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蘇子睜開了眼睛,看著秦洛說道:「是不是感覺到了壓力?」

「你也看出來了?」

「因為我坐在輪椅上,不用像你們一樣忙於應酬。所以我能夠看到更多人的真實表情——瑞典之行並不像之前想象的那樣風平浪靜。從明天開始,可能我們就要陷入連番應戰了。」

「即來之,則安之。菲利普已經幫我們提供了一個平台,能不能成功就要看我們自己的實力了。」秦洛笑著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淹。我們不會輸。」

「也沒輸過。」蘇子握著秦洛的手,認真的說道。。。 「就是就是,我覺得皇甫學長不僅能登上英雄榜的第一位,還能拿下美人榜的第一呢。」又有迷妹開口了。這次竟是煉藥分院的妹子。

「聽說從今日開始,帝都各大賭坊便同時開啟了美人榜的投票通道,十個紫金幣便能為心中的美人投上一票,名額不限,只要出得起紫金幣,儘管投。投票時間將持續到整個武鬥全部結束為止。」包打聽趙千再次爆料道。

「原來投票還要紫金幣么?」

其他人聞言,紛紛露出了驚異之色。

「這帝都的賭坊也太會做生意了吧,你們說這美人榜該不會是那些賭坊主想出來的吧。」有人猜測道。

聽到這番話,眾人頗為贊同。

「別說,還真有可能。」

蘇魅這一桌,幾人聽到大家的議論后,同樣露出了驚異之色。

「乖乖——原來美人榜竟是這麼來的,還是咱們帝都人有想法。」謝景淵難掩驚嘆的開口道。

「看來這件事的背後不簡單呀,如此豐厚且毫無成本的利潤,誰不動心。」方震頗有深意的挑眉道。

聽到這番話,眾人皆若有所思起來。

「明日的對戰名單,還沒有出來么?」就在這短暫的沉默間,蘇魅開口了。

剛才聽見有人說不知道明日會遇上哪些對手,她就覺得有些疑惑,不是說比試名單在前兩日便已經出來了么。

「尚未。第一輪名單是提前抽出的,此後每一輪都需在當日比試結束后再行抽出。」皇甫雲天解釋道。

原來如此——

蘇魅聞言,這才明白了過來。

又坐了一會,皇甫雲天起了身。

「明日還有比試,大家都早點回去休整吧。」

聽到皇甫雲天開口,眾人皆點了點頭。累了一日,他們的確該早點回房休整一番了。

出了群英樓后,眾人相繼回了房間。

「小魅兒,我們先回房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入了後院,楚靈芸朝蘇魅說道。

早上兩人已經簡短的聊過了,得知蘇魅這兩日的確是在神殿,她便放下了心來,沒再多問什麼。

蘇魅點了點頭。

「魅兒姑娘,早點休息。」皇甫雲天朝她額了額首,也沒有多說什麼,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蘇魅回房后並沒有急著修鍊,而是先沐浴了一番,接著便拿起司徒行之交給她的書,細細的看了起來。

少女長發垂腰,並沒有著白日的院服,而是換上了一身自己設計的睡裙,手持書本慵懶的靠在了榻上。

她一目十行,看得既快又細緻。

司徒行之交給她的自然是醫書,裡面除了有極為繁雜的藥理之外,還有上百種靈藥的介紹。這些介紹描寫得很是細緻,除了基本的藥效功用之外,還指明了可以用在哪些丹藥中。

這本醫書比她之前看過的那些都要詳細許多,大部分內容都是她第一次才接觸的,因而蘇魅看得十分認真。

就在她沉浸於書本中時,一道聲音忽在她房內響了起來。

「蘇姑娘,在下北野蕭,能否進一步說話?」

是他——

聽到這番話,蘇魅挑了挑眉。

北野蕭並沒有擅自闖入她的房中,而是先傳音詢問了一句。

「進來吧。」蘇魅沉思了片刻,淡淡的答道。 北野蕭剛進入房間,便被眼前的一幕驚住了。

只見垂著帷幔的床榻上,一名少女正手捧書籍斜靠在軟枕上。少女披散著髮絲,身上只著了一件絲質長裙,一張傾城絕世的面容在明珠乳白色光暈的照耀下,顯得那般不真切。

世上竟有如此美麗的女人——不,是少女!

北野蕭怔怔的看著少女,眸光一眨不眨。

少女見他進來,並未立刻起身,而是抬起一雙眼,朝來人看了過去。見對方愣愣的看著自己,少女雙眉微挑,唇邊勾起了一抹淡淡的邪肆來。

轟——

北野蕭的心臟瞬間就像是被什麼給擊中了一樣,竟不受控制的狂跳了起來。

是神,還是妖?

眼前的少女美到極致,卻也魅惑到了極致。那邪肆狂魅的眼神,足以掀開所有人的心扉。

北野蕭何時瞧見過這般風姿,被震得心如鼓捶,整個身子都僵硬了起來。豈止是他,隱在暗處的一道身影看見這一幕,眸光也輕顫了起來。

「你是為破壁丹而來的吧,抱歉,我還未拿到。」蘇魅斜掃了愣怔中的男人一眼,淡淡的開口道。她依舊慵懶的靠在枕上,並未起身,也沒有放下手中的書籍。

聽到少女開口,北野蕭總算是回過了神來。

「那個——你什麼時候——才能拿到?」深吸一口氣,他努力按捺住內心的震顫,有些結巴的開口道。

生平第一次,北野蕭說話不流暢了。

「待武鬥結束,我會再去一次。若能拿到,交易繼續,若拿不到,交易便作廢。」少女斜掃了他一眼,平靜的回答道。

「那我——過幾日再來——」聽到這番話,北野蕭喃喃的答道。

說完這句話,他不敢再待下去,連忙轉過了身。

「我先走了。」

丟下這句話,他匆忙的離開了房間。

見他滿眼不自在的倉惶離開,蘇魅雙眉微挑,接著又笑了。

少女這一笑,仿若荼蘼花開,攝魂奪魄。可惜已急於離開房間的北野蕭並未見到,否則還不知道會被驚成什麼樣。

不過北野蕭沒看見,有人卻看見了。隱在暗處的身影看見這一幕,唇邊跟著泛起了一抹邪笑來。

「小魅兒,這麼折騰男人可不對。」

北野蕭剛走,一道惑人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話音未落,一道緋紅色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蘇魅眼前。

風流塵——

看見這男人出現在自己的房中,蘇魅眸光微閃了一下。

「來送破壁丹的?」抬眼看向男人,她挑眉開口道。

少女依然沒有起身,仍慵懶的靠在榻上。反正這男人對她並無殺意,且就算有,她也不是這人的對手,蘇魅便沒有起身。

至於她身上的衣服穿得對不對,靠在榻上失不失禮,則完全不在她關注的範圍內,否則剛才北野蕭來時,她便不會這般了。

在她看來,自己可不是沒穿衣服。這長及小腿的睡袍對於她來說,已經足夠多了。更何況這是她的房間,這些人又不是她請來的。

「除了破壁丹,塵哥哥就不能來看看你么。」聽到這句話,風流塵挑了挑眉。

說話間,他已邁著優雅的步伐朝床榻邊走了過來,最後竟坐在了榻上。 第770章、第一天就出事了!

秦洛睜開眼睛時,蘇子正睜著那雙美麗的眼睛直視著天花板。眼神空洞,表情哀傷。

秦洛嚇了一跳,摟著蘇子柔軟的身體問道:「怎麼了?」

蘇子被秦洛突然說話驚到,轉過臉看了秦洛一眼,笑著說道:「沒什麼。」

「我知道你一定有什麼心事。你是我最親密的人,連我你也要隱瞞嗎?」秦洛執著的問道。她知道,蘇子是一個很獨立自強的女人,自小的殘疾養成了她堅忍不拔的性格。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她不可能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我只是想去一下洗手間。」蘇子笑著說道。「可是——我自己動不了。」

在說前一句話的時候,她還在笑著。在說到後面一句話的時候,她的眼眶卻突然間紅了。一顆晶瑩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那滾燙的溫度幾乎灼傷了秦洛的心臟。

事情是這樣的。

人有三急,蘇子也不例外。

以前蘇子居住在菩薩門的時候,都是由麽麽和一個小丫頭睡在外廂。她只需要輕輕招呼一聲,就會有人來服侍她去解決。

可是,昨天晚上她是和秦洛一起睡的,幾度風雨幾次魚水之歡,哪能再讓麽麽和丫頭守在外面?

她願意,秦洛也不願意啊——歸根結底,他還是個傳統的男人,沒有勇氣在有人圍觀的情況下做出那種事情。

可是,這樣一來問題就出現了。

當她早晨起床的時候,發現自己想要去衛生間。原本想要招呼秦洛的,看到秦洛一夜操勞睡的正熟,就有些於心不忍。

想到自己連這樣最基礎的問題都解決不了,一生所學竟然無用武之地,忍不住悲從心來。

秦洛不問還好,這一問之下就觸碰到了蘇子的心事。看到蘇子的淚珠一顆接著一顆的流敞,秦洛心疼的緊緊摟著她,親吻著她的眉毛,說道:「我說過。我一定會治好你。一定可以。」

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他鬆開了蘇子,從床上跳起來就去尋找自己帶過來的醫藥箱,說道:「我現在就給你治療。我發現每次我們做事的時候,你體內的血脈就會變的熱烈一些,不像平時那麼寒冷——現在針灸的話就容易借氣。」

他從醫療箱里找了銀針,又找了消毒酒精等物品,把銀針消毒之後,掀開被子的一角,就在蘇子的腳底湧泉穴針灸起來。

《黃帝內經》:「腎出於湧泉,湧泉者足心也。」意思是說:腎經之氣猶如源泉之水,來源於足下,湧出灌溉周身四肢各處。

刺灸湧泉,卻可以將全身經胳疏通。這也是秦洛最常刺的一個穴位。

看到秦洛一臉認真嚴肅的樣子,蘇子心生溫暖,也就不再那麼悲切了。

以前,所有的災難都由她一個人承受。現在,有另外一個人來陪自己分擔。

這樣的感覺很好。很曖心。

大半個鐘頭過去,秦洛才停止了今天早上的治療。

「我有一個建議。」秦洛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珠,出聲說道。

「什麼建議?」蘇子平躺在床上,一張毛毯蓋住上半身,卻露出了性感的鎖骨和大半張長腿——這種欲露微露的誘惑更讓人心生漣渏。雖然昨天晚上已經有過好幾次的纏綿,看到這一幕仍然讓他心裡長草,想要再次佔有。

以前秦洛是不太相信這種陽脈陰脈的治療方法的,哪有這麼好的事情讓咱給碰著了?

可是,自從和蘇子發生關係后,秦洛那體內沸騰的脈息還真是得以平和,在愛愛之前甚至都不用洗冷水澡了,而且在時間上和控制上都有著顯著的提高。

當然,這也有經驗豐富的原因。

「這種中斷性治療效果是不行的。如果想要儘快治好的話,我們最好就要有一個持續性的治療過程——在瑞典的這些天我會每天給你針灸——如果,我是說如果——從瑞典回去的時候還不能把你治好,這次回到燕京,我就在那邊給你買一套房子。你就先搬到燕京來住。這樣的話,我就方便每天為你治療。你覺得怎麼樣?」秦洛看著蘇子說道。他知道她喜歡平靜安逸的生活,讓她來到燕京這座喧囂的城市,可能會讓她不太適應——

不過秦洛已經在心裡考慮好了,反正他現在也不缺錢。等到這次回到燕京后,就找一處風景秀麗依山傍水的小區給蘇子買幢房子。這樣的話,就算住在繁華都市裡也和菩薩門的老宅一樣能夠親近自然。

「好的。」蘇子笑著答應了。

「我還擔心你不答應呢。」秦洛說道。

「其實菩薩門在燕京也有產業。」蘇子說道。

「是嗎?在什麼位置?」

「王府路有十二棟。玄武路有幾處——華清路也有幾處。」蘇子說道。「那是幾十年前買下來的。原本準備用做藥店——後來純中藥店的生意慘淡,就把店撤了,房產另作它用。」

「王府路?玄武路?華清路?」秦洛聽了一臉驚訝。蘇子所說的這幾處位置都是處於燕京城的核心,特別是那王府路,現在是一些高官巨賈們聚集的地方,說是寸土寸金都不為過——可是,菩薩門手裡竟然就握了十二套房子?

以現在的成交價,就憑這十二棟房子就能夠賣個數億甚至十幾億。

秦洛再次感嘆,這些老牌的門派他們的手裡到底掌握了多少資源啊?

想到他在菩薩門裡看到的那些奇珍古玩以及無數醫書珍本,秦洛心想,如果把這些全賣了,蘇子能夠一躍而為華夏國的十大女富豪之一——雖然和聞人牧月這個變態沒辦法比,但是家產還要遠在厲傾城之上。

因為秦洛在傾城國際佔有太多的股份,所以厲傾城每年的私產並不是太多。就算秦洛把整個傾城國際都給她,恐怕暫時也沒有蘇子富裕。

沒辦法,菩薩門的存在史和華夏國的中醫史是一路並存的。當年中醫旺盛的時候,誰知道他們手裡積蓄了多少財產?

「你也不用給我買房子了。我在燕京有住的地方。讓人收拾打掃一下就好了。」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蘇子說道。

「行。就這麼說定了。」秦洛點頭。

蘇子看了秦洛一眼,臉色羞紅,說道:「快去把衣服穿上吧。」

秦洛這才發現,自己起床后忙活了半天現在竟然還光著身子。小弟弟垂拉在哪兒,無精打採的模樣煞是可愛。

秦洛跑過去找了衣服穿上,然後又幫忙蘇子穿衣洗漱。

還沒有準備妥當,房間里響起了門鈴聲音。

秦洛跑過去拉開房間門,就看到老麽麽和小丫頭站在門口。

老麽麽咧開乾癟的大嘴對著秦洛嘎嘎的笑,說道:「念著呆會兒還有活動,老身就來看看門主起床了沒有。秦小哥這麼早就過來了?」

秦洛知道這老太太是故意在拿話刺自己呢,了解了她的性格,也就不以為意,說道:「是啊。來看看蘇子要不要下樓去吃早餐。」

「真是難為你了。」老麽麽笑呵呵的說道。那後面的小姑娘也聽明白他們說了些什麼話,拿著眼睛瞟了秦洛一眼。

由老麽麽和小丫頭幫忙,秦洛也就插不上手。自己跑去洗臉刷牙,然後帶著幾人下樓去吃早餐。

看到秦洛下樓,張小娜放下餐盤就迎了過來,說道:「團長,今天安排的行程是去斯德哥爾摩皇家醫學院和學生見面。會面時間安排在下午兩點鐘。」

「嗯。我知道了。」秦洛說道。他早就拿到了行程單,知道了今天的行程安排。而且,他還要在斯德哥爾摩皇家醫學院做一場有關中醫的演講。

這是菲利普王子幫他爭取到的。想到斯德哥爾摩皇家醫學院院長希瓦那不加掩飾的鄙夷和不屑,他的心情突然間變的不好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