金丹似乎是知道自己的速度是快不過蕭寒了,隨即也是不再逃掠,直接停在了蕭寒面前。

嘩!

璀璨奪目的金光當即從九品金丹上散發出來,待得金光暗淡下去,而後在眾人那驚訝不已的目光之下,九品金丹竟然化作了一位女子的模樣。

女子一襲金色衣裙,緊身的衣裙包裹之下,曼妙的曲線顯露無遺,金光在其嬌軀上縈繞著,看起來極為尊貴,那一張嬌美的容顏上,帶著盈盈笑意,嬌艷動人,金色的秀髮在風中飛揚,將她的氣質襯托地更加高貴大氣。

此刻,女子那一對金色的大眼睛含著動人的眼波盯著蕭寒,含情脈脈,看得人的心都快化了。

看清這女子的模樣之後,剛欲動手將其收進藥瓶的蕭寒,動作也是一滯,他瞳孔逐漸收縮,盯著女子看了半晌后,他的目光不覺又看向了高台席位上的沐雪琴。

此刻,不僅是蕭寒在這般來回掃視著,在場的眾人,目光同樣是來回在沐雪琴和那女子身上掃視著。

一時間,場中的氣氛不覺變得有幾分古怪。

「怎麼…感覺長得一模一樣?」廣場上,有人出聲道。

當然,這也是此刻所有人心中的想法,這兩位美人,長得一模一樣。

「還帶這樣?」蕭寒眨了眨眼睛,目光來回在二女身上掃視著,表情有些精彩,這九品金丹居然化作了另一個沐雪琴,除了服飾有些差別,容顏根本別無二致。

咻!

九品金丹所化的沐雪琴嬌軀一閃,下一刻便出現在了沐雪琴身前,盯著後者打量了一陣后,她滿意地點了點頭,而後笑著看向了天際的蕭寒,道:「蕭寒小哥哥,是她漂亮,還是我更漂亮呢?」

說著,九品金丹所化的沐雪琴還對蕭寒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風情萬種,別有一番迷人的韻味。

蕭寒站在虛空中,眼中也是有著驚訝之色,這九品金丹的靈智,未免也太高了吧?不僅能口吐人言,而且還懂得一些人類情感?

其實,這也是蕭寒第一次見到九品金丹,即便在原著中,也並未出現過九品金丹,只是有過粗略地介紹罷了,所以對於這九品金丹的靈智層次,蕭寒並不是很了解,可見到眼前這枚九品金丹后,他算是知道了,九品金丹,靈智很高,甚至絲毫不弱於人類。

從眼前這九品金丹的表現來看,蕭寒發現,這九品金丹應該是掌握了一些他腦海中的信息,想必是在煉製過程中,靈魂力量的反覆接觸,讓得九品金丹對他有了一些了解,不然九品金丹也不可能變幻出沐雪琴的模樣。

此刻,蕭寒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他這哪裡是在煉丹,這是創造出了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啊,而且靈智還相當之高。

「九品金丹,靈性通天,丹藥一途,果真奇妙,真不知道這方位面上極致的帝品丹藥又該是擁有何等逆天的靈智。」蕭寒目光閃爍,心中也是有著不小地感慨。

隨即蕭寒笑著搖了搖頭,不再多想,那些風景,遲早會去領略到的。

而後蕭寒心念一動,天穹之上肆虐的紫色雷霆盡數散去,緊張壓抑之感一掃而空,暖人的陽光,自天際傾灑而下,很是迷人。

「雪琴,這九品金丹就交給你了。」蕭寒看了眼九品金丹后,對著沐雪琴笑著說道,也是沒忍心將九品金丹打回原形。

沐雪琴美眸眨了眨,隨即目光又看向身前這個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沐雪琴」,不覺有些哭笑不得,這傢伙煉個丹,怎麼煉出了另一個自己。

「雪琴小姐姐,我以後就跟著你了,誰要是欺負你,我就幫你胖揍他!」九品金丹走上前,拉著沐雪琴的手臂,說話的同時,她玉手一揮,一道金色光束迅速暴射而出,直奔廣場旁的一座高大建築。

轟!

光束眨眼便至,頃刻之間,一道驚天轟炸聲驚起,隨即那看似堅不可摧的高大建築,被轟成了廢墟,濃煙四起,瀰漫天際。

見狀,眾人的心頭也是不覺狠狠顫了顫,彷彿這一擊轟在了他們心頭,敢情,這是個暴力美少女啊…… 業火,罪惡之火,惡業害人譬如火,又名燒地獄罪人之火。

在佛教之中兩種火焰最為強大,一種便是諸佛菩薩的性空真火,另外一種便是業火,兩者不分上下。

須知,諸佛菩薩功德不可思議,而眾生業力亦不可思議!

「吾意青蓮,處於濁世,若生處雖說惡,亦不為污染,只為焚燒諸天萬界,化無盡火獄……」

洶洶青蓮業火自裴天耀手中綻放之後,分為一大一小兩朵火焰,小的那一朵綻放千百蓮華燒向妖夜,而不動明王虛影手中那一朵巨大的青蓮業火則直接朝著地面狠狠砸去。

這青蓮業火的威力遠遠超出人們的想象!

原本依靠煞氣咄咄逼人的妖夜,在那一朵小小的業火逼迫之下,一道道煞氣竟然被瞬間消融!

雖然妖夜的煞氣數量不少,但恐怕也堅持不到幾個呼吸的時間,羅征見狀心念一動,就讓妖夜帶著流光長劍撤了回來。

妖夜化作一點點的光點回到羅征的體內,而流光長劍也被羅徵收入須彌戒指中。

羅征一步一步緊逼的打法,終於把裴天耀逼出真火來了!

布衣一怒,血濺五步,帝王一怒,伏屍百萬!佛祖一怒,焚燒萬界!

青蓮業火散發出來的洶洶火勢,讓比斗場周圍的十萬青雲宗弟子們難以呼吸,不少弟子開始騷動起來,開始逃跑,甚至彼此之間發生了踩踏,一時間各種叫罵聲,呼喊聲此起彼伏。

這些弟子們現在可是學精明了。

看戲歸看戲,要是讓這青蓮業火燒出來,還不給燒成飛灰?那就不值得了,之前又不是沒發生過這種事情,好幾次比斗場里的戰鬥波及到外面觀戰的弟子,例如羅征對陣王允那一場發出的龍吼,就讓不少參加全峰大比的弟子神魂受傷。

能夠參加全峰大比的弟子,實力可都是各座山峰上拔尖的,今天來觀戰的這十萬弟子實力可是遠遠不如之前,不早點跑恐怕要被燒的連渣渣都不剩了。

佛,是克制的,不會將業火加諸於其他無辜的生靈。

當不動明王虛影手中那一團巨大的青蓮業火砸下來的瞬間,在比斗場的地面之上驟然出現了一片神秘晦澀的符印,便是這道符文將這團巨大的青蓮業火牢牢地拘禁在了比斗場上。

周圍的幾位長老也注意到裴天耀的這一擊,威勢太過於浩大,所以準備聯手穩固光幕結界,但緊接著他們就發現,這青蓮業火十分克制,僅僅只是將業火維持在比斗場中,沒有逸散出一絲一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