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荒孤庭站在旁邊,沒有說話,忽的,他微微轉身,看到一個身穿黑色紗衣的女子。不由注目看了一眼。那女子正是天齊帝國七公主齊絲琉!

此時她身後跟着幾個年輕武者,顯然也是來觀察戰天台的佈置,好在比武的時候有所準備。

齊絲琉警覺性非常高,荒孤庭只是略微看了她一眼,她便立刻察覺到,直接看向荒孤庭。

荒孤庭也是微微一驚,沒想到她這麼警覺,於是便對着她微微一笑。

齊絲琉眸中頓時閃過一絲厭惡,嫌惡把頭扭過去,再不看一眼。

荒孤庭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隨即大步流星,準備回東郊別苑。

忽然,一衣着華貴的公子走到荒孤庭面前,笑道:“這位兄臺,也來觀看戰天台開啓?”

荒孤庭觀此人衣冠楚楚,想必也是非富即貴,微微點頭。

樑元微微一笑,道:“在下,樑元,不知兄臺怎麼稱呼?”

荒孤庭看了一眼樑元,靈元境五重修爲。便道:“荒孤庭!”

“荒?”

樑元微微一驚,道:“荒!乃是天荒帝國的皇姓!莫非兄臺…啊!我記起來了,天荒二皇子莫非就是閣下?”

荒孤庭點點頭,並沒有否認,倒是沒想到自己的名聲傳的還挺廣。

得到荒孤庭的確認,樑元頓時躬身一拜,道:“樑國太子樑元拜見二皇子殿下!”

“樑國太子樑元!”荒孤庭見他如此恭敬,不禁疑惑,道:“你是樑國太子何必對我如此客氣?”

樑元微微一愣,隨即笑道:“二皇子說笑了,樑國是依附於天荒帝國的下等帝國,一直以來受到天荒帝國的庇護,否則已經被其他國家吞併,所以樑國早已經和天荒同氣連枝!我自然要向殿下行禮!”

三小帝國越姜樑三國,樑國依附於天荒,姜國依附於天秦,越國依附於天齊!

三大中等帝國和三小下等帝國早已組成三大聯盟。

荒孤庭自然也想到這一點,才道:“樑兄,不必多禮,我雖然是二皇子,卻並不受皇族重視,”

荒孤庭自然明白,樑元對自己如此客氣,就是因爲天荒帝國對樑國不僅有巨大的幫助,更有絕對的控制權。每年都要向天荒朝貢。所以,他直接說明他的處境,以免樑元誤會什麼。

樑元眼中果然出現一抹黯然之色,不過還是恭敬道:“二皇子何必躬自菲薄?我三年前便聽說天荒帝國出了一個蓋代奇才。那時,我便對二皇子十分仰慕。二皇子若不介意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去戰天台看看如何?”

樑元期待的看着荒孤庭。

“這?”荒孤庭微微猶豫,他並不想和這些帝國利益交織在一起,不過此時對方盛情相邀,倒是不好拒絕。

正躊躇間,忽的背後傳來一個聲音,讓荒孤庭如沐春風。

“荒孤庭!”

荒孤庭回首望去,正是秦月璃。

秦月璃歡喜的跳到荒孤庭面前,笑道:“你自己偷偷出來玩怎麼都不帶我?”

荒孤庭淡淡一笑,道:“我這便打算回去了!”

“公主殿下!”小晟和另一個男子追過來,連忙道。

小晟對荒孤庭微微一笑。

但另一個男子卻對荒孤庭不屑一顧,冷哼一聲,目光不善的盯着荒孤庭和樑元。開口道:“公主殿下,我們還要去觀察戰天台,不要和一些外人糾纏。”

秦月璃瞪了男子一眼,不高興的道:“盧一凡!本公主想和他一起去觀察!你難道要管本公主?”

盧一凡眉頭緊縮,連忙道:“一凡不敢!”

盧一凡是天秦宰相之子,向來對秦月璃十分愛慕,今年二十一歲,真元境二重!是此次天秦出戰七國排位戰武者中的最強者。

樑元有些忐忑望向秦月璃和盧一凡,雖然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他們真元境的修爲隱約間流露,便讓他這個靈元境武者心驚膽顫,意識到眼前的人必然皆是中等帝國的武者。 樑元對荒孤庭抱拳道:“既然二皇子有要事在身,在下就不多打擾,先告辭了!”

盧一凡見樑元對荒孤庭十分畢恭畢敬的樣子十分不爽,冷聲道:“本公子要你走了?”

樑元一驚,道:“這位公子有何指教?”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本公子指教?”盧一凡不屑一顧,出言罵道。

“你…!”樑元氣得腦袋膨脹,身爲一國太子,哪裏受過這些屈辱,本來他來的時候,樑國皇帝便已經交代他一定要對中等帝國的王公貴子恭敬客氣,並且把天荒皇室的名單印製了一份讓樑元熟記。所以在知道了荒孤庭的身份之後,纔會極力交好。

但沒想到盧一凡竟然如此侮辱自己。頓時嗔怒無比,怒道:“閣下欺人太甚!我乃樑國太子,你這是侮辱我樑國!”

“呵呵!原來是樑國那等邊陲小國,不毛之地!你聽着,本公子乃是天秦宰相之子盧一凡!你去問問樑國皇帝,見到本公子可敢大聲說話?”

盧一凡冷喝一聲:“你一個區區太子竟然敢對本公子如此無禮!等着回去割地賠款吧!”

盧一凡不愧是宰相子嗣,一句話便要讓樑國割地賠款!獲取更大利益!

“轟…!”樑元腦海中一聲炸響,忽的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眼前之人竟然是宰相之子!很可能是未來天秦帝國的宰相!得罪這麼一個位高權重的人,簡直讓樑國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要知道樑國皇帝都未必是盧一凡的對手,整個樑國在一箇中等帝國的宰相面前更是毫無顏面。

“你…!”樑元雖然心生恐懼,但還是緊緊剋制,不服氣道:“你…!我剛纔說的都是事實,怎麼就是出言不遜,要我樑國割地賠款?”

盧一凡像看白癡一般盯了樑元一眼,笑道:“本公子說你出言不遜,便是出言不遜!”

“你!……”樑元氣憤不已,隨即以求助的目光看向荒孤庭。

荒孤庭本想置身事外,但樑元無故受災,卻也和他有關係。

荒孤庭便看向盧一凡,道:“樑國是我天荒下屬,恐怕輪不到你天秦指手畫腳!盧公子若想逞威風,請回你的天秦帝國!”

盧一凡本想反駁,但卻被秦月璃攔住:“盧一凡!本公主以前怎麼不知道你如此無理取鬧?你再這樣仗勢欺人,就回去,別礙着本公主!”

“公主,我……!”盧一凡一時語塞。冷眼看了樑元和荒孤庭一眼,忍了下去。

“轟隆隆!”

戰天台內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戰天台頓時被完全打開。

一個巨大的戰臺出現在衆人的視野之中,戰臺有數百米之寬,十分寬闊。戰臺下面是觀戰席,密密麻麻的座位,分成七大區域,分別對應東域七國!

本想魚貫而入的武者全部都被堵在外面,只有收到邀請函的武者纔可進入參觀。

秦月璃欣然一笑,隨即拉着荒孤庭,便道:“走,我們進去看看!”

荒孤庭點點頭,隨即轉身對樑元道:“你放心,樑國既然是我天荒屬下帝國,就不會容他國欺凌,樑太子盡且放心!”

樑元聽到荒孤庭稱呼自己爲太子,頓時心中惶恐,在中等帝國面前,他這個太子哪裏敢稱,連忙拱手致謝。

盧一凡冷哼一聲,不再看樑元,冷眼瞧着和秦月璃十分親密的荒孤庭,心中憤恨不已。

小晟看了他一眼,道:“盧公子,公主殿下都走遠了我們快跟上吧!”說着便跨步離開。

三人來到戰天台外,士兵攔住他們,喊道:“出示邀請函,纔可進入!”

秦月璃見那士兵異常囂張,便大聲道:“你這個小士兵,知道他是誰嘛!敢問他要邀請函?”

士兵毫不動容,瞥了一眼秦月璃,道:“若是沒有邀請函,就請離去!不要阻撓我等!”

“可惡!他可是你們天荒的二皇子荒孤庭!你們敢攔他?”秦月璃喊道。

“二皇子?”士兵終於正眼看了荒孤庭一眼,不過他自然不認識荒孤庭,便語氣恭敬了一分,道:“口說無憑,有什麼憑證?”

荒孤庭搖頭輕笑,自己好像真的沒有沒有什麼憑證,太子令牌被慕清靈奪走,現在總不能把天荒令拿出來吧!這個小士兵級別恐怕也不認識!

當然天荒玉璽現在也在荒孤庭的手中,荒孤庭本來想還給荒擎夜的,但又覺得無法解釋,所以就先留在手中!

秦月璃道:“你的皇子令牌呢?拿出來啊!”

荒孤庭搖搖頭,道:“沒有!”荒孤庭被廢掉太子之後,可沒有人爲他重新鑄造皇子令。

最後無奈之下,秦月璃只好拿出邀請函,道:“現在可以了進去吧!”

“姑娘和這位公子可以進去,但是他不行!”士兵看向沒有任何邀請函的荒孤庭。

秦月璃正然生怒,忽然見盧一凡追了上來,便心思微轉,道:“你們等我一下!”

秦月璃攔住盧一凡,道:“邀請函給我看看!”

盧一凡不明所以,便拿了出來。秦月璃一把奪走,扔給士兵,道:“現在我們能進去了吧!”

士兵微微擺手,道:“請!”

秦月璃走進去,回頭對盧一凡做了個鬼臉,笑道:“你先回去吧!我一個人就行!”

盧一凡半天才反應過來,他實在沒想到身爲天荒皇子的荒孤庭竟然無法進入戰天台,還要用他的邀請函!

盧一凡又是氣惱又是鄙夷!身爲皇子,混到這般地步還有什麼皇子的樣子?

“荒孤庭,這可是你們天荒帝國,守門的士兵竟然不認識你,竟然不讓你進!你怎麼搞的?”

幾人經過一番波折進入戰天台,秦月璃對着荒孤庭吐槽道。

“看看本公主!在天秦,誰敢不認識,去哪裏有人敢攔?哼!也就你這個大笨蛋,連自家的戰天台都進不去!”

荒孤庭淡淡一笑,戲謔道:“本皇子確實比不得月璃公主神通廣大,慚愧!慚愧!”

聽到荒孤庭的戲謔之言,秦月璃不由俏臉一紅,嗔道:“那當然!本公主在天秦那可是一言九鼎的!我告訴你,要是…以後…以後你可不準欺負我!”

小晟忽的訝然道:“公主殿下!你這是要打算嫁給二皇子嗎?” “小晟!你也不乖了!”秦月璃白了小晟一眼,隨即道:“我們去那邊看看!我記得我姑姑說過,這戰天台和我們天秦的戰天台,包括天齊的戰天台都是天凌帝國鑄造的!

哼,天凌帝國的實力比我們三大中等帝國加起來還要強大,所以纔敢肆無忌憚的在我們的皇都中建造戰天台!說是要幫我們更好的進行七國排位戰,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們,想要通過排位戰來監督我們的實力,偏偏,我們還無法反抗!”

秦月璃很是氣憤的說到。

荒孤庭對這卻是無感,所以沒有接話。

秦月璃見他不說話,頓時停住腳步,生氣的道:“喂!你怎麼不說話?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荒孤庭笑着搖搖頭,道:“你說的怎麼會不對?但是我並不瞭解,所以不知道說什麼。”

秦月璃冷哼一聲,道:“你身爲天荒皇子,這些事情對普通人是大祕,但對你而言,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在敷衍我?”

荒孤庭笑着搖搖頭,道:“沒有!我怎麼會敷衍你!小晟,你說是吧!”

小晟連忙點頭,道:“公主,二皇子殿下肯定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哼!荒孤庭你就是在敷衍我!”

荒孤庭啞然失笑,看了小晟一眼。小晟一臉迷茫的樣子。

荒孤庭忽然驚訝一聲,看向小晟,道:“小晟,你的精神力竟然也突破了?”

荒孤庭剛纔精神力無意一掃,竟然發現小晟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了二十五階!上次見他的時候,分明是二十四階!

小晟微微一笑,道:“就是見了二皇子之後,第二天就不知道爲何突然就又進階了!”

秦月璃也是喜道:“小晟,你進階了竟然不告訴我,是不是不想當本公主的小跟班了!?”

小晟連忙緊張的搖頭,道:“公主,小晟真的不是故意不告訴你的,真的只是一時間忘記了,你別生氣好不好!我下次一定告訴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