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菩提心經!

看到這四個字,江寂塵心中已經一陣劇震。

太古傳說之中,佛門之中最高的功法,菩提心經。

但如此驚世、逆天,名震億萬世的佛門至功法,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江寂塵不太敢相信。

但看著太古文字,看著古獸之皮上散發的太古氣息。

他不得不相信,這一切恐怕是真的。

江寂塵翻開第一頁,赫然便看見上面有一段話。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何處染塵埃?

只有短短的兩句詩,但卻蘊含著佛家至高佛與法!

只看一眼,也讓江寂塵心生無窮的感悟。

他想繼續翻下一頁,卻發現,後面的古獸皮竟然連成一體,無法翻開。

顯然,這本太古功法設置了一種驚人的無上太古禁制。

唯有悟道第一頁,方可翻第二頁。

而且,當江寂塵念出兩句話時,太古書藉便化成一道神光,融入了江寂塵的手心。

下一刻,已出現在江寂塵的體內空間中。

「竟然自動藏於體內空間,看來,法器空間無法承載這樣的功法。」

江寂塵心中暗道。

而在《菩提心經》進入體內空間的時候,他的道體生出一種玄妙的感覺。

彷彿體內有誦經之音回蕩,洗滌道體。

「不愧是太古傳說中,佛家的至高功法,當真是妙用無窮。」

江寂塵暗暗心驚。

不過,此法其實並不是非常適合他,但可以助他洗滌道體,讓他道體更加的無塵無垢,不沾塵埃。

轟!

然而,就在江寂塵思量之際,殘破的神廟突然之間爆滅、倒塌,化成一片平地。

接著,四周人影閃動,瞬間就把江寂塵圍在了一中間。

戰隊修士!

共計有百來人,修為最高者神王一重圓滿境。

「這小子身上竟然有源靈魂燈,難怪能夠收取太古殘魂,而且,我們苦苦守望的《菩提心經》竟然落入他的手中!」

「這不是正好么?本來還需要等到神月懸天之夜,才能對那太古殘魂出手,但沒有想到這個小子的出現,卻提前幫我們拿下了《菩提心經》,妙極呀!」

「確實妙極,這小子身上寶物不少,這次進入太古殘城,收穫不錯!」

一眾戰隊修士興奮地叫著。

根本就是無視了江寂塵。

畢竟,江寂塵是靠源靈魂燈收取太古殘魂的,根本沒有展現出實力。

但神道五重境,再強也強不到哪裡去。

所以,眾戰隊修士只視他如螻蟻。

這時候,一名神王一重初境的修士飄然出現在江寂塵面前,以命令的口氣道:「小子,交出源靈魂燈,交出《菩提心經》,交出你身上的一切東西,我可以考慮不殺你。」

江寂塵此時大概明白了這些人,他們必然也是知道這裡有《菩提心經》。

只是因為有太古殘魂在,他們根本無法進入廟堂的白骨王座處。

只能等神月高懸之夜,太古殘魂最弱之時,再出手。

然而,卻讓江寂塵無意間捷足先登了。

記住手機版網址: 真心的希望。一切沒有他聽說的那麼糟糕,那麼的壞…一切都是道聽途說,根本就沒有那麼一回事?

也許,去了那邊真如領導所說。環境比這邊好,掙錢比這邊快,掙錢還不需要,交任何的其他的費用…

到了樓上,出現在眼前的是客廳。看到客廳,忍不住就停住了腳步,好奇的把客廳打量了一番。

但是葵姐說,不能隨便再客廳逗留。因為客廳,是男士們工作的地方。沒有領導安排,女士不能隨便在客廳逗留。

另外。還告訴她們,要好好的招待這些男士們。因為這些男士們,會讓她們過上好日子。

而她們將來的吃喝,都得依靠這些男士。只要把這些男士們招待好了,以後不僅吃喝不愁。

而且,還能得到分紅。只要好好招待他們,每月就有工資入賬。聽起來是挺美的一個美差。

可是怎麼了呢?離開光強子所在的那公司。現在,又強行被加入到這個公司了嗎?

好像這都不是她所自願。雖然有些霸道。好在這邊並沒有,讓人交什麼入會的費用。倒是,讓她省心不少。

可是這些男生們,為什麼需要她們招待呢?這邊看著。不像是茶樓,也不像是酒館。

要怎麼樣,才算是招待他們滿意呢?而對於吃香的喝辣的還有分紅,或者是每月的工資年底分紅。

這些,她一概不貪。眼下她心中最關心的事情是,如果把這些男士們招待好了。

是不是可以,請求他們幫忙。讓他們,把自己送會廠里去呢?或者是,只要送到這房子以外的公共地方也好。

現在,對於這種封閉式的地方。她是無比的抗拒,就會立馬變得沒有安全感。更會感覺房子,是失去自由的牢籠。

即使這房子看著很大,不僅看著地方大,一層樓有的三四個房間,還有兩層樓。而且兩層樓的房間,還是一樣的多。

相比之前的地方,大了兩三倍。即使這房子大了很多,可依舊讓她很有壓迫感。

總感覺自己行動被人限制,就像是,被人關起來的小狗一樣。任憑主人打罵,或者是不高興的時候,直接打死燉湯給吃了…

既然是被燉了吃了,如此也不會有人知道。想著只要能離開這裡,只要能送到任何公共地方。

可是見到天地的地方,四周沒有圍牆的地方。那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可是現在一切情況還不明,她也不敢隨便開口去問什麼。葵姐不讓他們逗留,他們不在這裡逗留就是。以免得罪了人。

可臨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又瞟了一眼那,長方行的辦公桌。而再一次看著長方桌,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麼。

這葵姐口中的招待。難不成是,讓她們在男士們開會的時候,給他們端茶倒水不成?或者分發文件,複印表格什麼?

或者是。給他們打掃家務,給他們洗衣服做飯不成。這洗衣服拖地擦桌子她還行,這活她以前倒是經常做。在宿舍的時候,也一天沒有停止過。

可這做飯,還真不是她的強項。從小在家裡面的時候,就從來沒有做過飯。在家,一直以來都是她媽媽做飯。

她媽媽做好了飯,她只要去個人負責開吃就行了。後來去了廠裡面以後,天天在食堂吃飯。

連做飯的廚具都沒有一個,更別提說是做飯了。所以她對做飯這事,是一概不通。

現在突然讓她做飯,提前也沒有一個人教她一下的。這讓她怎麼下手才好呢?

可如果不能,做出幾樣出色的菜肴。又怎麼能夠,讓這些工作的男生們滿意呢?

想想不免有些頭疼,早知道現在要做飯。以前在家裡的時候,就應該跟媽媽學習幾道菜。也不至於現在,什麼都不會。

在看看旁邊的付美美。發現這付美美的雙手,纖細又潔白指甲還留的很長。這雙手,別說是做飯這麼難的工作了。

恐怕是。就連普通的打掃衛生,這麼簡單的事情。想必,她肯定也不曾做過。

原本還想跟付美美學習。看到付美美的手后,發現這付美美還不如自己呢?看來,想要得到男士們的滿意,還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再一次看那長方桌,突然想到了主意。心想做菜這事,臨時做肯定是做不好了。

看來,只能在別的地方彌補了。比如說端菜倒水勤快一些,或者地板擦的乾淨一些?這些會不會有用呢?

正想著出神,葵姐看著張小花站著不動。嚴肅的對的張小花說,「張小花,不要看了,快點跟上。」

聽到葵姐叫喚,張小花趕緊回頭。看到葵姐一臉不悅的臉,知道自己看的太出神了。怕是得罪了葵姐,於是趕緊低頭老實站好。

即使張小花已經知錯,乖乖老實站好。而葵姐並未罷了,而是接著又說「就算要發愣出神,也等進了房間再發。

這裡可不是隨便逗留的地方,我想同樣的問題。請不要再讓我說第三遍。謝謝配合!」

「是」張小花把頭低的更低了,都不敢再正眼看葵姐一眼。

看到張小花以被她震懾住,這才心滿意足的繼續往前走。接著張小花她們被帶到了一個房間。

這房間不是像普通的房間,裡面並沒有擺放床具。房子的一邊,放著兩個梳妝台。

檯面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化妝品。而梳妝台的後面,還有一張三人的沙發。葵姐一進去,就在那沙發上坐下。

並且讓她們也坐下來,但是她們卻不敢。張小花與付美美兩人一致覺得,還是站著比較合適。

而葵姐叫了一遍,就沒有再叫第二遍。拿出了她的手機,認真的閱讀起來。而站著了兩個人,眼睛卻閑不下來。

接著看到。沙發的旁邊,還有一個小桌子。然後桌子後面。 極品總裁,嬌妻不要太野蠻 再過去一點,就是兩個的衣服架子。

而衣服架子上面,用衣架掛著,滿滿兩個架子的衣服。張小花眼睛瞟了一眼,就沒有看第二眼的慾望。

因為一眼看去,那兩架子衣服看著花里胡哨。沒有一件顏色,她覺得好看。顏色都太過於鮮艷。

她平時,都喜歡素靜的衣服。所以這衣服不是她的菜。她也穿出來,不是她喜歡的風格。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沒想到的是。這付美美平時看著文文靜靜。居然會,喜歡這胡里胡哨的衣服。

一進門,就被那兩架子衣服所吸引的眼球都離不開。眼睛離不開,嘴巴也忍不住的自言自語起來

「我的老天!怎麼這麼多的衣服。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衣服?過了十幾年,第一次知道,衣服還有這麼多的顏色。會這麼多種布料,和款式。」

頂點 ?對於江寂塵而言,到手的東西,又怎麼可能交出去?

何況,對方最強也只是神王一重圓滿境而已。

這些戰隊修士,視江寂塵如螻蟻。

但他們在江寂塵眼中,又何嘗不是如同螻蟻一般。

江寂塵可不相信這些人的話,交出東西之後,還能饒他性命。

再怎麼說,他也是一個積分,他不會天真到認為這些人真的連積分也不要。

進入這裡的戰隊修士,他們除了尋找機緣,同時也在獵殺別的戰隊修士,而獲取積分。

這些,江寂塵一路走來,早有親眼所見。

聽到對方的話,江寂塵輕輕一笑道:「限你們十數之內消失在我的眼前,若不然,你們都得死!」

然而,江寂塵的話剛落,一眾戰隊修士已經哄然大笑起來了。

「哈哈……就憑你這個神道五重境的垃圾?」

「他剛才威脅我們,十數不離,便得死。我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

一眾人嘲諷大笑道。

然而,這時候江寂塵已經開始數息。

「一,二…….」

然而,在眾人的嘲笑聲中,江寂塵卻神色自若,開始了自顧自的數數。

「靠,這垃圾似乎是認真的,他在數數!」

一名戰隊修士叫道。

「嚇唬誰呢,我去滅了他!」

「竟然還真敢當著我們的面數數,不知死活的垃圾!」

兩名戰隊修士,神道八重境,同時踏步而出,殺向江寂塵。

而江寂塵如無視他們的存在,依舊在平靜地數著數。

「四,五,六……」

江寂塵的聲音無比的平淡。

這一刻,忽然間讓有一些人心中生出一絲不安之意。

城裡的魔法師 不過,他們是絕不可能聽從江寂塵之言,十數離開這裡。

「小子,死吧!」

兩名戰隊修士殺至,冰冷地道。

而江寂塵也繼續數著:「九,十!」

數到最後一數,兩名戰隊修士的攻擊也同時落到身前。

而江寂塵身上的氣息忽然一變。

一股可怕的血腥殺氣,籠罩四方天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