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良久之後,箭矢的攻勢漸漸變弱,數量也漸漸減少,段辰天二人暗道:“終於要完事了。”果不其然,沒過多久,那箭矢便停了下來,沒有在朝二人射去。

待箭矢停止攻擊後,二人坐在地上喘着粗氣,頭上已是滿頭大汗。二人相視苦笑一番,只聽唐榮文喘着粗氣說道:“我們趕緊想個辦法離開這要緊。”

段辰天聞聲,仔細想了一番,隨後開口苦澀的說道:“這牢籠是由精鐵鑄成,想要破壞掉,似乎很難,如果我的功力還在的話,倒是能夠強行破開而出,但是現在我也沒有什麼辦法了。”

唐榮文尋思了一下,不敢確認的說道:“如果我們找到了機關的開關位置,就應該能出去了。”

段辰天聞聲大喜,出聲問道:“那這機關的開關位置在哪裏呢?”唐榮文苦笑着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不知道,三長老精於機關陷阱,我猜不出來他會在哪裏安置。”

正在此時,只聽附近傳來一陣陰笑的聲音,段辰天二人四下張望,終於看見四層的深處緩緩走出一人來,定眼望去,來人卻是那四長老唐君魯。

唐榮文一見來人是唐君魯不由大驚,自己二人還在這牢籠之中無法出去,而唐君魯卻在此時出現了,看來局勢很不好啊。

段辰天看着唐君魯皺眉問道:“你怎麼在這?”只聽那唐君魯陰笑說道:“嘿嘿,沒想到吧,你們兩個小子再折騰還能折騰到哪去,最後還不是落要到我的手中。”

二人一聽,便知唐君魯要對自己不利,於是不再言語,暗自想着計策。唐君魯一見二人不說話,眉頭一皺,厲聲說道:“你們兩個死到臨頭,還能耍什麼花樣。”

而段辰天突然眼前一亮,沒有理會唐君魯,而是附在唐榮文的耳邊嘟囔了好一陣。看的唐君魯很是惱怒,大喝一聲:“唐榮文,我要報那一針之仇。”說完便朝唐榮文衝了過去。

而此時唐榮文剛聽完段辰天的計策,便見那唐君魯朝自己襲來,不由暗自一驚,急忙提劍防守……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 百味記 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小子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火焰呼嘯,將前方的線直接淹沒。

「線?一把火燒了。等等……這是?!」風雨雪的聲音戛然而止,她看著那依然如初的線,一下明白過來,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線。

這種線,很顯然是不懼火焰的。

「火焰不行,那就試試這個。」漩渦寧子持著苦無來到線邊,苦無劃下。

嗤!

只見那鐵質的苦無,竟然直接被線割斷了!

果然,不愧是可以連建築一起切割的線。

「咈咈咈咈咈,遊戲開始了,你們準備好了嗎?」鳥籠之外,多弗朗明哥笑著開口。

隨後,只見一條條線從天空中垂落,目標直指忍者海賊團上的船員們。

「啊,我的身體,怎麼動不了了?!」

「該死,我的身體也是……小心!」

很快,有普通船員大聲驚叫,他們面色驚恐,持著利刃開始攻擊身邊的同伴。

「傀儡術嗎?」寧次開口,同時身體移動,避開那些攻擊而來的線。

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多弗朗明哥微微動彈的手指,再次開口:「和傀儡術差不多,不過一個控制的是死物,一個控制的是活物,一個用的是查克拉線,一個用的是果實能力製造的線。」

而在眾人被困鳥籠,嘗試著怎麼出來的時候,外面的堂吉訶德家族成員可不會就這麼閑著。

「好機會,大家攻擊!」有人大聲高呼。

一時間,各種攻擊已經齊齊發動,炮彈、子彈、劍氣、刀刃……要將忍者海賊團直接淹沒。

只見此時,忍者海賊團船隻被困鳥籠無法逃出,一些船員還被多弗朗明哥控制進行著內戰,外部堂吉訶德家族的成員全力攻擊,要將這船隻和海賊團一起覆滅。

「還真是,天真。」一直任由事情發展的封開口了。

只見他身上自然能量涌動,大海咆哮起來,一堵巨大、壯闊的水壁升起,隨後一道道風刃從封的身前飛出。

仙術·水陣壁之術!

仙術·無盡風刃之術!

大海形成的牆壁將那些攻擊全部擋住了,而鋼鐵割不斷的線,又是否能夠擋住切割力最強的風遁仙術呢?

嗤嗤嗤!!!

「怎麼可能?!」

答案很明顯,擋不住。

那鳥籠上的一條條線,在這強力的風遁風刃面前,終究還是弱了一籌,被根根斬斷。

「還麻煩隊長出手,真的是。」水月在一旁吐槽,說著,人已經跳下船隻,踩著海面向著堂吉訶德家族的船隻衝殺而去。

而一旁的鞍馬八雲見狀,翻了翻白眼吐槽:「這個傢伙。」

「水上行走……果然,和傳說中的一樣!」堂吉訶德家族的主船上,一名劍士沉聲道。

只見他頭戴毛邊帽,臉上有兩條面紋,身穿紅色披風,打扮像土著部落。

但這個新世界里,很少有人敢小瞧這個土著一般的傢伙,

因為這個傢伙叫迪亞曼蒂,是一個多年前就賞金九千九百萬貝利的強大海賊,現在堂吉訶德家族的最高幹部之一。

關於神秘的忍者海賊團,在這幾個月的短短時間內可是留下了很多的傳說。

神秘莫測,行蹤不定,從無敗績,遇之則亡。

傳說中,這支神秘的海賊團是由世界上極其兇惡的海賊羽生封建立的。

傳說中,這支海賊團的幹部全是十多歲的年輕人,且都是可怕的能力者。

傳說中,這支海賊團的幹部們都是被大海寵幸的寵兒,擁有能力而不被大海詛咒,甚至可以在大海上行走。

傳說中……

忍者海賊團在大海中有很多傳說,而這些傳說,似乎都是真的。

比如眼前這個在海面上衝來少年,不久符合那大海寵兒的傳說嗎?

不過……

「雖然說你們是大海的寵兒,但得罪了堂吉訶德家族,你們的結局就已經註定了!」迪亞曼蒂說著,抽出了自己的劍,迎上從天而降,斬擊而來的水月。

叮!!!

兩人交手,水月咧起嘴角,開口:「不錯的力量嘛!」

「啊,既然您這麼說了,我就認了。不過,你可真是個弱小的少年!」迪亞曼蒂謙虛的開口,讓水月一愣。

隨後,他的笑容更大了。

「不過,只是這樣可不行!」水月說著,手中的劍快速舞動。

而迪亞曼蒂也不弱,和水月有來有回。

且……

嗤!!!

「什麼?」水月快速跳開,看了看手臂上的傷口,驚訝開口。

他的劍,剛才彎曲又伸直了。

就是不知道這是他劍本身的能力,還是他的果實能力。

「繼續!」水月又一次衝上去,這一次他更謹慎了。

他要摸清這個傢伙的能力。

而幾次碰撞之後,水月看著前方那個傢伙,嘴角揚起。

喜歡被稱讚,被稱讚了就會變得謙虛。同時,卻也喜歡嘲諷別人。

能力是讓物體變得柔軟,但並不會改變物體的硬度等。

那麼,接下來就好好來一場戰鬥了!

……

不僅是水月和迪亞曼蒂,在水月衝出之後,雙方的大戰也直接開始了。

寧次、寧子、風雨雪、也帶領著普通船員沖了上去,留下封和八雲兩人還沒有動。

「為什麼不讓我出手啊?」八雲嘟著小嘴不滿的開口,對於封阻止自己感到不悅。

她也想上場玩玩呀!

「你上場,他們了就沒得玩了。」封搖頭笑了笑,要是讓八雲這個可以控制無感的bug上場,那還怎麼鍛煉其他船員。

這麼長時間以來,雖然忍者海賊團也遇上了很多強大的敵人,但如堂吉訶德家族這樣的海賊團,還是第一次。

畢竟,王下七武海整個世界可是只有七個。

忍者海賊團這邊,封和八雲沒有上場,而堂吉訶德家族那邊,多弗朗明哥也沒有出手。

他在自己的鳥籠被破之後,就知道了羽生封的強大。

那風刃的鋒利程度,簡直有些不合理。

而且……這個傢伙的能力太多了,整個人太神秘,誰也不知道他還藏了什麼。

「咈咈咈咈咈,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吃了什麼果實,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多弗朗明哥開口,腦海里在思考著,怎麼將這個可怕的傢伙打敗。

封聞言一笑,隨後慢悠悠的說:「吃了什麼果實,也不是不可以告訴你……那就是……你猜。」

多弗朗明哥凝重的臉色一愣,隨後有些鐵青。

這個小子,竟然戲耍他,

「咈咈咈咈咈,真是,一點也不可愛的小子。」

他開口,殺氣四溢。 「殺!」蕭平上前邁動一步,一股氣浪向著武浩蜂擁而去。

一拳,像是怒龍出海一樣,帶著紅色的風暴襲擊向武浩的前胸。

他是人武者三重天,而武浩不過是剛剛晉級人武者兩重天,他有自信一拳把武浩砸出內臟出血。

武浩天罡步邁動,略微後退了半尺,躲過了對方的一擊,同時右手食指之上彈出一絲火星,落到了蕭平的拳頭之上。

蕭平想要躲開武浩彈出的火星,但是隨即一想,就是一縷火星而已,又有什麼大不了的?自己的靈力可是比武浩多出正正一個級別。

轟~

蕭平身上的靈氣一瞬間變的滾燙起來,這種痛楚之強烈直接超出他的想象。

他像是煮熟的蝦米,瞬間蜷縮起來。

在這個世界,所有輕視朱雀火的人都要付出代價,蕭平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是最後一個。

幸好他的靈力比武浩要多!

幸好他的等級比武浩要高!

幸好這是在武浩的房間里,武大少害怕玩火過甚,燒了自己的房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