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葉兄,這個巴斯特聖教是怎回會事?看起來挺邪惡的。”秋以山邊吃邊問道。

“秋兄弟所言不錯,巴斯特聖教被西域人稱爲極端邪惡組織,他們素來打個真神的幌子,控制人的心神,爲他們所奴役,他們的發展速度極爲可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已經滲透了整個西域,西域人向來頭腦簡單,敬畏真神,輕易的就被巴斯特聖教所利用。”葉雲祥給在坐的各位敘述着巴斯特聖教的由來。

“看來西域也不太平。”秋澤感慨道。

“有人類社會活動的地方就會有利益的掙鬥,就不會有真正的太平。”秋以山答話道。

“葉兄,西域的人難道就這樣放任巴斯特聖教?”秋澤問道。

“西域之地沒有真正的統治者,雖然地域廣袤,但一直都是四分五裂,近年來,也有少數大一點的勢力對抗過巴斯特聖教,終因實力懸殊,慘遭滅亡,葉某也曾想通過聯合各個勢力,共同對抗,但因涉及各個勢力的切身利益,最終也是不了了之。”葉雲祥唏噓道。

“咱們先不說這個了,想再請教葉兄一事。”秋以山轉移了話題。

“秋兄弟請講,但凡知道的,必定如實告之。”

“葉兄言重了,秋某就想知道西域最大的城池在哪裏?”秋以山問道。

“呵呵呵,秋兄弟反正是來西域避難的,不如你們就跟着我們三個一起去好了,我葉氏就在西域最大,最繁華的城池西斯坦丁城,當然了,那裏肯定比不了東方的城池,距此地大約還要四十幾天的路程。”葉雲祥笑道。

“跟着葉兄去西斯坦丁城,大家沒意見吧?”秋以向自己的兄弟徵詢着意見。

“我與阿澤沒意見,向來都是你做主的。”秋白易第一個表態。

“以山兄弟,我就是出來闖蕩的,去哪裏都一樣。”劉慶榮也說道。

“廢話,都走到這裏了,我還能回去嗎?”周琪小聲嘀咕道。

“能啊!”秋白易大聲迴應着周琪。

“秋白易!皮癢癢了是吧?一天不與姑奶奶作對,你就不舒服是吧!”周琪聽到秋白易的話,立即咆哮道,“你就想我一個人回去,然後再去與別的女人風流快活是吧,告訴你,沒門!”

“你什麼意思,我也沒與你快活過啊……”

“噗!噗!噗!”

“哈哈哈……”

二人的對話讓其餘的人大笑不已。 近萬年來,蒼龍敖雲的心情一直不怎麼好,即使他醒著的時間不多,即使出於最深的沉眠之中,他那對碩大的鼻孔中仍然時不時地噴出一股凌厲寒冷的水波,在天池底部攪動起一波波渾濁的暗流。.

做為上古神龍中的一員,擅長水系神通和擁有禁錮對手神通領域能力的他,一向都是神龍一族中的驕傲,然而,近萬年前那一場慘烈的大戰,卻徹底改變了他的命運。

先是在虛空隧道的空間亂流中失去了他龍族的象徵——那對美麗的龍角,好不容易追上了祝融一族的餘孽,他又遭遇了意料之外的拚死抵抗,雖然他成功地將祝融一族最後的三名大巫格殺,可是他自己也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重創。

龍爪被斬斷、龍鱗被扯碎,若非緊急關頭他毅然自爆了蘊含著他絕大部分生命精華的龍珠,將祝融族的三位大巫炸成了碎肉的話,只怕他的龍筋都會被那幫兇狠的蠻子給抽掉!

想到這裡,沉睡中的敖雲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吼叫,噴出了一股凌厲無比的水流,將遠處的一塊巨大的鵝卵石打成了碎末……

等著吧,祝融族的餘孽們,等今天一過,本神龍大人的傷勢就將徹底恢復,到時候我要將你們一個個撕成碎片,吞進肚子,一個不留!

沉睡中的敖雲肚子里發出了一連串低沉的笑聲……

敖雲是一條長達數十丈、粗達十餘人合抱的巨龍,龍身被一層烏黑錚亮的龍鱗覆蓋,雖然那巨大猙獰的龍首上還殘留著兩根斷掉的半截龍角,卻絲毫不影響他那洪荒巨獸的恐怖威嚴。

此時的他正蟄伏在深達數百丈的天池底部,這裡原本是龍峰的山腹,卻被他生生地掏出了一個大洞,做為自己沉眠的巢穴,近萬年的蟄伏,雨水、龍涎再加上從他天賦異稟的水系神通,將這裡變成了一個深不見底、冰寒無比的深潭。

在這裡,除了敖雲之外,沒有半點生命的跡象,因為在這奇寒的潭水之中,沒有什麼水中生物能夠存活,整個廣闊的天池底部,除了敖雲那巨大的身軀,有的就只是一堆堆已經結成冰塊的森森白骨。

這些白骨的主人,除了最初戰死的那些火烈族人的屍骨之外,其餘都是這麼多年來火烈族人供奉給他的血食,自從發現辰年辰月辰時出生的火烈族處子對他的傷勢有著極大的滋補療效之後,敖雲就放棄了立刻滅絕火烈族的打算,將他們像人族的豬玀一般圈養了起來。

反正失去了巫族鍛體之法的祝融後裔,根本就無法離開這座島嶼,就算他身處沉眠之中,也不怕這幫豬玀逃之夭夭。

就在敖雲在睡夢中洋洋自得的時候,蕭辰已經連蹦帶跳地攀登到了距離龍峰峰頂不遠的地方,在這裡,他已經感受到了龍峰峰頂上傳來的刺骨寒冷,只是這種充滿水系元力的冰寒非但沒有影響蕭辰的動作,反倒讓蕭辰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

果然,擁有共工血脈的自己,絕對是對付這條惡龍的不二人選!

龍峰峰頂的奇寒使得峰頂上方密布著終年不散的鉛雲,鉛雲之下,時而暴雨、時而冰雹、時而颳起巨大的龍捲,場面驚人之極,然而這一切都無法磨滅蕭辰屠龍的決心和信念,猛然一躍之後,蕭辰已經悄然落在了龍峰峰頂之上。

龍峰的峰頂和蕭辰看到快要吐的火山一眼,是一個環形山的形狀,不同的是,環形山的中心沒有灼熱的岩漿和火山灰,有的卻是一個如鏡般平靜的湖面。

這裡就是天池了吧。

眼看就要面對一條傳說中的上古神龍,蕭辰卻沒有絲毫的膽怯之意,有的只是滔天的戰意。

巫族的巫體帶給他的不僅僅是強壯無比的肉身,更是一種睥睨天下、捨我其誰的勇氣!

這讓蕭辰想起了在地球上看過的一句電影台詞:「我不問敵人有多少,我只問敵人在哪裡!!!」

惡龍,我來了,你在哪裡?

想到這裡,蕭辰有點啞然失笑:這還用問么?這條惡龍肯定就在這天池的底下呼呼大睡呢!

下一刻,輕盈的水花濺起,蕭辰已經如一條大魚般躍入了冰寒的水中,向著天池的底部潛去……

即使在沉睡之中,六識無比靈敏的敖雲還是在第一時間發現了蕭辰的存在,要是放在平時,他絕對會第一時間將蕭辰一口吞下肚子,讓他成為湖底無數白骨中的一員,然而這一次,他卻沒有這麼做。

原因,一來是敖雲再有半天就能夠徹底復原,如果他現在提前從沉眠中醒來的話,雖然不至於前功盡棄,但是仍然會讓他的傷勢痊癒的時間拖后百年,二來是來人的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讓敖雲非常舒服的水系氣息,跟祝融後裔的氣息完全不同,這讓敖雲把蕭辰當成了一隻誤入天池的水系靈獸!

反正這小傢伙也對自己造成不了什麼傷害,就先放過它吧!這麼想著,敖雲的心神再度進入了沉眠的狀態。

蕭辰可不知道自己已經在生死線上打了個轉,此時的他正在天池中不斷下潛,森寒的池水非但沒有阻礙他前進的步伐,反倒透過他的皮膚,進入了他的體內,跟陰陽小魚放出的黑白絲線一起滋潤起了蕭辰的肉身。

我去,這天池水對自己來說簡直就是大補之物啊!

蕭辰心中暗喜,對於屠龍之事信心更強,沒過多久,他便下潛了數百丈的距離,一條蜿蜒起伏的巨大黑色龍軀,慢慢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也絲毫不缺乏勇氣,但是在親眼看到眼前這條黑色蒼龍的時候,蕭辰還是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這是怎樣一條龐然大物啊,即使在沉眠之中,蕭辰也依然感受到了從對方身體上散發出來的駭人龍威!

「咕嚕!」沉眠中的蒼龍忽然動了一下,碩大的鼻孔中噴出了一股犀利無比的水流,直衝蕭辰而來。

卧槽,這貨不會醒了吧?我閃!

然而蕭辰心中的念頭剛起,卻已經被迎面而來、隱含萬鈞之力的水流擊中了胸口部位,蕭辰只覺胸口猛地一痛,整個人便被撞得凌空倒翻了出去……

蕭辰手舞足蹈地在水中掙扎了半天,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形,這才驚魂未定地打量起了自己胸口中招的位置,好在他的衣袍上雖然破了個大洞,肉身卻沒有受到實質姓的傷害。

好險!

蕭辰自忖若不是自己擁有共工血脈、對水系元力有著無與倫比的親和度的話,光是這一下,就能讓自己的胸口上多出一個透明窟窿!

想到這裡,蕭辰靜靜地潛伏了下去,沒敢輕舉妄動,直等了半刻鐘的時間,蕭辰才確定這條蒼龍並未醒來,這才再次輕手輕腳地向著池底潛去。

終於,蕭辰腳下一實,已然到了天池的底部,此時的他,正站在沉睡蒼龍的尾部,仰首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他一時間竟不知從何下手。

只聽說過打蛇打七寸,現在自己是屠龍,應該打哪裡?

就在這時候,很久沒有主動跟蕭辰聯繫過的后卿忽然傳音道:「旱魃讓我告訴你,這條蒼龍傷勢很重,龍珠也沒了,不難對付,你只管動手,實在不行我們會出手的。」

「靠譜么?」蕭辰忍不住傳音問道。

「什麼是靠譜?」后卿不解。

蕭辰大汗,忙解釋了一下,后卿這才沒好氣地說道:「你知道旱魃為什麼會被人叫做旱魃么?」

蕭辰道:「聽說是因為她以前所過之處,都會發生大旱災,滴雨不落的原因。」

「那你知道為什麼旱魃所過之處從不下雨么?」后卿道。

「不知道。」蕭辰哪會知道?

后卿嬌笑道:「那是因為旱魃走到哪裡,就會把那裡興雲布雨的龍給殺了吃掉,自然那裡就不會下雨了。這下你覺得旱魃的話靠譜么?」

噗~!

蕭辰頓時瀑布汗:感情以前旱魃屠龍就像人類殺雞一樣簡單啊?這屠龍能手的稱號,真是非旱魃莫屬了。

原來還以為這次屠龍會是一場生死之戰,現在看來,倒像是順手撿便宜了。

「放心吧,你只管動手,」后卿又補充道:「龍族的所謂天賦領域神通對於旱魃來說就是一個笑話罷了,如果你真得打不過,她肯定會出手的。」

「那為啥她不現在就出來幫忙?」

「她現在正忙著呢,抽不開身!哦對了,蒼龍的鼻子是它的弱點之一。」

后卿的話再度讓蕭辰大汗:自己這個主人當得也真是太憋屈了。

但是既然後卿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當下蕭辰也不再廢話,繞到了蒼龍的身前,將全身的力量提升到了極致,沖著蒼龍那巨大的鼻子一拳搗去!

蕭辰的這一拳,幾乎已經凝聚了是他「無垢」境巫體的全部實力,算起來何止十萬斤的巨力?

此拳一出,竟然瞬間扭曲了周圍的空間,在蒼龍感到威脅想要從沉眠中醒來之前,便已經重重地搗在了蒼龍的鼻子上!(未完待續。) 訓練室在走廊的盡頭,厚實的金屬門只用鑰匙自動開啓。進去一看,空間足有六個普通房間大小。天花板,牆板和地板用的都是經過特殊處理的合金材料,瀰漫着古樸的花紋。左右各有一排武器架,各種兵器應有盡有。李晨一看到這,就想起了武道學院。

“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武道高手,呀~吼”,無論是一般的長短兵器,還是怪異的獨門兵刃,老捷克都樣樣精通。只是李晨覺得,他的表演有點過火,簡直是在故意賣弄。果不其然,他耍完一套拳後,竄到李晨面前,問道,“有沒有興趣跟我學啊?”

“難道他是代老師考驗我嗎?可當初張奎拉我進武道學院時,我不就拒絕過他嗎”,李晨心想過後,爽快地回答,“謝謝,不過我只對畫畫感興趣。”

老捷克臉色不悅,“雖說你的素質不錯,可畢竟你已經有了畫神的烙印。按理說你已不再適合武道,將來已幾乎沒有可能修成武魂的可能。幸虧老顧知道我的功夫另闢蹊徑,完全不受這個限制,才特意開口求我教你。要不然,哼!”

“原來是這樣”,老師的關心自然讓李晨感覺十分溫暖,“我願意學,求前輩教我!”

“這還差不多”,老捷克又洋洋得意。

“前輩,剛纔你說的武魂是怎麼回事?”,李晨剛纔話裏出現的新鮮名詞不禁好奇。

“難道老顧連這都沒對你說嘛?無論是武道,還是畫道,力量的根源都來自靈魂。雖然有些人天賦奇佳,也不過比常人多些魂力。要想更強,還要另謀途徑。神之烙印算是一個,憑藉這個能激發出更多魂力”,老捷克充當起老師來。

“可僅僅這樣,仍是不足。人們通過不斷地修煉,發現只有使靈魂進化才能使實力更進一步。而對武者而言,進化的靈魂就是武魂。當然對其它修行者來說,還有其它稱呼。可惜的是,受到魂本身的限制,一旦修行武道,在修煉其它便會很難”,老捷克搖起頭來。

“那麼前輩……”,李晨只聽得更加糊塗,忍不住還想問。

“哪來這麼多問題,這可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說得清的”,老捷克無情地打斷他,“馬上開始修煉!”

“好~,好吧”,李晨只好把問題吞回肚裏。

老捷克立刻發號施令,“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資本!第一項,跑步,只要跑到我面前就行。要用盡全力,不許偷懶噢!”

跑步,這實在是再簡單不過的項目,李晨實在想不出這有啥難的,“跑就跑,管它呢!”

以李晨的爆發力,就算在如此短的距離內,也能達到全速。不過他很快便發現,事情果然不簡單。兩人相距僅十步,前五步李晨跑得暢快淋漓,可一到第六步,他突然感覺像掉進膠水桶裏,四肢都被粘住,哪怕動彈一下都很艱難,速度自然一下慢了下來。

這樣的場面,要是落在正常人眼裏,肯定會覺得詭異。老捷克卻不以爲然,“只有五步,加油跑啊!”

李晨瓷牙咧嘴,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了出來,總算又進了兩步。可這已是極限,任憑他再怎麼努力,再也動不了,哪怕是一絲。他這才瀉氣,長嘆一聲,“不行了!”

“沒有鬥氣,光憑肉體就能在我的鬥氣場裏堅持這麼久!小鬼,看來是我低估你了”,老捷克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是嘛”,這讓李晨也開心不已。

“按照老顧和我的約定,每天我傳授你兩小時武藝,地點就在這裏”,老捷克突然表情變得嚴肅,“別說我沒提醒過你,學武並不是件輕鬆的事,尤其跟我學,很多人都無法堅持。你要是怕苦的話,最好趁早提出異議,免得開始之後,你想後悔都沒有機會。”

雖說老捷克恐嚇的說辭讓李晨緊張得冷汗連連,可他並沒有半點退卻的意思,反倒是義無反顧地回答,“我願意,請你教我吧。”

“太好了,歡迎你來到地獄”,老捷克露出魔鬼般的笑容。

老捷克所傳授的功法果然是與衆不同,一般武者都是以魂凝練鬥氣,直至鬥氣與魂力密不可分,最終成就鬥魂。而老捷克卻是親手在李晨體內種下一股強勁鬥氣,再讓後者集中精神,以魂力煉化鬥氣,在腹部開闢出一塊新天地來。還有個奇怪的名稱,氣海!

只是這個過程實在萬分艱難,就連老捷克也不敢有絲毫怠慢,拼着鬥氣的巨大消耗,還是狠狠地將手中的大棒下壓,頓時李晨雙臂上承受的分量又增加一倍,“怎麼?難道這樣你就準備放棄了!你還有力量,你的身體遠比你想象的更加強大!”

“一定要頂住!不然永遠不會有進步!只要再堅持一下,就能再次突破!”,這些天來李晨一直是這樣給自己加油鼓勁,拼命堅持着運轉老捷克傳授的功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