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萊亞:「如果你不彆扭,願意同時收了我和爾維斯一起做你的伴侶,我也不用搞出這麼多事情來。」

顧萌萌:「倒還成了我的錯?」

萊亞翻身坐了起來,從身將顧萌萌整個抱住,感受著用她的體溫將自己的懷抱填滿的完整感,道:「不算辜負,但你欠我幸福。你那個時候說我是前男友,讓我維持風度不要再打擾你的生活……狠心的萌萌啊,你知不知道那樣一句絕情的話,差點讓我喘不過氣來就死在你面前了。」

「你還說,你不要別人碰過的東西……」萊亞親吻著顧萌萌的側臉,在她的耳邊用渾厚而沙啞的低音說道:「有沒有被有碰過,你要不要檢查一下?」

「咦?!」顧萌萌汗毛直豎,雞皮疙瘩掉一地,防備道:「說好了,不結侶的……」

萊亞卻是一副「你思想好骯髒」的表情看著顧萌萌,道:「誰說要結侶了?只是讓你檢查一下,你的寵獸……干不幹凈。」

「不……不用檢查了……我相信你啊。」顧萌萌老臉一紅,想抽回自己的手。

萊亞卻是不依的,大手覆在顧萌萌的小手上,然後貼著自己的胸膛緩緩向下,一把撤掉了自己的獸皮裙,道:「還是檢查清楚的好,省得將來又拿什麼「別人的雄性」、「別人碰過的東西」這樣的話來戳我的心窩子。」

顧萌萌知道應該非禮勿視,可眼睛卻是移不開的。

萊亞的身材整體比起爾維斯要小一號,看起來偏妖嬈又似是不食人間煙火,就是騷氣的那麼清新脫俗。

肌肉的線條流暢,沒有一絲贅肉也沒有多餘的肌肉,整個人看起來就是很舒服的感覺。

某些特別部份顧萌萌實在是沒有勇氣去探究,把臉扭向一旁道:「你趕緊把獸皮裙穿好,不然我翻臉了啊。」

萊亞卻不以為然,手臂一用力,顧萌萌整個人就跌進了他的懷裡,萊亞仰卧著,顧萌萌就像一隻小狗一樣趴在他的胸口上,雙手微微撐起,看著笑得曖昧的萊亞。

那薄薄的緋唇輕啟,聲音流暢的像是一首撩撥人心的情歌:「取悅自己的雌性,是每個雄性的首要任務。做為寵獸的我,更該是不遺餘力的,不是么?還是說……你享用了爾維斯之後,我的身體……已經不夠看了?」

「享……享什麼用?爾維斯是我老公,又特么不是一道菜!」 萊亞輕輕拉了拉顧萌萌的衣領,修若梅骨的手指溫柔的撫過爾維斯的印記,道:「享用過的證據就擺在這裡,還想否認?嗯?」

顧萌萌拉了拉自己的衣領,道:「享個毛線!你趕緊把獸皮裙穿好,不然我走了啊。」

萊亞翻身,將顧萌萌壓在身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羞紅的小臉,輕輕一吻:「真好……你還是會因為我而害羞臉紅。」

「誰特么不穿衣服站我面前,我都會害羞臉紅的!」顧萌萌沒什麼底氣的吼道。

萊亞有些失落,摸了摸下巴道:「上次奧力汀也在你面前變身了,沒見你臉紅啊。」

顧萌萌道:「人家沒壓著我……」

萊亞的大尾巴像被子一樣將兩個人蓋了起來,他俯下身子親吻了她的側臉,低聲呢喃道:「你猜……爾維斯為什麼出去。」

顧萌萌:「找兒子啊。」

萊亞忽而一笑,道:「咱們不在家的時候,那四個小崽子滿部落的跑,哪不熟啊?用他找?」

顧萌萌愣了一下,沒說話。

萊亞:「他在給咱們騰地方,想讓我好好的「服侍」你呢。」

顧萌萌一拍床邊,道:「我說了我不結侶!」

萊亞翻身,側卧在顧萌萌的身邊,毛茸茸的大尾巴把重要的部份遮蓋了起來,修長的手輕輕拍在顧萌萌的胳膊上,捏了捏她柔軟的小肉肉,道:「我知道,能夠這樣抱著你,親吻你,和你好好說說話,告訴你我有多愛你,你不躲避,不拒絕,不生氣……我已經很幸福也很滿足了。」

顧萌萌側目,看著萊亞,問:「你不生氣?讓你成為寵獸,卻不肯跟你結侶。」

萊亞拉著顧萌萌的小手放在唇邊親了親,道:「不管你對我做什麼,我都不會生氣的。」

顧萌萌承認,自己是自私的。而萊亞這樣的包容甚至是縱容,讓她覺得甜蜜。

往萊亞的懷裡鑽了鑽,用額頭頂在他的胸口,道:「還說不會生氣?剛才是誰氣的都不活了,要把自己做成BBQ?」

萊亞輕輕揉著顧萌萌的小腦袋,享受著她的主動靠近,溫柔的說道:「我那不是在生氣,我只是想知道……我究竟要做到什麼程度,你才會因為心疼而不得理我。」

顧萌萌仰頭,問:「那要是我沒來呢?」

萊亞低頭,親吻著她的眼睛,道:「那就證明,你真的不要我了……那麼死亡,對我來說,是解脫。」

顧萌萌擁住萊亞的腰,將臉貼在他的胸口,道:「你答應過我,不會做傷害自己的事情。」

萊亞緊緊的擁著顧萌萌,道:「那是因為,我傷害自己你會心疼。」

顧萌萌:「我一直都會心疼的,所以,不許你再做這樣的事了。」

萊亞:「萌萌,我……真的屬於你了,對么?」

顧萌萌仰頭,看著萊亞,微笑的點了點頭。

萊亞:「我這一生,從未真正擁有過什麼,也從沒被人所擁有過。萌萌,謝謝你……讓我變成了你的。」

顧萌萌:「傻瓜。」

萊亞:「這個傻瓜……現在是你的所有物了,隨你處置,任你……享用。」 第二天的晚上,聖納澤舉辦了盛大的篝火晚會。

顧萌萌把構思說了一遍之後,萊亞便心領神會的著手去安排。

顧萌萌在會場不遠的地方帶著四個兒子玩藤球,瘋得一頭是汗,卻樂此不彼。在又一次被戡武撲倒之後,爾維斯終於怒了,上來一把將戡武甩出去老遠,然後單手把顧萌萌抱在手裡,看著在空中轉體卻又完美落地一點也不狼狽的戡武,爾維斯冷笑道:「再把我媳婦撲在地上,我就捏死你。」

顧萌萌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土,道:「沒事沒事兒,孩子還小,玩起來不知道輕重而已。他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了。」

爾維斯指了指戡武,道:「他現在已經到你大腿的高度了,如果老是這樣沒輕沒重的撲在你身上,你會受傷的。」

爾維斯不說,顧萌萌倒還沒發現,這一說她才仔細看看自己的四個兒子,雖然其他三個沒有戡武那麼誇張,但至少也是成年哈士奇的體格了。

怎麼辦?好驕傲!我家兒子個子高~~

顧萌萌哈哈一笑,道:「寶貝們,我不在家的時候,你們桑迪阿姨都給你們吃什麼啊?怎麼長的這麼好?」

「嗷嗷嗷~」四個小傢伙爭先恐後的回答著。

然後……

顧萌萌依然聽不懂。

扭頭,顧萌萌看著爾維斯,等著爾維斯給翻譯。

爾維斯卻冷笑一聲,道:「生而為狼,卻吃雌性的食物,還讓人餵食,還好意思說?!」

「嗷!」小傢伙們分明是不滿爾維斯的話,正和他理論著什麼。

顧萌萌趕忙出來打圓場問:「桑迪喂他們吃什麼呀?」

爾維斯不屑地笑道:「博德和科林怕委屈了你兒子,所以照著桑迪的食物給他們準備的。結果桑迪怕他們吃不飽,還讓科林他們抱著他們每天多喂一遍……」

顧萌萌笑道:「哈哈,都說丈母娘疼女婿,看來是真的啊。」

爾維斯挑眉,道:「你真的想讓他們四個跟桑迪的孩子結侶?」

顧萌萌點頭,道:「對啊,怎麼了?你反對?」

爾維斯搖頭,道:「你說的話,我怎麼會反對呢?只不過……桑迪成年許久了,那個肚子一直都沒反應。」

顧萌萌拍了爾維斯一把,正色道:「說話別揭短,這要是讓桑迪聽見了,會傷心的。」

爾維斯沒有再說下去,看到萊亞走了回來,便將顧萌萌放在地上。

顧萌萌往地上一坐,四個肉包子就沖了過來團在了顧萌萌身邊,萊亞和爾維斯無奈,當著顧萌萌的面也不敢把那四個小的扔出去,只好裝大度的坐在外圍,兩別用大尾巴分別將顧萌萌護住,防著那四個小子撞傷了顧萌萌。

顧萌萌一邊跟四個兒子玩,一邊對萊亞說:「等一會兒的篝火晚會,我要挨著桑迪和蔓迪坐。」

萊亞皺了皺眉,道:「那爾維斯和我呢?」

顧萌萌:「你倆一個是族長一個是巫醫,當然是要趁這個機會儘快讓新加入的人和原本的族人融合在一處呀。」 兩個雄性彼此看了一眼,無語的嘆了一口氣。

前幾天顧萌萌生氣,萊亞和爾維斯都被冷落了,要不是桑迪去幫他們說了許多的好話,估計現在他倆還一個趴在大門口,一個趴在院外頭呢……

認命吧,有桑迪在的時候,顧萌萌總是會忽略他們。

這邊正想著,就看到科林和博德兩個人一左一右的跟在桑迪身邊朝這邊走了過來。

桑迪明顯一臉怒氣,過來就一屁股坐在了顧萌萌面前,哼哧哼哧的不說話,明顯氣的不行。

顧萌萌抬頭,看著科林和博德,問:「你倆怎麼惹著我的桑迪小寶貝了?」

科林忙擺手,道:「不是俺,不是俺……」

顧萌萌的目光一移,看向博德,博德也趕忙搖頭,道:「也不是我,也不是我!」

顧萌萌笑道:「量你倆也不敢惹我的桑迪小寶貝。」

說著,顧萌萌拉起了桑迪的小手,道:「雖然你生氣的樣子也很美,但是我更喜歡你開心的樣子。跟我說說,是誰把你氣著了?嗯?」

桑迪對著顧萌萌,總是氣不了多久的,聽她這樣一說,不禁有些害羞,道:「你盡胡說,老是哄我,沒一句真的。」

顧萌萌瞠著美眸,指天發誓道:「我若騙你,天打雷劈。」

桑迪上前一把捂住顧萌萌的嘴,道:「不要胡亂起誓,應驗了怎麼辦?」

顧萌萌收回指天的手,握住桑迪的小手,將她的手從自己的嘴巴上拉下來攥在手裡,用肩膀輕輕一撞桑迪的肩膀,道:「擔心我被雷劈呀?心疼了?嗯?」

桑迪終於是被顧萌萌沒個正經的樣子給逗笑了,無奈地點了點顧萌萌的眉心,道:「孩子都看著呢,你也沒個正經的。」

顧萌萌看桑迪心情已經好起了,也就不胡鬧了,說:「跟我說說吧,到底誰惹了你?看你剛才氣的,都快冒煙了。」

桑迪一提起這事兒來,還在生氣,道:「就是那個艾麗啊!」

顧萌萌眯眼,道:「艾麗?那個蛇族半獸雌性?」

桑迪點頭,義憤填膺地說:「她今天來找我,我想著大家都是一個部落的雌性,又都是半獸。她在別人面前自卑,所以來找我也是常理。我就好心招待她一起吃點東西,等晚上過來一起參加篝火晚會。結果你知道,她竟然……她竟然……!」

桑迪說著,狠狠的剜了科林一眼,科林無辜的一耷拉腦袋,也沒說話。

顧萌萌看著架勢,便問:「咋的?她看上科林了?」

科林急急擺手道:「沒有沒有!她沒有看上俺,她就是說俺以前追求過你的事兒了。」

顧萌萌一副「明白了」的表情,道:「上你那兒挑撥離間去了,是吧?」

桑迪氣氛的點了點頭,道:「說話陰陽怪氣的,聽著讓人生氣。」

顧萌萌拍了拍桑迪的手背,道:「說什麼了?也讓我聽聽。」

桑迪想了想,也記不清楚前後,就學了兩句話:「她說幸虧是你看不上科林,所以才便宜了我這個半獸。還說你要是哪天突然想換換口味了,科林肯定巴巴的就跑去給你當寵獸了。」 顧萌萌差點沒笑噴出來,拉著桑迪的手問:「那你怎麼說的?」

桑迪一插腰,道:「我說,要是顧萌萌真願意要只熊獸做寵獸,那用不著科林去,我就去給顧萌萌當寵獸了。」

顧萌萌:「哈哈哈!說的對,哪只熊能有我家桑迪小寶貝可愛又漂亮?我要是真想養只熊做寵獸,一定養你~」

四個雄性一陣顫慄,萊亞輕輕拉了拉顧萌萌衣角,道:「養狐狸不是挺好的么?熊……沒有尾巴。」

桑迪一聽,當場不幹了,一轉身化為本體,露出自己的毛茸茸的小尾巴抖了兩下,然後又化為人形,道:「誰說熊沒有尾巴?我有!」

顧萌萌挽著桑迪的胳膊,也梗著脖子看著萊亞,道:「就是,誰說我們家桑迪沒尾巴?上次我都看見了,很可愛的一個小毛球,對吧桑迪!」

桑迪點了點頭,道:「對,很可愛的!」

萊亞感到了濃濃的危機和絕望……

鬧歸鬧顧萌萌還是挽著桑迪的胳膊,問:「桑迪,你不會信她的話吧?」

桑迪道:「我又不傻!當初科林是追求過你,那件事兒我都看見了呀,我又不瞎,用她一個外人來告訴我么?更何況,你要是喜歡科林,當初就收了他呀,又怎麼會撮合我們倆?那個艾麗就是壞心,她想讓我跟你吵架,然後讓你傷心。我才不上她的當呢!哼!」

顧萌萌抱著桑迪晃了晃,道:「嗯,我就知道我的桑迪最好了,才不會受別人挑撥呢。不過,那個艾麗不簡單,和以前的妮娜不一樣,你還是離她遠以點,知道么?」

桑迪歪頭,問:「有什麼不一樣?不都是碧池一個?」

對……這是顧萌萌以前罵妮娜的話……

可是看著桑迪連碧池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一臉單純的吐出這兩個字,顧萌萌還是覺得自己好像教壞了祖國的花朵,有一種誘導小朋友去偷快餐面的負罪感。

笑了兩下,道:「賤人也分很多種嘛。妮娜那種明著賤的,打回去就是了。可是艾麗這種暗賤傷人的,就得防著了。她今天能跟你說科林喜歡我,明天搞不好就會跟你說我和博德有一腿……」

桑迪一皺眉,扭頭看向博德。

博德雙腿瑟瑟發抖,頂著族長大人、巫醫大人和桑迪三道要剝皮一樣的目光,結結巴巴道:「我……我和使者大人是清白的……我沒有……我沒有……」

顧萌萌呵呵一笑,道:「是啦,我當然和博德沒什麼呀。但是造謠的人啊……不一定非得說我和博德嘛,也有可能是瑪雅和博德?蔓迪和博德,艾麗她自己和博德,或者科林和博德嘛……」

桑迪看博德的眼神越來越奇怪,博德有一種百口莫辯的感覺,忽然抬頭,看向顧萌萌道:「使者大人,我是不是……什麼時候……不小心……得罪了你呀?」

顧萌萌點頭,道:「還不算太笨嘛。」

博德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求饒道:「使者大人我錯了,使者大人要不你掐死我吧……你不能冤枉我和那麼多人有一腿啊,我是冤枉的啊。別人也就算了……科林實在是不行啊……」 科林也認真的擺了擺手,道:「俺也不行,俺也不行。」

顧萌萌雙手撐在膝蓋上,梗著脖子看著博德,問:「聽說,你那天跟爾維斯分享「認錯心得」來著?」

博德想了想,道:「是啊。族長大人說惹你生氣了,桑迪在你那兒哄你,我就教族長大人怎麼認錯來著。」

顧萌萌又問:「你平時都這麼在家裡給桑迪認錯的?」

博德一臉認真的點頭,道:「不光是我,雄性一般都是這樣在家裡認錯的。」

顧萌萌相信博德不敢騙她,而且他的眼神也太誠懇了些。即然是無心的,顧萌萌也就不再追究了,揚了揚手,道:「算了,這事兒我不追究了。」

博德長舒了一口氣,這才站起來湊顧桑迪身邊,看著桑迪因為顧萌萌的一通鬧騰已經不那麼生氣了,不禁拍了拍科林的肩膀,道:「虧得是你想出來的法子,要不然真不知道怎麼辦了。」

科林撓了撓頭,道:「她倆只要湊在一起,就都不會生氣了。」

顧萌萌看了看桑迪,桑迪也看了看顧萌萌,兩個要默契的笑了笑。

萊亞有些吃味,擺了擺大尾巴,道:「所以我才說,你們幾個都該謝謝萌萌不是雄性。要不然,哼……」

博德:「對對對,科林,快謝謝使者大人。」

科林愣了愣,沒反應過來。

博德道:「快謝謝使者大人不是雄性啊,要不然,你覺得咱們家這九個雄性,誰搶得過她?!」

科林恍然大悟,對著顧萌萌一鞠躬,道:「使者大人,俺謝謝你不是雄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