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花驚羽也有些擔心,這個身高如鐵塔,眼若銅鈴的傢伙,竟然比凌天高了整整一個頭,最重要的是這麼高的一個大塊頭,竟然行動迅速,所以這個人身手是十分厲害的,她能不擔心嗎。

一側的永樂倒是不擔心,就算這個傢伙看上去很厲害又怎麼樣,凌天表哥可不是誰想戰便戰的。

高台上,那鐵塔似的傢伙抱拳開口:「北幽王殿下,俺鐵五得罪了。」

他一言落,手中的鐵鎚帶著一股強大的紫色勁風鋪天蓋地的橫掃了過來,一出手便看出他的內力竟然達到了第八重。

台下不少人眼睛亮了,這下有意思了,這會燕雲的北幽王殿下會不會被打下天龍榜第一的位置呢。

雖然不少人怕南宮凌天,可還是在心裡幸災樂禍,巴不得南宮凌天被打下天龍榜的位置/。

高台上比試正式開始了,南宮凌天眼看著那鐵鎚要近身,身形一動,靈動的避了開來,長袖一抖,地蓮幽冥槍飛快的出手,挾風戴雨的直往對面的鐵五刺去,鐵五抬起一隻鐵鎚擋了一下,噹噹,沙沙,火花四射,兩個人身形迅速的倒退,南宮凌天一出手便是狠招,絕對性的壓倒,但是鐵五不是浪得虛名的,身形一動,鐵鎚一翻,下壓,內力陡爆,往前衝去,反擊了回去,這一次南宮凌天被迫退後。

台上打得很激烈,台下看得目不轉晴。一時間眾人猜測不出來,台上兩個人究竟誰勝誰負。

花驚羽目不轉晴的盯著台上的兩個人,看了一會兒便看出一些端睨了,倒是鬆了一口氣,笑了出來。

一側的永樂忍不住開口問:「怎麼了,看出我凌表表哥會勝了。」

花驚羽點了點頭:「這鐵五的傢伙,雖然武功十分的厲害,但是他因為塊頭太大,所以近距離的對戰,行動還是不夠敏捷,所以他不是凌天的對手。」

高台上,兩個人越殺越勇,南宮凌天經過最初的對戰,已經找到了這個人的破綻,那就是他的行動不夠迅速,所以這是他的機會,還是速戰速決吧,和這種人打也沒什麼意思,心裡念頭一落,身形陡的靈巧旋轉,旋轉到鐵五的背後,地蓮幽冥槍如出水的黑色巨龍般的對鐵五的後背拍了過去,鐵五臉色一變,大驚失色的急轉身,迎面便看到黑鐵巨龍撲向他的面門,身形急退,雖然避開了面門,終是慢了一步那長槍直拍向他的手臂,一條手臂瞬間麻木,手中的鐵鎚都拿不住了,失手掉在高台上。

這可是個機會,南宮凌天身形一躍,雙腳對準鐵五碰碰碰的猛踢,長槍帶著強大的勁風,對著鐵五狠狠的狂掃過來,碰的一聲,直接的把鐵五給橫掃出了比武高台,鐵五雖然被掃下了高台,但是勝在身手厲害,所以旋轉而落,最後倒沒有踢倒在地,而是穩穩的落在了高台之上。

比武台四周一片安靜,最後暴發出如雷的掌聲來,鐵五臉色鐵青,抱拳無奈的開口:「北幽王殿下果然厲害。」

說著閃身便走,連高台上的一隻鐵鎚也不要了。

四周再次的響起掌聲,高台之上的南宮凌天,霸氣尊貴,如明珠瀲灧,光華四射,。舉手投足說不出的邪魅優雅,高台下方不少的女子心中傾慕,可是想想這男人狠辣的手段,又不敢多言了。

西陵第一美人赫連雲芙望著這樣出色的男人,本該是她的良人,可惜偏偏喜歡花驚羽那種女人,不由得胸悶氣結,明日便是女子組的爭霸賽,她不會放過那女人的。

赫連雲芙眼露精光,狠戾異常。

第一天的男子組爭霸賽到此便結束了,因為沒人再敢挑釁這位北幽王殿下。

他依然是天龍榜第一的高手。

不少人圍到南宮凌天的身邊向他道賀,南宮凌天只是一一點頭,算是招呼過了,徑直下高台往花驚羽所在的地方走來,一路上引得無數的女人臉紅心跳。

「羽兒,我們走吧。」

北幽王殿下一臉溫柔,看得四周的女人嫉妒不已,花驚羽這個女人真是好命啊,竟然讓北幽王殿下如此深情以對,實在是太讓人眼紅了。

花驚羽笑意盈然的向南宮凌天道喜:「恭喜你了。」

南宮凌天但笑不語,拉著花驚羽一路離開了,永樂趕緊的起身跟上他們的身影,身後多少女人的嘀咕聲響起來。

不過沒人去理會。

比武場上,人流涌動,今日的爭霸賽已經結束了,眾人紛紛起身離開。

高台上,有幾人身形未動,滿臉的若有所思。

龍月太子歐陽離洛是滿臉的欣慰,雖然依舊心痛,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起自已最喜歡的丫頭被別人給搶了,他還是咬牙恨不得殺掉這個搶走木木的男人,但是這一陣子看到南宮凌天對木木的疼寵,他慢慢的接受了這件事,而由衷的祝福他們兩個人。

赫連軒則是眸光深邃,心中滿是不甘心,他不相信自已比不上南宮凌天,他一定要和南宮凌天比比,究竟誰才是那個笑到最後的人,赫連軒的手指陡的一握,冷意瀉出來。

不說歐陽離洛和赫連軒,這所有的人裡面最生氣的人莫過於燕雲的太子南宮元徽,雖然南宮凌天今年又拿下了天龍榜第一的位置,對於燕雲來說是體面的事情,可是他寧願這個男人敗了,看父皇如何的高看他,可是沒想到這傢伙又拿到了第一名的位置,光是用想的,南宮元徽也知道父皇定然更喜歡他,。

這讓他的心情鬱悶苦惱至極,手指也下意識的握起來。

此次回燕雲,西陵就該動手了,到時候?南宮元徽的眼神陰狠如蛇瞳,等到他登上了燕雲國的九五之尊,這些往日與他做對的人,他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南宮元徽狠狠的發著誓。

西陵行宮,東璃的鳳九,南芷的司馬斌,還有北辰的夜無塵等人都跑到燕雲國所住的地方來向南宮凌天道喜,花驚羽不想理會這些人,便自進房間去練習內力,明日可就是女子組的爭霸賽了,她要狠狠的收拾赫連雲芙,最近一段時間中毒,她都快把自已的武功荒廢了。

永樂也進自已住的房間去休息了,明日爭霸賽,她們燕雲誓要奪了西陵的第一名。

晚上,南宮凌天送走了拜訪的客人,進了花驚羽的房間,看她在練內力,周身籠罩著一層濃濃的紫色光芒。

但她的紫色光芒卻又與別人不同,帶著一抹淡淡的白色光芒。這可能是先天靈脈之體的原因。

南宮凌天一動不動的靠在琉璃屏風邊,待到花驚羽收了手才過去用白色的帕子替她擦臉上的汗水,想到明日羽兒要參加爭賽的事情,南宮凌天心裡不舍,叮嚀道:「明日爭霸賽,你千萬彆強拼,知道嗎?」 「我知道,放心吧,我不用強拼都可以把赫連雲芙打得落花流水。」花驚羽笑眯眯的說道/

南宮凌天拉著她的手坐下來,說起了赫連雲芙的功夫。

「赫連雲芙,身為地鳳榜第一的高手,能力還是不弱的,眼下她的內力應該是八重初期的內力,她的內力沒有你高,但是她有一個很厲害的兵器,打王鞭,這種鞭和尋常的馬鞭不同,上面布滿了倒刺,只要一不小心便會被勾得血肉模糊,慘不忍睹,而且這個女人擅長使毒,不過這一點難不倒你,因為你現在的血液百毒不侵。不過還是小心些為好。」

花驚羽心中對於赫連雲芙有些了解了,明日她誓要把這個女人打下地鳳榜第一的位置,不過抬首見南宮凌天臉上滿是擔心,趕緊的安撫他:「凌天,沒事的,你別擔心,我不會有事的。」

兩個人吃了晚飯,早早就睡下了。

第二日,女子組的爭霸賽,爭奪地鳳榜的排名。

花驚羽和永樂等人並沒有早早的起來,而是睡到了日上三竿,養足了精神。

早半場的比賽,都是排名末次的人爭鬥,第一名的角逐賽,至少要到下午,所以花驚羽和永樂等人並不急著前往南郊比武場。

行宮裡,天近中午,花驚羽才起來,收拾整齊吃了東西,神清氣爽的準備前往南郊比武場。

太子南宮元徽已經知道花驚羽要參加今年的爭霸賽,所以一早上派了兩三次的人過來催促她們前往比武場,不過都被南宮凌天的手下青竹給擋了回去。

這不,太子殿下生怕她們不參賽,最後親自過來請人了。

不過臉色十分的不好看,本來他該是評委的,現在竟然來請人,他可是太子。

「花驚羽,永樂,你們不是說參加今年的地鳳榜爭霸賽嗎,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去啊?」

南宮元徽黑沉著臉怒問。

花驚羽懶洋洋的望了一眼太子殿下:「這不是正準備去嗎,殿下急什麼?」

「急什麼,現在都下午場了,你說本宮急什麼,早半場燕雲的女子組連一個名次都沒有拿到。」

所以現在他所有指望都在花驚羽和永樂的身上了。

永樂似笑非笑的望著南宮元徽,先容你再得意幾天,等到回燕雲你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走吧。」

永樂率先往外走去,南宮凌天拉著花驚羽的手緊隨其後,理也不理南宮元徽,南宮元徽氣得快吐血,眼神陰驁得嚇人,眼看著前面的人都走遠了,只得氣恨恨的跟上前去。

南郊比武場,花驚羽和永樂一出現,便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大家全都望了過來,竅竅私語起來。聽說花驚羽是今年燕雲方面最厲害的人,不知道她和地鳳榜第一的赫連雲芙比起來怎麼樣?有人說赫連雲芙厲害,也有人說今年地鳳榜排名很可能要大動了。

赫連雲芙一直在等候花驚羽的出現,本來以為這女人不參賽了,心裡正失望呢,沒想到她竟然出現了,真是太好了,赫連雲芙手指一握,想著自已曾數次敗在這個女人的手下,這一次她定然要狠狠的教訓她,讓天下人看看她赫連雲芙並不是浪得虛名的。

高台上正在決戰,乃是爭奪地鳳榜第二名的挑戰賽,去年的第二名高手乃是龍月國的歐陽慕秋,此刻歐陽慕秋正和高台之上的一名女子決戰,歐陽慕秋出手快穩狠,不虧是地鳳榜第二名的高手。

高台下方的花驚羽和永樂二個人看得津津有味的,南宮凌天一直陪在花驚羽的身側。

身側那些燕雲國參賽的女子個個不敢和這位北幽王殿下待在一起,早起身閃走了,最後燕雲女子組的地方,只剩下花驚羽永樂和南宮凌天三個人了。

南宮凌天懾人的瞳眸中,暗芒浮起,掃向比武場一角的赫連雲芙,若是這個女人膽敢傷了羽兒的話,他不介意廢了她,唇角是陰狠的冷笑。

高台上方爭奪戰已見分曉,龍月的公主歐陽慕秋勝出,依舊保住了去年地鳳榜第二名的位置。

接下來就是地鳳榜第一名的角逐賽。

花驚羽掉頭望向一側的永樂:「待會兒我們兩個人聯手,先把其她人打出去。」

「好,」永樂點頭。

高台上主持此次事宜的西陵朝中大員走出來,笑著開口:「接下來是角逐地鳳榜第一名的角逐賽,請參賽的選手上台,進行第一輪的角逐賽。」

地鳳榜第一名可是令人眼紅的位置,再加上赫連雲芙的威懾可沒有南宮凌天來得懾人,所以主持的朝中官員話音一落,便見到數道身影飄然的飛向了高台,眨眼便有數人落到了高台上,花驚羽和永樂二人相視一笑,同時的出聲。

「走。」

兩道身影飄落到高台上。

花驚羽一動,南宮凌天便緊張了,雖然知道羽兒沒那麼弱,可是心裡還是止不住的擔心。

除了南宮凌天外,評委席上的歐陽離洛直接的蹙起了眉,臉上有著不贊同,冷瞪了南宮凌天一眼,怎麼能讓羽兒參加這樣的角逐賽呢,她的身子還沒有大好呢。

除了歐陽離洛,赫連軒和歐陽離情也都擔心了起來,當然歐陽離情擔心的是永樂郡主,並不是花驚羽。

高台上,花驚羽著一襲淡藍的長裙,旋旎好似一朵藍色的蓮花。

永樂著一襲火紅的雲錦裙,整個人像一朵火紅的雲霞,她和花驚羽二人十分的醒目,。

台上台下全都安靜下來,對於地鳳榜第一名的競爭,很多人都很感興趣。

高台上的選手,各國都有,角逐賽很快開始了。

這些女子能角逐地鳳榜第一名,都是各國的精英,身手都是很厲害的,所以一出手便是狠招。

高台上的打鬥很是激烈。

各樣兵器都展現了出來,花驚羽使的是花家的千拂手,千隻幻化出來的手,不時的橫掃過,攻擊向身邊的人,永樂緊挨著花驚羽的身子,一條游龍鞭如出水的蛟龍一般的迅猛,不時的橫掃向身側的人。

兩個人配合無間,威力大震,眨眼的功夫便有人受傷,被打出了比武台。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角逐第一名的共有十一個人,最後被打出去八個,花驚羽和永樂二人停住了手,最後除了她們兩個外,還剩下一名女選手。

她們並沒有聯手把這個女人打出去,反正角逐地鳳榜第一名,可是留有三個人,所以她們何必把此人也打出去呢,人家接下來要挑戰的可是地鳳榜第一的高手赫連雲芙。

對面的女子乃是東璃的一名選手,滿臉的汗水,此時鬆了一口氣,朝著花驚羽和永樂笑了一下,感謝她們兩個人手下留情了。

高台下方響起了如雷的掌聲。

赫連雲芙的臉色別提多陰驁難看了,忽地站起了身森冷的開口:「花驚羽,你作弊,竟然兩個人聯手把別人打下了比武台,這不公平。」

台下一片安靜,其中有先前被打下高台的幾個人,也都紛紛的點頭,一邊揉著身上的傷,一邊叫起來。

「沒錯,她們兩個人聯手。」

「是啊,她們作弊,不算,不算。」

高台上,花驚羽笑意盈盈的掃視了一下高台下方的人,又望向赫連雲芙,沉穩的開口:「赫連公主,這角逐賽並沒有規矩說不能聯手啊,難道是我記錯了不成?」

她說完望向身後的評委們,笑著問道:「難道是我記錯了。」

她俏麗動人的樣子落到了離洛的眼裡,離洛眼中一片疼寵,唇角是輕輝般的笑意,率先開口:「你沒記錯,角逐賽確實沒有規定不能聯手,所以赫連公主還是不要找碴了。」

龍月太子一說話,其他人也紛紛的點頭。

說實在的之所以沒有這樣的規矩,乃是從來沒有人會聯手對付別人的,每個人都想自已贏,誰會想到去聯手攻擊別人啊,所以就沒有定這樣的規矩,誰知道今日竟然被花驚羽拿來利用了一下。

花驚羽回首望向高台之下的赫連雲芙。

「赫連公主,你可是聽清楚了,並沒有規定說不能聯手,所以公主想多了。」

她一言落,。飄然落下高台,永樂也緊隨著她的身後躍下了高台/。

總裁de金牌小甜妻 最後高台上剩下的便是東璃的選手,名韓月。

你看不到的天空 韓月本來也想躍下高台,誰知道那赫連雲芙因為吃了悶虧,所以火氣很大,陡的身形一躍,躍上了高台,森冷異常的望著對面的韓月:「就讓本宮來會會你。」 韓月一聽,只得集中了精神開始挑戰赫連雲芙。

高台上打鬥開始了,花驚羽注意著高台上的情況,因為接下來就是她和赫連雲芙交手了。

南宮凌天溫柔的替她捏肩。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赫連雲芙所使的兵器確實很厲害,聽凌天說過叫什麼打王鞭,鞭身上布滿了倒勾刺,若是被倒刺所勾,皮開肉綻還是小事,搞不好就是非死即傷。

東璃的韓月乃是東璃大將韓朝的女兒,從小便武功了得,所使兵器是銀色的五節棒,首尾相連,十分的厲害。

這兩人的兵器都是長兵器,一時間竟然分不出勝負來。

高台上兩個人兵器相撞,沙沙聲不斷,兩個人身形越來越快,只看得見兩團光暈不時的碰撞到一起/。

台下所有人都看得聚精會神的,想看看究竟誰會更勝一籌。

花驚羽和永樂所待的地方,永樂忍不住掉頭問花驚羽:「你說她們兩個人誰會贏,」

花驚羽細看了幾眼,評估了一下,最後肯定的說道:「赫連雲芙,這個女人夠狠,出手越來越猛,兩下比較,韓月雖然武功厲害,但是心裡的狠勁不如赫連雲芙,所以她註定了要敗。」

永樂點了一下頭,想到待會兒就輪到她們兩個人上台和赫連雲芙這個女人決戰了,忍不住開口。

「待會兒我先上場吧。」

若是她能打敗赫連雲芙,羽兒就不用出手了。

花驚羽卻不同意:「還是我上吧。」

她不想永樂吃虧,永樂雖然武功不弱,可是內力卻比不上赫連雲芙,赫連雲芙可是八重初期的實力,永樂只是七重的內力,兩個人對上,她肯定有些吃虧,而以赫連雲芙對她的恨意,很可能會出手收拾永樂,所以她不能讓永樂吃虧。

永樂卻不贊同:「不行,你沒看到她所使的乃是長武器嗎?你又沒有什麼長兵器,這樣一上去可就吃虧了。」

花驚羽心中卻有了計較,待會兒上場,她打算把花家的千佛手和靈影步配合起來使用,另外還要動用化龍決和飲血刀,只要她配合得當,她有把握能贏,有把握教訓赫連雲芙。

「這事就這麼定了,我上。」

花驚羽霸道的開口,永樂拿她沒辦法,望向一側的南宮凌天。

「凌天表哥,你看小羽兒。」

南宮凌天雖然不想羽兒上去冒險,但是她既然參加了,這最後一場肯定是要打的,而且他仔細的盤衡過後,確認還是讓小羽兒上去打比較安全一些,永樂雖然厲害,但是一點勝算都沒有,還是不要讓她上去吃苦了。

「讓羽兒上去打吧。」

南宮凌天開口,永樂乾瞪眼,說不出話來。

高台上,打鬥到了最後的階段,、韓月被赫連雲芙的打王鞭所傷,倒勾勾得血肉模糊,嬌滴滴的一個美人眨眼間皮肉外翻,磣人至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