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花晶晶拿出在LiveHouse聽現場的勁狂點頭。

洛淼笑了。

「你還是小時候可愛。」

可愛個頭啊!

小時候更容易被你欺負罷了!

來時的路不堪回首,花晶晶的小本本上標註了萬萬千千洛淼對她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可謂是劣跡斑斑,不忍直視!

「行,既然你這麼不想見到我,我們就此斷絕兄妹關係。」

???

!!!

天降紅雨?

有這麼好的事兒?

花晶晶將信將疑地看著他,靜立在原處,以不變應萬變。

「你這樣他們是不會同意的。」

兄妹關係可是他想斷、就能斷?

還有他的爸爸,她的媽媽,他們一定不會允許。

洛淼毫不在意地收回自己展開的手,說道:「我說可以就可以。」

花晶晶腦袋轉得飛快。

她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瞬間睜大了眼睛:「你不會是要……」

去告密!

如果他們之間發生的事情被大人們知道了……

「嗯,我去把我們的事情說清楚。」

花晶晶一個躍步衝到他面前:「你要是敢亂說,我饒不了你!」

她揮舞的拳頭看上去並非繡花枕頭。

洛淼感受到少女身上芬芳而又張揚的氣息。

他一掌蓋住她的頭,將她推離自己,遠遠的。

「錦城大學,是吧?」

洛淼問道。

小花兩下掙脫了他的魔爪,閉口不言。

他陰晴不定,一肚子壞水,鬼知道到底想要幹什麼。

她什麼都不說,讓他無從猜起,也無從下手。

洛淼伸手拍了拍她的臉,「祝你成功。」

他撈起掛在自己脖子間的白色毛巾,往頭髮上揉了揉,花晶晶這才發現,他的髮絲一直在滴著水。

洛淼用毛巾揉了兩下頭髮,作惡般地將毛巾蓋在了花晶晶頭上,讓她也染上他的味道。

花晶晶摘下毛巾:「落水狗,你……」死定了!

洛淼背朝著她揮手,「砰」地一下關上了他的房門。

這就結了?

沒有凌虐?

沒有嘴炮?

只有一句斷絕兄妹關係?

醒醒吧,花晶晶,迎接你的不知道是什麼陰謀詭計,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躺在床上,洛淼今晚說的話不斷迴旋在她腦中,她帶著解不開的謎團在失眠的後半夜終於進入夢鄉。



另一頭,謝欣一行人成功將白漣送回了宿舍。

白漣打開門,宿舍空無一人。

連步瑤他們在聚餐結束之後更換場地,去了KTV,只有她提前回來了。

人已送到,幾人正要離開。

白漣忽然拽住了陳靜然的衣袖。

「等等,我有話要說。」

短短的一個晚上,同學們的嘲諷、連步瑤的無視、楊梅的冷淡讓她徹底看清了身邊人。

反倒是這幾個一向和自己不對盤的人在最緊要的關頭保護了她。

像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她的頭腦無比清醒。

白漣將幾人邀進了門,在門口左右四顧了一番,便闔上了門。

謝欣心底一沉。

有什麼事情呼之欲出。

「陳靜然,好奇我是怎麼得到你的論文嗎?」白漣自嘲道,「對,就是之前連步瑤和我抄襲你的那篇。」

陳靜然搖頭。

白漣:……

不好奇也得知道。

「雖然作業是我收的,分數是我統計的,但你的得分並不是最高的,班上小論文比你寫得精彩的同學比比皆是,你以為我為什麼能準確地找到你?」

在場的幾人心思各異地沉默了。

謝欣和靳今今:謎底就要揭曉。

陳靜然:什麼?這件事情居然這麼複雜?

白漣看著她一臉茫然的樣子,皺了皺眉。

天知道她是怎麼輸給這位豬對手的。

她再不賣關子,畢竟正主腦容量看似極其有限。

道嶽獨尊 「期末時,連步瑤一連被拒稿7次,有一天我們出來散心的時候,有人無意間提了一個新的研究方向,目前沒有什麼研究成果的。」

「連步瑤非常感興趣。」

「恰好那個人順口又提了一句,你在課程論文中的課題和這個方向有關係。」

「她建議我們可以參考一下。」

謝欣:「她建議你們參考,而不是抄襲。」

「我們也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誰也沒有想到,這篇得分不到90的課程論文真的能投中。」

陳靜然:似乎有人在說我辣雞。

「沒想到連步瑤真的中稿了。而我沒有。」

「沒中就沒中,反正也不是我自己寫的,沒關係。」

「這時候,那個人又來了。」

「她說我們正在做的實驗有一小部分內容和這個方向重合,並且取得了最新的進展。只挖一丟丟出來,一定不會被人發現,也不會佔用你們的科研成果。」

「作為小組的一員,我認真研讀了相關數據與調研報告,發現她並沒有騙我們。」

「於是……」

接下來的事情不用她說,大家都知道了。

於是白漣就走了陳靜然這條「捷徑」,拿到了相關的實驗數據,用於他們最新的研究論文。她沒有想到這份數據是有誤差的數據,更沒有想到,連步瑤居然只署了她一個人的名,說好的二作並沒有給她。

這才有了後來的撕逼事件。撕逼事件又炒熱了獎學金事件。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結果最終他們兩個人誰都沒有落得好處。

謝欣問道:「既然她才是始作俑者,當時你為什麼不說?」

白漣笑道:「說?我給誰說?當時那個情景,都在看我們兩個的笑話,誰能相信『罪人』的說辭?更何況……」

「更何況那個人還是我們的室友?」久未說話的靳今今追問。

白漣點頭:「楊梅,就是她。」

這條線終於串在一起了,謝欣心道。

「你有什麼證據?」

白漣一連笑了好幾聲,「證據?」

「你們以為是誰到處散播你們吃減肥藥的謠言?」

「你們以為我憑什麼能在陳靜然千百年一回上課玩遊戲的時間順利偷到她的賬號密碼?」

「你們以為說好不讀研的陳靜然為什麼會出現在保研備選名單中,註定要為後來者騰出一個位置?」

「你們以為開學時候滅絕師太臨時調課的消息她為什麼故意不告訴你們?」

一連四個問題,連珠炮一樣從她的嘴裡發射出來,問倒了在場的所有人。

見沒人開腔,她繼而解答道:

「謝欣,她嫉妒你的美貌,許多高富帥追求你,於是到處散播你的謠言。吃減肥藥算什麼,你沒有聽到更厲害的。」

「陳靜然,她嫉妒你不用費什麼功夫,也能取得她望塵莫及的學習成績,她時刻關注著你的學習動態。你的各科成績、英語四六級、計算機二級成績,恐怕她比你還提前知道分數。我那天只看到你遊戲密碼的后六位,前面六位數,是她告訴我的。」

「我們都想保研,但是績點十分危險,是她建議『幫』你報名,這樣,你就會自動流掉一個保研名額,讓我們有更大的可能性。」

「開學的時候,她故意沒有告訴你們滅絕臨時調課的消息,為的就是讓你們誰都不能成為跟她競爭保研名額的一份子!」

「這就是你們的好室友,是不是冰雪聰明?」

陳靜然驚呆了。

靳今今氣到顫抖。

謝欣始終想要更進一步地確定消息的可靠性。

「你有什麼證據?」

雖然聽起來有理有據,但關鍵時刻,只有證據才能證明以上內容的真實性。

白漣氣笑了:「她都做到這種程度了,你還要這麼維護她?」

「我不是不信你,也不是維護她,換位理解一下,如果換做你是我,你會相信朝夕相處的室友能做出以上的任何一件事情嗎?」謝欣表情嚴肅地說道。

「你們就傻吧,就自欺欺人吧,我以為她和我們已經結盟了,沒想到今天被她扔給了人渣、差點釀成慘劇,這就是『信任』的代價!證據,要什麼證據,我有什麼證據?難道我閑著沒有事干,像個變態一樣別人說一句話我就錄一次音……等等,錄音,我有錄音!」

白漣所說的錄音,只有一小段。

那是盜取陳靜然遊戲密碼污衊她那次。

楊梅事先找到白漣,讓白漣記住密碼的前六位,只需要偷看后六位數就行。

那時候的白漣正在給自己的小號傳文件,為了防止自己沒聽清楚,她順手按下了對話欄中的「小話筒」,將楊梅說的密碼以語音的形式發給自己的小號。

她立刻切換賬號,將當時的記錄調了出來。

按下播放。

「100110,前六位,你把後面幾位看清楚……」

是楊梅的聲音,真真切切。

一件真,件件真。

信任一旦失掉一角,就會分崩離析,片片瓦解。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消化掉了這個現實。

「怎麼辦,我無法直視楊梅了。」

「我也是。」

「……」

白漣看著他們,舒了一口氣:「要不是你們今天幫了我,或者她們今天能夠多分一些關心給我,我也不會告訴你們這些。我想說的已經說完了。」

她也該花時間舔舐自己的傷口了。

三人從白漣的宿舍離開,在自己的宿舍門口駐足。

如果楊梅現在在寢室,她們應該以怎樣的方式面對彼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