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蕭景瑞原計劃想留下來跟秦菲說些什麼的,最後也只好作罷,畢竟還有韓林在場,他鐵定是討不到半點好處的。

眾人離開后,秦菲才如釋重負般地鬆了一口氣。

韓林見秦菲臉色不太好,關切地問道:「夫人,你沒事吧?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沒事,就是有點兒緊張。」秦菲靦腆一笑,哪裡還是剛才那個力壓群雄的女總裁啊?

「你沒事就好。」

崇禎八年 韓林接著說,「夫人,還是我去處理吧。民工家屬現在的情緒比較激烈,總裁不在,我去最合適。你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還是我親自過去一趟,公司這裡還需要你坐鎮指揮呢。」秦菲摁了摁自己的眉心,隨即便站起了身子。

韓林有些欲言又止,心慌的要命,卻又說不清究竟在擔心什麼。

秦菲看著韓林,笑著說:「你家副總被我餵了點安眠藥,估計一時半會回不來,公司這裡就辛苦你了。」

韓林嘴角微抽,顯然對秦菲的舉止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震驚和惶恐。

秦菲尷尬地撓了撓頭,連忙解釋,「那個,我也是迫不得已……你權當毫不知情好了,工地那裡的事情我來處理,你家總裁應該很快就會回來的。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公司這裡,蕭董突然發難,這一點雖然讓我們猝不及防,但還是有跡可循的。」

韓林聽到秦菲這麼說,也覺得在理,不過還是有些猶豫:「可是總裁不在,你一個人去工地那裡太危險了。」

「我會找保鏢陪我一起去的,你趕緊忙去。」

「那你多注意安全,記得不要一個人去冒險。」韓林下意識瞥了眼秦菲的腹部,心裡隱隱有些不安。

「嗯。」秦菲輕輕點頭,刻意忽略掉韓林剛剛瞥在她腹部的目光。

韓林馬不停蹄地離開了會議室,甚至都來不及過問秦菲接下來的行程安排。

秦菲親自去財務那裡提取了一百萬撫恤金,這才將電話打給了隨行的保鏢。 兩人如同真正的凡人一般行走。

「胡師兄。」方昊天向胡思歸請教,「我們雜役區的雜役是不是都修鍊此功法?」

「應該整個蒙山宗的人都修鍊此功,因為這是我們蒙山宗的最高功法的。」胡思歸說道:「但每個新入宗的人得到的只是能夠修鍊到一重境的功法。想得到第二重的功法,就必須要將第一重修鍊到大圓滿然後完成宗里指定的任務。但我聽人家說除了我們的開宗祖師之外從來沒有人能夠修鍊到第九重,就是我們的宗主現在也只是修鍊到第八重,但他是號稱最有可能成為我宗將此功修鍊到第九重的第二人。」

方昊天聽著內心微凜,開始重視起此功法。

剛才領到此功法時,方昊天的內心是不以為然的,因為給雜役修鍊的功法還能高明到哪裡去,應該是蒙山宗最低級的功法之一。

卻沒想到此功竟然是蒙山宗的最高功法,只不過現在得到的只是此功的第一重修鍊之法而已。

「蒙山宗的做法倒是有點意思。最高功法卻讓所有人都修鍊,一視同仁,這樣一來如果在此功上有驚人修鍊天賦者就不會因為在宗里的身份而被埋沒,總有一天定能發現到最適合修鍊此功法的絕世天才。」方昊天暗暗分析著,「蒙山宗的最終目的就是希望有人能夠修鍊到第九重好讓蒙山宗出一個真正的絕世強者……宗主修鍊到第八重就已經是金仙境,若真能修鍊到第九重,怕且能夠成為大能級別的主宰境。」

方昊天對《五行絕神氣》越發好奇,前行中迫不及待的用靈魂感應力查看功法內容,將其熟背下來。

清點院到了。

清點院是一個很大的四合院,有很多間平屋,每一間平屋都有四間房,方昊天所住的房間是坤八號,跟胡思歸的房間正好是正對面,中間隔著一個足可容納三百人左右的院子。

「方師弟,我是回來拿東西的,我還有活要干就不再陪你了,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來帶你去幹活。」胡思歸說道:「我們清點的活雖然不重,但最需要謹慎,如果點錯了數問題可大可小。」

方昊天道:「有勞師兄了。」

胡思歸擺了擺手,道:「大家師兄弟又是同一個院的,客氣啥呢……」,他轉身快步朝他住的房間走去。

「真是個熱心的師兄。」

方昊天笑了笑,轉身進入房間。

房間里的布置很簡陋,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就這麼簡單。

方昊天將門關上,將手上捧著的東西放在桌子上后便就地坐下,雙眼閉上,迫不及待的參悟《五行絕神氣》。

所謂五行,正是金行、木行、火行、水行、土行,每一行也分九重。

五行的每一行都到達一重圓滿,然後五行成功合一就修鍊出《五行絕神氣》一重。

假愛真情:BOSS很邪惡 後面也是如此。

也就是說修鍊《五行絕神氣》,五行每一行一重圓滿合一成功,就是《五行絕神氣》一重。 超級異能眼 五行每一行二重圓滿合一成功,《五行絕神氣》就能到達二重,依此類推,當五行每一行都九重大圓滿時就到了《五行絕神氣》九重,至於《五行絕神氣》九重圓滿后還有沒有更進一步的突破,這個無人知道,因為從沒有人到達那個境界。

「五行的每一重都需要大圓滿合一成功才能算是修鍊成了此功的一重境界,難度倒是不小。但我悟的是一武道,萬武歸一,所謂的五行歸一倒是有異曲同工之妙,算是萬武歸一的一個稚形,對我倒是的修鍊還真有點幫助……」

方昊天細細參悟,將五行絕神氣融入他的一武道中。

現在方昊天修鍊,不斷融合其他的武道來強大一武道,但又反過來以一武道的道境來修鍊所要融合的功法,這種辦法方昊天發現任何武學由他修鍊都變得容易了許多,相信隨著他一武道越來越強大,以後他修鍊其他的武學就越來越容易,總有一天他有可能看其他武學就能馬上悟透然後就能輕易的融入一武道。

一武道,萬武歸一,海納百川。

時間在方昊天靜修中流逝,不知覺中東方已露白。

「嗡!」

方昊天睜眼,右手一翻,一團呈土色氣體在手掌心旋轉而現,但很又變化為白色,跟著又變成了一團火,然後化為綠色最後變成了金色,跟著他的手掌微微一震,五種顏色的氣體融合成一團,散發著一股玄妙而又強大的氣息。

五行絕神氣。

僅是一夜靜修,方昊天就能成功凝出五行絕神氣,雖然僅是最初級但若讓蒙山宗的人知道定會嚇得掉了下巴不可。

「方師弟。」

外面傳進胡思歸的聲音。

方昊天手掌心的五行絕神氣消失,他起身拉開門。

胡思歸見到方昊天就說道:「我們該去幹活了。」

「真早。」

方昊天忍不住搖了搖頭。

「沒辦法,誰讓我們是雜役。」胡思歸已經習慣了。

胡思歸帶著方昊天離開清點院到達雜役區的青石廣場。

只看到青石廣場此時已經聚集了許多人,應該是所有雜役都集中了。

清點院的人集中在一起。

方昊天看到大家都整齊的列好了隊,清點院的人最少,才十一人。他看到有些院竟然上百人之多,其他的少則也有二三十。

「趙師兄,這位就是昨天剛來的方師弟。」胡思歸對站在大家面前的那名中年人說道。然後他又對方昊天道:「方師弟,這是我們清點院的大師兄趙師兄。」

方昊天上前一步揖禮:「見過大師兄。」

「嗯。」趙師兄有點冷淡的輕點了點頭,道:「快入列。」

胡思歸趕緊拉了一下方昊天,與他一起站到了隊列的最後一排。

趙師兄開始安排活,胡思歸和方昊天並不在一起。

方昊天被安排的活是在萬木峰去清點伐木院雜役今天要伐的木材。胡思歸則是安排去清點挑水院的挑水量了。

胡思歸等趙師兄安排好活后忍不住說道:「趙師兄,方師弟剛來,能不能先讓他跟著我學兩天才單獨給他派活?」

「照我說的去做。」趙師兄卻沒有半點商量的意思。

胡思歸有點歉意的看向方昊天。

方昊天笑了笑,暗中傳音問胡思歸如何去萬木峰。

胡思歸將位置告訴方昊天,然後手朝右邊指了指道:「你也不需要自已去找,你跟著伐木院的人去就行了。」

方昊天看去,伐木院的人有六十七人。

「快去幹活。」趙師兄突然一喝。

「是。」

大家應諾散開。

方昊天跟著一些需要外出的幹活的雜役一起朝大門口走去。

前行中,他突然眉頭微皺了一下,他感受到了身後有敵意的目光注視著他。當則暗中將靈魂感應力稍微散開,然後他有點愕然的發現那有敵意的目光竟然就是那個趙師兄。

「奇怪。」

方昊天內心驚訝。

他剛到蒙山宗,不可能得罪了誰,這個趙師兄的敵意何來?

不過方昊天也沒怎麼放在心裡。

蒙山宗的雜役全都是初仙境以下的地武者,以方昊天的實力,他很有自信是整個蒙山宗雜役中最強大的一個。

方昊天不緊不慢的跟隨伐木院的人到達萬木峰。

伐木院的人自覺散開,開始伐木。

方昊天在一旁的空地盤膝坐下,閉目靜修。但他同時散開靈魂感應力查看伐木院人的伐木情況,伐了多少根木都在他的掌握當中。

見他如此,伐木院的人有點不滿。

「大師兄,清點院那幫傢伙是越來越過份了。」有個瘦小身型的傢伙暗中傳音給他們伐木院的大師兄,「你看,一個新來的傢伙都這樣,我們每天累死累活的他們倒好,點點數就行了。」

伐木院大師兄停下來,目光一掃,師弟們揮斧伐木的情景跟清點院那傢伙悠哉坐在一邊靜修對比起來格外的刺眼。

「媽的。」伐木院大師兄內心中突然生出一絲不公平的妒忌,「別的人來清點這樣的話倒沒什麼,一個新來的菜鳥憑什麼?不行,我不能讓他這麼閑。」,他將斧頭往肩上一扛便朝方昊天走去。

伐木院其他的人見方昊天一個新來的這麼閑在一旁有時間靜修,一個個內心本也是有所不滿,現見大師兄臉色陰沉的向方昊天走去便知道大師兄要找方昊天的麻煩,於是個個一邊伐木一邊幸災樂禍的看著,看大師兄如何打壓這個新來的菜鳥好讓大家出口悶氣。

方昊天察覺到伐木院大師兄有敵意而來,等對方走近時睜眼便問:「這位師兄,有事?」

「起來。」伐木院大師兄語氣不善道:「有像你這麼幹活的嗎?快起來點數。」

方昊天笑道:「等你們伐完了我再點。」

「我要你現在去點。」伐木院大師兄將肩上的斧頭一放,地面微震,「你以為你是弟子身份來管工的嗎?快起來。」

方昊天眉頭微皺道:「你們伐你的木,我點我的數,我什麼時候點如何點你管不著吧?」

「嘿,竟敢這樣的態度跟我說話?」伐木院大師兄頓時冷笑:「你一個菜鳥是不是想找打?」

方昊天站起來,道:「你是見我新來的故意找荏吧?」

「是又怎麼樣?」伐木院大師兄突然將斧頭往方昊天的面前一丟,「我現在很不爽,你去替我伐木,伐完了你再點,否則的話……。」

「轟!」

方昊天的拳頭對著伐木院大師兄砸出。 秦菲知道自己去事故現場的話,肯定會成為所有媒體關注的焦點,甚至還有可能被圍困在那裡出不來。但是眼下這種情形,她覺得自己比任何人都適合過去。

就算知道這有可能是一個陷阱,秦菲也得過去。為了東方玉卿,為了守住東方集團,她似乎已經別無選擇了。

很快就有幾個保鏢出現在公司的財務處,其中一個主動上前接過裝滿現金的手提箱。

一行人走出了公司大廈,秦菲漫不經心道:「你們開車,帶我去趟建築工地。」

秦菲此話一出,幾乎在場的所有保鏢都愣住了,大概也猜到了那些錢的用途。

即便這幫大老爺們再無知,也清楚此刻絕對不能帶著他們家的總裁夫人去那麼危險的地方。畢竟秦菲懷孕的事情,算是人盡皆知的。

短暫的怔愣后,有個保鏢婉言拒絕,「夫人,您還是早些回家休息吧。」

秦菲不難猜出這些人的顧慮,故意板著臉,說:「你們若是不陪我去,我可以自己打車過去。」

說完,秦菲就作勢去攔截計程車,眾人默契地將秦菲圍困在一個包圍圈裡。

秦菲頭疼不已,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一輛低調的卡宴開到了秦菲的面前。

當車窗搖下來的那一瞬間,秦菲直接愣住了。

怎麼會是他?

「菲菲,那件事我聽說了,擺明了就是一個陷阱。從那麼高的升降梯摔下來一個人,到底是不是意外誰都說不清楚。工地那裡我幫你去一趟……」

倉促下車的人竟然是秦菲避之唯恐不及的郁林楓。

兩人好久都沒見面了,如今竟是在這樣窘迫的情況下遇到,秦菲一時間也很難說清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心情?

「二哥,我知道你是為了幫我,但是這件事你別插手。不管是你還是大哥,我都不希望你們受到牽連。就算是個圈套,我也要親自去會一會。如果我跟阿卿栽了跟頭,你們再出手也不遲。」

秦菲的話讓郁林楓愣住了,雖然他承認秦菲說的在理,可是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秦菲獨自去面對,他還是於心不忍。

「要不讓我陪你過去,我就不信對方能有多大的勢力,還能把我們郁家也牽扯進去?」

郁林楓知道阻止不了秦菲,只能陪著她一起去涉險,就算有什麼突發事件,那麼他也會在第一時間確保秦菲的安全。

「對方沒有多大的勢力,卻可以越級將阿卿給拘留,甚至不允許任何人探視。二哥,我自己會注意安全的,你就別給我添堵了。」

秦菲的固執讓郁林楓鬱悶到窒息,皺眉說:「可是你的身體……」

一想到秦菲懷有身孕,還要去工地收拾爛攤子,郁林楓就恨不能痛打東方玉卿一頓。

「我心裡有數,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我沒法在家裡安心等著別人來替我丈夫洗清冤屈。雖然我知道自己才疏學淺,不一定能夠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但是去不去做這是一個態度問題。我會加倍小心的,二哥,你還是回去等我的好消息吧!」

秦菲朝著郁林楓笑了笑,那笑容是那麼的堅不可摧,甚至帶著幾分視死如歸的即視感。

郁林楓心疼極了,卻又無計可施。

如今秦菲當著這麼多保鏢的面拒絕他,他若是再強求,就顯得有些失禮了。

「那你注意安全,如果有任何需要,記得給我打電話。你要時刻記住,郁家也是你的娘家。不管曾經有過多少不愉快,都改變不了我們是一家人的事實。」

「嗯,我記住了。」秦菲強顏歡笑,然後轉身上了車。

看著秦菲桀驁的背景,郁林楓心如刀割,卻連最起碼的陪伴都做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