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蘇瑤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倒不是因為對楚歌有好感。

而是因為,在以往蘇瑤是學校男生的焦點,男生們關注的人都是她。

可是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對於林老師的關注,大於了對我的關注!難道我沒林老師漂亮么?

蘇瑤這麼想,可是算是真的誤會楚歌了。

要說蘇瑤和林婉婷到底誰漂亮,兩人各有特色,都是美女。

可是楚歌對於比自己小的太多的,那是一點也沒興趣。

「如果成功了,你怎麼報答我?」蘇瑤沒有回答楚歌的話,而是重複了剛才的問題。

楚歌撓了撓頭,現在的小妞怎麼都這麼看重利益呢!

無論是衣著還是氣質,怎麼看,蘇瑤都不是出自普通家庭。

回報低了吧,面子上過不去,回報高了,自己也沒那個錢啊!

最終楚歌只能厚著臉皮,試探性的問道:「我看學校門口附近有家kfc,事成之後我請你大吃一頓怎麼樣?」

在楚歌的學生時代,kfc那就是高富帥才吃得起的東西。

不過放在現在學生的眼裡,估計也就是很普通的快餐店而已。

之所以楚歌會說出來,那是因為他兜里的錢,最高檔,也只夠請蘇瑤吃頓kfc。

首席強寵契約妻 本來楚歌以為蘇瑤是會拒絕的,畢竟現在快餐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東西。

可是蘇瑤卻一臉微笑的說道:「好!咱們拉鉤,一言為定!」

不會吧?專車接送的大小姐,聽到自己請她吃kfc還這麼高興,該不會是腦子有毛病吧?

楚歌心裡感到極其的意外,但是表面功夫做得還是挺到位。

一大一小兩根小拇指一勾,對著蘇瑤笑著說道:「一言為定!」

「我去上課了,說好的,誰騙人誰是小狗!」蘇瑤一邊跑著,一邊回頭對著楚歌說道。

楚歌看著遠去的蘇瑤,心裡忍不住感嘆,小狗?這小姑娘真是有夠可愛的!

不過楚歌沒感嘆多久,就感覺幾道殺氣同時朝自己這裡襲來。

抬頭一看,在操場上逛著的單身小朋友全都一臉憎恨的看著他。

「啊!今天的天氣挺不錯哈!」楚歌拍了拍自己屁股上的灰塵,連忙逃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瑤瑤,你好像有些不太對勁啊!」同桌李娜看著蘇瑤一臉認真的說道。

正在做著筆記的蘇瑤聽到這句話看著李娜,笑著說道:「我還是和以前一樣啊,是你多心了吧!」

「不一樣!早上還氣呼呼的,現在一臉的開心!還有,平常你上課都是認真聽講,從來不搭理我!」李娜一臉肯定的看著蘇瑤說道。

我很開心么? 迷情入誘,罪愛歡情索無度 沒有吧,一定是娜娜的錯覺,一定是這樣的!

至於自己為什由不快,變為開心的理由,蘇瑤自然不會告訴李娜。

所以隨口說道:「好好聽講吧,被老師發現,可是會受罰的!」

「越來越不對了!瑤瑤,你該不會是遇到什麼帥哥了吧!」李娜一臉驚恐的看著蘇瑤。

帥哥?嗯……新來的門衛是有那麼點小帥!

不對!我為什麼會想到他呢?呸呸呸!

「你亂想什麼呢,我看,是你的花痴病又犯了!」

「難道真的帥哥,到底是誰?對了!今天新來的門衛挺帥的,不會是他吧!」

「不是!你別亂猜了!」

「蘇瑤,站起來回答一下我剛才說的那個問題!」正在講台上的老師,發現了蘇瑤和李娜的小動作,所以一臉嚴肅的喊了起了蘇瑤。

被喊起來的蘇瑤,根本不知道剛才老師說了些什麼。

沒回答出問題的她,就這麼被罰站在了那裡。

都怪那個新來的門衛,都是因為他自己才會被罰站的!到時候他請自己吃kfc,一定要把他吃成窮光蛋!

如果此時楚歌聽到蘇瑤內心的想法,一定會大呼冤枉。

楚歌無聊的待在值班室,一會兒的時間,已經抽了不少的香煙。

雖然來了一上午了,但是他還是沒能完全進入狀態。

想想也是,楚歌無論怎麼說,還都只是一個年輕人。

讓他做門衛這工作,還真是受罪。

「林婉婷!名字不錯,就是厲害了一點,不知道蘇瑤那小丫頭幫自己解釋過以後,她會怎麼對待我呢!」人一無聊就會多想,楚歌現在就是這麼一個狀態。

好在今天碰見小丫頭的時候,盡忠職守,在她心裡留下了好印象,不然自己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給林婉婷解釋!

楚歌不知道,蘇瑤之所以會幫他,和他想的,完全就是兩回事兒!

由於將近夏季,天氣顯得有些炎熱。

值班室里,除了一個台式的小風扇,什麼祛暑設備都沒有,所以楚歌越發的心煩意燥。

反正無聊,不如試試老騙子教給自己的法決。

楚歌幾乎都要把這事兒給忘了,無論怎麼說,他都是一個大學畢業生。

神鬼之說,他一點也不會相信。

在他的心裡,神只不過是人心靈上的一種寄託,而鬼則是人心中的夢魘。

俗話說不做虧心事兒,不怕鬼敲門。

就連至聖先師,孔子他老人家都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

但是,無聊也是無聊,楚歌只能自己給自己找點事情做。

還好值班室里有一張供夜班門衛休息的床鋪,不然楚歌才不會坐在地上,去修鍊張老頭兒給他說的什麼口決。

如果有請假的學生外出,看到自己坐在地上的樣子,不以為我神經病才怪!

根據在電視劇里學來的打坐姿勢,盤腿坐在了沙發上,在心裡開始默念老騙子傳給他的口訣。

楚歌的記憶力並不算出眾,就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張老頭兒說道千字口訣,自己會記得一清二楚。

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什麼效果,就在楚歌打算準備放棄的時候,腹部的暖流便開始慢慢的移動起來。

楚歌的身體,也隨之變得清涼起來。

就算是美女按摩,也不會有這麼爽吧!

沒過多久,楚歌臉上的汗,便全都消失。

睡意全無,整個人也變得清爽精神!

極其舒適的感覺,讓楚歌漸漸的有些迷戀……

「報告!」上課的時候,蘇瑤就想著去幫楚歌解釋,所以一下課跑來了林婉婷的辦公室。

正在批改作業的林婉婷,一看是蘇瑤便立馬讓她進來。

「有什麼事兒么?」林婉婷放下手中的工作,看著蘇瑤笑著說道。

本來在上課時,已經下定決心解釋的蘇瑤,現在忽然間有些退卻了。

見蘇瑤不說話,林婉婷還以為蘇瑤的身體不適,開口問道:「身體不舒服么?」

「不是的老師,其實我這次來……」蘇瑤話說到一半,深吸了口氣,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看著林婉婷說道:「林老師,其實你誤會新來的門衛了,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你說的是真的?」林婉婷似乎有些不相信蘇瑤的話,如果真是像蘇瑤說的那樣,那今天自己可就真的錯怪那個門衛了!

她沒想到,現在的學生,竟然這麼猖狂。

將實情說出來之後,蘇瑤就感覺自己輕鬆多了,此時林婉婷這麼一問,蘇瑤立馬便接上了話:「是的林老師,我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你今天應該接過他告狀的電話吧?」

「我今天沒有接到任何有關你遲到的電話,如果有的話,我剛開始也不會認為他是外面的社會青年了!」林婉婷忽然也覺得頭痛起來,沒想到自己竟然錯怪了好人,下次見到那個新來的門衛,到底該怎麼面對呢!

林婉婷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看著蘇瑤說道:「你說的,我都記下來,有時間我會去給他賠禮道歉。但是你以後也要少和那些不良少年來往,現在最重要的好好學習,考上一個好的大學,知道么?」

「知道了!」蘇瑤嘴上答應的痛快,可是林婉婷的話,她是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她此時還在想著,那個新來的門衛竟然沒有打自己的小報告,看來自己和林老師一樣,都錯怪他了!

蘇瑤哪裡會知道,楚歌根本就不知道有這麼一個流程! 被打斷的談話還要繼續下去,林蔚然完全沒有想到在這裡會遇到徐賢,接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到此勸說,孔貞恩手術與否已經不單單是她一個人的事。

如果她不接受手術,那麼有關她的『我結』便不會播出,方才十五歲的女孩肯定沒有想到,她想要幫忙的舉動到最後帶來了多少麻煩,林蔚然能看出這是她早就做出的決定,她想要熱情的對待每個人,讓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變得美好而溫馨,但就如同林蔚然說的那樣,離開的人可以離開,活下來的人卻必須承擔現實和責任」「。

安申東緊隨其後的出了病房,他面如死灰,整個人也再看不到半點身居新韓高層的氣場,他甚至都沒有把計劃推行的機會就已經出局,林蔚然親自到此彷彿讓他的前程更加暗淡,旁聽了整場談話的同時他也在思考對策,只是還等他沒開口,就讓人搶了先。

「林會長。」

這聲音不大,慌張的語氣中還帶著恭敬,徐賢的經紀人不知道林蔚然會不會因為徐賢那**裸的敵視眼神而心生不滿,事實上經過了剛剛的一切,他對林蔚然也沒什麼好的感官。但形勢比人強,更別說徐賢還在出演新韓製作的『我結』,因為這節目得以收穫人氣和轉變形象,可不能因為一時間的真情流露就給丟了。

林蔚然轉回身來,還沒說話,就聽病房裡傳出了一些聲音。

「不用管他。」

「姐姐支持我?」

「不用為了新韓,但你要為了很多人活下來。」

這交談入耳,只聽聲音。便知道哪句話是誰說的,經紀人的臉色因為這些話剎那間變得十分精彩。一句林會長您別計較她心直口快就在喉頭,卻怎麼都說不出來。

說徐賢心直口快。那林蔚然被置於何地?

唯一的好消息是林蔚然並沒有黑下臉來,他還是那副平靜到讓人感覺有點冷的表情,讓人覺得這人似乎只會被理性所主導。

他站在原地,默不作聲,屋內的兩個人要說些什麼,他似乎要聽一聽。

身著白色的短袖雪紡衫,腿上是一條修身牛仔褲,成蝴蝶結狀的黑色裝飾絲帶掛在胸前,而上裝的下擺則是荷葉狀的流蘇。這樣的徐賢給人感覺清新、甜美,若要形容還真像是初戀女友,只是她此時握住孔貞恩的手,臉上的關切和急切破壞了服裝表達出的美好氛圍,哪怕是對林蔚然有很大敵視,她也必須的承認他說過的一句話,孔貞恩,需要為很多人活下來。

孔貞恩看了眼門口,轉移話題問:「那人是會長?」

徐賢對林蔚然只有一個態度。「現在你不用想他,只需要想你自己。」

孔貞恩喃喃道:「看他給小孩們分蛋糕的時候可看不出來,原來還是個會長。」

徐賢眉頭一皺,和林蔚然有關的事讓她再不能保持淡定。她挪了下位置,佔據孔貞恩的整個視線,「貞恩。現在你不用想他,你需要考慮的只是你自己。不做手術不是那麼簡單的決定,不管是有什麼理由。這都是你要面臨的挑戰。」

轉移話題失敗,孔貞恩看向徐賢,撇撇嘴,這姐姐認真起來的模樣有些嚇人,好像帶有標誌性風格的勸說也讓人無法反駁,就像是剛剛離開的林蔚然那樣,是孔貞恩無法敷衍的人。

「不過姐姐是一個人來的嗎?容和oppa呢?」

看她還轉移話題,徐賢皺了眉頭,只是孔貞恩可不等徐賢的說教,壓低聲音道:「如果是有帥哥來的話,說不定我就同意了。」

「你說真的?」徐賢立刻借口,明顯是當了真,看她這副表情孔貞恩點不下那個頭,因為她好不懷疑徐賢會掏出手機,然後把鄭容和叫過來。

她湊過去,偷偷問:「姐和容和oppa在戀愛?」

「喂!」徐賢叫道,「別再轉移話題。」

孔貞恩連忙道:「不是轉移話題,這樣吧,姐姐告訴我一個秘密,我也告訴你一個,有關我為什麼不做手術的。」

徐賢眨了眨眼,表情也隨之緩和下來,和孔貞恩雖然只接觸過一次,但她大概能想象到這是一個怎樣的女孩,事實上如果不是有鏡頭跟著,憑藉兩人在鋼琴上的喜好相同,一見如故也說不定,她平心靜氣,決定好好說服,所以開了口。

「沒有,我沒有和任何人戀愛。」

孔貞恩嘟起嘴,抱怨:「真無趣。」

徐賢的眉頭又要皺起。

「好了,我知道了。」

孔貞恩擺擺手,蜷起雙腿,抱住膝蓋,「其實有一個男孩。」

徐賢呼吸一窒,在林允兒身上,她見過這樣的眼神,每當林允兒提起林蔚然或者想起林蔚然的時候,她都會這樣。

「他是我喜歡了很久的人,兩個月後是學校校慶,我會上台表演,表演之後,他會對我表白。」孔貞恩轉頭看向徐賢,眼神中煥發著讓人心中滿意溫暖的神采,「我準備答應他,這是我的初戀,也是他的,雖然我也覺得十八個月的時間很短,但比起不能答應他就這麼離開,我還是決定再給我們一年時間,我要讓他看到健康的孔貞恩,不是禿著頭躺在病床上受罪的,我會和他一起做很多事,我想用我剩下的時間和他,和父母,和我的朋友們一起度過。」

下一刻,她的眼神暗淡下來,「如果到時候我感覺我不行了,我會退學,然後和他分手,聽人說男人不會忘掉初戀,那他可要早點忘了我才行。」

有些秘密能讓人視線模糊,事實上,聽到第一句話之後,徐賢的眼眶裡就氤氳了水光,她能想到的一切理由在這種期盼面前都毫無用處,一向很有條例的腦子在此刻也是一片空白。

她能說些什麼?

沒人能說什麼。

站在門外,聽到了孔貞恩秘密的三個男人無一不是表情肅然,電影中會有happyending,但現實卻一切都是未知的,和其他兩人相比林蔚然並未動容,如果不注意他的目光,估計會讓人覺得他沒聽到這個故事,他轉身,往長廊的一頭走去,其餘兩人趕緊跟上,順帶著收拾情緒,做他們應該去做的事。

三人走出不遠,又是林蔚然率先停下腳,他看了眼窗外的青天白日,沒什麼心思再去安撫無關的人,「徐賢我不會追究,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把這件事上報給李安東室長,剩下的他處理。」

這位隨行經紀人的級別不高,在公司內部也無法知道太多隱秘,用表情和眼神表示驚訝之後,他還是匆忙鞠躬應下。

「我知道了。」

林蔚然重新邁開步子,而這位經紀人卻沒跟上來,安申東跟著林蔚然上了電梯,沉默一陣后才開口,「會長,患者的父母……」

「不見了,沒什麼作用。」

安申東當即噤聲,因為林蔚然的語氣表露出他此時有些煩躁的心情。

「安部長,這次我做,你看,學到了你就可以繼續在你現在的位置上,學不到,就準備交辭呈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