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1 日

華青嗤笑,微微搖頭,母女二人見之,不明所以。

「不是所有人做事都需要理由的,許多人,尤其是那些有特別本事的人,做事往往就是隨心隨性,只要不違背人倫道德,他們怎麼想就會怎麼做。」

聽聞此話,兩人想了想,確實,華青和關義似乎都是這樣,那麼老仙也這樣,就不足為奇了。

不過她們還是更願意相信老仙幫助官天是因為蕭仙仙的緣故,那麼以後官天行事就會方便許多。

「嗯,只要有人幫助關義那便是好的,這樣的話,我也能夠少操些心。」

卓冰抿嘴輕笑,先前的話還真的是顯得自己俗世了,果然,高境界的人說話思維都與自己不同。

「她們應該不會來落城吧?」

華青突然問道,卓冰停頓了一會兒,終於明白了「她們」所指代的是誰,於是她便回答道。

「仙兒小姐身子本來就不太好,自然是不會來落城的,而且她們應該也不願意牽連進落城的事情之中來。能暗地裡幫助我們,已經是極大的恩惠了。」

聞言,華青微微嘆息,沉吟小會兒這才道:「確實,在鰱奇山中,她們才是最安全的。她們的身邊都是值得信任的人,如此我們便能少分些心了。」

「嗯,周安什麼都會做,會保護好她們的,前輩不用擔心。」

關葉心乖巧的接話,華青轉頭看她,默默的點頭,隨後神識一動,祭出一截箭矢來。

這是箭的前端,上面正縈繞著一些靈氣,若隱若現,自然而成。

關葉心一見,瞬間便歡喜得喜歡了,心中火熱,可是看東西在前輩那裡,也不好問,只能惴惴不安的看著。

虛空之中,箭矢前端漂浮著,華青微微一彈指,那東西便到了關葉心身前去,此時,她難得歡快的話語便傳來。

「心兒喜歡嗎?這與你的月神弓正配,所以,就送給你了。」

關葉心見之,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澤,正想怎麼開口就聽到這話,怎能不叫她開心。

聞言,她豁然站起,無法置信的反問道:「前輩,這真的是給我的嗎?」

華青仰面,微微的眯眼,點頭回答道:「在回來的路上,無意之中發現的,既然與你月神弓相配,那我就借花獻佛了。」

「謝謝前輩!」

或許是怕華青會突然反悔,或許是激動,得到肯定回答之後,關葉心便歡喜的伸手欲將那箭矢前端拿在手中。

華青想阻止,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關葉心的手指剛剛觸碰到圍繞在箭矢前端的那微弱的靈氣,瞬間,她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震開了。

「小心!」

卓冰與華青急切的提醒了一聲,伴隨著她們的聲音,只見關葉心那小巧的身子瞬間往後退去,一瞬間的事情。

而她的身後,則是一棵巨大的樹木,枝繁葉茂,此時她與那棵樹僅僅距離三五步了,眼看是要撞上那樹榦。

已經是千鈞一髮之際了! ?見之,卓冰卻急了,正欲去全力發動龜蝸訣去幫助關葉心,卻突然被旁邊的華青拉住了手腕。

卓冰動彈不得,只能焦急的看著關葉心往那棵大樹榦後退去。

眼看她的身體就要撞擊在大樹榦上,就在此時,本來還在狂喜之中的關葉心也反應了過來,瞬間明白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就在她被靈氣吹起的緋紅的衣衫一角擦抹到樹榦之上之時,她連忙全力發動蓮花玉步訣,快速的往旁邊側離而去,險險避過了攻擊過來的那道靈氣。

靈氣猶如被切割開來的利刃,直直的俯衝進了大樹枝幹之中去,就在關葉心移開的下一瞬,只聞一聲脆響,她身後的樹榦立馬開始碎裂開來。

「……」

華青扶額無語,早知道該將話說清楚之後再將東西拿出來的。

可是如今也是沒有辦法了,見樹榦已經被切斷,且往她們這裡倒來,她袖中的手指快速的結印。

只見一陣靈氣瞬間從四處匯聚過來,一個呼吸不到的時間便連同她與卓冰,已經她們坐下的石桌圍在了其中。

見此,卓冰忙將自身靈力祭出,添加了一分靈氣的幫襯。

「起–」

一聲低喝,那巨大的靈氣的結界便快速往旁邊退去,霎時間便逃離了原地,其中,那石桌也在裡面。

華青與卓冰坐著的姿勢未變,待數個呼吸之後,兩人才將這結界護送到了安全的地方去。

「嘩啦–」

伴隨著一陣地動山搖的聲音,那棵已經過了千年的大樹瞬間往下撲到而來,巨大的樹榦猶如帷幕,將那有些光亮的天空遮蓋住。

片刻之間,這裡就猶如又再進入了黑夜之中,而那大樹樹榦摔落下來的所造成的灰塵,猶如漫天黃沙,將此處完全掩蓋住了。

「啊!–」

正在清理殘垣斷壁的黃鸝等弟子見之,忍不住目瞪口呆,這樣的震撼天地的力量,是多麼的可怕。

以至於那黃沙將自己衣衫污濁了她們都沒有發現,更多的是害怕,無邊無際的害怕。

原來,修仙者與修仙者之間竟然有這麼大的差別!

從此,她們的世界關顛覆了。

石桌穩定,兩人坐定,卓冰忙將靈氣收回,快速站起,往先前的方向看去,急道:「糟了,心兒還在裡面!」

她正欲又再救,身後華青那不疾不徐的聲音又再傳來。

「她在我們後面。」

聞言,猛然轉身,果然,在她們的後面,一身紅色羅裙,猶如鮮血流淌著的關葉心正徐徐從黃沙之中走出來。

她的身後帶著若隱若現的靈氣,而這一次的靈氣,比上一次又清晰純粹許多。

更重要的是,在她的背後,與她手臂齊平的地方又顯現出了天藍之色的翅膀,這一刻停留的時間又長了一些。

只可惜,卓冰沒有看到。

而這一次,關葉心是真的感應到了。

裙帶飄飄,猶如綻放的花蕾,頭髮被風吹起,身後揚起無數掉落的樹葉。

華青端著白玉杯緩緩回眸,輕輕一笑,暗道。

「果然,那老頭在心兒身上做了手腳,萬幸,我沒有衝動,否則……」

想著,她慢慢站起,微微點頭,自言自語道:「這下,事情越發有趣了呢。不知道關義那小子這一次又會不會給我帶來什麼新的驚喜,哈哈哈。」

卓冰站在華青身後,呆立在原地,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還是我的女兒么?!」

黃沙往四處飄散,遠處,已經不見月色,似乎已經天亮了。

不多時,風散盡,黃沙飄揚之勢也在慢慢減少。

黃鸝幾女見之,終於安心了些,透過黃沙瀰漫往前面看去,那裡,一棵千年古樹橫躺在地上,它的枝幹四處延伸,擋住了大半空地。

這種情景讓人很吃驚了,可是當她們在微微天光之中看到分毫無損,且將石桌都移動了位置的華青兩人,此時覺得,整個世界倒轉了。

兩人默契低頭,開始借用工具挖地上的殘垣斷壁,黃鸝遠遠望著,那一刻,想要修鍊的心又再一次死灰復燃。

她沒有仙根,自然不能修仙,連那食谷都不敢輕易嘗試,她們這些弟子有的,只是比一般人多一些的防身能力。

加上無雙宮本就有靈氣存在的緣故,使得她們看上去似乎是有些修為,實際上,真正能修仙的也就只有那麼幾個人而已。

其中顏容就是一個,而姜如玉也是得了顏容的點撥這才有如今的能力的。

「唉,只是可惜我沒有仙根,否則的話,我也想修仙的。」

黃鸝低低的嘆息,她一向是想到什麼就會說什麼,也不會在乎那麼多。

其她兩個弟子見了,默契對望一眼,柔情似水般的臉上,透出了鄙夷的神色。

修仙若是那麼容易的話,豈不是大家都會這麼厲害了!

其中杜清清最是單純,可是也覺得黃鸝是妄想,略微看了看旁邊,發現華青只管和關葉心她們說話沒有注意到這邊,她才敢小心的說道。

「黃鸝師姐,修仙何其難,豈是你想得就得的?」

何安膽小,惴惴不安的看了看那邊,或許是累了,又或許是覺得杜清清的話語有理,於是她也難得的附和道。

「清清說得對,我們都沒有仙根,又如何能修仙。」

說著她頓了頓,又繼續嘆息道:「在這個亂世,能夠好好活著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何況是人人趨之若鶩的修仙呢。」

「就是。」

杜清清抿嘴,附和道。

「哎–,我只是說說,萬一我們真的有機會修仙呢。」

黃鸝覺得自己也是異想天開,話都說了,如今也只能自圓其說了。

「呵呵,除非太陽能夠從西邊出來!」

杜清清忍不住挖苦道,說著她還有意無意的指了指天邊,用酸溜溜的話語故意提醒道。

「看黃鸝師姐,東邊太陽出來了。」

黃鸝瞪了她一眼,轉身繼續做事,心中恨得牙痒痒。

杜清清看起來小巧,為人單純,可是心機卻是最深的一個,她善於偽裝,這件事情也只有直率的黃鸝知道而已。

「怎麼這次她就沒死呢,煩人。」

黃鸝在心中憤恨的想,轉頭看,正見何安在距離她不遠之處奮力的翻動著泥土,她看了看,幽幽嘆息了一聲,往那邊走去。

「也許,這僅僅是我的一個異想天開的修仙夢吧……」

黃鸝苦笑著搖頭,正看時,卻見關葉心從另外一個方向離去,而她去的方向正好是破雲宗的方向。

看了看,她又快速的做事,這些事情不是她一個弟子所能過問的。

「唉–,難道我的人生就這樣渾渾噩噩下去了嗎?不甘心啊,真是不甘心啊!」 ?華青給姜如玉與顏容的主要任務就是尋找百鬼劍君的蹤跡,因為她倆修為都不高,所以並不會引人注目。

所以在得到命令之後,兩人便趁著夜色去了之前楊玉冠遇到百鬼劍君幾人的那棵樹下面。

一番仔細的查探,終於在樹下的根部發現了一絲縈繞著黑氣的絲線。

絲線細膩,猶如髮絲,由百鬼劍君劍刃之氣未曾散盡之後所匯聚而成。

因為百鬼劍君尚未真正的練就出百鬼劍,亦是未曾與百鬼劍合為一體,所以若是仔細的話,必然能夠發現這其中的蛛絲馬跡。

之所以未安排房子遺等人來辦這件事情,也就是因為女子的心思要比男人細膩許多,也更容易發現別人會忽略的細節。

縈繞著黑氣的如髮絲之線,便是百鬼劍之劍氣,也稱之為死靈之氣。

死靈之氣,自然是死靈身上所傳遞出來的氣息,那三十四人,除了百鬼劍君本人之外,皆為屍體。

既然是屍體,自然就沒有生之氣息可尋,這也是為何先前楊玉冠未曾發現他們存在的原因。

能夠發現死靈之氣之人,一般是修為極高的,或者是長期與屍體打交道的那一類人,比如林初,比如華青,或者華南豐。

林初是因為修鍊風水僵的緣故,而華青則是因為活得太久,知道的動向自然比一般人要多很多,而華南豐是因為他有鎖魂盤這個法寶傍身。

可是如今鎖魂盤被林初一分為四了,他現在也不能準確感應到死靈之氣的存在。

再加上他被林初重創,此時正閉關療傷去了,所以這一次事情的發生他是真的幫不上一點忙。

而這停留過百鬼劍君等人的地方,也是華青細緻交代過的,否則依照姜如玉與顏容現在的本事又怎麼可能找得到?

祭出華青先前淬鍊過的一張綠葉,念動法訣,那停留在樹根之處的黑氣慢慢的被一股奇異的吸引力牽扯,漸漸的,入了這一片綠葉來。

黑氣注入綠葉越多,綠葉之上的紋路便越清晰,漸漸的,在漆黑似墨的幻煙之中,那綠葉漸漸的枯黃,直到最後一絲黑氣脫離樹根,那原本翠綠的樹葉瞬間變得如墨一般漆黑。

其上縈繞著淡淡的靈氣,華青之前淬鍊之強悍靈氣,此時正將黑氣困在其中。

黑氣翻滾著,猶如快速抖落的水流,死靈之氣慢慢從其中剝離出來。

不出小會兒,兩股黑白交織的氣流便分割成了兩股勢力,遙遙相對,似乎隨時都會互相攻擊。

顏容將樹葉托在手心上空,玉簫背在她的背後,額上滲透出絲絲香汗,姜如玉見之,忙掏出綉帕替她擦拭。

又是一小會兒時間過去,那兩股黑白交織的氣流終於在顏容的操眾之下分割在樹葉的上端與下端。

黑氣在下,白氣在上,那黑色的葉子終於成了這兩種氣息的分割點。

見之,一直緊張的顏容終於微微鬆了口氣,轉頭對姜如玉點頭,示意事情完成了。

姜如玉心中嘆息:「果然這事兒不容易,要不是容師妹在,估計我也完不成。」

心想間,她驚奇的發現那原本黑色的樹葉竟然慢慢幻化成一枚劍刃來。

黑色的劍刃,劍尖所對的,正好就是官天之前藏身的密室方向。

見之,姜如玉大駭,心道:「難道百鬼劍君的目的是關義公子?」

想了想,又覺得不可能,官天被楊玉冠藏在密室之中的事情,除了她,也就只有他們二人知道了。

關於官天已經被楊玉冠轉移的事情,華青沒有對別人說起,清楚的知道這件事情的也就楊玉冠和卓冰關葉心母女。

畢竟當前形勢之下,保證官天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見姜如玉有些遲疑擔心模樣,顏容將心神收回,那劍刃依然在她手心之上的虛空之中,開始不安分的四處晃蕩,這一會兒竟然安靜了下來。

果然,劍刃所指的就是墓地那個方向。

見之,顏容看了看,突然問道:「如玉師姐,為何你看那邊發獃?難道那邊有什麼東西?」

顏容的問話,這才讓她回神,姜如玉頓了頓,這才回答道:「那邊是一片墳墓之地,我很好奇,為何劍刃所指的方向會是那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