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舊的已去。

新的剛剛開始。(未完待續。())

PS:求訂閱,求打賞,求票票,求萬界融合! 等林北望再次醒來的時候,陸寒徹已經不見了蹤影。林北望有些納悶,心裡有些空落落的去洗漱了一下。看著鏡子中依然滿臉緋紅,林北望低頭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嬌羞了一下。

門鈴突然響起,林北望遲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毛巾,飛快的跑到了門口。

打開門口的時候,林北望看到了一位優雅高貴的中年女士。這張臉,她是記得的。

「厲太太。」林北望喊了一聲。

厲太太的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隨即很快的就又恢復了平淡無雲的樣子,看不出她的內心在想什麼。

拎著手提包的她看了一眼林北望,溫婉一笑,「你和寒徹沒有認識多久吧?寒徹可是很忌諱「厲太太」三個字,所以你還是叫我葉玫吧。」

話里三分玩笑,七分輕鬆,這倒不像是個未來的婆婆上門來收拾媳婦的樣子,倒像是朋友間的寒暄問候。林北望在心中想,她應該不知道陸寒徹其實一直住在這裡的吧,外界只知道陸寒徹去國外學習了。

「你就不請我進去坐坐?」

林北望一時之間十分的尷尬,左右都為難。這進去的話,看到昨夜一地的狼藉事小,如果發現陸寒徹的真實情況那就事大了,若是不讓進去的話,這又說不過去……

「這邊走。」

林北望帶著厲太太來到了後院,這裡有著野薑花的清香,還有徐徐的海風,應該是最適合的地方了。

厲太太看了看這個後院,讚賞的點了點頭,「這樣確實會比我進屋好。你想的周到。寒徹若是知道我進了屋,怕是要連整個房子都拆掉了。」厲太太苦澀一笑,面對著林北望她倒不想遮掩她和陸寒徹僵硬的關係。

林北望猜的到幾分陸寒徹和他這位母親的關係。畢竟那麼小的年齡,母親就嫁給到了別人家給別人當媽,父親又抑鬱而終,換做是誰都難以釋懷吧。

「厲太太,我去給您倒杯咖啡吧。」

這三個字怕是葉玫也不想在此刻聽到吧,不過這卻已是事實,沒有人可以忽略它的事實。林北望不想和她太親近,卻也不想拒她於門外。人的情感總是這麼複雜的。尤其是面對有著血緣關係的人,你非常恨著她,卻又不承認自己在心裡給她留了一扇窗。

厲太太拉住林北望的手,淡淡一笑,「不用了。我就是想來看看你,和你說說話。怎麼說,你也是我的兒媳婦。」她看著林北望的眼睛亮亮的,歲月給她留下的不是皺紋,而是優雅。她的脖頸修長白皙,高貴的姿勢如同一隻白天鵝。

林北望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看著眼前的婦人,她一時痞笑不起。她很想開口問她過往種種,卻又怕事實太殘酷,讓她的心中為陸寒徹感到疼痛難受。

厲太太看著林北望,眼眸中蒙上了一絲水霧,她沉思了良久,終還是淡淡開口,嗓音有些哽咽的說到,「寒徹從小就很聰明懂事,你放心,他不似我,他對待感情認真負責,請你不要負他。也許他會因為我的緣故,不懂得愛而對你薄情冷淡,但也請你不要先負他。」 ?如此變故,讓萬界戰場的強者一個個目瞪口呆。

消息傳遞出去,萬界的強者也一個個震驚不已。

「要變天了!」

有些萬古巨頭望著蒼茫虛空,心神悸動,感覺到了危機。

「聖人真正的遊戲要開始了!」

有些站在絕顛的准聖,心中嘀喃。

萬界戰場的廝殺,尋寶,探險等等,都驟然停止,飛速的趕回自己所在世界的聖城。

本想通過聖城傳回去的光輝和無生,得到消息之後,同時怔住了:這樣的變故,是因為他嗎?

亦有很多強者,得到了屠滅一城的西門吹雪之名,一個個無聲的笑了。

中央大世界,天宮。

「西門吹雪?小師弟竟然滅了血海大世界的血魔城,了不得,了不得啊!」

龍天望著虛空出神。

隨後,他得知萬界戰場的規矩改變,臉色就一陣變幻。

「要開始了嗎?機緣?劫難?抓不住這次機會,恐怕就再也……!」

龍天低頭,心中很不平靜,「不知又有多少道友損落,又有多少天才崛起?小師弟,你在這裡面又扮演什麼角色,還有師尊您老人家,究竟在下一盤怎樣的棋?」

這一刻,不知有多少強者將目光投向萬界戰場。

中央聖城,丁峰對規則改變,欣喜之中,帶著無盡的疑惑,不過他卻沒過多理會。出了聖城,就來到了萬陽神城。花費了五百個積分。將他傳送到萬骨神山處。

「該沉澱一段時間了。」

突破之後,丁峰還沒有掌握多少神通,趁這個時間,進行沉澱。

登上一座座白骨山峰,直上五萬丈絕顛,中間看到了一步登天擂。也看到了正在恢復修為的藤荊。他都沒有停留,再次來到了上次閉關的山峰上。

丁峰盤坐下來,念頭兩分,其中一個形成化身進入系統空間。盤坐在悟道台上,參悟妙法,推演神通。

另一部分念頭掌控身體,演練神通。

這期間,他打出的神通,形成無量的風暴,種種異象,不知驚動了山下多少強者,可惜。都無法登頂,不知上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只當做是至寶出世。

在第三十個年頭時,丁峰看到藤荊登上了三萬五千丈的白骨山,再難前進一步,只得突破修為,被虛空降下的聖光接引而走,不知去向了何方。

在第六十個年頭,丁峰看到上面爆發出了無量的神光,卻感受不到任何氣息,他知道,這是屬於萬界戰場第二層的動靜。

https://tw.95zongcai.com/zc/16331/ 雖能看到光影,卻不知何故。

外界風雲變化,丁峰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中,修鍊神通,參悟境界。

第一百年時,丁峰站了起來。

「百年潛修,我的修為徹底鞏固,當初在無限世界記憶的相應神通,也參悟的差不多了!」

丁峰望著前方,氣息一陣變幻,隱匿了修為,沒有猶豫,一步踏出,穿越了空間屏障,來到了萬界戰場第二層。

這是一座六萬丈高的白骨山峰。

「從這裡,我清晰的感覺到能返回原先之地,可這座山峰之下,卻是無盡的平原,這種手段,當真……!」

真正的萬骨神山,就是從百米開始,一直達到百萬丈高,而萬界戰場的第二層,卻是從第六萬丈高的山峰開始,前面的山峰,好似被憑空抹去了。

「或許,也只有聖人才有這等神通!」

放眼望去,六萬丈高的白骨山不下於上百座,近三分之一上面都有強者盤坐,或者參悟山峰的道韻,或者竊取機緣,還有的正在登山。

同時,丁峰也感覺到,在這座山峰上他的壓力就十分巨大,也不知是白骨山才有,還是萬界戰場第二層的常態。

「嗯?你什麼時候來到的?我剛才明明看到這裡沒有生靈的?」

從山下上來一位強者,看到丁峰,不禁眉頭大皺。

「我什麼時候來,需要告訴你嗎?」

丁峰眉頭一挑,他發現對方是鬼體,氣息陰深,讓人不喜,心頭一動道,「你來自幽冥大世界?」

「嘿嘿!」對方冷冷一笑,眸子深處閃爍出妖異之光,他聲音幽幽,帶著詭異的音調,「我就是來自幽冥大世界。你可知,幽冥大世界乃是排名前十的大千世界?你可知,幽冥大世界有鬼祖坐鎮,鎮壓萬靈,萬界莫敢不從?你可知,我來自鬼祖門下,是鬼祖坐下第八代弟子? 鐵十字 你可知,我一個念頭,就能操控你的靈魂,奴役你的真靈?小輩,遇見了鬼窮,是你天大的造化,趕快跪下參拜!」

丁峰聽著,剛開始還不怎麼樣,可隨後腦海中就出現了一幕幕:鬼祖化身千萬丈之高,摸弄星辰,鎮壓世界,稱霸萬古,無人能敵;鬼窮化身道祖神使,享受無盡的榮寵,忽然來到了他身邊,化作十萬高,俯視著他,等著他的參拜。

「好一個幽冥鬼物!」

丁峰目光一閃,腦海中的奇異景象盡皆消散,一掌拍了過去。手掌上燃燒著太陽之火,打出了烈陽焚天,焚燒悔悟,燃燒陰邪。

「竟然破了我的幽冥惑神**,小畜生,老祖饒不了你,看我吞了你的肉身血氣,奴役你的靈魂真靈!」

鬼窮爆退,同時張口噴出了一團濃郁的黑霧,在正中間臣服著一面鬼幡,上面刻畫著九子鬼母圖。幡面震蕩,黑霧席捲開來,又有九個小孩嘻嘻哈哈的穿梭黑霧之中,抵擋丁峰的烈陽焚天掌。

手掌落下,真火燃燒,將黑色的鬼霧紛紛凈化。讓九個鬼子慘叫連連。

「討厭的大日之火!」

鬼窮咒罵一聲,再次搖動鬼幡。從裡面騰飛出來一個鬼母。抓向了丁峰的心口。

「大光明凈化術!」

丁峰將從光輝身上得到的靈感,推演出來的神通施展了出來,身上光芒一閃,驟然綻放出無窮的聖光,將抓過來的鬼爪化為灰燼。

啊啊啊……!

鬼母慘叫一聲,化為灰燼。翻滾的鬼霧也飛快的消失。

「你、你怎麼會光明大世界的神通?」

鬼窮驚恐。一身實力被壓制了五成,大叫著就要逃走。

「大光明神掌!」

豪門祕婚:霸個總裁當老公 光明真意蘊含其中,他就是光明,光明就是他。攜帶著無盡的光明之勢,一掌將鬼窮拍入白骨山中。

光明之力,是鬼氣的天然剋星。

唰……!

一指點出,太極封印,收入了系統空間中,抽取靈魂,煉化記憶。

「果真是來自幽冥大世界,出身卻一般,不過……!」

在鬼窮的記憶中。他看到了一條消息:數百年前,幾大宗派從域外抓來上百億人類生靈,進行奴役!

「幽冥大世界……還有一個萬墳宗,若我所猜不假,當初被擎天大帝封印的萬分坑,應該就是來自萬墳宗了。」

丁峰記在了心裡,深深的記在了心裡。

唰……!

正在這時,一道人影橫空而來,落在了丁峰不遠處。

「殺了鬼窮,你實力也不錯嘛,值得我狩獵了。」

這也是鬼氣森森的青年強者,嘴角掛著獰笑,說了一句,就發出了凄厲的嚎叫。

「夜梟,怨鬼厲吼嗎!」

在鬼窮的記憶中,有眼前人的身影,也是幽冥大世界的年輕一代的強者,比鬼窮都要強上很多,來頭驚人,正是萬分坑的核心弟子夜梟。

「鴻……!」

丁峰腦袋一震,出現萬千幻象,直接攻擊靈魂本源,有了鬼窮的教訓,神格之外凝練的古鐘微微震動,便將聲音給擋了下來。

頭腦清明,張嘴吐出一個音節,似乎是個『鴻』字,卻蘊含著古老的滄桑,時空深處的道之法源。

聲音無形波動,超越了時間,穿越了空間,將夜梟的神體直接崩碎,留下一個龜裂的神格,還有凄厲的慘叫。

丁峰手指一點,太極封印落下,封印了神格,可不等他收起,遠處傳來一聲暴喝。

「竟敢殺我宗核心弟子,找死!」

聲音穿破了虛空,將丁峰震的一陣眩暈,緊接著,他便看到一隻漆黑的大手,穿破空間,橫空而來,朝著他拍了下來。

「鴻……!」

丁峰想也不想,再次吐出了這個在神格小位面形成時,腦中靈光閃現,領悟的一個音節,化成了強大的神通,崩碎一切,摧毀真靈。

剛才對付夜梟,他根本沒用全力,此刻,危機降臨,哪還會保守。

聲音吐出,虛空扭曲,讓萬物逆轉,回歸初始。

漆黑的大手一顫,頓了頓,繼續落下,丁峰臉色狂變。

「創世之光!」

眉心閃爍,九道光華交織一起,形成了一道光芒,噴吐而出,將落下的大手穿透,繼而粉碎,丁峰也順勢收了夜梟的神格。

現在的創世之光,比當初何止強大了百倍!

「竟然破了我的神通?」

不可思議的聲音隨著一位中年強而降臨,隨即,一股鎮壓萬古的威勢籠罩下來,讓丁峰一個哆嗦。

「絕對是大羅之境,而且還不是剛剛踏入大羅金仙的強者。」

丁峰心神狂跳,緊張萬分。

「敢殺夜梟,好大的膽子,說,你想怎麼死?」

中年強者冷聲喝道。

「我的膽子向來很大!」丁峰鏗鏘道,「讓我試試,所謂的大羅強者,究竟有何強大之處?」

「你?」

中年強者一愣,隨之嗤笑,「你雖隱藏了修為,連我也窺視不透,可你最強也不過太乙巔峰。大羅之下,太乙螻蟻,在我眼中,你不過是一個螻蟻罷了。」

「是嗎!」

丁峰不置可否,眼睛一眯,凌霄劍出現手中,凌空一劃,陰陽演化,太極絞殺,陰陽二氣化成長龍絞殺而至。

「神通不錯,可惜,螻蟻就是螻蟻!」

中年強者眼睛一眯,手指一彈,一道黑光飛出,便將黑白二氣盡數破去。他手指接連彈動,飛出一道道絲線,瀰漫周圍,交織成網,將丁峰籠罩裡面,「敢和我幽冥大世界作對,嘿嘿,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什麼叫做死也是一種奢望。」

丁峰心中一寒,知道對方不是說笑。

一旦被幽冥大世界的鬼物擒拿住,到時候想死就真的很難了,他們可是玩弄靈魂的老祖宗,比所謂的惡魔都要恐怖。

「大光明凈化術!」

丁峰將聖光壓縮在劍刃之上,將纏繞而來的一根根黑絲斬斷,儘管光明克制黑暗,他手中的也是先天中品靈寶,可每斬斷一根,依然消耗巨大的神力。

踏虛飛仙!

唰!

丁峰破空而去,轉眼來到了中年強者身側。

「水火陰陽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