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花驚羽看她嚇得臉色發白,趕緊安撫她:「沒事,這完全是我們的瞎猜,我和永樂郡主有什麼仇啊,她為什麼非要挑上我啊。」

花青楓不語了,心情還是放不開,有些沉重,花驚羽望向南宮瑾和南宮晚兒:「那照你們這麼說,永樂郡主豈不是無法無天了,沒人管得住她了。」

「不,有一個人可以壓得住她。」

「誰啊,」花驚羽倒是十分的好奇,這樣霸道囂張又無所顧忌的永樂郡主竟然也有害怕的人,看來這人不簡單啊,南宮瑾聳了一下肩說道:「除了凌天還有別人嗎?永樂看到他最安份了。」

花驚羽不語了,不過看南宮瑾和南宮晚兒替她擔心,伸出手拍了兩兄妹的肩,安慰道:「你們也別杞人憂天了,說不定今兒個我和永樂郡主不會遇上。」

「但願吧。」南宮瑾心裡祈禱著,一行人說著話往玉凰書院里走去,身遭不少人同他們一樣,邊說話邊往裡走去,場面十分的熱鬧,花驚羽隨著人往裡走去,還沒有走到裡面,便看到有幾人奔了出來,為首的人正是赫連軒,他的身後跟著姜惟和小昭等人,幾個人一現身便心急的叫起來:「羽兒,你怎麼才來啊,快點,裡面報名快結束了,再不報可就沒計劃了。」

花驚羽一聽急了,不再和南宮瑾和南宮晚兒說永樂郡主的事情,只和他們招呼了一聲:「你們兩個先去找地方坐,我去報名。」

「好,你去吧。」南宮瑾兄妹二人揮手,目送著花驚羽和赫連軒等人離開,等到花驚羽離開了,兄妹二人愁起來:「哥哥,我還是覺得永樂這一次好像是沖著花姐姐來的。」

「我也有這種感覺,」南宮瑾認同,永樂和他們從小長到大,這女人的性子有點冷,不太喜歡理人,但是先前卻沖著花驚羽開了口,很明顯的那神情是不懷好意的。

「哥哥,那怎麼辦啊?若是她是沖著小羽兒來的,那麼肯定會想辦法和小羽兒對上的,這裡可沒人敢得罪她啊,我們也制不了她。」

南宮晚兒著急了,南宮瑾蹙眉想主意,很快想到一個人來:「昨天凌天也說過來的,只要他出現,定然可以壓住永樂,對,就這麼辦,我去書院前面等他。」

這裡南宮瑾兄妹二人快急死了,裡面花驚羽跟著赫連軒等人走到報名處上前報名,書院的長老正在登記,看到花驚羽出現,倒是驚訝了一會,不過並沒有阻止,遞了名冊讓花驚羽把自個的名字寫上,花驚羽寫了自已的名字,找了一下並沒有看到永樂郡主的名字,或許永樂郡主用的是真名字,她並不知道永樂郡主的真名叫什麼,不過這女人肯定就在其中。

花驚羽覺得莫名其妙,身後的赫連軒看到她的臉色有些冷,不由得關心的詢問:「羽兒,怎麼了?」

花驚羽直起身子:「沒事,我們走吧,這上半場是女子組的還是男子組的?」

「往年是男子組先比,但是今年聽說是女子組先比,」赫連軒一直注意著學院的動靜,了解的情況自然不少,所以告訴花驚羽,花青楓忍不住驚訝的問道:「為什麼改了啊。」

「聽學院的人說永樂郡主參加今年的選拔賽了,她不想等,所以讓書院的長老把男女組調換了一下,書院里的長老誰敢得罪永樂郡主啊,永樂郡主的背後可是有她老娘呢。」

赫連軒的話一落,花青楓的臉色難看了,望向花驚羽:「羽兒,這永樂郡主不會是沖著你來的吧。」

「不管是不是沖著我來的,我都接招了,」花驚羽冷冷的開口,她是不會退縮的,從前她只有二重內力的時候都沒有退縮過,何況現在是七重的內力,豈能退,若是她不好過,永樂也不會好過。

赫連軒和姜惟以及小昭等人聽了,不由得奇怪:「你什麼時候把永樂郡主給得罪了?」

花驚羽一臉的莫名其妙:「我什麼時候得罪她了。我壓根就沒見過她。」

「那怎麼說她找你麻煩啊,」姜惟奇怪的開口,小昭也在一邊盯著花驚羽和花青楓,然後開口說道:「這個樂永郡主我是知道的,脾氣不大好,但是並不是胡攪蠻纏的人物,她是比較講理的,只要你不招惹她,基本上她是不會理你的。」

「難道是南宮瑾和南宮晚兒估計錯誤了。」花驚羽挑眉說道,催促赫連軒:「你帶我去比試場看看吧。」

「行,我們走吧。」

赫連軒在前面帶路,一眾人前往玉凰書院的比試場。

玉凰學院的比試場在書院的西側首,不但有擴建的兩米高的檯子,下面還有不少的桌椅,前面是貴賓席,不但有桌椅,還有茶水點心以及書院派出來侍候的人,這前面除了參加比試的人,便是朝中權貴的坐椅,花驚羽身為參賽的選手,所以領著赫連軒等人一路往前面走去,此時比試場上人山人海的很熱鬧,對於花驚羽這個京都熱門人物,不少人指指點點的,然後便是一番小聲的議論。

花驚羽神容淡淡,優雅的領著幾個人一路走過,就好像沒聽到似的,不過等到她走到前面的時候,便看到一道艷如紅霞的身影大刺刺的歪靠在一席之上,流紗雲袖垂瀉如雲,細長完美的玉手之中執一杯海棠紅的美酒,詭謎妖治,懶洋洋的一邊喝酒,一邊慢吞吞的抬眸望向花驚羽,那涼薄的唇角勾出似笑非笑,點漆似的瞳眸中是危險的光芒。

這艷麗如棠的女子,正是先前她們討論的主角永樂郡主,花驚羽看她望過來,眼睛微微的眯起來,唇角同樣勾出似笑非笑,迎視著永樂郡主,看來這個女人今兒個的目標真的是她了,很好,今時今日的她,可不會怕這麼一個女人,雖然這個女人很厲害,但是她花驚羽同樣不是坐以待斃之人,花驚羽冷哼一聲,徑直越過永樂郡主的身邊,往另一側的座位上走去。

身後的永樂郡主唇角是玩味的笑,眼神閃爍著濃厚的興趣,有意思啊。

花驚羽和赫連軒等人一坐下來,幾個人便圍到她的身邊了,先前永樂郡主的眼神,她們可是看到的,很顯然的這女人的目標真的是花驚羽:「小羽兒,這下你真危險了,這永樂郡主的目標好像真的是你啊?」

「你怎麼招惹上這魔頭了?」姜惟奇怪的追問,花驚羽搖頭,事實上她從來沒有見過永樂郡主,就算是前身都沒有和這女人見過,所以何來招惹之說。

巔峰是條狗 「那永樂郡主為何一副要找你麻煩的樣子啊。」

小昭困惑的問道,花驚羽搖頭,抬頭望向身側的幾個朋友:「你們別擔心了,我既然決定了參加比賽,就沒有怕這個女人,即便她厲害又如何?」

花驚羽的唇角勾出一抹血腥的笑,眼神陰森而猙獰,眼前的幾個人立時便覺得周身的冷汗,她們知道,今兒個這兩個女人若是對上,恐怕要不死不休了,這兩個都是狠角色啊。

幾個人安靜了下來,沒人說話,忽地有人走了過來打招呼:「花姐姐,你過來了?」

花驚羽抬首望去,看到孝親王府的晚兒郡主過來和她打招呼了,花驚羽笑著點頭:「嗯,比試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報了名就過來了,你和你哥哥坐在那一席上啊?」

孝親王府位高權重,自然也坐在貴賓席上,南宮晚兒指了一下離她們不遠的位置,然後低首小聲的說道:「花姐姐,你別擔心,我哥哥去書院門前等凌天哥哥了,等到凌天哥哥到了,就有人壓著那女魔頭了,你就不用和她打了。」 花驚羽的眉蹙了一下,淡淡的開口:「其實不用麻煩,既然她一心找我麻煩,我倒想會會她了。」

「她可狠著呢?」南宮晚兒說到永樂郡主,一臉的不甘,看來這位小郡主沒少在永樂郡主的手上吃虧,一說起來臉色就變了,不過花驚羽也是個狠角色,她笑眯眯的說道:「其實我不怕狠角色,就怕不狠。」

她輕描淡寫的話,卻正好說出了她的心聲,沒錯,她不怕狠角色,拚死一條命也要扳出勝算來,但是若是不狠,她就下不了狠心。

南宮晚兒不說話了,因為花驚羽是什麼樣的人她也是知道的,心裡嘆口氣,看來今兒個這二個要是撞上,二虎相爭,必有一傷啊,希望凌天哥哥趕得及阻止她們。

南宮晚兒心裡默念著,比試場上人越來越多,喧嘩聲一片,花驚羽雖然端坐在自已的位置上,但是總是接受到一抹詭異的眸光,不用想也知道是永樂郡主的視線,看來這個女人是挑上她了,雖然她不清楚自已什麼時候招惹上這女魔頭的,但是她今兒就會讓所有人知道,她不會輸給永樂郡主的。

她狠,她絕對會比她更狠,花驚羽唇角是笑意,手指悄然握成拳,給自已打氣。

比試場的高台上,除了有書院的幾位老師外,還有燕雲國主持這次比試的朝中官員,幾個人坐在高台上不時的說著話,熱絡的討論著,直到蕭山長老的說話聲響起,所有的說話聲嘎然而止,諾大的空地上,一片寂靜。

「今日乃是我玉凰書院選拔賽的日子,大家應該知道我們燕雲國每年都會有一次武魁之爭,這選拔賽就是各大書院為了爭奪武魁之爭而產生的,我們玉凰學院已經三年沒有拿到好成績,我希望今年能拿到一個不錯的成績,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信心?」

玉凰書院雖然是皇家書院,書院的成員都是朝中上三品大員的千金公子,這些千金公子多是在富貴溫柔鄉里長大的,什麼時候吃過苦,所以和應天書院白鹿書院還有高山書院相比,少了一份狠勁,正因為沒有這個狠勁,所以每年武魁之爭上,都是墊底的份。

例如那花落衣是雲霞宮的人,江月雅是白鹿書院的學生,江月雅雖然是京城官員的千金小姐,但是這位江小姐主動要求家人把她送往白鹿書院,在那裡沒人知道她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只憑著自已的力量立足,正因為這位江家大小姐有狠心對自已,所以她才會在去年的武魁之爭上拿到魁首之位,若是她是玉凰書院的學員,只怕未必拿到好的名次。

上首蕭山長老話落,下首沒人應答,不少參加比試的人面面相覷,因為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些不相信,每年玉凰學院是墊底的,從來沒有爭過應天書院白鹿書院和高山書院,蕭山長老問了話沒人理,場面一下子尷尷尬起來,忽地一道陰寒好似地獄竄出來的聲音響起來。

「你們都啞巴了?」

不少人只覺得身子一怔,很多人下意識的朝著上首叫起來:「有信心。」

「我們有信心。」

這陰寒好似地獄竄起來的說話聲正是永樂郡主,書院里的人可以不理會蕭山長老,但是沒人敢招惹這位永樂郡主,誰也不敢招惹這女魔頭,所以她一說話,底下一片應和聲,上首的蕭山長老總算臉色好看了一些,不過經過剛才的一幕,他也懶得再講廢話了,直接開口。

「今年的比試和以往略有不同,今年的女子組先比,男子組后比。」

蕭長老的話音一落,下面一片議論之聲,花驚羽這邊的幾個人不驚不動,因為她們事先已經知道消息,女子組先比,所以心中很坦然,上首的蕭長老咳嗽了一下,等到大家安靜下來,才接著開口:「今年的女子組比試,只有四十人報名,共分成兩組,每人參加兩輪比試,贏的十人可以參加今年的武魁之爭。」

下面又是一片喧嘩聲,別看玉凰書院的學員很多,但是真正參加武魁之爭的人並不多,因為很多大員的千金不樂意以命博命去拼那個什麼魁首之位,所以很多人不參賽,今年也不例外,只有四十個學員參加女子組的比賽,共分成兩輪進行。

「好了,女子組比試開始。」

蕭山長老一聲令下,高台時面有學員的長老喚了一人的名字:「姜晴。」

一名女學員身形一躍躍上了高台,她走到高台上去抽籤,她抽出來的簽上是誰,她的對手就是誰,如果在第一輪便敗了,那就沒資格參加第二輪了。

姜晴很快抽好了對手,竟然是小昭。

花驚心和花青楓等人替小昭打氣:「小昭,加油,一定要打敗那個女人。」

小昭點頭,唇角擒著誓在必得的笑,身形一動躍上了高台,這一刻的她完全不同於之前的嬉鬧,態度嚴肅而認真,花驚羽望向赫連軒:「這姜晴的實力怎麼樣,和小昭對上,小昭有勝算嗎?」

「小昭現在是五重內力,但是這姜晴早就是五重內力了,眼下她恐怕是五重內力頂峰了,小昭要想打敗她,除非在功法上取勝,就是不知道她的功法如何?」

赫連軒說道,花驚羽和花青楓等人不由替她擔心,同時的花驚羽發現一件事,小昭並不是燕雲國京都朝中大員的千金,她的來歷似乎沒人清楚,雖然不清楚,卻知道這丫頭的身份應該不簡單,要不然如何能順利的進入她們玉凰書院呢。

高台上已經開始打起來了,四周不少人盯著台上的打鬥看,花驚羽和花青楓等人也不例外,觀看著台上決鬥的情況,不過不遠處的說話聲,吸引了花驚羽的注意力,她掉頭望去,正好看到南宮瑾從外面走了進來,坐在南宮晚兒的身側,兄妹二人正小聲的說話,不過花驚羽注意聽,很容易便聽到她們兄妹所說的話。

「哥哥,凌天哥哥怎麼沒來啊?」

「誰知道這混蛋啊,還有南宮元徽這混蛋也沒有出現。」

南宮瑾狠狠的說著,擔心的望過來,正好看到花驚羽望他,便沖著花驚羽笑著招呼,花驚羽點了一下頭,掉頭望向不遠處的貴賓席上的永樂郡主,這女人此時正懶洋洋的喝酒,既沒有看高台上的打鬥,也沒有看她,不過花驚羽一望,她竟然第一時間敏銳的感覺到了,掉首望過來,還舉高了酒杯致意了一下。

花驚羽瞳眸一暗,這個女人好敏銳的感覺啊,不過就算她厲害又怎麼樣?花驚羽手指一握,今兒個就讓她會會這位京都人人驚怕的永長郡主吧。

花驚羽正想著,忽地四周想起了驚呼聲,花青楓也緊張的叫起來:「啊,危險啊。」

花驚羽回神飛快的望向高台,只見姜晴渾厚的綠色勁氣,節節的撕裂了小昭的內氣,同時的身形快速的欺身而上,抬起一掌毫不留情的向小昭的頭頂拍去,這一掌若是拍中,小昭不死也傷,難怪四周不少人驚呼。

看來這姜晴也是個心狠手辣的,花驚羽的眼神眯了起來,盯著高台上的情況,心裡替小昭擔了一把心,不過變故便在這時發生了,只見本來處於挨打狀態的小昭忽地使出一種厲害的功法:「吞噬*。」

只見姜晴的渾厚內力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變薄,同時小昭的內力卻渾厚起來,綠色變得濃澄得多,姜晴明顯的感到了駭怕,身形陡的爆退,但是小昭卻欺身而進,這下兩個人完全變了一個狀況,小昭招招進逼,攻向姜晴,而姜晴因為功力的急退,又氣又急的盯著小昭:「你對我使了什麼?」

小昭冷笑一聲:「你說使了什麼?」

她話一落身子快如一道光矢,疾射了出去,同時的抬起一腳,對著姜晴狠狠的盯了下去,碰的一聲,姜晴被她狠狠的踢下了高台,隨之她抬頭望向高中之上的幾位評委:「這一關可是我勝了。」

評委裡面幾個人望著這急轉而下的狀況,有些不能反應,本來她們以為肯定是姜晴勝的,沒想到最後竟然是司徒小昭勝了,還真是出人意外啊,有書院的長老走出來,宣布這一局司徒小昭勝。

四周響起了熱切的掌聲,只除了從地上爬起來的姜晴,姜晴的臉色難看極了,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已是如何敗的,明明她的內力比司徒小昭高,為什麼後來會敗了,而且先前她可以感受到自已的內力急速的減少,這是什麼原因。

小昭已經不理會別人,一閃身從高台上躍了下來,直落到花驚羽的身邊,幾個人圍著她,花青楓伸手捶了她一下:「你個死丫頭,真是嚇死人了。」

幾個人點頭,花驚羽眯眼望著小昭:「先前你使的那個什麼功法,似乎能吞噬人的內力。」

小昭倒也沒有隱瞞他們:「沒錯,是一種吞噬別人內力的功法。」

幾個人一臉的驚嘆,沒想到竟然有這種功法,姜惟忍不住開口:「那你還練個什麼內力啊,只要吞噬了別人的內力不就行了。」

小昭無奈的聳聳肩:「這種功法,只是在臨場的時候,暫時把別人的內力吞噬過來用一下,那內力並不是自已的,也無法一輩子為自已所用。」

「喔,」這下幾個人懂了,點了點頭。高台上面又比試了起來,不過花驚羽等人不太感興趣,湊在一起小聲的說著話。 比試一組接一組的進行著,直到高台之上一道聲音響起:「司馬盈盈。」

赫連軒一聽這聲音,飛快的開口:「羽兒,是司馬盈盈,是她。」

花驚羽困惑的挑眉,這司馬盈盈是誰啊,只見不遠處的貴賓席上,一道妖嬈紅艷的身影慵懶的起身,她一動,諾大的比試場上,竟然鴉雀無聲,沒一人說話。

原來這永樂郡主全名司馬盈盈,她是南芷皇室的人,南芷國姓便是司馬,若不是赫連軒說,她還真不知道永樂郡主的全名竟然叫司馬盈盈,一個溫柔如水的名字,和她的人還真是不配呢,她倒認為永樂這個稱號更適合她用。

身側的花青楓和姜惟等人竟然開始祈禱永樂郡主抽到的人,不要是花驚羽,花驚羽看她們的樣子,是既暖心又好笑,永樂郡主真有這麼可怕嗎?

永樂郡主已經躍身上台,她身姿優美,如一道霞光流虹,從貴賓席上劃過,直落到高台之上,懶洋洋的伸手從抽籤盒裡,抽出一張紙條遞到身後的老師手裡。

「永樂郡主對趙嫣然。」

一聽老師的宣布,花驚羽身側的所人都鬆了一口氣,太好了,老天保佑,總算沒有和羽兒對上。

不但是這裡的幾個人,連孝親王府的南宮瑾和南宮晚兒兄妹二人都面露高興之色,感謝老天爺,沒讓這女魔頭抽到羽兒。

不過等了一會兒並沒有看到趙嫣然的上台,永樂郡主似乎有些不耐,臉上隱隱有狠辣之色,她纖白如玉的手上纏繞著黑色的馬鞭,有一下沒一下的把玩著,只要有眼的人都看出這女人有些怒了,只要這女人一怒,只怕沒人有好下場。

場下一個細細弱弱的聲音傳來:「我認輸。」

雖然聲音小,但是還有人聽到,刷的一下所有人都望向那叫趙嫣然的,只見這女子此刻小身板抖簌著,臉色煞白,一雙眼睛滿是驚恐,看到大家望著她,再次開口:「我認輸,我認輸。」

沒打就先認輸了,看來永樂郡主的淫威挺嚇人的,看這趙嫣然被嚇成什麼樣子了,所有人心中都抱以同情,上首的永樂郡主冷冷的拋下一句:「真無趣,」閃身下了高台,高台上的老師宣布了這一場永樂郡主勝。

比試場下面,響起了如雷的掌聲,看來很多人都很給這位永樂郡主的面子,這除了因為永樂郡主背後有個厲害的老娘外,她自已本來也是個心狠手辣的主。

接下來比試繼續開始,又有幾組上台比試,但是一直沒到花驚羽,花青楓忍不住嘀咕:「羽兒,什麼時候到你啊,怎麼一直沒有到你啊?」

青楓的話剛落,便聽到高台上書院的老師叫了起來:「韓琦對花驚羽。」

一聽到花驚羽的名字,比試場四周本來說話的人,全都不說話了,鴉雀無聲,對於這花家大小姐,未來燕雲國的太子妃,不少人還是很好奇的,先前有著懦弱之名,最近卻傳出她心狠手辣的名聲,不但心狠手辣還十分的有才情。

青楓和小昭二人一下子高興起來:「羽兒,這韓琦絕對不會是你的對手的,上去吧,定然打得她落花流水。」

「好的,」花驚羽應聲,身子一動,飄然而出,穩穩的落到了韓琦的對面,比試場寂靜無聲,誰也沒有說話,對於花驚羽和韓琦的比試,竟然十分的期待,個個想看看這花家的大小姐,身手如何?

不過對面的韓琦臉色卻十分的難看,手腳冰冷,先前花驚羽和雲泱泱血戰之時的畫面躍上她的腦海,她越想越后怕,這個女人可是心狠手辣的,要說她狠辣的手段絕對不會比永樂郡主少,她若是落在這女人手上,不會也和那雲泱泱一般吧,越想越有這個可能,韓琦飛快的開口:「我棄戰,我認輸。」

比試場上,所有人都呆怔住了,今兒個是怎麼了,先是與永樂郡主對戰的趙嫣然棄戰了,這會子韓琦和花驚羽比試,竟然也自動棄戰了,難道這位花家大小姐真的如此可怕嗎?很多人沒有親眼看見過,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高台上黑乎乎的瘦弱的小丫頭,實在看不出她有什麼驚人的樣子。

韓琦已經躍身跳下了高台,理也不理四周議論的人,雖然棄戰丟臉,總比丟了一條命好吧。

這一戰以韓琦認輸結束,花驚羽莫名其妙的勝了,等到她從高台上下來,花青楓和小昭二人趕緊的道賀:「羽兒,沒想到你的威名竟然和永樂郡主並齊了,看韓琦嚇的直接棄戰了。」

花驚羽有些無語,其實她並沒有打算對韓琦怎麼樣,那女人怎麼嚇得一臉發白,似乎她要殺了她似的。

不遠處的孝親王府的南宮瑾和南宮晚兒二人也走了過來,坐到他們這一席,向花驚羽道喜:「羽兒,祝賀你了,第一戰不戰而勝了。」

花驚羽摸摸鼻子,覺得這一戰有些贏得不夠光明磊落啊,不遠處的永樂郡主瞳眸眯起,饒有興趣的望著這邊,有意思有意思。

第一輪很快結束了,贏的共有二十人,很快進行第二輪的比試,這一輪比試下來的十個人便可以參加武魁之爭了,南宮瑾和南宮晚兒二人總歸有些不踏實,時不時的瞄一眼不遠處的永樂郡主,又瞄向比試場的門口,發現沒看到南宮凌天和太子南宮元徽。

南宮瑾不由得發脾氣:「這兩個該死的混帳,不是說了要替你助威的嗎?」

雖然說南宮元徽這個太子未必能降得住永樂郡主,但他是太子,永樂郡主就算不聽,也不敢太過放肆,可問題是現在兩個人都沒有出現。

花驚羽接了南宮瑾的口:「你也別怪他們兩個人。他們肯定是以為女子場在第二場,所以才會遲遲未出現,估計是等第二場開始才會出現。」

南宮瑾不說話了,看來真是這樣了,那羽兒豈不是真的要和永樂那個瘋子打一場。

「羽兒,你放心,若是永樂真的敢欺負你的話,我定然會幫你的。」

即便他忌撣永樂,但不代表怕她,他只是煩了她的不依不僥拚死糾纏罷了,不是怕這個女人,要說他們兩個人若是鬧起來,就是皇上也未必說誰的好,所以若是永樂真的欺負羽兒的話,他不會坐視不管的。

花驚羽聽了南宮瑾的話,唇角勾出笑意,望向南宮瑾:「別擔心了,不會有事的,我想永樂郡主雖然厲害,但是別忘了我也不是吃素的。」

高台之上,已經開始了第二輪的比試,第二輪比第一輪要殘酷得多,每個人都拼盡了自已的能力,所以打得很激烈,不過不管怎麼樣激烈,終究是有一個人要離開的,在這樣的決戰之中,幾組的隊員已經交過手了,最後輪到了永樂郡主。

比試場上再次的陷入了寂靜,永樂郡主懶洋洋的躍上了高台,隨手一抽籤條,扔到了老師的手裡,下首的南宮瑾南宮晚兒和赫連軒等人都有些緊張,一起盯著高台上的那個拿著籤條的老師,直到他的聲音響起來。

「永樂郡主對花驚羽。」

嘩,四周響起了陣陣熱鬧的喧嘩聲,這兩個女人竟然對上了,不知道究竟是永樂郡主勝出,還是花家大小姐勝出,這兩個女人都是狠角色,她們對上的局面一定刺激,一時間,比試場熱鬧無比,個個盯著高台上的永樂郡主,只見永樂郡主雙臂抱胸,不驚不動,沒有半點的擔心,眾人再望向花驚羽,花驚羽緩緩的起身,姿勢優雅,神容淡然,唇角是清淺的笑,她的氣勢竟然似毫不輸於永樂郡主,就好像強對強,王對王,終於對上了,兩人的瞳眸中都隱有嗜戰之意。

花驚羽身側的花青楓和小昭兩個人不由得擔心:「羽兒,若是不敵的話,你就認輸,只要你認輸了,永樂郡主不會下狠手的。」

花青楓話一落,小昭呸了一口:「哪能長別人的志氣滅自已的威風,我相信羽兒一定可以打敗永樂郡主的。」

花驚羽身形一拭靈巧的身子已經翩然的飄往高台,身後的南宮晚兒不由得緊張的伸手拽住哥哥的衣袖:「哥哥,怎麼辦,她們要是打起來只怕一發而不可收拾。」

南宮瑾沉穩的拍拍妹妹的手:「沒事,你別擔心,我不會讓她有事的。」

溫柔手裡抱著的小白,小白的眼中泛起幽光,若是有人欺負小羽兒,它一定要咬死她。

下面的氣氛無比的緊張,高台上的兩個人卻一片淡然,永樂郡主細長的瞳眸微眯,幽芒閃爍,下巴微微的輕抬,展現了一個美好的角度,花驚羽靜靜的打量對面的永樂郡主,發現這個女人長得真的很有性格,邪魅妖惑,盛氣凌人,花驚羽打量永樂郡主的時候,永樂郡主也在打量著她,雖然人長得不怎麼樣,但是不可否認,她的眼睛很亮,就像暗夜的天空下,最亮的兩顆星辰,美好得讓人嫉妒,再看她周身不卑不亢的姿態,讓人不可小視。

花驚羽已經抱拳開口:「在下花驚羽,永樂郡主請。」

「請,」永樂郡主話音一落,手中的黑色長鞭如一條游龍似的奔騰而至,凌厲的殺氣瀰漫在整個比試場,一鞭便可看出她功力深厚,這個女人果然不是吃素的,花驚羽讚歎一聲,腳步一移,如一朵蓮花般飄移了出去,身後啪啪凌空而來的長鞭,劃出朵朵驚人的鞭花,險險的擦過花驚羽的身子,看得高台下的人一身的冷汗。 永樂郡主的鞭法果然已經到了出身入化的地步了,雖然鞭法的武功秘訣很少,但是永樂郡主所使的一套鞭法秘訣,很顯然的十分的厲害,她的內力已經達到了七重,再加上這套出神入化的鞭法,絕對是一等一的一流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