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 月 14 日

藉著石壁上的發出的亮光,江小凡環視了房間內部。

隨即卻是發現,房間內空無一物。

有的則是不知道通往何處的數個洞口。

片刻之後,三人緩緩朝着房間內走進去,一路注視着四周的情況。

不過好在探查一番后,並沒有任何情況發生。

「1、2、3……7,一共七個入口……」李東隨後數了數洞口的數量,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原本以為先前找到一個沒有被人發掘過的洞穴,已經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了。」

「沒想到現在竟然還要七選一……」李東語氣中明顯有些氣虛。

一旁的江小凡也是注意到這一點,隨即說道:「先不要着急。」

「一般情況下,這七個洞口,只有一個通向正確的方向。」江小凡繼續說道,「至於其他的洞口,很有可能會面臨未知的風險。」

李東聞言,隨即點點頭道:「這些我都知道,只是現在我們無法確定哪一個才是正確的入口。」

江小凡卻是一笑:「這件事交給我試試吧。」

「小凡兄弟你有辦法?」李東似乎有些意外道。

「雖然不知道最後是否能成功,但可以一試。」江小凡說道。

「因為我的基因是火烈鳥,所以對熱度會非常敏感。我想我們要找的炙熱熔岩,所處的地方溫度會比其他的地方更高一些吧。」

聽到江小凡所說,李東緩緩點了點頭,略有所思道:「小凡兄弟你說的沒錯,這炙熱熔岩作為飛船上的一種燃料,自身就能夠散發出熱量。」

「或許真的可以一試。」

雖然此時存在一定的風險,但對於三人來說,卻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

「當然,結果不一定準確就是了……」

李東聞言笑道:「小凡兄弟你就儘管去做就好了,至於結果如何,那就聽天由命了。」

「既然來到這裏,我們就已經做好了一定的心理準備。所以對於任何結果,我們都能接受。」

話語間,李東卻是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李月。

而此時的李月,微笑地看着李東,隨即將頭靠在李東的肩膀上。

不知為何,江小凡在聽到李東的一番話,隨後又看到李月的動作,莫名地掠過一陣傷感。

不過這種情況只是持續了一瞬間。

隨即江小凡則是圍繞着房間內走了一圈,每經過一個洞口時,江小凡都會將目光看向洞內。

雖然其中是漆黑一片,但江小凡卻是依舊停留了片刻。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數分鐘。

在將七個洞口都轉完后,江小凡隨即回到李東身旁。

「怎麼樣小凡兄弟,有沒有什麼眉目?」李東見狀,趕忙問道。

然而此時江小凡卻是沒有言語,而是轉過身去,閉上雙眼。

李東見狀,當下不再言語。

在江小凡緩緩閉上雙眼后,體內的火烈鳥基因便開始為他的身體提供能量。

只不過這一次,火烈鳥提供的能量並沒有向外迸發,而是在體內進行循環。

在這種循環下,江小凡只感覺到體內的溫度,逐漸地上升。

以至於在昏暗的環境下,臉色的變化都是有些明顯。

不僅如此,在江小凡的額頭上,竟然逐漸開始冒出了一縷縷白煙。

這種情況是李東二人所未曾料到的。

「哥,他這……」一旁的李月見狀,隨即有些擔憂地問道。

而此時的李東,面色也是有些凝重。

對於江小凡的情況,他幾乎是完全不了解。對於眼下所發生的事情,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還是先等等看吧……」

李月聞言,隨即又是將目光轉移到了江小凡身上。

此時的江小凡,只感覺到體內的血液都在沸騰。

然而除了感受到溫度有些上升外,卻沒有任何的不適感。

江小凡閉上雙眼后,腦海中本是一片空白,然而隨着火烈鳥基因在體內運轉,四周環境的景象,竟然緩緩呈現在他的腦海當中。

只不過這種呈現的方式,卻是以溫度來判斷的。

如同熱成像儀一般,江小凡能夠在腦海當中的景象,很輕易地根據顏色分辨出李東二人所處的位置。

其他抵擋所呈現出的是一片淡藍色,而到了李東二人身上,則是變為了紅色。

感受到其中的變化后,江小凡便是將注意力集中到了數個洞口當中。

此時在江小凡的腦海中,能夠明顯看到,七個洞口當中的每一個洞口,都會源源不斷地誰能發出熱量。

在江小凡的腦海當中呈現出一種紅色的煙霧狀。

而這種煙霧的濃度,便是代表着熱量的高低。

「就是這裏!」

江小凡每一個洞口都利用火烈鳥的基因力量感受了一番,而當注意力轉移到第五個洞口時,江小凡猛地感受到體內的血液再度沸騰起來。

而且第五個洞口當中,所散發出來的熱量也是最高的一個。

興奮之餘,江小凡則是迅速睜開雙眼。

「怎麼了小凡兄弟,有眉目了沒?」一直在一旁關注著江小凡的李東,見到江小凡睜開眼,趕忙上前問道。

江小凡緩緩點頭,隨後伸出手指向了第五個洞口。

「如果我的感應沒有錯的話,這個洞口裏面的溫度是最高的。」江小凡說道,「而且這裏面似乎有着一些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聽到江小凡所說,李東卻是有些疑惑。

「具體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但是我能感覺到,這個洞口與其它洞口相比,很特別。」江小凡繼續說道,「至於去不去,你們兄妹二人要不要商量下?」

雖然江小凡心中已經做出了決定,但還是要尊重李東的意見。

李東聞言,隨後看了身後的李月一眼。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進那個洞口吧!」李東最後下定決心,「雖然不知道會遇到什麼,但咱們走一起,就算出現什麼情況,也會有個照應。」

聽到李東的一番話,江小凡則是點點頭。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走吧!」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幾天要出差,今晚請個假,明天恢復更新啊啊啊啊啊。

抱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穿書後我從奶媽轉職當劍修》啊啊啊啊啊啊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頒金節結束,婉妍剛脫下厚重的吉服,沐浴好了,躺在美人榻上,晃阿在給她用玫瑰精油按摩著頭髮。

婉妍基本每隔兩日就會洗頭髮,與這邊的宮妃們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主子,萬方安和傳來了消息,小格格的身體有些吃不住了!」玳瑁從外面急匆匆的走進來說道。

「誰送來的消息?」婉妍剛想呵斥玳瑁,怎麼弄能趁機詛咒小格格呢。

「是蘇嬤嬤送來的消息,讓主子趕緊換上素淡的衣服過去,若是頭髮拆了,挽一個輕便的頭過去就好了。」玳瑁按照蘇日格的原話複述出來。

婉妍微蹙眉頭:「珍珠,去把景泰藍的頭面拿過來,晃阿,去拿湖藍色的常服。」

話音落下,內寢的奴婢忙碌起來,在給婉妍準備衣服和頭飾。

迅速的把半乾的頭髮給挽起來,若是康熙在,定然不會讓她這樣做的,現在,情況有些著急了。

等到她打扮好了,坐在軟轎內往萬方那和趕去,發現去往萬方安和的路上有不少的人,康熙後院的接女眷全部準備過去了,金格格和高侍妾二人則是一身明亮的玫紅色常服,想要趁機得到安撫康熙的差事呢。

婉妍的唇邊綻放著一抹冷笑,這兩個是太著急了,居然沒有問題清楚,就已經開始謀算了。

軟轎停靠在院落裡面,婉妍剛從轎攆中出來,就聽見了側殿那邊傳來了一陣陣的哭聲。

婉妍快步趕過去,推門進入了側殿,瞧著太后和康熙二人坐在了不遠處的紅木一直上,佟太后和皇后二人則坐在了座位上,一左一右的看著小格格。

婉妍剛要行禮,就被衝來的福晉撞了個正著,她直接退了兩步,坐在了一旁的太師椅上。

康熙瞧著皇後有些發瘋的樣子,厲聲呵斥起來:「你在這裡撒潑嗎?」

「爺,您為何還是要幫她說好,小格格昨日還好好的,僅是留在了這裡,就變成了現在的樣子!」皇后伸手指著婉妍哭起來。

「老四家的,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幫著你照顧女兒,還要給你背黑鍋嗎?」佟太后臉色黑了。

皇后把所有的苗頭對準了婉妍,不就說她在偏袒嗎?

「額娘,我不是這個意思的!」皇后趕緊搖頭,「我是….真的擔憂孩子….」

皇后被佟太后訓斥后,直接癱坐在了地上,嗚嗚的哭了起來。

「你有什麼資格說嬌嬌?」康熙坐在了太師椅上,眼神略帶哀傷的看著皇后,「嬌嬌為了避嫌,從來不會去看小格格的,這些是為了什麼?僅是想讓你安心的!」

婉妍覺得肚子有些疼,卻沒有說什麼,大家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小格格的身上。

「福晉,我自認為沒碰觸小格格,萬方安和不光是只有額娘的奴才,還有別的!」婉妍說道。

她總覺得有些不對勁,難道….

「徐御醫,去給嬌嬌診脈!」佟太后發現婉妍的臉色非常的難看,以為是最近太累了。

徐御醫診脈后,眼神裡面閃過迷惑:「主子,側福晉的脈象要過幾日後才能確認!」

話音落下,除了皇后外,其餘的人都很開心,婉妍更是愣了,原來,她是有孩子了。

皇后聽到徐御醫的話,直接站起來:「把這個孩子打掉,打掉,就是這個孩子,小格格的身體才這麼不好的,你怎麼從大婚後,就一直在為難我,你這邊越發的好了,我就要接受這些磨難!」

吳嬤嬤想要上前拽著皇后,結果還是晚了一步,皇后把心中的怨言全部說出來了。

話音剛落,殿內的氣氛瞬間冷凝了,太后和康熙都覺得婉妍的這個孩子,定然是為了彌補小格格的遺憾才來的。

此刻,小格格沒哭了,從默默的肩膀處,瞧著婉妍,眼神裡面閃現著渴望抱抱的眼神。

皇后瞧著這一幕,感覺異常的諷刺,自己的女兒居然頭像了側福晉的懷裡。

「你是在做什麼!」皇后惱火了。

「好了。」太后重重的把杯子砸在了桌上,「作為嫡妻,你如何做的?連自己的女兒都照顧不周,有什麼資格發脾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