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至於到時,會不會與矢落,那位伯爵六重天的絕世強者產生不必要衝突,影響自己行程,麥哈爾倒是不是太過在意。

幾人間的衝突,還未上升到不死不休,仇殺的地步。

且若是想影響麥哈爾的行程,付出的代價,是光圩家族都難以承受的,至於性命相關,麥哈爾自問,還沒有人能殺的了他。

.(未完待續。) 巴頓家族與光圩家族的聯姻!

這是整個巴隆伯爵領的大事件,巴頓家族的開創者,是巴隆領主家族歷史上,某位驚才絕艷的超級伯爵,因理念不同,導致脫離巴隆家族。能在脫離情況下,還能發展壯大,巴隆,巴頓兩大家族的關係可想而知。

巴頓幾乎是巴隆領主的代名詞!

在沒有外敵的情況下,能代表巴隆家族的巴頓,這樣大張旗鼓的和光圩家族聯姻,算是同盟一樣的關係。只要是有些聰明的人,自然而然,就想到,是在針對著什麼,主城之中,能被針對的,很少。

除了巴隆領主之外,能被針對的,就只有神秘的家族,東林。

猜測終歸是猜測,沒有人知道內里發生什麼,以及為什麼要針對東林三大家族之一。

麥哈爾淡然。

沒有任何的憤恨和怒色,對於剛剛隨口提出的要求,無論是獲得首肯,還是被拒絕,都沒有任何的在意,畢竟,他有自己的手段。

「哼!」

一聲冷哼宛若雷霆炸響。

擴散的音浪之中,裹挾著恐怖的本源之力,激蕩開來。

中年人面色驟變,猛的踏出一步,抬手攪動雲浪,撞擊層層虛空,不得不逼其出手,撕裂這一聲冷哼,帶起的驚人威勢與能量。

至於矢落。

根本無法知曉冷哼之中蘊含何種力量,面色慘白一片,咳出寸屢鮮血,氣息嗡鳴之中,被鎮壓的一降在降,身影都在踉蹌。

「嗤!」

虛空雲浪破滅。

中年人面色難看的收回手掌,冷然看向銀髮輕舞,不作多留的麥哈爾,剛剛冷哼之中,掀起的恐怖本源之力,冰雪消融,完全是假象!

被假象耍了!

中年人看了一眼受傷的矢落,面色陰沉,寸縷之間的交鋒,全部不把他堂堂光圩家族,伯爵六重天的絕世強者放在眼中。

區區金核境,掌握些許本源,就敢如此放肆。

「我有這樣好說話?」

銀髮披肩的麥哈爾,神情冷然,獨自穿過孤院,走出光圩家族的恢宏門邸,回望之刻,眼神之內一片冰冷,與森然。

他麥哈爾,掌握妖神古塔,熱能精血,何曾懼怕一個區區伯爵六重天的強者!就算光圩家族之內,有與他與他戰力相當,甚至超越的伯爵後期強者,又如何?不管怎樣,矢笛伯爵之事,到此,就算了結。

主城之內的繁華,超越以往所見所聞,盛世之下,領地安寧平和,好似沒有妖族,異族的襲擾,商業,職業,美景,五花八門。

忽然。

麥哈爾停在一處旅館門前,旅館門面五顏六色的晶石閃爍,絢麗多彩,像花枝招展的麗人,不得不引人矚目,內里則透出讓人饞咸欲滴的佳肴之香,令人神往止步,香味恰恰成為最好的招牌!

一壺淳酒,幾碟特色小菜,麥哈爾優雅在包廂之內,慢慢品嘗食物帶來的細潤味覺,眸光不由亮了亮,像回到了子爵領的那段領主時日。

近二十年,除了在奇叔那裡,麥哈爾還從未體會過味覺。

除了修為精神會對食物需求少外,麥哈爾的熱能精血,還能補充體內所需,根本就不需要什麼食物,幾乎是超然物外,已成謫仙。

「光圩家族和巴頓家族的聯姻,可不是一件小事,不知道會不會影響領地之內的格局,惹來東林家族的忌憚。」

「忌憚什麼,有巴隆領主作為鎮壓,誰人敢不服造反?三大家族,註定不會內鬥,反而會愈發強盛,鎮壓妖族和異族。」

「聽說,這一次聯姻,似乎有大人物要降臨,且還是恐怖的大人物,就算是巴隆領主,都要為之忌憚。」

「莫非是大能?」

旅館之內,無數的議論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包廂隔音異常之好,可是對於領悟本源之後的麥哈爾來說,只需微微勾動一下本源,整個旅館內的所有聲音,都能輕易入耳,不費力量。

品著美食,聽著議論,十分的平靜。

「吱呀!」

就在麥哈爾品嘗美食時,包廂大門開合,一道錦衣雍容的青發中年人走了進來,目光環視一圈,最後落在麥哈爾的身上,微微挑眉。

「想來你就是申請使用大型跨領傳送的麥哈爾!」中年人語氣異常肯定,「我是守陣殿的守陣巫師,找上你,是因為大型跨領傳送陣這幾天內,不能使用,就算是付出應有的價格,也不能使用,對此很抱歉。」

「咻!」

彈指之間,一張金光燦燦的紅帖,落在環形大桌上。

「這是三天之後,光圩家族和巴頓家族的貴賓請帖,作為補償,就送給你了!」中年人一臉好心,「當然,若是你不願意去,到時,得罪某些伯爵,就算大型跨領傳送陣能用,你也沒有資格使用。」

說完,不等麥哈爾反應,中年人回身,大步離開。

至於麥哈爾的身份,毋須確認,在整個主城之內,還沒有巴隆家族獵手弄錯的人,除非此人,能換千面,藏匿人群不出。

總裁的小萌妻 麥哈爾淡淡看了一眼長桌上的紅帖,依舊品嘗著美食,沒有太大的舉動和變化。半年來,見得太多,也就並不奇怪了,畢竟,若是個個領地跨領傳送陣,處處為他很快開放,才是一件不大不小的怪事。

名義上,他也只是一個金核境,並非絕世強者!

「大型跨領傳送陣,絕非我一人要用,全部停止使用,看來是想讓我們這些強者,全部去參加這場貴賓宴席。」麥哈爾呢喃,「是要為兩大家族這場聯姻捧場,還是說,真的有大人物降臨?」

麥哈爾不知。

他也只能從旅館零星議論聲中,慢慢推測其中的一些事實,不過這些,和他麥哈爾,都沒有太大的關聯,影響不到他什麼。

至於到時,會不會與矢落,那位伯爵六重天的絕世強者產生不必要衝突,影響自己行程,麥哈爾倒是不是太過在意。

幾人間的衝突,還未上升到不死不休,仇殺的地步。

且若是想影響麥哈爾的形成,付出的代價,是光圩家族都難以承受的,至於性命相關,麥哈爾自問,還沒有人能殺的了他。



此章防,過一下,就改回來。(未完待續。) 鴉雀無聲!

原本喧鬧不已,還未開始,真正婚慶的光圩宴會大廳,通通安靜下來,變得寂靜,鴉雀無聲。無數的目光,看向麥哈爾與標誌服飾顯明的光圩家族護衛,莫名的,一些人,升起幸災樂禍,與淡淡的譏色。

敢得罪光圩家族,麥哈爾,是活得膩歪了嗎?

上首坐席之上,光圩家族和巴頓家族的少數幾位伯爵目光流轉,似帶著點點疑惑,但在梓幗伯爵點頭示意下,這幾位伯爵也沒有過多的深究。

一個金核境而已,不用管對錯,因為,就算欺壓他又如何?

「閣下,我光圩家族宴會前的小食,好吃嗎?」踩著麥哈爾肩膀的金核境超級強者,聲音冷冷質問,「一個區區金核境九重天的大侯爵,又有什麼資格,在我光圩家族,府邸之內享受這等美食?」

人群之中,有無數強者變色,面色難看。

後面這句區區金核境九重天,又有什麼資格,簡直是將大部分人都囊括在內,要知道,連區區金核境九重天都沒有資格。那有資格的,是不是說,只有坐在上首,三十六位伯爵級的絕世強者?

簡直是無法忍受,有的強者,目光都變了。

「你要知道,我光圩家族和巴頓家族的宴會,能邀請你,是貴族的禮儀之中,對強者的尊重。」護衛話風一轉,目光變得凌厲,「我光圩家族,和巴頓家族,兩大主城貴族尊重你,可你連一分薄禮都沒有準備,還在這裡大吃大喝,這是對我兩大家族的羞辱,你沒有資格!」

原本目光微變,面色難看的強者,幾乎是不約而同的,齊齊看向麥哈爾桌席上,那空空如也的右案,一時之間,屏息聲不覺與耳。

他們現在,怒氣全消,算是明白了護衛們的質問來源於何處。

大廳之內放眼望去,只見目光所及的宴席右案,無一不是擺放著一份或大或小的禮盒,或許不是太珍貴,可也是無數強者和家族的一份心意。

唯獨,麥哈爾桌席之上,空空如也,極為顯眼。

護衛後續的話,終於讓在場強者反應過來,光圩家族強者會發出這等怒火,不是無緣無故,而是有緣由的。一時之間,看向麥哈爾的目光充滿鄙夷,就算是準備一份小小的藝術品,光圩家族都不會拒絕。

偏偏他麥哈爾什麼都沒有準備,得遇這樣遭遇,簡直是罪有應得!

就連首座坐席之上,一位位伯爵,面上也不由浮現難堪和恍然之色,剛剛他們還真沒有仔細注意麥哈爾的桌上,可現在一但注意,面上就浮現各種同情鄙夷,光圩家族和巴頓家族的伯爵們,更有厭惡。

這種人,真是不將兩大家族放在眼裡,太過無知。

在全場,無數人目光下,被踩著肩膀的麥哈爾,放下手中刀叉,淡淡的抬起頭,面向整個大廳,面向無數憐憫,鄙夷,厭惡的目光,面向首座之上,暢快淋漓的矢落,以及有些意外的梓幗中年伯爵。

繼而,看向猜測肩膀的猙獰護衛,淡淡開口,語氣冰冷,不帶絲毫的煙火氣:「你知道,羞辱一位貴族的下場,會是什麼嗎?」

「什麼?貴族,還下場?」

踩著麥哈爾肩膀的這位金核境九重天護衛,露出錯愕之色,就連周圍跟隨過來的護衛,也是在錯愕之中,忍俊不禁的流露出笑意。

太過於可笑!

「是死!」麥哈爾自問自答。

「嗆!」

長劍出鞘,星芒割裂蒼穹的犀利鋒芒,一瞬間劃開天地,寒芒乍現,光快的不可思議,快的無法想像,快的只在視線里一瞬之間。

踩著麥哈爾肩膀,以及周圍跟過來的四五位金核境九重天護衛,齊齊凝固原地,保持著錯愕之中,忍俊不禁,流露出淡淡的笑意。

周身強大氣息斷絕!

「嗤拉!」

鮮血噴洒。

六七道氣息斷絕的身影,全身各處噴洒出漫天血光,血腥霧氣瀰漫,染紅大廳血食。表情僵硬凝固的六七位金核境九重天護衛,重重摔倒在地,成為一具具冰冷的屍軀,剎那,化為湮滅的塵埃。

一劍斬六七位同階,全場陷入森羅地獄般的寂靜,血色無聲浸染。

一道道注視的目光,看著滿地血泊,被某種力量攪成粉碎的光圩家族護衛,不自覺的,目光看向收劍而立的銀髮身影,現出駭然之情。

他們駭然的源頭,自然不會是麥哈爾這位金核境能一劍斬殺如此之多的同階。他們駭然的,是麥哈爾竟然敢在光圩家族的家主面前,斬殺屬於光圩家族的護衛,一時,嘶嘶倒吸冷氣之音,環響不絕。

這樣的行為,無疑是在挑釁光圩家族,整個光圩家族!

就連首座宴席之上的伯爵們,亦是齊齊震動,以光圩家族的數位伯爵為先,面色陰沉站了起來。連帶著巴頓家族之中,也有數位伯爵站了起來,今日大喜之日,來鬧事者,同樣算是在挑釁他巴頓家族!

兩大家族伯爵震怒,風雲變色,宴會大廳迎來無邊的死寂。

「死?」

伯爵坐席最高處,原本對任何事情,漠不關心的兩大家主茨蓋和午馬。喃喃著,雙雙投下目光,讓光圩家族的伯爵,與巴頓家族的伯爵動容,沒有任何猶豫的,坐席之上,一位伯爵級絕世強者站了出來。

「卑賤的廢物,你知道你這是在幹什麼嗎?」這位伯爵級絕世強者怒吼,神色冷厲,威壓滔天蓋壓降臨,「今日若不將你鎮壓在此,我光圩,巴頓兩家的威嚴何在,還不死來,以儆效尤。」

「轟隆!」

擎天元氣大手降臨,帶著桎梏的絲絲本源之力,帶著這位伯爵一重天絕世強者,近五成的力量,朝著麥哈爾狠狠抓來,足可以鎮壓任何級別的金核境天驕。

但,唯獨,銀髮狂舞的麥哈爾不行!

「你知道,羞辱一位貴族的下場,會是什麼嗎?」麥哈爾冷然抬頭,一字字的重負這句說過的話,手中長劍嗆的出鞘,漠然高舉。

.(未完待續。) 作為一位真正的伯爵級絕世強者,莫說是一個金核境,就算是數個,十個。哪怕內里有掌握著地風水火的准伯爵,結果,一樣是沒有的區別,因為面對伯爵,金核境無論是攻擊還是防禦,都過於脆弱。

一重天出手擒拿足以!

唯有梓幗這位六重天的伯爵級絕世強者,曾見識過麥哈爾的一哼之力,沒有小覷半分,饒有興趣的等著麥哈爾出劍,目光淡淡清冷。

「下場?」一重天的伯爵冷笑,「能有什麼下場?」

「嘩啦啦!」

落劍的麥哈爾,周身虛空,十數道本源一一迸發顯化,在千鈞一髮之刻,環繞在長劍之上,嗤拉劃破虛空萬頃,撞擊在元氣大手上。

「轟隆隆!!」

巨響轟鳴。

星華劍光噴涌爆發,縱橫切割,截斷虛空元氣洪流。擴散出滾滾的元氣餘波,將落下的元氣本源大手,吞噬裂化。耀眼的星光,迸發無窮鋒芒之氣,擋無可擋,驚人的鋒芒,混絞出一片亂空。

「什麼?」

剛剛冷笑話落的這位伯爵,面色凝固,最先體會恐怖的鋒芒劍光。還沒有反應過來,虛空上,一縷寒芒寒星乍現,長劍橫空,沒有半分遲滯與頂盾,長驅直入,朝著首座坐席之上的他,直殺而來。

一位位伯爵,悚然動容,站立起身面向長劍的方向。

區區金核境敢逆反殺上伯爵席位,這簡直是狂妄無知,完全不將他們這些伯爵級別的絕世強者放在眼裡,彷彿無法阻止他一般,天下無回。

一生之中,何曾見到過這樣的金核境?

幾乎是不分先後,轟轟轟,一股股伯爵的恐怖氣息噴涌爆發,連成一片,威壓之盛,動蕩整個大廳強者氣息匯聚之地,壓迫向麥哈爾。

威壓,的確能撼動心神體魄,讓弱小的強者畏懼止手。

可對麥哈爾來說,一位位伯爵強者的威壓,就像是炸毛的公雞,雙翅展開作出的防禦姿態,連讓正眼的資格都沒有,轉向那位伯爵。

「九枯歸一!」

麥哈爾冷然的聲音響徹,伴隨著扭動連成一體的姿勢,自虛空上,留下九道泛出恐怖氣息的虛幻劍影,與道道泛著極致毀滅之力的本源,交織出貫穿本源虛空的一劍,仿若是從本源之內,射殺而出。

一劍!

望著這一劍,首座坐席之上的一重天伯爵級強者,面容急驟扭曲,浮現絲絲駭然之意。長劍本源上,無法形容的鋒芒之氣,透過重重虛空,傳導進入他體表,刺的生疼,一剎,讓他體會到死亡的臨近。

一個金核境的神道攻擊,能讓他感受到死亡的氣息,這是無法想象的一件事情,以至於,剛剛在那一剎那,還停頓了那麼一瞬。

「救我!」

停頓之後,來不及反應的光圩家族伯爵,終於慘然呼喊。

「嗤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