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藍楓沉默了下來,揉了揉太陽穴:「容我再考慮考慮。」

「這有什麼好考慮的。」透明老者卻是催促說道:「又沒有什麼壞處,為什麼不試一下呢?」

聞言,藍楓翻了翻白眼,說道:「我可不想再做您的試驗品……」

透明老者越是催促,藍楓心裡便越是打退堂鼓,當初修鍊七星劍陣,便是因為透明老者的慫恿,現在藍楓可不敢輕易嘗試了。

不過,在藍楓的心裡,卻還是有些意動,畢竟,星辰之力對他的誘惑實在不小。

「那可是星辰之力啊,你難道真的不想修鍊?」透明老者斜瞥了藍楓一眼,稍稍放緩了一下語速,慢慢說道:「星辰之力的威力,想必你之前已經深刻體會過了,除此之外,它還具備修復、壯大靈魂的功效,爆發力也是比元力更強,好處多不勝數……」

透明老者的鼓動,終於起到了效果,心中本就有些意動的藍楓,此刻終於還是心動了。

「告訴我,怎麼修鍊!」藍楓深吸了一口氣,緩緩說道。

聽得此言,透明老者那蒼老的面龐,不由露出一抹笑容,旋即低聲說道:「七星劍陣包羅萬象,可演化無數的陣型,其中有一個陣型名為流星墜空,此陣型乃是從七星劍陣中的斗載五行天璇陣演化而來,可引來星辰之力灌體……」

頓了頓,透明老者繼續說道:「辦法我是教給你了,可能不能成功,就得看你自己了。」

七星劍陣可以引來星辰之力,但藍楓到底能不能將其吞噬煉化,就不一定了。

畢竟,藍楓並沒有學過專門煉化星辰之力的功法,依靠煉化元氣的辦法,去煉化星辰之力,自然是不能保證結果。

藍楓沒有說話,他專註地盯著半空中透明老者利用靈魂之力凝成的一副圖案,將陣圖牢牢地記在腦海里。

片刻后,藍楓收回目光,然後閉上眼睛,將體內的七顆元丹,按照流星墜空的陣型排列起來。

就在七顆元丹剛剛排列成流星墜空的陣型之時,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直接在藍楓的腦海中響起,緊接著,一股浩瀚、磅礴的奇異力量,便是彷彿受到召喚一般,朝著藍楓所在的地方涌動而下。

不同於藍楓上一次引動的星辰之力,這一股星辰之力顯得十分柔和,就像是一束束暖洋洋的光束般照在藍楓身上……

藍楓體內的七顆元丹,就像煉化元氣那般,開始煉化起星辰之力。

一刻鐘、一個時辰……

時間緩緩流逝著,藍楓盤腿坐在坐墊上,一動不動,可他的氣勢,卻是越來越強……

一直到七顆元丹完全恢復了指頭大小,其體積的增長速度,才開始減慢下來。

許久,藍楓重新睜開雙眸,漆黑的眼睛,流露出一抹不可置信:「這麼快就恢復了?」

星辰之力實在太強悍了,短短數個時辰的時間,不僅讓得他的修為完全恢復了過來,而且還使得他的靈魂也是壯大了幾分……

靈魂的增強,令得藍楓的感官更加敏銳,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更加清晰了一般。

「怎麼樣,成功了嗎?」透明老者雖然隱隱猜到了答案,可還是忍不住略微緊張地問道。

迎著透明老者投來的目光,藍楓想了想,極為鄭重地說道:「應該算是成功了!」

回憶著煉化星辰之力的過程,藍楓嘴裡輕吐了一口濁氣,繼續說道:「星辰之力並沒有我想象中那麼難以煉化,甚至,相對於元氣,星辰之力更容易被煉化。我的元丹現在已經恢復了正常大小,靈魂也增強了幾分……」

現在的藍楓,不僅沒有絲毫的虛弱感,反而神采奕奕,處於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

御雷重生:第一戰神公主 而這些,都是星辰之力帶來的好處!

仔細感受著由星辰之力與元力共同組成的元丹,藍楓不由驚嘆地說道:「真是神奇啊!」

只是……

藍楓很快便想到了一個問題,忍不住皺起眉頭:「當元力被星辰之力取代,我施展的元技,還能夠發揮出原本的威力嗎?」

「這一點不用擔心。」 惡魔老公太悶騷 透明老者自信地說道:「無論是元力,還是星辰之力,本質上都沒有區別,因為它們都是無數種能量中的一種。元技是駕馭能量的手段與方法,與元力配合,它便叫元技,與星辰之力配合,它也可以改名叫做星辰之技。星辰之力的威力,比元力更強,說不定,你施展元技的威力,也會更為驚人……」

「是嗎?」雖然透明老者露出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但藍楓的心裡卻是依舊有些懷疑。

諸界末日在線 不等透明老者開口,藍楓便是淡淡說道:「結果到底如何,試一試不就知道了?」

說話間,藍楓心神一動,七顆元丹齊齊釋放出一絲力量,按照裂火變的路線運行起來,幾乎在藍楓剛說完的時候,他指尖便是陡然竄出一簇刺目的火苗。

火苗一出現,屋子的溫度,便是極速增長起來,一股股熾熱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層層盪開。

在那火苗附近的空間,竟是被火苗釋放的高溫,灼燒得不斷扭曲,彷彿隨時都可能被灼穿一般。

藍楓很快便散去了指尖的那一簇火苗,有些驚喜地說道:「居然真的比以前強了不少!」

「看樣子,你就算不動用重力領域、拔劍術等底牌,也不比普通的天級後期強者弱了……」透明老者眼眉一挑,旋即感慨地說道。

現在的藍楓,單憑融合了星辰之力后的特殊元力與肉身,便是足以與天級後期強者一爭高低!

特殊元力與肉身的疊加,使得藍楓無論是速度、防禦,還是攻擊,都不弱於任何一位普通的天級後期強者!

這對藍楓而言,可是一個極大的進步!

聽得透明老者此言,藍楓的臉龐,也是露出一抹笑容:「現在的我,才勉強算是真正的天級極限!」

之所以用勉強二字,是因為藍楓的修為、肉身依舊還沒有達到天級巔峰。

「不過,想要修鍊到天級巔峰,恐怕也不容易啊!」藍楓可沒有忘記,自己的元丹分裂成了七顆,突破的難度,比常人大了數十倍,突破所需要的資源,也是常人的數十倍,即便可以依靠煉化毒藥來提升修為,藍楓的壓力依舊不小。

甩了甩頭,藍楓的目光很快又堅定起來,不管突破的難度有多大,他都絕不會放棄。

因為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敵人,是何等的強大,若是不快速成長起來,他,乃至他的親人、朋友,都將面臨滅頂之災。

片刻之後,藍楓站起身子,收起了坐墊,然後將目光投向中州域東南方向,嘴裡輕聲喃喃:「身體恢復了,也時候出發前往一級學院了……」

一級學院,那個讓得整個青州大陸無數天才嚮往的聖地,藍楓心裡也是期待已久。 翌日,藍楓再度去看望了一下那位令人尊敬的老太,然後便躍上一頭飛行坐騎,與藍山、葉穹離開了摩地城。

摩地族特地安排給藍楓幾人的飛行坐騎,名為金光雕,乃是摩地族圈養了數千年的飛行妖獸,成年的金光雕,修為可以達到地級,一些血脈較為純粹的,更是可以突破到天級,而天級層次的金光雕,速度堪比天級後期的修鍊者。

與三頭紫翼鵬相比,金光雕的速度更快,實力更強,但缺點也比較明顯,那便是金光雕的體型比三頭紫翼鵬小了許多,大約只有三頭紫翼鵬的三分之一大小,至多只能容納十餘人。

盤膝坐在金光雕的背上,藍楓幾人安靜修鍊著,誰也沒有開口。

現在的藍楓,修為還未鞏固,因此主修的是肉身與竅穴,而且兩者的修鍊速度,皆是不慢。

在藍楓的體內,三十二個高等竅穴中,藍楓目前已經打通了六個高等竅穴,其中包括其靈魂所在的泥丸宮竅穴。

「有著星辰之力的滋養,我的靈魂越來越強大,打通高等竅穴也是越來越容易。」許久之後,藍楓重新睜開眼眸,嘴裡輕吐了一口濁氣,然後眼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就在剛才,他又打通了一個高等竅穴,也就是說,他一共打通了七個高等竅穴。

這樣的速度,甚至快比得上他當初打通中等竅穴的速度了……

要知道高等竅穴極為頑固,猶如堅硬的磐石一般,藍楓當初費了極大的力氣,才勉強打通泥丸宮竅穴,可隨著他的靈魂越來越強大,他打通高等竅穴的速度,也是在不斷地提升,他甚至懷疑,也許只需兩三年時間,他便能夠將三十二個高等竅穴盡數打通。

而兩三年之後的他,也不過才二十四歲到二十五歲。

二十四五歲的六星煉器宗師,真是難以想象啊!

片刻之後,藍楓合上眼皮,再度沉浸到修鍊之中,對他來說,修鍊便是最好的享受,那種不斷強大、成長的感覺,令得他十分沉醉。

被別人視作枯燥、乏味的修鍊,在藍楓眼裡,卻是充滿了樂趣、享受。

時間在幾人靜靜的修鍊中一閃而逝,轉瞬之間,十天時間便悄然過去了,雖然途中並不算太平,遇上不少的強盜,但在藍楓與藍山那強大的實力碾壓下,沒有一個強盜能夠對他們造成絲毫的威脅。

當金光雕那龐大的身影穿過一條寬闊的河流之後,終於抵達一座巍峨、雄偉的城池!

「藍楓先生,到青城了。」金光雕頭頂之上,駕馭金光雕的摩地族中年,恭敬地喊道。

聞言,藍楓幾人從修鍊中醒了過來,然後紛紛站起身。

從金光雕的背上俯瞰而下,望著下方那幾乎蔓延至視線極處的城池,藍楓不由驚嘆地說道:「這就是青城嗎?不愧是青州大陸最大的三座城池之一!」

青州大陸最著名的三座城池分別是青城、葯城、光獄城。

其中青城位處一級學院外,受萬器閣掌控,葯城位處葯神山下,受葯神殿掌控,光獄城則是各方勢力盤根錯節,秩序混亂,各種明爭暗鬥時刻都在上演著,既是人人嚮往的天堂,也是人人憎惡的地獄,光獄城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青城幾乎可以說是整個青州大陸最中心的區域,不僅元氣濃郁得令人難以置信,各種天材地寶、修鍊資源,也是多得嚇人。

在這一座巨大的城池中,每天運送而來的資源,以及消耗的資源,可謂是一個天文數字。

我是站在大明星身后的男人 如此迷人的城池,再加上如此靠近一級學院,自然也會吸引無數的強者,以至於,整個青城隱藏著大量的高手,就算是人榜強者與地榜強者,也是不敢過於高調,唯有天榜強者,才勉強有著囂張的資本……

可就算是天榜強者,也是十分克制,否則,若是不小心惹到了惹不起的敵人,那後果也是極為嚴重的。

畢竟,在這座巨大的城池中,可不乏神級強者的存在……

還未進城,金光雕便已經落回了地面,藍楓幾人也是從金光雕的背上輕輕躍下。

在向摩地族中年告別之後,藍楓帶著藍山、葉穹兩人朝著城門走去。

儘管還未進城,可藍楓的四周,依舊是行人絡繹不絕,並且每個人都是擁有著不弱的實力,幾乎每十個人中,便存在一位天級強者,時不時還有天級後期強者從他身旁走過,在尋常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天級後期強者,在這裡甚至吸引不了別人的注意。

「好多高手。」感受到從身旁走過的一個個行人,藍山的臉龐露出一抹興奮的笑容,他骨子裡的好戰基因,彷彿在這一刻覺醒了一般,整個人顯得激動異常。

「藍山,老實一點。」藍楓無奈地警告了一句,他這位便宜弟弟,實在叫人不省心。

好在葉穹十分乖巧,默默地跟在兩人身後,不用他多操心,否則他就更是頭疼了。

一旁的人群,在瞧得藍楓幾人的表現之後,大多都是面無表情。

或許像藍楓、藍山、葉穹這樣沒見過世面的人,他們已經見過了太多,早已經見怪不怪了,甚至連鄙夷、嘲諷的興趣都沒有。

跟在長長的隊伍後面,約莫耗費一刻鐘時間排隊,藍楓幾人方才進得城池。

剛走過一條長長的街道,街道岔口之處,便是迎面走來幾位身著藍袍的青年,在他們的藍袍袖口上,綉著一個精緻的火爐圖案。

「快,讓道。」

「是一級學院的學員!」

「藍袍,他們是真龍學員!」

原本還略顯擁擠的大街,隨著前方的行人主動讓道,頓時顯得寬敞了不少。

街道兩旁,所有人都是用著羨慕、尊敬的目光看著三個青年,每一個一級學院的學員,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未來的成就,不可限量,而真龍學員,更是駕凌於普通學員之上的存在,他們的天賦更高,成就更不可揣測。

可以說,每一個真龍學員,未來都是有著極大可能躋身於地榜與天榜行列。

甚至,有的幸運兒,還可能突破天級,達到神級的層次!

就算拋卻他們頭頂上的光環,拋卻學員的身份,他們本身也是擁有著強大的實力,大多都是天級中期,乃至天級後期強者。

當然,人們更加在意的是,大多數真龍學員,從一級學院畢業之後,都將在青城任職……

若是得罪了真龍學員,他們以後在青城的日子,可就不好混了。

藍楓三人也是跟著讓道,目光雖然停留在三位青年身上,但注意力卻是放在四周人群身上,聽著他們的議論。

「哥,想不到你們學院的人居然這麼厲害!」藍山有些驚訝地說道。

聽得藍山此言,葉穹也是略微驕傲地抬起頭,再過幾天,他也將成為一級學院的一員。

當藍山的話語聲傳出之後,四周不由猛然一靜,然後眾人的目光紛紛朝著藍楓的方向投了過來。

「一級學院的學員?」瞧著藍楓幾人的打扮,眾人眼中泛起一絲狐疑,明顯不相信。

原本往前行走的三位青年,似乎也是聽到了藍山的話語聲,腳步頓時止住,然後轉頭看了過來。

「現在的人,真是什麼話都敢說……」隨意打量了藍楓三人幾眼,其中一位高高瘦瘦的青年忍不住失笑一聲,搖頭說道:「一級學院,豈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的?」

藍楓與藍山的修為,都是天級初期,葉穹更是入不得他們法眼,怎麼看都不像是一級學院的天才。

別說藍楓幾人看起來不像一級學院的學員,就算藍楓幾人真的是一級學院的學員,他們也不會在乎,畢竟,在一級學院里,學員也分三六九等,作為真龍學員的他們,還真瞧不上那些普通的學員。

四周之人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喜歡吹牛的人,他們見過不少,可當著一級學院真龍學員的面吹牛的人,他們卻還是第一次遇見。

「你懂什麼!我哥不僅是一級學院的學員,而且還是天驕學員!」藍山狠狠瞪著那位說話的青年,極為不滿地說道。

「藍山……」藍楓想要阻止藍山開口,可等他拉回藍山的時候,已經晚了一步。

天驕學員四字一出,大街再度一靜,緊接著便是響起一陣爆笑聲。

凡是在青城呆過一陣的人,都十分清楚,一級學院的學員分為三個等級,分別是潛龍、真龍、天驕,大多數學員都是潛龍學員,只有極少數特別優異的學員,才有資格獲得真龍的評價,而天驕學員,乃是一級學院最頂級的學員,不僅數量少得出奇,只有寥寥數位,而且每一個都是某個領域內最頂尖級的天才!

放眼整個青州大陸,也很難找到能夠與天驕學員比肩的天才。

或許只有葯神殿,才可能存在與之匹敵的天才。

看藍楓的模樣,怎麼都不像是傳說中的天驕學員……

「哈哈哈~哈!天驕學員,笑死我了!」那位高高瘦瘦的青年忍不住瘋狂大笑起來,眼淚都快笑得掉出來了,「這簡直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好笑的笑話!你們,你們是不是想進一級學院想瘋了……」 藍楓平靜地攔住憤憤不平的藍山,對著後者搖了搖頭:「好了,藍山,別說了。」

「我明明就沒撒謊,他們為什麼就是不信?」藍山有些不甘地退了回來,臉龐滿是鬱悶之色。

瞧著藍山退下,那位高高瘦瘦的青年,猶如鬥勝的公雞般,揚起高傲的頭顱,鼻子里發出一道輕哼:「還算你們識趣……」

說完,他與其餘兩位青年,便是淡淡地從藍楓幾人身邊走了過去。

或許對他們而言,這件事只是生活的一點調味劑,自始至終,他們都不曾真正將藍楓幾人放在眼裡過。

說的難聽一點,他們甚至都沒有正眼看過藍楓幾人……

三位青年的離去,也是讓得四周圍觀的人群沒有了看熱鬧的興趣,轉眼間,便是完全散開了。

「我們走。」緩緩收回目光,藍楓對藍山、葉穹平靜地說道。

一級學院位於青城以東的鐵獅嶺內,想要去往一級學院,便需要先穿過青城,然後從青城的城東大門進入。

藍楓幾人足足花了數個時辰,才穿過青城,來到城東的城門之處。

由於城東靠近一級學院,元氣也是相對更加濃郁,因此這裡更加繁華,來往的商賈、強者,多不勝數。

穿過城東的城門,藍楓幾人一路向東,人跡漸漸稀少起來,入目之處,皆是鬱鬱蔥蔥的樹木。

鐵獅嶺的入口,就像一頭張開巨口的雄獅,而雄獅的巨口,則正是通道的入口。

藍楓幾人一路上沒有絲毫逗留,徑直地穿過了那猶如雄獅巨口般的通道,鐵獅嶺內的景象,很快便是進入了他們的視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