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若是其從正前方襲擊謝傲雲的話,他也沒有把握能否抵擋住它的一擊。

再者這次能夠躲避幽影蛇的攻擊也是因為謝傲雲那強悍的靈魂之力,就在引誘幽影蛇的那一刻謝傲雲就把周圍的一切盡數掌握。

但即便是這樣謝傲雲還是沒有絲毫的大意,在幽影蛇發動攻擊的一瞬間謝傲雲同樣是提著心吊著膽。

「還不老實!」

見幽影蛇擺動得愈加猛烈,謝傲雲五指微微發力,緊扣住幽影蛇的頭頸處。

「嘶嘶嘶嘶」

疼痛讓得幽影蛇放棄了掙扎,蛇嘴中發出嘶嘶的哀鳴。

不過謝傲雲並沒有理會,右手化掌拍向幽影蛇的腦門使其昏死過去。

隨後又迅速地在幽影蛇七寸處劃過,微光拂過,一條細縫在幽影蛇的七寸處浮現出來。

謝傲雲拿出玉瓶把幽影蛇的血液封裝於玉瓶中。

血液流盡幽影蛇的生息也隨之消散。

處理好一切謝傲雲拍了拍長袍,被幽影蛇這麼一折騰倒是浪費了謝傲雲不少時間。

「真費勁!」

回想起與幽影蛇的暗中較量,謝傲雲這段較量的時間裡可是夠累的,暗中都不知捏了多少把汗。

茹夢令 對於這有著『刺殺之王』之稱的幽影蛇,謝傲雲可是每時每刻都保持著十足的警惕。

「也是時候離開此處了。」

謝傲雲環顧四周,全是茵綠一片的平原,若是想要走出這片平原顯然要用不少的時間。

如今他的首要目的是找到瑤溫倩和鳳舞隨後與段天塵等人匯合。

話音剛落下,謝傲雲身形一動,整個人猶如炮彈繼續朝著原來的方向暴射而去。

…………

「姑娘是要去機緣所在地吧,既有緣相遇我們結伴而行如何?」

一處密林,一藍色倩影飄然而過,在其身後一身著藍色錦袍青年緊跟其後。

望著眼前的倩影藍色錦袍青年的眼中一抹熾熱悄然閃過,俊美的臉龐總是掛著一副淡淡的笑容,增添了幾分魅力。

在剛才遇到這女子之時,她那一身空靈冷清的氣質讓得藍色錦袍青年第一眼就被其所吸引。

隨後見其那成熟完美的身材更讓得他有些無法自拔,心中有著一種聲音強烈的呼喚著他一定要得到這個天仙般的女子,只有你才能配的上這般女子。

而後其就緊跟在此女子的身後,無論女子怎麼甩都甩不掉。

甚至還與他大大出手過,可惜由於境界的差距使得這女子完全不是這人的對手。

到後來女子只能無奈的任由他在後面跟著。

女子身穿藍色衣裙,即便是被絲巾遮擋但卻遮不住那雙如寶石般晶瑩的美眸。

此時女子美眸看著手中的晶石,只是這塊晶石就像普通的晶石般,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雲,你在哪!」

女子看著這美眸中露出了淡淡的愁緒,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為之生出憐惜之心。

而此女正是從峽谷上下來的瑤溫倩。

此時的她一心只掛著謝傲雲根本就沒有把藍色錦袍青年的話聽進去。

「嗯?」

見瑤溫倩沒有理會自己,藍色錦袍青年也不生氣,若是這般女子是這麼容易得到的話,那他也不會厚著臉皮緊跟其後了。

也只有這樣的女子才能引起每個男人都想征服的慾望。

藍色錦袍青年的臉上笑意不減,也不再說話,加快腳步跟上瑤溫倩而去。

…………

另一處密林中!

「快快,前方有寶物出現,聽說還有一條上古赤練莽守護著。」

密林中有人輕聲說道。

這處密林中有不少雷劫境武者極速朝著同一個方向趕去,邊趕路邊議論著。

「真的嗎,聽說上古赤練莽乃是蛇莽一族中有名的霸主,實力強悍無比,也不知道究竟是啥寶貝?不過此物定非凡物。」

顯然,之前的話剛落下,這處密林就有了許多的不同的聲音。

「我還打聽到這條上古赤練莽已有雷劫巔峰頂尖的實力了,此時已有好幾個雷劫巔峰強者紛紛前去打算聯手出擊。」

有人不甘示弱地說道,說話的語氣中有著期待之色,顯然這人此番前去定是去參觀的。

「看來這次是來對了,雷劫巔峰強者聯手圍攻雷劫巔峰頂尖的上古赤練莽,那場面定然十分精彩!」

大多數人想到此處,趕路的步伐加快了不少。

雷劫巔峰強者與雷劫巔峰頂尖靈獸的交鋒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難得的觀摩感悟。

觀摩強者的戰鬥對於他們如何出招,如何更為巧妙的運用靈力都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說不定還可以從中得到感悟一舉突破也不一定。

所以他們對這次雷劫巔峰強者聯手圍攻雷劫巔峰頂尖的上古赤練莽的場面不想錯過。

「有寶物嗎?我到要看看是什麼寶物!」

這時在眾人離開此地后,有一紅色倩影從一旁的密林中走了出來。

看那倩影一身火紅,身材火辣,前凸后翹,極為誘人,此女正是鳳舞。

「有寶貝怎能少了我呢,既然如今還沒有找到他們不如先去湊湊熱鬧吧!」

嬌嫩的紅唇輕動,微弧漸起,對於這個第一次走出家門的少女來說,總是對一些事情十分感興趣。

「咻!」

說完鳳舞踏著玄妙的身法緊跟而上。

此時在平原之上謝傲雲依舊還在全力奔跑著,可這平原的廣闊程度似乎超出了他想象中的大。

如今他以本跑了近半個時辰了可就是還沒有看到盡頭所在地。

…………

「呼!這平原可真夠大的。」

停住腳步,擦拭著額頭上的細汗謝傲雲望向四周,只見依舊一片綠色,不由感慨說道。

略作休息后謝傲雲再次踏上了尋找盡頭的征程。

「嗷!」

一聲長嘯席捲整個平原的上空,只見在不遠處一隻足足有兩米之高的狼類靈獸正用一雙猙獰而憤怒的赤眼緊緊盯著眼前的人類武者。

而在這頭狼類靈獸的身後真有著一株高不足一個手掌般大小的碧綠植株。

但此植株也頗為奇特,在其桿莖處有著三片圓形葉子。

而每一片葉子由下往上交錯分開,不在同一水平位置,也沒有上下重疊部分,若是從正上方看下去每一片葉子用線連接起來就是一個等邊的三角形。

而在其莖頂處有著七朵黃色的星形花,這七朵星形花成北斗七星排列,極為奇特。

「嗷!」

狼類靈獸再次仰頭長嘯,隨後其那青色的如長錐般的狼毛陡然豎起,一股狂暴的戾氣衝天而起。

前頭一腿微抬直步邁出,露出鋒利森冷的獠牙,那凶厲的赤色雙眼凝視著眼前的人類武者。

似乎只要眼前的人類武者再敢上前的話它就用那鋒利的獠牙將其撕成碎片。

「錚!」

這時這個人類武者右手微抖一柄青色的靈劍出現在其手中。

這人類武者長的頗為俊俏年輕,銀白錦袍加於身,頭戴銀色環冠,腰配白玉之帶,腳踩白色雲靴,好不瀟洒。

「畜牲,若是現在消失在小爺的面前倒可饒你一命,若是在不讓開那此處將是你的葬身之處。」

望著眼前的青色巨狼,俊俏的青年神情同樣凝重,但也不足以達到畏懼的程度。

「嗷!」

對於雷劫巔峰的靈獸來說自然聽了懂人類的語言,所以到聽到俊俏青年如此大言不慚的話時,狼類靈獸低聲長嘯。

而後,後腿向前彈出,速度極快,宛如疾風,帶著暴戾的氣息張著充滿腥臭味的巨口朝著俊俏青年飛奔而去。

「不愧是疾風鬼影狼速度竟如此之快,不過這株三葉七星草小爺要定了!」

俊俏青年見頭名叫疾風鬼影狼的靈獸首先發動攻擊,心中暗凝,但口中還是忍不住對這頭疾風鬼影狼的速度發出讚賞。

說完其雙腿輕動,往一側倒去!

……………… 隨著俊俏青年的倒向一側,一股強勁的氣流帶著濃厚的腥臭之味從其身旁擦肩而過。

而疾風鬼影狼也是一招落空。

雖然避開了疾風鬼影狼的一擊,可若是再差那麼稍許的差距,那俊俏青年的半個身子都將會被它撕扯下來。

所以即便是躲過了這一擊也是相當的驚險了。

與先前謝傲雲所遇見的幽影蛇有著不同之處就是疾風鬼影的速度主要偏向於狂暴,而幽影蛇的速度則偏向於犀利。

前者聲勢浩大,氣勢兇猛,而後者悄無聲息,潛伏暗中給敵人致命一擊。

「嗷!」

疾風鬼影狼一擊落空,迅速調頭,帶著憤怒的長嘯,而後一道殘影劃過,氣勢兇猛無匹,宛如狂風,張開血盆大口,往俊俏青年猛衝而去。

「叮~!」

一清脆的碰撞響起,俊俏青年在疾風鬼影狼迅速回攻時,連忙回身,右手提劍轉身抵擋住了疾風鬼影狼那將要合上的森冷獠牙。

而其整個人被疾風鬼影狼的慣性衝擊隨著其一同被推至數十丈才停止住。

周邊數丈內的地面如同被重新翻新了一般劃出一道一尺之深的滑痕。

「倒是小看你了,不過還不夠。」

攔下疾風鬼影狼的這一擊,俊俏青年露出了一副溫和的笑容,只是在這溫和之下卻蘊含著極大的危險氣息。

俊俏青年左手兩隻手指輕夾劍尖處,往後微微施力,劍身成弧,隨後鬆開手指,劍身迅速反彈而出。

「錚~!」

一陣清脆的劍鳴飄蕩而開,劍身微顫。

「嗷!」

疾風鬼影狼往後一仰,從劍身反彈回來的力道使其獠牙傳來陣陣麻痛之感,一聲哀嚎踉蹌退後。

不等疾風鬼影狼站穩腳步,俊俏青年提劍而上,腳踩玄妙身法,身形如風,長袍翩翩,瀟洒至極。

俊俏青年掠空而出起,一劍直直刺出,速度極快,青芒閃動,鋒芒凌厲,直往疾風鬼影狼的腦袋刺去。

「唰!」

一劍刺出,本以為這一劍就算不能取走疾風鬼影狼的性命也可使其受創。

可是疾風鬼影狼的反應似乎比俊俏青年想象中的要快,這令得他俊眉微皺。

就在他一劍刺下之時疾風鬼影狼連忙往後急退,躲過了他的一劍。

「再來!」

俊俏青年再次起身,青色靈力快速運轉,岀劍依舊襲向疾風鬼影狼的狼首。

一不小心成為妖界大嫂 盯著那掠空而至的俊俏青年疾風鬼影狼後腿彈出,快速朝俊俏青年奔跑而去。

「嗯?」

見疾風鬼影狼朝自己衝來,俊俏青年有些疑惑,眾所周知疾風鬼影狼的速度絕對是一流的。

糊塗俏家女 予你之歡 但其身上的防禦除了背部和尾巴之外頭部和腹部都是相對比較軟弱的。

如今疾風鬼影狼不採用遠程攻擊而是正面朝著他極速狂奔而來這又是演哪出?

俊俏青年可不會認為疾風鬼影狼是腦子生鏽了。

能夠修鍊到雷劫境的靈獸其靈智早已開發到了一定的程度,可不會做出這等一不小心就丟了性命的事來。

不過此刻不是俊俏青年多想的時候,右手微微用力,靈力的運轉加快了幾分,朝著疾風鬼影狼狠狠的刺去。

「叮~~!」

就在俊俏青年本以為就要刺中疾風鬼影狼的腦袋時,一陣金屬相互滑動的叮呤聲響起。

只見劍鋒朝著疾風鬼影狼的背部滑出。

「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