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自古文無第一、武無第二,作為人類兩大打手職業,武士和法師歷來是相互看不順眼的。本想著如果秦守拙只是個空有精妙的招式,卻缺乏鬥氣修為的見習武士,就等到回公爵府丟給管家處置就好,可如今發現這小子居然有魔法天賦,究其自主掌握這簡陋的治療魔法的情況來看,這小子不但天賦不低,而且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本命水元素。

腦補了這小子遠了放魔法攻擊,近身了一巴掌就甩過去,打完還能給治的滑稽場面,卡爾大師差點笑出聲。傳不傳衣缽是一回事,但是這小子絕對要拉到魔法陣營中來,就算不收他,到時候看比武,『魔法學院選手比武中暴打武士科參賽學生』的新聞絕對能讓自己開心小半年。

就這樣,儘管有著各種各樣的誤會,秦守拙的目的達成了,真正進入了卡爾大師的視線。卡爾大師不但親自察看了秦守拙的傷勢,還決定了要將秦守拙也送進魔法學院,作為大學4年拉菲兒的貼身執事+暗衛。不但如此,還叫給秦守拙一封親筆信,需要的時候可以用它開個後門。

當天晚上,卡爾大師吩咐拉菲兒開始教導秦守拙冥想,修鍊魔力與精神力,不管最後成為什麼樣的魔法師,這兩條總是繞不過去的坎,能多一點都是好的。

就這樣,秦守拙白天在車裡冥想、夜晚在帳篷里冥想、紮營了就陪拉菲兒打打鬧鬧的旅行生活開始了。

二十天之後,目的地到達,車隊開進了位於勞倫斯山脈主峰以南的帝國首都勞倫斯城。 第六章到達帝都

作為帝國有數的大貴族的長女,拉菲兒的美貌從小就傳遍勞倫斯城的角角落落。即使大部分時間都跟隨父母在領地生活,但是絲毫不影響帝都的貴族圈裡對其美貌的傳揚,甚至於在自身缺席的情況下與帝國三公主索菲亞·聖·林德、光明教廷勞倫斯教區聖女安吉爾、以及帝都衛戍區第11軍團軍團長艾爾莎並稱為新一代帝國四大美女。

相較於其他三位常年在帝都活動的美女不同,拉菲兒除了在父親述職、向皇帝進獻禮物等活動時以外,幾乎都生活在清源郡,雖然沒有固定的粉絲團,卻由於常年缺位形成的神秘感,擁有著最為龐大的粉絲群體,甚至另外三位美女的粉絲團里也有不少對這位鮮為人知的四大美女之一保佑著極其巨大的好奇心,只不過這些人里沒有什麼能經常跟葉大小姐接觸的,缺乏鐵杆骨幹粉絲且無法妥善管理,不能抱團自然也稱不上什麼粉絲團,不過是一群有著共同愛好的人群罷了。

然而,對於葉大小姐的粉絲們來說,有一點是早在幾年之前就確定的:今年,也就是葉大小姐16歲的時候,按照預定將會來到帝都皇立帝國大學戰爭魔法學院就讀這件事。

皇立帝國大學招生報名截止日期是每年的9月10日,自從進入9月份開始,每天在城門附近聚集的公子閑漢就一天比一天多,特別是在確認了葉大小姐不但沒有報名,甚至還沒能趕到帝都的消息之後,九門提督衙門已經不得不在南城門增加了一營人馬以維持東城門附近秩序,並維持道路通行能力。

為此,提督府里已經不止一次傳出大罵『一幫閑的蛋疼的公子哥』的聲音了。

在這樣一個幾乎算得上是萬眾期待的目光中,來自帝國東南的馬車隊在東門附近打了個轉,停在了遠處的官道上。

帝都城東,因為比鄰皇立帝國大學,在此求學的外地學子在進入大學前,大多居住在此處,再加上離城中的帝國政務院、城北的皇宮、城南的大市都不算遠,就算要去城西的人市,也有寬闊的御街能夠快速移動,地理環境上十分方便,久而久之就成了外地貴族、富商扎堆的地方,傑佛遜公爵府自然也在城東。

因為離得近,更因為閑得慌,反正東門離自家院子也不遠,不知多少公子哥兒在那邊扎堆兒等待著拉菲兒,再加上各家的僕役、護衛、車馬,對在東門執勤的帝都衛戍士卒來說,簡直就是災難。

越來越多的公子哥聚集在一個地方,不可避免的就會形成摩擦,於是乎各種各樣自發的活動,從酒會、詩會到打架鬥毆,不斷在東門外上演,導致了東門相當程度上的交通堵塞,時間越接近9月10日,道路堵塞的情況就越嚴重。

一到京城就要面對數千人的圍觀什麼的,不論如何想都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哪怕那些人都是自己的仰慕者。

9月7日下午,在二十幾位騎士的護衛下,一隊裝飾簡潔卻總在細微處體現不凡的馬車混在進城的商旅隊伍中進入了勞倫斯城南郊。

帝都南邊總共有著三座城門,分別走牲畜、商旅和貨物、另外還有一座水門,引河入城,不但可以加強城內物資轉運能力,還能大大增加居民用水供給,算是城市的基礎。城南平民區集中了帝都1/2的人口,顯得雜亂而擁擠,卻也帶來了與另外幾處城區不一樣的活力。

在九門提督衙門兵丁的呵斥聲中,雙馬拖拽甚至科多獸、龍馬之類的溫順魔獸拖拽著大車,緩緩向城內挪去。這裡是南部側門,專走大貨車,離城內最繁華的大市場最近,對於這麼一支明顯是貴族出遊的隊伍為何非到這擠,眾人紛紛表示不滿,但是看到那二十幾個護衛騎士與馬車上的紋章后,也只能乖乖閉嘴——懂行的知道這是公爵府的車隊,不懂的看在護衛騎士的份上也會很明白自己應該怎麼做。

為了方便貴族、富豪們逛街購物,城南大市場這邊往城東的富人區的主幹道那是相當寬敞好走的,這樣拉菲兒的車隊就能在通過城南大市場之後以最快的速度穿過市區,直接回府。動作夠快的話,哪怕城東的逗比們現在得到消息往回趕,最後也差不多是能看到車隊進府前最後一眼的樣子。

異界一流的大城的平民生活的狀態是什麼樣子的?這是個非常重要的研究課題。有近距離觀察的機會,秦守拙自然不會放過。從隊伍開始進城起,秦守拙就趴在馬車窗戶旁,掀起窗帘一角,看著街道上的車水馬龍,表現得十足是個沒進過城的泥腿子。

就在秦守拙一邊觀察一邊與維多利加404對異界社會發展程度展開激烈討論的時候,一輛裝滿了貨物的馬車吸引了秦守拙,確切的說,是站在馬車上指揮者周圍的夥計的那個肥胖的身影吸引了秦守拙的目光。

當然,絕對不是喜歡之類的感情。

那球形的身材,沖著夥計吆喝的姿態都深深映入秦守拙的眼帘,特別是有維多利加404的圖像比對功能幫助分析……

「死胖子,又碰到你了,真是巧啊!」

難怪秦守拙在那咬牙切齒,這胖子不就是前些天禍水東引的胖商人么。將精靈捕奴隊丟給秦守拙應付,等到精靈撤退之後,護衛騎士趕到當初的地方,那胖子和他的商隊已經不見了蹤影,只有周圍的痕迹依然在述說著戰鬥的慘烈。

但是對秦守拙來說,這丫就是栽贓嫁禍然後跑了!虧得大小姐專程來救援,秦守拙才算是活下來了。這丫的行為放到種族對抗的大局中,那就是妥妥的賣隊友,不能忍啊不能忍!

但是停下車隊去找那胖子麻煩,然後被回頭的青年們堵在公爵府外這種蠢事當然沒人會做,秦守拙這時候能做到的也只有將胖子的事通知拉菲兒,然後由拉菲兒安排下一個僕役留下跟隨胖子的隊伍,大部隊還是按照計劃迅速回府。

「死胖子,爺回頭在收拾你!」

正在催促著夥計們艱難前行的胖子突然感覺渾身一抖,背脊發涼,好像被什麼野獸盯住了一樣,肥胖的大手撫摸著自己的胸口,縮著腦袋,眯著一雙小眼睛四下張望,卻什麼也沒發現。

……………………

如同預想的一樣,當拉菲兒的車隊抵達公爵府門前的時候,僅有寥寥數人騎著快馬趕到,公爵府大門敞開,車隊毫不遲疑的衝進府內。公爵府管家帶著家丁擋住了準備跟著一塊兒進來的公子哥們,在遠處越來越接近的馬蹄聲中,公爵府大門轟然關上。

受到阻攔的公子哥們也不以為意,聽聲音他們把這次事情當成了一次賽馬的機會了,雖然沒能見到拉菲兒一面,高牆之外依然響徹了勝利者的歡呼聲。

剛剛下車,拉菲兒便得知了三公主索菲亞正在後花園等待的消息,迫不及待的拉著秦守拙和秋月往後花園跑去。繞過廳堂,穿過迴廊,很快就看看見了那個靜立在花園中的背影。

一頭繁複的髮髻,栗色的長發尾端靜靜的垂在背後,點點金銀的光澤點綴下,配上素白的衣裙,顯得那麼亭亭玉立。還沒見過正面,這份如畫中仙一般的氣質就已經將秦守拙迷住了。

「索菲亞姐姐~~」拉菲兒歡呼了一聲就撲了過去。聽到聲音的少女回過身來,正好將撲過來的拉菲兒抱了個滿懷,滿臉都是寵溺的微笑,輕輕蹭了蹭拉菲兒的額頭,秦守拙知道,這位大概就是那個跟拉菲兒關係極好的帝國三公主了。

聽到拉菲兒的喊聲,突然回過神來的秦守拙趕緊移開目光,盯住身前的一塊紅色的地磚,目光直直的盯著淑女看,實在太失禮了。

久別重逢的少女們耳鬢廝磨的互訴相思之情,不一會兒,話題就轉到了秦守拙身上,對這個初次見面的生面孔,索菲亞公主表示出了極大的好奇。

一聽到索菲婭公主問起「守拙哥哥」的事情,拉菲兒一下就興奮了起來,不停的在索菲亞公主面前吧嗒吧嗒吧嗒,將「守拙哥哥」被撿到開始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特別是精靈捕奴隊那一段,聽得秦守拙在旁邊冷汗淋淋,這真的在說自己么。

聽到秦守拙會做一手好菜的時候,索菲亞喉嚨涌動,兩眼放光;聽到被一個胖子商人陷害,遭到精靈捕奴隊攻擊的時候,哪怕對方正站在自己的面前,索菲婭公主依然忍不住小嘴微張,手掌輕輕放在嘴前略作遮擋,姿態優雅的表現了擔心和緊張;當聽到秦守拙獨自留下來纏住精靈追兵的時候,索菲亞更是感動得雙眼都紅紅的,情不自禁的握住了拉菲兒的雙手,放到了自己的胸前,身旁的秦守拙看得眼睛都直了。

「秦公子,當時的情況一定很兇險吧……」

聽到這樣一位絕世美女發問,秦守拙渾身一震,眼神立刻就亂了,呼吸急促,視線亂飄,一直以來的蛋定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再加上對方湊到自己跟前,眉目如畫、呵氣如蘭,身體還向著自己這邊傾斜,淚光閃閃的雙眼帶著感激的心情望著自己的雙眼,秦守拙更是緊張得紅了雙頰,勉強回答著索菲亞公主的問話。

漸漸地,秦守拙清楚的感覺到,索菲亞公主殿下眼神中的感激漸漸消失,變成了……戲謔?再次稍稍前進了一步,兩人站得更近了,索菲亞整個身體都已經壓在了秦守拙胸前,眼中的感激已經消散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愉悅?

秦守拙更緊張了,眼神亂飛,整個人都在向後靠,雙手撐著背後的石桌,已是退無可退。

望著越貼越緊的兩人,拉菲兒不知為何突然感覺到一陣煩悶,想將兩人立刻拉開,站在一邊張了兩下口,卻沒說出話來,心中更是急燥。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拉菲兒一拍腦袋:「對了!索菲亞姐姐,今天進城的時候,守拙哥哥發現那個陷害我們的胖子了,已經留了人跟著了,明天一起去教訓一下那個胖子吧。」

被打斷了娛樂的索菲亞公主並未生氣,眼珠子一轉又不知想到了什麼鬼主意,秦守拙卻是鬆了一口氣,趕緊告退,借口去做羹湯,離開了那個危險的地方,索菲亞公主那若有所思的眼神,讓秦守拙只覺得渾身一緊,背脊發涼。 第七章秦守拙的秘密

秦守拙跟著一個僕役先回到了管家給安排的房間,行李已經被送到房間內了,還補充了春夏秋冬一應內外服裝及其他生活用品,一等執事加一級的標準,府內僅次於幾位正副管家。

隨手從行李里將自己在路上抽時間自製的調料取了出來,簡單的將其他的東西放進柜子里,秦守拙趕緊往小廚房去,作羹湯雖然是借口,但是說出來了就不能不做。更仔細的整理要放到晚上有時間再說了,好在大小姐和秋月的關照下,秦守拙獨有一間房,避免了許多尷尬。

由於臨近晚飯,羹湯自然以開胃、增強食慾為主,雖說不是什麼主菜,卻也引得公爵府大廚怒目而視,卻也不敢對深得大小姐厚愛和女僕長秋月關照的秦守拙表露出來,只是對秦守拙拿出來的那包白色粉末充滿了好奇,趁秦守拙不注意,用手指沾了一點點放進嘴裡,只覺得一股鮮味瀰漫,口齒生津,不由得對秦守拙又看輕了幾分。

「原來就仗著有秘方調料。」

伺候著拉菲兒和索菲婭公主吃過晚飯,兩人都對秦守拙端上來的那份酸酸的山楂湯讚不絕口,開胃得很。喝了幾口山楂湯,晚飯都多吃了兩碗,這時候卻撐得有些難受了。

坐了一會兒消消食,天色擦黑的時候,索菲亞公主起身告辭,秦守拙才知道,原來公主殿下也是皇立帝國大學的學生,身居魔法科三年級首席的天才。

相約了明天一起去打壞人,兩姐妹依依惜別,秦守拙才有時間回到房間整理那越來越多的行李,據說還有應對不同場合的服飾正在趕製中,秦守拙表示亞歷山大。

一夜無話,秦守拙一直在修鍊大小姐傳授的冥想之法,這種方法雖然感覺好像有什麼不對勁,但是也不想是會有什麼副作用的樣子,在學習正式的冥想之前,先練著這個,大小姐都在練,總是沒錯的。

第二天一早,秦守拙先去找管家簽署了一份用工協議,解決了身份尷尬的問題。現在起,自己算是傑佛遜公爵家的長工了,不過是做活拿錢的那種,沒有賣身為奴。

時間一年,包吃穿住,還領到了預先支付的三個月薪水,這是秦守拙在這個世界上得到的第一筆錢,雖然數量不多,才600銅幣,也就是6個銀幣,但是好歹有些錢了,趕緊貼身放好。

忙過了自己的事情,秦守拙在後花園的亭子里找到了拉菲兒大小姐。大小姐正在亭子里描繪著後花園那一排逐漸凋謝的百日草,夏去秋來,管家準備最近更換後花園的花草了。

走近了看,拉菲兒正拿著小毛刷沾著顏色晦暗的顏料往畫布上塗呢,神情專註而認真,調和完畢的水性顏料往畫布上一點就是一小片,使用起來並不容易。再看畫布上……嗯……看不懂。

好吧,看起來這個世界紡織業的發展還很原始,畫畫也好、染布也好,用的都是那幾種天然染料,顏色要嘛灰暗、要嘛太淡,衣服上的花紋靠的是高超的刺繡技藝,底色都是比較單調的,更別提印染了。

從周圍的侍女們的表情來看,大小姐畫的畫其實很不錯,可惜秦守拙從小缺乏藝術熏陶,實在看不出來那些詭異的色塊的美感在哪裡。

受制於材料,伊利斯世界的繪畫技藝以意境取勝,並非什麼真實系、寫實派,講究的是內涵、境界等虛無縹緲的東西,對於接觸過一些藝術熏陶的人來說,大小姐的畫足以令人驚嘆,可惜碰上了土鱉……秦守拙看得稀奇,更看得糊塗,便開口發問:「大小姐,您這畫的啥?那邊草地上哪來的泥巴?」

「刺啦~」

「啊!~」

聽見著驚世駭俗的發言,秋月不由得驚訝的「啊~」出聲來,大小姐的反應更激烈,手一抖,崩得緊緊的畫布被撕開了好大的口子,泄氣的將手中的小毛刷扔在地上,抓著秦守拙的手臂使勁搖著,嘴裡惱怒的喊著:「守拙哥哥大笨蛋!賠我的畫!賠我的畫!……」搖得秦守拙是一個頭兩個大,感受到手臂上傳來的若有若無的柔軟的觸感更是尷尬得要炸毛了。

感受到左邊秋月那裡如地獄烈焰一般殺氣十足的視線,秦守拙趕緊止住了拉菲兒三分憤怒七分傲嬌的親昵行為:「好啦好啦,賠你就是了,不過這種畫我可不會畫。」

拉菲兒一轉身,帶動著青色的長發甩出一道優美的軌跡,高高昂起小臉:「哼~就知道守拙哥哥不會,不然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人家的畫可是被稱為名家之作呢。」

「啊哈哈~」秦守拙習慣性的摸了摸拉菲兒的腦袋,對方舒服得眯起了眼睛:「這種畫我是不懂啦,不過我會另一種的,給你畫一幅畫看看吧,但是那要不少時間呢,今天不是還要去找那個奸商嗎?」

「沒關係的,索菲亞姐姐上午有事要處理呢,下午才會過來。」

看著拉菲兒略顯期待的眼神,秦守拙也只有輕輕點了點頭,請一旁的僕役準備了一張新的畫布。

畫畫秦守拙自然是會的,不過不是抽象派、印象派等等太藝術的東西,秦守拙的繪畫基礎純粹是畫機械圖的空餘時間隨手練成的,一支炭筆打天下,沒錯,就是圖紙畫。

在僕役們準備新的畫布的時候,秦守拙到旁邊的道旁樹上採回幾支樹枝。這個世界至少到現在為止,秦守拙還沒見過類似鉛筆的炭筆,不過沒關係,沒有的話,自製就是了。

自拉菲兒教秦守拙冥想一來,每晚勤練不綴,多少有了些成績,雖然發動具有一定殺傷力的魔法還做不到,但是操控元素做一點小工具還是沒問題的。只見秦守拙左手拿起採回來的柳樹枝幹,右手五指張開,張中青綠色光芒亮起,無數細小的風刃切近樹榦中,一時間木屑橫飛,不一會兒就變成了一堆大小、形狀都差不多的木片。

將木片放在石墩子上,秦守拙兩手張開,放在木片兩邊,左手紅光一閃,帶來了上千度的高溫,卻沒有明火,右手青綠色的光芒慢慢變成了淡綠色,外表看起來只是簡單的顏色變化,其本質已經由高壓空氣刃變成了召喚穩定的氮氣團,利用魔法的力量創造出隔絕氧氣的環境。木片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碳化。

簡簡單單的一手,秦守拙自己還不覺得怎麼著,卻是將秋月和周圍的護衛們都震住了,連遠處的卡爾大師和大管家都倒吸一口冷氣。

在這個基礎科學不顯的世界里,修為高深的魔法師也能感覺到風、水、土元素其實也是混合的,還能繼續提純,獲得不同的效果。常言道『風助火勢』,可像秦守拙剛才那樣以風滅火,也有一些修為高深的魔法師能做到,就是因為他們誤打誤撞的召喚到了一些不一樣的風元素,可是有什麼不同的,卻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連他們自己都說不清。

而從秦守拙的表現上來看,他就像是知道自己需要哪些風元素一樣,直接召喚了出來,從魔法光芒的變seqing況來看,純度還很高。

簡簡單單一個動作,表現出的深度遠超常人想象,周圍修為低微的大多還只是看個稀奇,或感嘆一句「真是厲害!」只有埋伏在公爵府四處的修為高強的供奉高手才知道這到底有多厲害,修為越高的,越知道這個動作的不凡。

公爵府辦公樓內大管家的辦公室內,卡爾大師和公爵府大管家正在商議寫給公爵大人的定期報告,遠遠的看到這一幕,即使是身為上位魔導師的卡爾大師也不由得呆愣當場,半晌才回過神來,愣愣的開口:「大管家,昨晚我跟你說的,秦守拙的魔法天賦是水吧。」

正趴在桌上奮筆疾書的大管家頓了頓,並沒有什麼反應,稍微回憶了一下,回答道:「唔~是啊,怎麼了?我正準備寫進文件里。」

卡爾大師回過身來,表情複雜的樣子,抱著手中的茶碗不住摩挲:「關於這一段,或許需要修改一下,還有我們對於秦守拙在府內的定位,我有了些新的想法,或許需要公爵大人親自決定。」

正在專心製作炭筆的秦守拙自不知道,自己不經意間露的一手震住了多少人,從被大小姐救起之後,已經是第二次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從周圍的反應來看,自己這手確實稀奇,卻也看不出有多麼高深的樣子。

經過不長時間的烘烤,石墩子上的柳木片已經全部變黑,成為了合用的炭筆,這神奇的變化又讓周圍伺候著的侍女們讚嘆不已。左手停止了加熱,右手匯聚氮氣團的動作仍未停止,此時的木片溫度遠遠超過本身的燃點,只是因為被隔絕了氧氣而無法燃燒,停下聚集氮氣的動作,木片接觸到氧氣,立刻就會燒起來。

為了儘快給炭筆降溫,秦守拙再次做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事情。只見秦守拙左手抓住右手腕,右手淡綠色的魔法光芒外圍出現了一絲淡淡的藍色光暈,那是在保持右手施法不斷的情況下,在風系氣團魔法周圍增加了一層水元素冷卻層,形成乾淨的冷氣團,利用冰冷而純凈的氮氣團在保證隔絕氧氣的情況下快速降溫。

別的不說,光是這往已存在的魔法中摻沙子的手法,已然堪稱前無古人了。

「大管家,剛才的那段劃掉吧,我又有了新的發現,我需要在思考一下。」卡爾大師將手中的茶碗放下,站在開了一條縫的窗戶前,盯著遠處花園內的亭子,「秦守拙……你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呢?我也開始好奇起來了。」 一大把炭筆製作完成,新的畫布也已經紮好,拉菲兒趴在石桌上,雙手撐著下巴,正在一臉期待的望著秦守拙的動作,準備見識一下新的繪畫手法。

秦守拙並沒有站在畫架前仔細描繪,而是索性一把拿起畫布放在腿上,背靠著支撐亭子頂蓋的石柱,右手握住炭筆,思考了一下,「就畫這座亭子吧。」

隨後,響起了炭筆劃過畫布表面的沙沙聲,不一會兒就有一支炭筆的碳化表面消磨殆盡,被隨手扔在一旁。雖然對秦守拙畫這座亭子卻不走到一邊對照著畫的行為表示好奇,拉菲兒還是保持著安靜,甚至阻止了周圍侍從的大聲說話。

中間的時候,侍從來報,索菲亞公主到了,拉菲兒帶著秋月輕手輕腳的離開,吩咐周圍不許打擾,本來想喊秦守拙一起去的,但是看到秦守拙那一副專註的樣子,拉菲兒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迎接了索菲亞公主,兩人又回到了觀景亭,看著秦守拙一副專註的樣子,兩人不斷的耳語,聊天不忘保持安靜。

秦守拙早就注意到了拉菲兒的離去和返回,不過卻是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繪畫中去了,沒有那個精力回應。學過繪畫的都知道,想要畫成一幅畫並不是隨隨便便一下就能好的,哪怕是速寫這種以快速為出發點的技法。拉菲兒之前畫的大概算是水彩畫,那是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才畫成的,下午還要去打奸商,不可能有太多時間給秦守拙慢慢畫,因此從一開始秦守拙的繪畫方式便已經確定了。

那就是掃描!

這是一種人體改造技術獲得大成功之後,某喜歡繪畫的情報軍官發明的技法,一直以來只在經過成功的改造后的超級戰士圈子裡流傳,因為那需要絕對的肌肉控制。

要說這並不是什麼複雜的技法,只是普通人學不了。因為這本身就是模擬印表機工作模式開發出來的技術。絕對的肌肉控制能力+針對性開發的圖像處理軟體,僅需白紙和炭筆,就能將腦中所見之圖像呈現出來,面對某些特定場合,這套方法成了超級戰士交換情報的最終手段,只要見過,就能畫出。

由於畫面質量好,繪畫速度快,必須是經過改造的超級戰士才能做到,而且在繪畫的時候,必然是將大腦全部精力和輔助腦的幾乎全部計算能力都放在動作控制上,即使是超級戰士,那時對身邊發生的事也無法顧及,連思考都會慢很多。

拉菲兒一起身,秦守拙就發現了,可直到拉菲兒離開了一段距離之後秦守拙才理解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拉菲兒和索菲亞公主回到觀景亭交頭接耳還沒一會兒,秦守拙的畫就差不多接近尾聲了。就在兩位美女輕聲聊著的時候,秦守拙那邊持續不斷的沙沙聲停了下來。秦守拙放下畫筆,用力一吹畫布表面,將浮塵吹走,一副線條分明、明暗搭配合理的《亭中繪畫圖》躍然紙上。雖然談不上什麼意境、美感,卻將當時的場景明明白白的印在紙上。

拉菲兒顯得有些失望,索菲亞也有些皺眉。

都是頂級貴族家的女孩,從小接受藝術熏陶,畫畫的水平不一定要很高,但是看畫的本事卻不差,兩人都看出問題來了。

是,畫中石亭、花草、人、物幾乎都畫得跟真的一樣,雖然只有炭筆的黑色,卻通過明暗變化將各種顏色表現得淋漓盡致,挑不出什麼刺來,但是在真正懂行的人面前,如果硬是要給這幅畫寫一個評語的話,就是……呆板吧。

是的,呆板。明明畫的是綠意盎然的花園,卻從中感受不到一點生氣。畫面就如同真的一樣,沒有什麼個人風格、不存在什麼意識、意境,只是單純的將畫面展現出來。

皺了皺眉,拉菲兒先開口了:「守拙哥哥這幅畫,我不要。」說完,目光低垂,瞟向一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