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蘇雲初卻是看著她不敢確信的神色,笑道,「自然是有的。」

卻是聽得景怡感嘆一聲,「你說你,和我差不多一般大,怎麼你就懂得那麼多醫術,想來,早年的時候,我也該看一些醫術的,沒準此時,我們還能就此事進行一番討論呢。」

蘇雲初卻是搖頭失笑,「你便是多看十年,估計也不會明白如此多。」蘇雲初是經過了許多年的行醫經驗和研究,也接受了中華幾千年的醫學文化熏陶,景怡與她年紀相仿,即便早慧,估計也難以達到她所期望的狀態。

可是景怡卻是不滿了,「雲初你這是小看我。」

蘇雲初笑道,「哪裡能小看你,你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是這一點就比我厲害多了,難道就不許在醫術之上超越你。」 仙兒看著廣闊的天空開口道:「但願吧!」

隨後仙兒便讓雲權跟著她去選一間自己喜歡的房間,雲權則選擇了離他們最近的一間。

當雲權選好以後,仙兒便進去裡面好好的打掃的一番。

等她出來的時候,雲權給了她一個儲物袋,裡面的錢如果按照平常計算,應該可以支持他們生活十年八載的吧!

仙兒打開儲物袋以後,有些震驚道:「公子這使不得,我與公子萍水相逢,怎麼收公子如此多的錢。」

雲權開口道:「你就當是為孩子們收的,以後他們總不能跟著你挨餓吧!」

仙兒猶豫了好久,最後為了孩子們她收下了那筆錢。

仙兒眼中此刻不僅只有對他的感激之情,還有一種欣賞的意味。

像這種男人恐怕天底下沒有幾個。

眼前的雲權是她一生之中最欣賞的第三個男人。

第一個則是她的父親,第二個是她童年時的玩伴,而第三個就是他。

又到了吃晚飯的時間,雲權便想著去城鎮上買些吃的,不過仙兒卻想要去買些菜回來自己做,她不想總是麻煩雲權,而且還可以讓他嘗嘗自己的手藝。

雲權看仙兒堅持,就開口道:「我陪你起去吧!」

仙兒搖頭道:「你還是留在村子里保護孩子們吧!」

「放心,他們不會有危險的,想比於他們我更擔心你,你一個弱女子,長相如此標誌。」

「一個人出行是很危險的,身邊總得有一個男人保護才行。」

仙兒眼中微微有些動容,隨後開口道:「好吧,我們快去快回。」

雲權點了點頭。

當然把孩子們單獨留在村子里,他還是有些放心不下,所以雲權另有安排。

在他們準備離開的時候,雲權開口道:「孩子們,我給你們找了一個新朋友,你們想不知道見見他。」

孩子們天真的開口道:「誰啊!」

「他可不是一般的朋友,可能長相有些凶,你們可千萬不要怕,他不會傷害你們的。」

「知道嗎?」

他們好奇的點了點頭開口道:「好。」

一旁的仙兒姑娘卻有疑惑的看著雲權。

「好了,你們可要準備好呦,他可要來了!」雲權開口道。

「小白出來吧!」

隨後一隻吊睛白虎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孩子們見到小白的那一刻被嚇了一跳,不過因為雲權事先和他們打招呼啦。

所以他們並沒有被極樂嚇哭。

「小白,我們出去一下,在此期間你可要保護好孩子們。」

「是,主人!」白虎低頭道。

雲權補充道:「要對孩子們和善一點。」

隨後小白馬上會意,躺在地上打滾,孩子們見到感覺很有意思。

不過卻都不敢靠的太近,經過雲權的多次鼓勵以後,孩子們已經有些適應了。

後來他們便與小白在一邊樂此不疲的玩了起來。

雲權看孩子們已經適應了這個陌生的朋友以後,便和仙兒姑娘向著城鎮出發。

仙兒姑娘有些吃驚道:「公子,到底是什麼人?」

他越來越覺得雲權是一個謎,不僅輕輕鬆鬆給了他們那麼多的錢,現在竟然還有白虎奉他為主,會說話的白虎可不是那種一般的虎獸,而是神獸!

雲權笑道:「我嘛,只不過是一個有理想的修武者罷了。」

他也並不願意解釋太多,仙兒也不在追問,雖然他是神秘了點,不過仙兒可以肯定他絕不是一個壞人,也絕不可能傷害他們,這是一個女人對男人的直覺。

隨後突然在雲權的面前出現一條青龍,雲權開口道:「他的名字叫極樂,就讓他帶著我們趕路吧!他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

「極樂與小白都是我的夥伴,他們也絕對不會傷害到孩子們,你可以放心!」

「我們走吧!」雲權開口道。

仙兒顫顫巍巍的跟著雲權戰在了極樂的背上。

「極樂飛慢一些,我怕仙兒姑娘會不適應。」

「是,小主人。」

當他們飛起來以後,仙兒站在雲權的身後戰戰兢兢的,突然極樂拐了個,可把仙兒嚇壞了,急忙抓住雲權的衣角。

雲權開口道:「放心,仙兒姑娘,有我在。」

仙兒姑娘可能是抓著雲權的衣角還是沒有安全感,索性直接從後面抱住了雲權。

雲權發現仙兒的動作以後,看著仙兒那害怕的樣子,便沒有忍心拒絕她。

因為她抱緊了自己,雲權也不好拒絕,所以只能縮短一些時間,於是讓極樂加快一點。

這不快不要緊,一快讓雲權更加無奈,仙兒抱的更緊了,雲權此刻感受到後背有兩處柔軟在擠壓著。

整個人都有些不自然,不過幸好持續的時間並不長,片刻之後他們便來到了城鎮里。

仙兒雙腳在次回到了地面以後,對於剛才的行為有些羞澀。

雖然雲權有些尷尬,不過也並不在乎。

一個大男人被佔便宜有什麼?下次注意就好。

仙兒在城鎮上買了不少的菜,她問雲權喜歡吃什麼。

雲權果斷的回道:「糖醋魚!」

於是仙兒就在集市買了一條較大的鯉魚,還按照孩子們的喜好買了一些其它的東西。

沒過多久他們便滿載而歸,回去的時候,雲權讓極樂飛的慢些盡量保持平穩,不過他並沒有在口頭述說,而是事先與極樂心靈溝通了一番。

當他們回去的時候,比來時要好了許多。

仙兒並沒有先前激烈的動作,不過是抓出雲權的衣角而已。

他們回到村落以後,雲權看到那幾名膽子大的孩子,坐在小白的背上,讓小白帶著他們奔跑。

當小白見到雲權以後,猶如見到了救星一般,跑到了雲權的面前。

雲權馬上領會小白的用意,小白好歹也是神獸白虎,和一群小孩子在一起玩耍確實不符合他的風格。

於是雲權開口道:「孩子們,我們給你們買好吃的回來了,小白有些累了,讓他休息休息好嗎?」

隨後孩子們齊聲道:「好!」

然後小白便回到雲權的右臂之上。

仙兒姑娘帶著菜便在廚房裡忙活了起來,本來雲權想給她打打下手,雖然雲權不會做飯,不過洗個菜什麼的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可是仙兒姑娘卻讓他陪著孩子們玩耍。

最後雲權便陪著孩子們玩耍了起來。

他們玩了好多,屬於小孩子的遊戲,雲權在其中玩的不亦樂乎,如同一個孩子一般。

沒過多久廚房裡便飄出來了飯菜的香味,有幾個孩子的嘴臉竟然流出來了涎水,俗稱哈喇子!

雲權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這手藝真是絕了,大老遠就能聞到飯菜的香味。

有現在廚房的窗戶外,排列整齊的看著她在廚房裡忙活。

仙兒看到他們饞的樣笑道:「我做好了幾道菜,要不你們先吃點。」

雲權他們果斷的搖頭,孩子們開口道:「我們要等著姐姐一起吃!」

仙兒笑道:「一人先給他們一個雞腿解解饞。」

他們在集市上,買了不少的雞腿,因為孩子們比較喜歡吃。

孩子們一人拿著一個雞腿跑到了一邊。

雲權拿著雞腿開口道:「仙兒姑娘你過來下。」

仙兒疑惑的靠近雲權,隨後雲權把雞腿放在他的嘴邊,「來嘗一嘗自己的手藝。」

仙兒開口道:「不好吃嗎?」

她疑惑的開口道:「還可以啊!」

雲權忍不住開口道:「何止是可以啊!簡直太好吃了。」

隨後雲權拿著仙兒咬過一口的雞腿,跑到了孩子的陣營,啃了起來手中的雞腿。

仙兒滿足的笑了笑,有人能肯定她的廚藝,她自然會非常的高興。 說到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景怡的面上也多了一份自豪,「我也就這點比你強了,不過我卻是知道,你當日的才女之名的,可惜那時我身子有些不舒服,便沒有去,因此也沒有早些認識你,不然,我們該是早便能夠成為朋友了。」

說起那時,蘇雲初會覺得似乎已經是恍如隔世,也便是那時,大概一切也隱隱在發生著變化,至少,蘇雲初期望中的平靜生活正在以她尚未發覺的速度慢慢被打破了。

還有慕容淵那句「神來之筆」,這麼想著,卻是聽得景怡嘆一聲,「你如此與眾不同,怪不得五……」只是說到這裡,卻是突然頓住了。

蘇雲初從那時的思緒中回過神來,不解道,「怪不得什麼?」

景怡卻是笑道,「怪不得你就是珍珠被蒙了塵也能被人發現。」說著對蘇雲初眨眨眼。

兩人就這麼再御花園裡邊閑逛著,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

隨著幾日相處,兩人之間也是越發熟稔,景怡倒是聽著蘇雲初講了不少關於江南的東西,心中更是對江南多了一份嚮往。閑聊之中,無不感嘆,希望日後可以到江南一游。

蘇雲初卻是笑她,古有皇帝愛游江南,如今到了她這裡,倒是公主愛往江南了。

轉眼之間,蘇雲初為元景帝治病已經過去了將近二十日的時間,這期間,只除了最初的被華妃請去凝華宮看貓之外,之後的日子倒是相安無事,加上皇后也有了懿旨,再加上景怡時不時來往昭和宮之中,宮人無不知,昭和宮的三小姐與景怡公主之間已經是莫逆之交。

這一日,蘇雲初照例去御書房給永業帝診脈,往常的時候,她都是差不多巳時的時候去御書房,那時候,永業帝已經下朝,即便議事,也結束了,只不過,今日,御書房之中卻還是沒有散。

自從永業帝治病這一段時間以來,早朝除非必要時候去乾坤殿,其他時間都是在御書房裡邊商議。

方明已經在御書房的門口等待蘇雲初,見到蘇雲初過來之後,便跟蘇雲初道一聲,「三小姐稍等片刻,皇上還在御書房之中議事。」

蘇雲初淡然有禮,「不礙事,臣女在此處稍等片刻。」

足足等待了將近半個時辰之後,御書房之中的大臣才陸陸續續走了出來,這其中,自然也是有致遠侯蘇坤。

致遠侯雖說是沒有什麼實權的,但是,到底還是大新唯二封侯的兩府之中的一戶,蘇坤還是需要來上朝。

出來的時候,見到蘇雲初就等待在御書房的門口,他稍稍頓住了腳步,想起了先前在御書房的時候,永業帝語重心長說了一句,「致遠侯真是生了一個好女兒啊,朕這軀體,可就是多虧了那丫頭了。」

語氣之間,對於蘇雲初的照顧,顯而易見。

看著蘇坤似是看著自己有所思緒,蘇雲初開口,「父親可是有事?」

蘇坤卻是道,「無事,你便好好醫治皇上吧,府中也無甚事,你不必擔心。」

蘇雲初卻是嘴角掛著淡淡地笑,「女兒知道。」

說著,蘇坤似乎是想伸出手拍拍蘇雲初的肩膀,但伸出了一半的手,看著蘇雲初面上淡淡笑容,終是頓住了,「為父先回去了。」 況且還是自己欣賞的男子,經過一段時間的忙碌,香噴噴的飯菜便端上了桌。

他們一頓風捲殘雲,仙兒在旁邊笑道:「不用那麼急,慢慢吃,不夠我再去做。」

雲權將嘴裡塞滿了食物,嗯了一聲。

仙兒無奈的笑道:「有這麼好吃嗎?」

其實因為仙兒,兒時的玩伴喜歡吃,所以仙兒就想著努力學習廚藝,等以後自己的廚藝足夠精湛了,就做給他吃,可是後來因為一些原因……!

想到這裡,她就有些悲傷。

雲權注意到了她此刻的神態后,快送吞咽嘴中的食物開口道:「怎麼了,仙兒姑娘,是不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

仙兒快送調整自己的情緒開口道:「沒什麼!」

雖然仙兒表面上表現的若無其事,不過雲權確能從她的眼神里感受到悲傷。

傍晚的時候,起初能聽到一些蟋蟀的叫聲,它們似乎在開演唱會,此刻歌手應該正在盡情的演奏著歡快的曲子。

可等到夜深的以後月夜寂靜的給人一種悲涼之感。

此刻孩子們都已經進入了夢鄉,因為雲權還沒有陷入熟睡,突然聽見附近有誰上了房頂,雲權怕有什麼歹人來到了這裡。

於是便出去偵查,當他來到房頂以後見到了仙兒姑娘坐在房頂的瓦礫上,抬頭看著凄清的月色。

隨後他開口道:「仙兒姑娘,怎麼還不睡。」

她見到雲權來到了房頂,開口道:「我冷,可不可以抱抱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