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臉色極其陰沉的望著空地上的屍體,黑影閃掠而下,落在空地上,目光從那一具具護衛身體上掃過,最後忽然眼瞳緊縮地停在了那徐梟屍體之上,看到後者雙瞳睜得大大,那種彷彿是死不瞑目。

密林內,黑影陡然頓住,渾身顫抖地望著那地上的一具屍體,猛然間,臉色蒼白的仰頭髮出一道怨毒聲,拳緊握間,發出嘎吱聲響。

吼聲半晌之後,方才逐漸落下,徐鯊忽然快步走近徐梟的屍體,雙手間,緩緩的將後者的雙瞳遮掩住。

「敢殺我徐鯊的兒子,很好……」

緩緩彎身,徐鯊將徐梟的屍體抱起,然後臉色淡漠地大步行出密林,那怨毒得令人渾身發寒的聲音,卻是逐漸回蕩。

「不管是誰,只要讓我查出是誰所為,定然要其受萬刀剮肉之痛。」

……

茂密的山林,一道身影猛掠而過猛然間掠過林間。時不時的衣衫與那茂密的樹枝觸碰,待得那身影停頓而下,露了一張清逸的臉龐,這人影自然便是剛剛反殺那幾個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徐梟兩人的楚澤。

這一路上,楚澤也是擔心那強者追上,一路上都是也是採集一些氣味性極強的草藥抹在身上,讓的與周圍的氣味相似,所以楚澤一直便是在地面上小心的行走。

而藉助著森林中茂密樹叢的掩飾,而在摸個時間段,楚澤憑藉著靈識的感知,差點與後者撞上,不過好在能夠提前的感知到後者的氣息,所以,這一路拚命的逃竄中,竟然沒有讓強者發現其形跡。

一處陡峭山崖上,一道身影忽然從後方的森林中彈射而出,然後穩穩地旁邊的一棵大樹上,經過數個時辰的逃竄,略微有些的髒亂,露出一臉驚險逃生之後的釋然。

回到修鍊的房間,楚澤將那儲物戒指中東西全部倒騰起了來,雖然剛才只是粗略一看,但卻是讓自己羨慕這傢伙的身價,簡直就是讓他有種當場流口水的誘惑!

而待得這一次的仔細查找,他發現那徐梟的身家之厚,竟然還在他的意料之外,在後者的身家中,光是一些三品靈藥便是達到了數十種,而其他的天材寶物更是不少。

「果然是同人不同命啊……」

楚澤輕嘆了一聲,將這些靈藥盡數收好,然後手掌一翻,一塊古怪的獸皮,出現在了其手中,在那獸皮上,有著一些文字般的烙印,楚澤目光看去,嘴角的弧度,不由得緩緩掀起。

「血元訣。」

在燈光的反射間,楚澤看見了那三個透著一絲絲煞氣的古怪字體,看上去,宛如魔猿的猙獰笑容,讓得人不寒而慄。 血元訣!

三個略微有些怪異的字體,在燈光的照耀下,透著一絲絲的凶氣,看上去,宛如妖獸的猙獰笑容,讓得人不寒而慄。

當然,這般煞氣,自然未曾讓得楚澤有所驚嚇,他把玩著手中這寒意煞氣的獸皮,眼中倒是有著濃濃的興趣之色。

今日與徐梟的激戰,最讓得楚澤驚異的,便是這傢伙所施展的這名為「血元訣」的武學,這種能夠提升實力的奇異武學,乃是楚澤第一次見到!

這「血元訣」的能力,楚澤也是親自體驗過了,在施展之後,那徐梟不僅力量有所增長,甚至連速度以及抗擊打能力等等,都是變強了不少,如果今天不是依靠靈識的突襲,發動致命攻勢的話,恐怕這場生死之戰,還真是難以預料。

「這東西想必就是那傳說之中的秘法了。」

楚澤喃喃自語,這種秘法頗為罕見,楚澤也是有所了解,這秘法能夠在短暫的時間中,讓得自己得到提升實力的特殊能力,當然,這秘法也分三六九等,較為低等的秘法雖然讓這雖然會讓得人的力量在短時間內暴漲,可事後,身體卻是會出現不小的損傷,甚至是修為大損,而更為高深一些的秘法則是僅僅是至少要休息幾天才能恢復,不過,對於那最為頂層的秘法,卻是只出現在傳說之中,沒有幾個人見到,不過也能想象的出,這最為高等的秘法絕對是威力無窮!

「不知道這血元訣是如何修鍊的……」

楚澤皺了皺眉頭,大凡秘法一般都會有特別的修鍊方式,而楚澤卻是第一次接觸這種東西,不過,一般這種神秘的東西,多少都跟靈力有聯繫。

「先用靈力試試看。」

想到這裡,楚澤當即便是行動了起來,旋即一股靈力便是自手掌湧入獸皮之中,那原本有些灰暗的獸皮,此刻卻是如活物一般,頗為奇異,而在某一瞬,忽然一股強光自獸皮暴涌而出,而後,一道光幕便是浮現的牆壁上,無數文字信息流,旋即自動的排序在山洞中半空處,組成一幅特殊的字體畫。

房間裡面內,寬大的光幕,懸浮在半空,其中整齊的漂浮著無數字體,並且,在字體一旁,還有著一副極其繁複的人體光像。光像內,一道道複雜的光線,互相連接,組成一副玄奧詭異的路線。

「妖魂入體,奪其魄,掌其神……」

目光掃過半空處的光幕,楚澤望著那光幕上面的晦澀而繁瑣的文字,用靈識來將這光幕上文字以及圖像刻入在腦海上。

那晦澀玄奧的文字口訣,好半響之後,楚澤才將上面的文字以及圖像路線圖記錄下來,那光幕也是緩緩的淡化而去,與此同時,在全部記入完之後,楚澤臉龐當即便是急速地抽搐了幾下,強忍著那股澀痛之感,急忙盤腿而坐,閉眼消化著這股蘊含著秘法修鍊方式的信息。

好半響過後,楚澤方才睜開了雙眼,輕吐了一口氣,眼神閃爍,看著那獸皮恢復如初的樣子,楚澤的眉頭也是微微皺了皺眉,因為他發現,這秘法雖然能夠提升修為,但是這「血元訣」,並非想象中的那麼容易修鍊。

因為這秘法卻是需要一些外物輔助,比如妖獸的精魄,大凡能有精魄的妖獸,莫不是在天靈境的實力,想要獲得精魄的話,絕非易事。

「不過,根據上面的記載來看,妖獸身前的實力越強,所增幅的力量,也隨之增強,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這種秘法有三層,每一層都是能夠提升修為,若是擁有三種精魄的話,便是能夠使人接連三次實力暴漲遞增,而那實力增幅的尺度,則是所掌控的精魄強度有關。」

看到了那上面的記錄的信息,楚澤略微有些動容,而徐梟才不過是借用天靈境的妖獸精魄,都能夠讓後者短時間能提升到天靈境的實力,若是用靈丹境的精魄的話,那所增幅的實力,豈不是相當的恐怖?

最為驚駭的是,上面還提到能夠跨越等級而戰,這讓楚澤有些動容,每提升一個層次的修為,差距也隨之增大,而在天靈境之後,更是如此,而這個武學竟然是能夠讓人越階戰鬥,這般看來,這東西簡直寶貝的不得了。

當然,越是越厲害的妖獸精魄,煉化起來就越困難,被反噬的幾率,也越大。楚澤也是記得那後面的補充,果然是一分力量一分風險,誰都想煉化強大妖獸的精魄,以獲得更強大的增幅力量,但若是沒那個能力的話,就真是在找死了。

「若是能夠得到一些強大的妖獸精魄,並且將其煉化,他相信就算是今天的那個強者也不必逃走。」

想到這裡,楚澤握著獸皮的手掌也是不由得緊了緊,修鍊這血元訣雖然有風險,但那所獲得的力量,也的確是極為的誘人。

在那神秘的東瀾聖地,想必競爭更是激烈,而且天才人物遍地都是,即便是楚澤現在獲得了那進入宗門核心弟子試煉的名額,但楚澤若是憑藉澤現在的實力想要在那裡混下去,根本就不可能。

更何況,他也相信曦兒那個小妮子,當年便以一騎絕塵的姿態站在青嵐城最為頂端處,被那東瀾聖地選中,後者的那妖孽級的天賦加上東瀾聖地的所供給的修鍊資源,現在的她已經有了讓他仰望的高度。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但是,他不想仰望他的小妮子,他想站在她的身邊保護她!

而且,那妮子,當年便是有著禍水級別傾世容顏,這三年想必是已經退卻了當年的青澀,恐怕是越發的傾國傾城,不用想象也能猜出,那裡的追求者更不會比當年的在青嵐宗的少……

房間中,略微有些安靜,楚澤的目光閃爍著,許久之後,他方才深深地吐了一口氣,握著獸皮的手掌緩緩的舒展了些許,這世間哪有平白得來的力量,想要獲得,就必須得經歷風險,血元訣這等武學,幾乎是上天送到面前的寶貝,若是就此放棄,他著實是有些不甘心。

想到那個丫頭的固執,楚澤的眼神也是溫柔些許,旋即目光堅定了起來,喃喃自語道:「我的曦丫頭,我可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雖然越強的妖獸精魄,煉化起來便越是困難,但楚澤卻是絲毫不懼,既然要修鍊,那就絕對不選擇最次的!

論起勇氣,他可從來不缺!

我在末世撿空投 心中下了決定,楚澤卻是將獸皮翻轉了過來,看到一幅地圖,上面標記著一些黑點,而這些黑點的位置,都是相隔較遠,而且大都是位於山脈的深林之中。

「這是……」

楚澤眉頭微微一皺,然後目光便是看向了牛皮紙最下方,在那裡,對於每一個黑點都有著註解。

「冰玄谷,冰玄寒蛟,天靈境中期。」

「火炎洞,烈焰魔龍蜥,天靈境後期。」

「……」

楚澤望著那一個個黑點註解,怔了一瞬間,然後,眼瞳之中便是湧上了一股狂喜之色,這些黑點,竟然便是一些妖獸所在的地點!

「這徐梟原來早有準備……」楚澤面色興奮,如此一來的話,可就省了他太多的精力,只要他按照這地圖上所表明的地點,應該便是能夠找到這些妖獸。

「那徐梟所取得的妖獸精魄,應該只是一個天靈境初期的妖獸,」楚澤看了一眼從最開頭開始細看,然後目光便是掠向最後面的幾行註解,而且位置的周邊與其他的妖獸距離更是遠了數倍,可想而知,這妖獸的兇悍自然是毛骨悚然。

「魔天峰,魔天金晶獸,靈丹境初期。」

「大荒冥淵,太古虎蛟,靈丹境初期。」

「咕嚕……」

望著最後的靈丹境初期幾個字,楚澤直接便是感覺到額頭上有著冷汗冒出,彷彿身體,都是在此刻冰涼了下來。

「靈丹境的妖獸……」

楚澤手掌微微抖了抖,好片刻后,方才逐漸地穩下神來,眼中有著濃濃的驚駭之色涌動,這青陽鎮可是沒有一位有著靈丹境實力,這樣層次的妖獸的精魄即便是讓人想想,便是有股頭皮發麻之感。

在眼中涌動著驚駭之色的時候,楚澤心底深處,卻是不知為何地湧上一股瘋狂之意,他目光閃爍著,如果……如果他能夠得到這靈丹境的妖獸的精魄,那麼再以其來修鍊血元訣,那麼,他相信,即便是在東瀾聖地,也會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過這般誘惑雖然巨大,但楚澤還並未完全喪失理智,而是將目光望向最開始的那幾種天靈境中期的妖獸,現在想要獲得靈丹境的妖獸的精魄,無疑是自找死路,而以楚澤目前的實力,倒是有機會搞搞天靈境中期的妖獸。

「到底搞哪種?」

楚澤盯著前面實力稍遜的妖獸,然後轉頭望向一旁的小不點,低聲自語道,似乎是在諮詢小傢伙的意見,小不點當即便是吱吱的叫了起來,似乎是同意了一般。

楚澤見到這小傢伙可愛,當即,便是揉揉那小腦袋。似乎是下定決心,望著那中間的一處地點,眼神堅定起來。

「怎樣都要去搞一次!」 「不管如何都要去搞一搞!」

想到這裡,楚澤的眉頭卻是不由得一皺,因為他身體裡面出現的另外一個隨時都可能爆發弒主的怪物,最為令人擔心的是,沒準哪天這妖狐凶威大發,一個不小心就將自己的小命給弄沒了。

那種小命攥在別人的手上的感覺令楚澤覺得非常不爽,所以,這個問題,他必須得想辦法解決才行。

而至於解決的辦法,楚澤思來想去,覺得還是只能用通過「和平共處」的原則來協商,雖然他覺得最後那成功的機會極為渺茫,但不管怎樣,總得試一試。

深吸一口氣之後,楚澤開始凝定心神,然後便進入神秘巨塔,而心神也是小心謹慎的靠近那處巨塔之內的一道囚籠之中。

那處光柱囚籠的中心之處,四周圍繞著紫金色的光柱,而在上空更是懸浮著一張金色符篆,一道道奇異的金色光亮自符篆飄灑而出,灑向那囚籠裡面的妖狐,彷彿是將其暴虐的獸性給安撫下來一般。

看著那妖狐被困在神秘巨塔裡面,楚澤心中的不安也是略微的減少了些許,畢竟這巨塔太過神秘,盯著那妖狐,踟躕了好半響,然後方才極為小心謹慎的靠近,溫和的表達了一股和善溫柔的意念,傳進那囚籠之中。

轟!

而就在楚澤那股代表著善意友好的意念傳進時,那原本緊閉著眼的妖狐,猛的睜開雙瞳,那眼中凶煞之氣卻是猛地升騰而起,那長長的幾條尾巴更是狠狠的對著楚澤甩去。

蓬!

那尾巴撞擊在囚籠形成的奇異的光牆之上,頓時便是震出道道漣漪,那兇狠的眼神,猶如是要將楚澤吞噬一般。

看到這一幕,楚澤也是被這妖狐的凶氣嚇了一跳,一看到後者那瀰漫著凶煞之氣的目光死死的將他給盯著,那種凶煞之氣讓得楚澤沒有絲毫的懷疑,若是真讓這妖狐逮到機會的話,肯定會毫不留情的把當場撕裂的碎屍萬段。

一想到,有人痴心妄想的想要馴服這種等級的妖獸,想想的都覺得可笑!

當然,眼下的楚澤倒是沒有想要馴服它之類的不太切實際的想法,即便是有,也僅僅一閃而過。

「嗨……」

被妖狐的目光狠狠的盯著,楚澤也只得輕輕的嗨了一聲,盡量表達著友善的語氣,露出了自認為極好的笑容:「你……你好啊。」

然而,面對著他這種傳達友善的語氣,那妖狐卻是無動於衷,不過那眼中的凶戾之氣,卻是未曾有半分退減的跡象。

「喂,你現在被困在這裡,說到底也是你咎由自取,我沒有去招惹你,但是你卻是想要害我性命……」楚澤無奈的道。

妖狐冷冷的看了楚澤一眼,將數條尾巴緩緩的縮回身子,旋即慵懶的趴伏在那囚籠之上,絲毫沒有在意楚澤的話語,顯然是直接無視了楚澤。

「喂,我們這樣一直僵持下去,對我們都沒有好處,還不如我們在和平共處的基礎上商量著如何才能對我們都有好處。」楚澤繼續著誘導說道。

不過,對於他的這種誘導,那妖狐眼睛睜的都未睜開一下,顯然是無視楚澤所給誘惑毫無興趣。

「喂,你好歹吱一聲,你這鳩佔鵲巢倒還顯得你有理了,你要是一直這樣,你信不信我用這東西收拾你?」楚澤見到這妖狐理都不理他,也是忍不住的有點惱羞成怒起來。

七尾妖狐聞言,更盛而就在楚澤為此惱怒時,雙眼的餘光掃視了楚澤一眼,隨即有著一道特殊的意念傳了出來:「如螻蟻般的人類,你有資格跟本座談合作交易?」

「你果然懂得與人類交流!」察覺到這道意念,楚澤心頭微喜,不管怎樣,這妖狐終於與他交流了,即便從那神態所露出一種居高臨下的輕蔑與嘲諷姿態。

「你這種卑微如螻蟻的人類,如此舌粲蓮花,不過,就是想要馴服本尊而已。」妖狐嘲諷的意念傳來。

「哼,說的你有多麼光明正大似的,你不也是想抹除的我的神智,然後佔據著我的身體?」楚澤冷笑道。

「人類,你以為這裡能困住我多久嗎?在我眼中你連螻蟻都不如,你也敢對本座呵斥?等我實力逐漸的恢復,到時候,第一個便是要殺了你!」妖狐眼中有著濃郁的殺氣肆意而出,而且那語氣之中充滿著濃濃的凶戾之氣。

「我死了,對你沒好處,一旦你被發現,會有無數強者對你動心思,雖然你以前的實力很強,不過你現在卻太虛弱。」那猶如實質的殺意,令得楚澤微微一顫,但眼下乃是非常時候,楚澤咬著牙,面上故作波瀾不驚姿態說道。

「你在我的體內,還能逐漸的恢復,但若是落到其他那些強者手中,恐怕處境會比在我體內遭無數倍。」

妖狐那狹長的眼睛眯了眯,顯然楚澤所說的並無法徹底打動它,雖然在外面的確會很危險,但它同樣也有些手段。

「我們可以做一個公平的交易。」楚澤緩緩的道。

「交易?」

「我不干擾你,你不要干擾我,還有我以後不會打你的主意,如何?」楚澤的聲音,依舊是平穩而堅定。

妖狐眼中終於一抹光亮閃過,雖然極為短暫,但楚澤卻是時時刻刻關注楚澤妖狐的神態,這樣的一幕自然落在楚澤的眼中,他知道,有戲了!

「說的倒是好聽,你現在只是沒這個能力罷了,若是你有這個實力還用得著在這裡廢話嗎?這種話,簡直毫無可信程度。」

楚澤淡淡的道:「你的確很厲害,但是我相信,以你現在的實力想要破開這囚籠,恐怕需要恢復的時間不會短到哪裡去。」

「不要懷疑我能不能做到,你也知道這裡的空間頗為奇異,而我畢竟是這裡的主人,只要我將這神秘巨塔研究透值周,到時候要對付你應該不難。」

妖狐數只尾巴隨意一甩,那冰冷的殺意襲來:「你敢威脅我?」

「我們只是公平交易,若是你覺得不公平,那就算了。」楚澤的聲音,依舊沒有太多的波動,這倒是讓妖狐有些驚疑。

聽得楚澤的語氣,妖狐明眸中的寒意,更加濃郁,以它的身份,可還從沒有人敢這般威脅它,當下一對凶眼,死死地盯著楚澤,其中殺意直撲向楚澤,若是被它發現楚澤有絲毫騙它的動靜,彷彿能立刻將楚澤滅殺。

那濃烈猶如實質的殺意,令得楚澤不敢有絲毫的舉動,他毫不懷疑若是有異樣的舉動,會當場被妖狐所殺,不過眼下的這個時候,楚澤也只能硬著頭皮硬撐下去,若是一個發軟,那這位凶名赫赫的妖狐,可就將會把他連人帶骨頭的吞了下去。

隨著對視的持久,一滴冷汗緩緩地從楚澤額頭上淌落而下,與這凶名震懾妖狐比拼氣勢,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活。

隨著僵持的持續,感受著楚澤聲音之中那有些偏執的決然,妖狐也是逐漸的沉默了下來,它趴伏在那囚籠上,許久后,聲音才緩緩的傳出道:「人類,不得不說,你的膽子很大,竟然敢威脅本尊,這麼多年來,我還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感受到妖狐話語中緩緩消退的殺意,楚澤故作輕鬆的聳了聳肩,然後一臉無辜地道:「當然,我也沒有打算馴服你。」

「難不成你還打算讓我叫你一聲……主人?」

妖狐的雙眼危險的弧度,最後的聲音,拖的略微有些長,妖狐略微揚起高傲的頭顱,一字一頓的聲音,蘊含著凜然殺氣

「若是你有能力突破這個禁錮,隨時都可以離開,我絕不會有絲毫的阻攔。」楚澤淡淡的道。

「當然,我們合作沒有問題。」妖狐那銳利的眼睛看向了楚澤:「但是這可不夠,我需要一個條件!」

楚澤沒有任何的猶豫,當即便是點頭道。

「沒問題!」

妖狐見到感應得無比乾脆的楚澤,倒是愣了愣,眼睛之中露出一些狐疑之色。

楚澤似是知道妖狐心中所想,聲音平靜的道:「多一個朋友,總歸比多一個敵人好多了,況且還是你這樣實力強悍的妖獸,我不會吃虧,所以你不用這般懷疑我。」

妖狐再度沉默一下,它能夠感覺到楚澤話語之中那種不容置疑的堅定,這段時間他潛伏在楚澤體內,對於後者性子,倒的確算是了解一些。

「至於我要你答應的條件,現在先不急著說,等以後碰到再說。」妖狐優雅的伸展著奇異的幾隻尾巴,道。

「好,成交!」 「既然如此,那我們今天就開始第一次交易!」

聞言,楚澤怔了怔,旋即有些疑惑問道:「今天就開始交易?」

「廢話。」那妖狐不客氣的聲音立刻傳來。

「那需要我做些什麼?」楚澤有些懷疑地道,即便這妖狐曾經是凶威赫赫,但楚澤可是清楚妖狐想來極為自傲,況且以現在實力的他根本就難以入它的視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