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葬龍山如往日那般寧靜,偶爾聽到遠處山林傳來妖獸的咆哮聲。

古木站在山林中,看著周圍的參天大樹,心中頗不是滋味,因為這裡,正是自己和龍靈相遇的地方。

葬龍山依傲立於在這裡,而那伊人卻早已不知去向。

「兩個月前,我一直跟蹤李醒武,所以錯過了那驚天動地的大事件。」行在山林中,古輕揚頗為遺憾的道:「也不知這葬龍山到底發生了什麼。」

葬龍山事件后,古輕揚回到磐石城境內,曾經前來探查過,只是發現那規劃的葬龍山禁地離奇消失,而後並沒有任何發現,最後只得無奈的離開。

兩人行在山林中,而在古輕揚穿越一顆大樹時,伸手將潛伏在暗處的蟒蛇斃在手下。見得那僵硬的蟒蛇,古木神色一稟,道:「曾祖,這恐怕是妖獸吧?」古輕揚點點頭道:「葬龍山禁地消失,而那曾經頗為低階的野獸仿若受到某種力量激發,實力比以往更為強悍了許多。」「進化了?」古木聽后,脫口道。 「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陸萌快抓狂了,身子越過桌面,就拽住了他的襯衫領口,把他用力往自己面前一拉,「宋雲遲,你最好趕緊告訴我究竟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

「你再敢說字面上的意思,我把你揍成豬頭!」

看著這麼兇狠的陸萌萌,其實宋雲遲非但不覺得凶,反倒是覺得很萌!

宋雲遲眉心一蹙,他一定是瘋了。

才會看陸萌,越看越萌,越看越可愛。

哪哪都可愛,可愛得想讓人捏捏臉蛋,揉揉腦袋,最好再拉進懷裡抱一抱,揉一揉。

「陸萌,你說揍誰?」

陸萌本就是虛張聲勢,哪裡打得過他,不過是嚇唬嚇唬他,嘴上撂狠話罷了。

被他這麼一問,感覺面子上下不來台了,鼓了鼓腮幫子,裝出一副兇狠的模樣,「揍你!聽到沒,揍你!揍你!揍你!」

「你再這麼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我吻你。」

陸萌:「……」

頓時閉緊嘴巴,不敢發出一丁點聲音。

吻?

這個大混蛋,竟然還敢說吻她。

陸萌聽了想打人,不甘心的鬆開了他的衣領,哼了一聲,重新坐了回去。

「點菜。」

把菜單挪到她面前,陸萌傲嬌的哼了一聲,「你有什麼忌口的么?」

「我吃清湯鍋。」

清湯?

那就是不能吃辣了?

陸萌彷彿想到了絕妙的整人辦法,她嗖的一下把兩本菜單都搶到了自己面前。

理直氣壯的說,「是我請客,所以我一個人來點。」

「好。」

她眸底一閃而過的狡黠,被宋雲遲盡收眼底,她小腦瓜子里在想什麼壞主意,他都猜到了。

不能吃辣,那她全都點辣不就好了?

陸萌覺得自己真是機智,她毫不猶豫的點了個重辣的鍋底,各種肉類蔬菜全都來了一份。

火鍋端上來的時候,看著一鍋紅得發黑的辣油,陸萌笑得眉眼彎彎,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

宋雲遲俊臉微沉,「你點的?」

「是呀是呀,這些都是我點的。」

「我想吃清湯鍋。」

「搞笑,火鍋吃清湯,那還有什麼意義?」陸萌一副「我不聽我不聽,你就得聽我的」的表情,「再說了,是我請客,自然是我點什麼你吃什麼。這麼多要求,你自己出去吃啊。」

男人似乎被她懟得無言以對了。

陸萌喜滋滋的想,待會看他怎麼出糗!

菜連續上期,火鍋的香味,飄散在空氣中,鍋里咕嚕咕嚕的冒著泡。

陸萌涮牛肉,嘗了一口,辣得眼淚都快下來了。

張著嘴巴,嘴裡不停的哈氣,放下筷子,手忙腳亂的找水喝。

目光一閃,看到水壺在宋雲遲手邊。

她伸出手,焦急的道,「水……給我水。」

「不是能吃辣么?」

「水!」她都快被辣死了,他還在這裡嘰嘰歪歪,想辣死她么?

真是討厭極了!

宋雲遲慢吞吞的給她倒了一杯水,在她手要觸碰到水杯的時候,又把手往回收。

陸萌眼淚都快辣出來了,嘴唇紅紅的,不停的吐著舌頭,「快給我,你混蛋!」 古輕揚,道:「以前的野獸進化成了妖獸,而那妖獸有的則晉級為玄獸了。」

「玄獸?」古木更是駭然的道。

野獸和武者一樣,也有自己的等級,最為低級的是野獸,其後是妖獸,再往後就是玄獸了。而玄獸的實力甚至可以和武師以上的武者相抗衡,可謂非常強悍。

堪比武師的妖獸已經有了相當高的意識,所以往往全身是寶,而比妖獸還要高一個檔次的玄獸那更是價值連城,傳聞,玄獸已初步具備了智慧,體內更是凝結出了玄丹,而這玄丹即可入葯煉丹,又可煉製防具,在市面上頗受武者喜愛。

見得古木吃驚,古輕揚笑道:「現在葬龍山是名副其實的險地,而你是武士級的武者,來這裡歷練,是最為理想的地方!」

「曾祖,如果碰到玄獸,那我豈不是有危險了?」古木見他還笑的出來,頓時無語的道。

「古木,越是碰到危險,越激發一個人的武道潛能。」古輕揚徐徐說道。

這個道理古木懂,但是在以前來到葬龍山修練,他剛剛晉級武道,並沒有危險的意識,又逢經脈全通,所以那地球先天內家高手的傲骨,唆使他最後毅然決然的進入了葬龍山。

如今已過來幾個月,古木逐漸對於尚武大陸的武道有所了解,回想當時自己以武徒的實力進葬龍山,那簡直是在找死。先不說被狼群圍攻,單單那次以虎練拳,可以說是在鬼門關跳舞啊。

如今,古木小心不少,畢竟在尚武大陸,他也是幾經生死了,當然不是他怕死,只是這種危險之地,能夠苟活,誰願意沒事找驚險玩?

古輕揚可不管古木怎麼想,於是正色道:「武道一途沒有捷徑,唯有不斷從實戰中領悟,才是晉級的最快要訣。」說罷,指著前方幽暗的深林,道:「前方有一頭妖獸劍齒虎,實力大概在武士初期,你去將他幹掉。」

「這就開始了?」古木悲催,這才剛進葬龍山,自己還沒適應場地呢,就急著讓自己投入戰鬥,也忒快了點吧!

「不錯。」古輕揚看到古木不情願的樣子,於是一腳踢在了古木屁股上。

古木整個人便不受控制的飛向那深林之中,而後傳來他的哭喊:「不帶這樣玩的!」



「吼!」

古木剛剛落下,還沒來得及撫摸疼痛的屁股,就看到樹林間,一頭體型龐大的劍齒虎正雙目含著凶光盯著自己。

「好大的個頭!」古木見得來者不善的劍齒虎,心中一驚。不過旋即想到古輕揚所說,此獸不過武士初期實力,便放下心來。

相同的等級,那就沒有好擔心的!

古木雙手一揮,靈力從周身浮現,而後伸出中指,挑釁道:「病貓,想打架嗎?」

那劍齒虎見得眼前可惡的人類如此,頓時仰天咆哮,隨後口中竟是凝聚出一團靈力,向著他噴發出去。

「我靠,聚靈為攻?」古木見得突然襲來的巨大靈團,差點沒跳起來,當下那還敢在做挑釁,急忙狼狽的閃開了。

妖獸雖無武功,但凡是可以達到聚靈為攻的,均是超出普通妖獸,可以說,做到聚靈為攻的妖獸,相當於武者的靈力化虛為實,兩者都在靈力上有了更高層次的領悟。

靈力從古木身邊劃過,感受那強悍的氣流,悲劇的罵道:「這是武士初期的妖獸嗎?這恐怕已經達到了武徒中期或更高了吧!」

他這才意識到,自己被古輕揚給坑了!

實力強悍的劍齒虎雖然對他構不成真正的威脅,但若將它擊敗,必然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所以古木第一時間就打算逃跑。

野外歷練,要循序漸進,應該先找軟柿子捏啊!

古木如此想來,可那劍齒虎卻如何能放過他,也許它認為古木就是一個軟柿子,所以再次咆哮而起,向著古木噴發出幾記靈力攻擊。

古木狼狽避開對方兇悍的炮彈攻擊,而後慌不擇路的選擇戰略性撤退。

「吼!」

那劍齒虎豈能任他離開,四肢邁開,竟是如一陣風般便是向著古木撲去。

古木只感覺身後傳來一股冷風,而那冷風中更是夾帶著難聞的腥臭味,頓時雙手在虛空打出結印,喝道:「爆炎斬!」

在那劍齒虎的下方,驀然出現一道由溶火形成的龍頭,向著它撲來的腹部咆哮而上。

「砰!」

劍齒虎被爆炎斬擊中,整個身體頓時向著一側爆退,不過在虛空中,它卻詭異的穩住身形,而後就見四肢在半空一蹬蹄,竟仿若可以漫步虛空,向著古木憤怒咆哮的撲來。

顯然劍齒虎生氣啦!

「不是吧!」

古木見得自己最為拿手的爆炎斬不但沒有傷到妖獸,反而激發了它的獸性,頓時欲哭無淚,同時身法施展,人如猿猴一般,在樹上不停穿梭逃命。

隱於暗處的古輕揚見得古木身法仿若驚鴻游龍,頗為滿意的點點頭,道:「此子步法玄妙,但好像缺少火候。」同時隱隱判斷,若是那步法大成,恐怕這劍齒虎就追不上了。



古輕揚飄在叢林之中。

而古木卻極為悲劇的被劍齒虎追趕。

如此逃命了一個時辰,古木不但沒有停下來休息片刻,更是因為動作太大,驚擾了四周潛伏的其他妖獸。一時間,數十頭不屬於武士中期的妖獸,向著古木瘋狂的追來。

「他大爺的!」古木火木真元不斷輪流供應,沒命的奔跑中,同時哀道:「我是來歷練的,不是來練逃跑的!」

古輕揚和他保持一段距離,聞得他所言,笑道:「逃跑也是一種歷練!」

古木崩潰,這曾祖還真會說風涼話,不過腳下的速度卻始終沒有停下,那驚鴻游龍步法更是在火木真元的融入下,時而在腳尖呈現出一抹翠綠,時而呈現出一抹火紅。



深夜。

不知名山洞。古木如同死狗一般,趴在雜草上。第一天跟著古輕揚歷練,已經讓他體內的真元嚴重枯竭,若非最後古輕揚看到他已筋疲力盡,出手將那幾個窮追不捨的妖獸解決掉,恐怕現在他早就被啃的連骨頭都沒了。 「叫我什麼?」

「宋雲遲!」

「什麼?」

不滅道心 陸萌拍桌,「大混蛋!」

「那就別喝了。」他的手方向一轉,眼看著就要把那杯水送到他自己嘴邊。

陸萌急得不行,身子前傾,就要撲過去,桌面上還有熱騰騰的火鍋,頓時被熱氣熏了一下,她嗷嗚一聲,縮回原地。

雙手捂住眼睛,臉色痛苦的坐在位置上。

「怎麼了?」宋雲遲起身,迅速來到她身邊。

她雙手捂著眼睛,宋雲遲懷疑她被熱氣熏到了眼睛,立即俯身,拿開她的手,「眼睛熏到了么?」

手剛一拿開,陸萌便沖他做了個鬼臉,「笨蛋,被我騙了吧?」

說時遲那時快,陸萌像一隻靈活的兔子一樣,一個箭步就沖了出去,成功的搶到了水壺。

把整個壺的水,都霸佔了。

宋雲遲:「……」

強勢的姿態,宛如山寨土匪頭子一樣。

宋雲遲無奈扶額,「真是不知道該說你笨還是蠢。」

「少看不起人了!」

陸萌哼了一聲,咕嚕咕嚕灌了好幾口的水,才緩和了一些。

「陸萌,坐下吧。」

抱著個水壺站在那,像什麼回事。

「那你不許搶我的!」

水壺都是她的,所有的水也都是她的。

她不許搶,也不許喝,一口也不能喝。

「好,我不搶。」

等的就是這句話!

陸萌興奮的跑回位置上坐下,她拿起筷子,熱情的給他涮了一片牛肉,放進他碗里:「來,嘗嘗這牛肉。」

宋雲遲眉頭一蹙,似乎很抗拒的樣子。

「快嘗嘗嘛,我親自給你涮的。不能不給面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