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葉川和秦風兩個人眼神互相對望了一眼,之前的袁天仲不過是一個人,他們還真的是可以利用一下,現在這八個人,連同房玄風就個人,對於葉川等人來說這難度可是要比之前袁天仲的難度要大很多啦。

袁家一下子就少了一個天武境九重的高手,對於袁家來說打擊是非常巨大的,現在葉川他們倒是非常的理性,不過一旁的房玄風那邊始終都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反正他的感覺是非常的不好的。

「給我殺了他們,趕快離開!」房玄風看著袁天仲突然消失,而且一點點的徵兆都沒有,他只能夠自己下命令了。

「是!」

葉川和秦風互相看了一眼道:「擒賊先擒王,有機會你去逮住那個房玄風……」

秦風暗自點點頭,然後兩個人不等這幫人衝殺進來,直接就殺了出去。

遠處,肖凌峰和尹霜兩個人有些瞠目結舌的的看著下面發生的一切,肖凌峰自己已經是驚嘆不已,他沒有想到竟然能夠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他們也是剛剛走到這邊,看到葉川和秦風被人圍殺之後,尹霜心中是焦急不已。

肖凌峰讓尹霜不要著急,而是仔細的看著葉川他們到底是如何的處置的。

「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人我是認識的,風武城袁家袁天仲,那可是天武境九重的實力啊!」尹霜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即便是肖凌峰他自己也是有些詫異,這簡直是有些不可思議,他自己都沒有看得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個天武境九重的高手就變成一個人干,永遠的消失在了視線之中。

「看來這兩個人身上有著很多我們不知道的秘密啊!」肖凌峰也是感嘆道。

即便是面對天武境九重的追殺,他們都可以從從容容的面度,這簡直就是太令人不可思議了。

「哎,不過看著那東西怎麼那麼邪性呢……」尹霜有些擔憂的說道。

「邪性?呵呵,恐怕並非是邪性吧,有些東西要看用的人,就像剛才葉川也是為了自保。不過這幫人的膽子倒是非常的大啊……」肖凌峰實在是有些佩服這兩個人。

「那你看這葉川和秦風兩個人到底如何?」尹霜笑著道。

「很不錯,至少在我看的這些年輕人中,他們兩個的確是人中翹楚啊!」肖凌峰讚歎的說道。

「那你還不下去幫助幫助他們?這麼多的人圍攻他們,他們哪裡吃得消啊?」尹霜有些嗔怪的看著肖凌峰,肖凌峰笑著道:「我看你去還是比較的合適的吧?畢竟你是風武城的城主,這些人又都是袁家的人,我看這樣解決起來比較的快一些。」

尹霜哼了一聲,隨即好像感覺肖凌峰說的倒是非常的有道理,然後也是一股腦的沖了下去,後面的肖凌峰看著自己的老婆這麼大大咧咧多的,也是微笑著搖搖頭。

「哼,你們袁家不好好的風武城呆著,跑到這邊來丟人現眼來了?竟然敢在這邊阻殺我的弟弟,當真是膽子不小啊!」尹霜直接一招將前面的兩位天武境七重的強者給直接打飛。(http://.)。

後面的人愣在當場,他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旁的房玄風差點沒嚇尿,這個時候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遇到尹霜,那可是風武城的城主啊。

現在他們直接就是肆無忌憚的將城主的弟弟在天武城城外斬殺,這豈不是拿人家城主不當盤菜么?

房玄風內心悲呼一聲,這種事情怎麼能夠是他自己做主就能夠成功的呢?

袁天仲到底幹什麼去了?房玄風的內心真的是一片哀嚎,他現在恐怕在內心深處已經將袁天仲罵了個遍了。

只是他不知道袁天仲那可是非常的冤枉,現在的他已經成為了一個冤魂了。還談什麼其他的東西呢?

要是房玄風自己知道的話,恐怕還真的是要嚇尿了呢。 石康靜子的臉色煞白煞白的,身後的虛空的裂縫被那個鬼頭隨意的撕裂了開來,露出了一隻足有一輛車子大小的一隻手出來,蘇三的神色微微一變,從懷中掏出一樣東西揚天撒去,一道銀輝嘩的一聲,將整個學校籠罩在裏面了。

“爾乃何人?”蘇三隨手將蘇晴丟到了靜靜的旁邊,一手撫須,一手放在背後,朗聲的面對前面的那個鬼頭問到,那個鬼頭似乎聽不懂蘇三的話一般,嘶吼着叫喚着,石康靜子忽然一下子坐了下去,額上密佈着無數的汗滴,她的臉色忽然變得蠟黃蠟黃的,看起來召喚這個鬼頭已經耗盡了她所有的力氣一般,從背後看去,甚至可以看到那溼漉漉的一片汗漬將她的長袍緊緊的貼在了身後。

“好大個傢伙,不知道吃起來好不好吃。”蘇三的下一句話登時讓蘇晴他們目瞪口呆,只見蘇三微微一笑,手中亮起了一道紫色的焰火,他如同諄諄誘導一般對着石康靜子說到,

“小丫頭,你的實力是不錯,不過,可惜腦袋不大好用,難道你不知道麼,鬼道一支中,爲何跟召喚有關的會逐漸的沒落下去麼?因爲初期學習召喚的那些實用的小東西的話,效果的確不錯,不過,如果等你修爲到了一定地步的時候,你對決上的,如果是高手的話,召喚系可就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了,難道你師父就沒有告訴你麼?愈是法力高強的鬼物,被召喚過來的時候,撕裂開空間屏障要耗費的力氣就愈大,像你現在召喚的這個傢伙吧,雖然我不認識他,不過看起來跟幽冥鬼都的幾大鬼將看起來應該相差無幾了,你打算讓他來幫你幹什麼呢?打架?嘿嘿,等他通過屏障的時候,黃花菜都涼嘍!讓我教你,要怎麼收拾這樣的笨蛋吧。”

話音剛落,蘇三手中的紫焰嘭的一聲暴漲到了七尺左右,幻化成了一柄渾身上下不停的冒着焰火的紫色長劍,蘇三大笑了一聲,長劍脫手而出,輕鬆的繞着那個巨大的鬼頭盤旋着,鬼頭卻如同見到鬼了一般,似乎對那劍極爲忌憚的縮着腦袋就要躲回虛空當中去,紫劍也不見觸碰到鬼頭,只是繞着鬼頭不停的來回旋轉着,鬼頭卻發出痛苦的哀鳴。

蘇晴幾個小字輩吃驚的看着意氣風發的蘇三談笑之間,清喝了一聲,一縷紫色的火焰從飛劍上彈射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正好進入了那鬼頭的口中,鬼頭慘叫了一聲,兩隻大手上面嘭的一聲冒出了無數的紫色的火焰,不停的蔓延到了他的頭部,不多時,偌大的一隻鬼居然被燒成了灰,天空中落下了三個巨大的尖角,飛劍彷彿打了一個飽嗝一般,飛旋了一圈後,化成了一團小小的火焰又投身到了蘇三的身體裏面去了。

“你,你居然殺了它,你居然殺了冥河守衛,你,你不是人。”石康靜子語無倫次的說到,站了起來,幾乎連手中的蛇矛都拿不穩了,不過她迅速的冷靜了下來,將那蛇矛爲杖,拄在那邊堅持着自己的身體不倒在地上,蘇三皺了皺眉頭,沉聲說到,

“把武器留下,然後你可以走了,不然,難道要我跟一個小輩搶東西不成?要我出手的話,我可顧不得以大欺小了,難道,你要魂飛破滅不成?”

石康靜子的眼中的蘇三忽然暴漲成了數丈上下的巨人一般怒視着他,在他的注視下,石康靜子的手腳軟軟的,幾乎沒有力氣,但她仍舊堅持着死死的抓着手中的蛇矛,悽然一笑,那黝黑的長髮在微風中輕輕的飄起,整個人看起來及其的孤苦無依一般。

“如果我連師父給我的武器都保護不了的話,那我還有什麼臉面去見師父?我還有什麼顏面去繼承門主的位置?我還有什麼顏面回日本?八歧蛇矛,不僅僅是陰陽師門的傳承至寶,更是日本的國寶,我又豈能丟下?如果死,那也請讓我跟它一起好了。”

說着,不知從和而來的力氣,石康靜子站得更直了,整個人勇敢的迎上蘇三那雙有着無限壓力的眼睛,蘇三忽然嘿嘿一笑,

“莫非,你當我就放不在長輩的面子搶你們晚輩的東西不成?哼,你算什麼東西,也敢來威脅我。”

一聲哼字,帶着一道黃色的微光從他的後頸飛了出去,石康靜子一驚,大約她也沒想到蘇三身爲碧遊宮主,跟那李康一樣,是長輩一級的存在的人居然會不顧自己的顏面,說偷襲就偷襲。

說時遲,那時快,石康靜子當即一個打滾,狼狽的躲過了那道黃光,黃光刷的一聲,現出了身形,原來是隻小巧的銀狐,銀狐落地之後狐疑的看了看含笑不語的蘇三,嘰嘰的叫了一聲,就往石康靜子的方向跑了過去了。

“起。”

蘇晴雙手放在地上,低聲的喝了一聲,馬嘉雖然是金系異能者,不過對於土系居然也有點涉獵,雖然沒有沒有土系元力,但是經過數次的模擬演示之後,蘇晴倒也會了點兒攻擊的手段,不過他攻擊的手段單一得可憐,只能築起一道不足三尺的薄薄的土牆而已。

可就是這不足三尺的土牆,不偏不倚的讓那電射過去的銀狐撞個正着,銀狐鼻子一扁,居然像是通了人性一般的轉頭看了眼蘇三,迅速的竄了回來。

“三叔,放過她吧,讓她回去吧。”蘇晴連忙跪倒在蘇三的面前,頭也不敢擡的說到,石康靜子吃力的爬了起來,忽然哇的一聲,一口血將蘇晴築成的土牆砸成了兩段,她伸手抹掉嘴角的鮮血,悽然的笑着說到,

“蘇君,大恩不言謝,日後相見,自當報答,不過,蘇前輩,你侄子身上的可還有六個千年的老鬼,看你如何想辦法解救他日後不會爲那老鬼反噬纔是。”

說完,嘭的一聲,一道濃煙就地爆了起來,雅麗和馬嘉一聲尖叫,同時消失在了樓頂上。

“晴兒,怎麼回事。”蘇三動也不動,單手將蘇晴提了起來,指着蘇晴的眉心,胸口,丹田的地方對着靜靜說到,

“徒兒,你且看看,他的這幾個地方有什麼不對勁否?”

“好。”靜靜有點生分的走了過來,仔細的看着蘇晴,她的兩頰有點粉紅粉紅的,蘇晴對上她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心裏不覺一陣發虛,連忙轉過頭去。

“這裏,好像,好像有好多個小點在晃來晃去,看不清楚什麼東西,這裏裏面亮晶晶的,好像好多金色的東西呢,哦,這裏最奇怪了,我什麼都看不見,但是這裏光芒最亮,我看不清楚。”

未了,靜靜閉上眼睛指着蘇晴的額頭,蘇三也緩緩的閉上眼睛,另一隻手放在蘇晴的額上,不了,卻彷彿被燙着了一般,迅速的縮回了手。

“晴兒,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你說來給我聽聽。”蘇三沉聲說到,單手一招,剛纔那道銀輝被他吸入了袖子當中去了,忽然,一個呵呵的大笑傳了過來,

“由我來說明如何?恐怕,你這個侄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蘇三和蘇晴同時轉頭看去,不知何時,一個揹着偌大的一個酒葫蘆的人凌空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笑嘻嘻的說到,明明他人還在百米來外,可他的聲音,卻清晰的傳入了衆人的耳中。

————————————————————————————————————

火大,真想把電腦砸了。一直死機。 尹霜很快就解決了房玄風等這八個人,這一次袁天仲被帶出來的那麼多人算是全軍覆沒。

尹霜冷笑的看著房玄風道:「房玄風,你好生回去告訴你的主子,今天這袁家的七人人為我所斬殺,如若有什麼愁怨就過來直接找我吧!」

房玄風有些屁滾尿流的走了,如若是袁天仲在這邊的話,至少袁家是不需要損失這七名天武境七重的人的吧?

現在的房玄風心中一聲悲呼,心中憤懣的離開了這邊,袁家至少失去了一條臂膀。

只不過房玄風一直都非常奇怪的就是,這個人到底是去什麼地方?為什麼現在竟然是這樣的一個情況?他實在是有些想不通,到底這人去什麼地方去了?

袁天仲的失蹤,彷彿就是一瞬間的事情,當這幫人追上葉川等人的時候,彷彿就是沒有袁天仲這樣一個人出現一樣,讓人感覺到震驚的同時又出現了太多的擔憂。

這個人到底是去什麼地方了呢?不過既然已經碰到了尹霜,那麼他們這一次圍殺葉川的任務算是已經徹底的失敗了。

失敗歸失敗,可是主事的人到底去什麼地方了?這個是讓人最為頭疼的事情,主事的人都找不到了,這個事情辦的實在是有些蹊蹺異常。

帶著不甘和疑惑離開之後,房玄風也得為自己的主子去稟報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吧?

原本的尹霜是不打算放過這個房玄風的,不過現在她也算是臨時改變了主意,現在放這個房玄風走,至少讓整個袁家也處於一個詫異的狀態之中。

他們肯定也是想這個袁天仲到底是去什麼地方了呢?反正這種事情多疑惑一些總是好的。

袁家人如果知道袁天仲失蹤之後,他們恐怕第一反應就是把這件事情和肖凌峰聯繫在了一起吧?至少他們不會認為葉川和秦風是有能力斬殺袁天仲的。

「姐……」葉川倒是有些驚喜的看著突然出現的尹霜,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能夠在這個時候遇到尹霜,現在看來至少算是躲過一劫了。

「葉川、秦風,我不是和憐兒說過了么?你們兩個也真是的,怎麼那麼不聽話?我接到憐兒的信之後,就準備和凌峰一起回去接你們的,沒有想到才走了一天的功夫就在這邊遇到你們了!」尹霜嘆了一口氣道。

不過從尹霜的表情中,明顯可以看出她的心情是非常的不錯的,至少他們出現的情況還是非常的及時的,既然這麼及時的出現呢,葉川他們又沒有什麼危險,誰不高興呢?

「姐,真的是太麻煩你了,特地為了我們的事情還如此的舟車勞頓……」葉川也是有些過意不去,尹霜對於自己實在是沒有什麼話說。

「你看看你說的什麼話,凌峰啊,你站那麼老遠幹什麼啊?過來啊!」尹霜對著前面呼喊了一聲,葉川和秦風兩個人都是有些奇怪,他們畢竟沒有真正的看到過這個天武城的城主。

如今要真正的看到這個活人的時候,他們的心情多少也是有些激動異常的。

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看上去四十歲上下,整個人散發著一股威嚴和霸氣,又好似平和異常。

反正給葉川的感覺還是非常的多的,他不知道怎麼來形容這個感覺,但是他的的確確是有這樣的感覺的,葉川和秦風兩個人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齊齊的跪了下去。

「參見肖城主!」

「呵呵,你是尹霜的弟弟那就是我的小舅子了,咱們之間就無需如此的客氣了吧?」肖凌峰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樂呵呵的笑著道。

現在看上去,肖凌峰是一點都不像一位城主大人,倒是像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一般。

「肖城主,這一次這麼麻煩你,葉川真的有些過意不去,城主大人日理萬機……」葉川有些歉然的說道。

肖凌峰笑了笑道:「客氣的話就不要說了吧,正好這個前面有一個歇息的地方,咱們到那邊談一談吧……」

葉川等人也是點點頭,轉身在看向肖凌峰的時候,他已經是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原本那邊已經是被破壞的有些支離破碎,不過肖凌峰只是揮揮手的功夫,已經是騰出了一片空地,多出了幾張桌椅出來。

「你叫葉川?那你就是秦風了?」肖凌峰看了看秦風,他現在最為感興趣的倒不是葉川,而是這個秦風,他對於秦風在雷鳴城的舉動很是好奇。

「啟稟肖城主,我是秦風!」秦風雖然尊敬肖凌峰,不過他也只是客氣,卻不是真正的那種害怕,肖凌峰也是喜歡這樣的感覺,他也不喜歡那種真正的發自內心的那種害怕自己的人。

「呵呵,之前一直都是聽霜兒提起過你們,不過今天看到你們合力斬殺之前那個袁天仲的時候,我對你們真的是有些刮目相看!」

肖凌峰看似無意的說話,倒是讓葉川和秦風兩個人面色大變。

尤其是葉川,他有一種心裡的秘密暴露在陽光下的那種感覺,這種感覺非常的不爽。

但是你又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這偏偏為什麼就被肖凌峰給看到了呢?

現在的葉川只希望肖凌峰自己不識貨,要是他不識貨的話,這件事情還好說些。

「肖城主,那個完全是僥倖而已,我們差一點就成為了別人的階下囚了……」秦風微微一笑道,如果不是葉川的話,秦風相信他們很難從袁天仲的手上逃脫的。

「你們何必謙虛,整個過程我都已經看到,一氣呵成,不過我有些奇怪的是,葉川你最後到底是用的什麼靈器,竟然能夠瞬間斬殺天武境九重的強者……」

肖凌峰終於是切入了正題,他的確是感覺到非常的奇怪,不過他也知道如果真正的是來硬的直接讓葉川給他看自己的東西的話,恐怕葉川未必願意。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葉川自然也是有自己的秘密的,不過秘密歸秘密,現在肖凌峰如此問,倒是也顯得不太唐突。

如果葉川不想說的話,那麼他自然也不強求,如果葉川想說的話,那就能夠解開他心中的困惑了。

反正不管怎麼樣,對於肖凌峰來說,他現在都是處於一個主動的狀態。

葉川的心中在飛羽的盤旋著,自己使用的東西是陰武宗的聖物,這件事情是絕對不能夠說的,至於他想要有一個什麼樣的說辭,這個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但是肖凌峰既然已經是武尊境的額強者了,那麼他自然是識貨之人,想要誆騙肖凌峰應該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葉川就這麼看著肖凌峰,肖凌峰也是看了看葉川,他笑著道:「怎麼? 七界傳說前傳 不方便說?要是真的不方便說的話,就當我沒有問好了。」

肖凌峰說話非常的大氣,不過這個在葉川看來並不是一件好事,既然人家有了疑問,你如果不告訴人家,那麼人家的疑惑就會更深。

尹霜是了解肖凌峰的,而葉川並不了解肖凌峰到底是什麼樣的性格,他並不想因為這件事情在肖凌峰的身上留下太多的陰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