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6 日

虛空神殿之中,一名年輕人皺眉,他發現了異常,見到了武破天的外道化身眼中亮起了紅光,猶如活物一般,散發著令人恐懼的氣息!

「你這個廢物!哪有你說話的份!少在這裡丟人顯眼!快給我死回家去!」

年輕人剛剛說完,便見虛空神殿的少殿主,虛玉兒秀美一寒,臉色一變,隨後嫌棄的看了年輕人一眼,接著帶著媚笑對少帝太子康和霸天宗少宗主誇河賠笑道:「讓二位見笑了,我家大兄乃一廢物,還望二位不要往心裡去,三位神帝大人定能旗開得勝。」

少帝太子康和誇河兩人聞言不可置否,淡淡地點了點頭,那年輕人乃虛玉兒大兄,古神界出了名的廢物,到現在還是神級,連神兵級的實力都沒有,遠遠比不上他們這二位天才,他們二位實力已經達到了神將,端的可怕異常!站在了年輕一代的巔峰,笑傲群雄!

「放心,廢物所言,我等哪會上心?哈哈哈!」

誇河狂笑了三聲,隨後鄙夷地看了一眼虛玉兒的大兄,此刻,虛玉兒的大兄正死死的攥著雙拳,眼中有焚之不盡的怒火。

「哼!」

虛玉兒的大兄扒開人群直接就離去了,見狀,惹得一群人搖頭又發出一陣不屑的嘲笑。

人群前方的虛無姬似有所感,回頭望了一眼,卻又收回了視線,繼續關注戰場中央。

此時

戰場中央有了變化

在武破天的外道化身眼中亮起紅光之時,空蟬神帝,天宗神帝,紫薇仙帝便僵在半空!

「這是什麼!!!」

三大神帝臉色駭然,他三位竟然發現自己移動緩慢,如深陷泥潭!

神威如獄!

武破天的外道化身一開眼!磅薄的威勢便直接影響到了三人的動作,更加讓人感覺到恐懼的是,這威勢還在繼續變強!

每一秒過去!

這威勢便翻了一個倍!

且如永無止境一般!讓人感覺心中恐慌!

「你們就這點能耐?我還沒動手,只是擺了個架勢呢!你們就…不行了?」

武破天此時雙手環抱,眼眸低垂,眼中紅光猶如實質,從低垂的眼眸之中溢出一縷縷紅色的霧氣,讓人感覺妖異無比!

「你們不動手,我可動手了哦!」

武破天緩緩抬起了頭顱,望著面前僵硬在半空之中的三位神帝,帶著若有若無的笑意。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對於三位神帝來講,他們碰上武破天是沒有一絲機會贏的!

因為,武破天覺醒的本能,乃是戰鬥本能!

擁有這種變態的本能

只要沒人能秒殺他,他一進入戰鬥狀態,就可以突破實力的限制,永無止境的變強!

有這種可怕、極端變態的能力在,哪怕百位神帝圍攻他,也無法擊敗他!

「可惡!給我破!十二殺仙陣!給我困在這個邪魔!」

紫薇仙帝不光是一位神帝,更是一位陣帝,只見他右手並劍指,劍指一豎,便從他的納戒之中飛出十二道符籙,『唰唰唰』密布在周圍十二個方位!

「起!」

紫薇仙帝一聲爆喝,便見符籙爆發出無窮華光,瞬間便化為十二道光索,朝著武破天攝去!

「咻咻咻!」

十二道光索一瞬間便纏繞住了武破天的四肢,一瞬間便將武破天拉成了一個大字!

「好!紫薇仙帝!我等前來助陣!」

見到紫薇仙帝布下大陣困住了武破天,空蟬神帝,和天宗神帝兩人大喜!

田園盛寵:太子爺的農門妃 「看我法相神鳥赤鴛!」

天宗神帝雙手一拍,游於天際的神鳥赤鴛化為一道天外神箭,帶著炙熱的高溫朝著武破天的心臟射去!

「哼!無用!」

武破天見神箭來襲,左手用力一掙,便見拉扯他左臂的光繩如不堪重負一般開始寸寸崩碎!

「不好!」

空蟬神帝見到這一幕心中一驚,手中神器萬鉤千節神蚣鞭朝著武破天一會揮而去,同時對紫薇仙帝喊道:」紫薇仙帝!快用你的法相助天宗神帝一臂之力!」

「好!」

紫薇仙帝右手捏劍指,控制大陣,左手掐訣,便見他背後法相古神八臂降龍相猛地一抬頭,高高躍起,從上高空接力,順勢一握朝武破天急射而去的神箭,而後猛的一用力!

啾!

在紫薇仙帝的法相相助之下,那由天宗神帝法相剩女赤鴛化為的神箭速度再上一層樓,只在一眨眼間便突進到了武破天的胸前!

見狀,武破天已經脫困的左手順勢一撈,想要抓住神箭!

恰在這時!

唰唰!

空蟬神帝神鞭一揮,便纏繞住了武破天的左手,讓武破天的左手再次被困!

「好!這下,域外邪魔死定了!」

遠處,帝尊,虛無姬,霸児以及少一代,少帝,少宗主,少殿主等人見到這一幕,激動的一拍大腿,臉上洋溢激動的笑容,個個笑的合不攏嘴!

此時

武破天被困,本已脫困的左手也重新被空蟬神帝困住,而神箭卻近在咫尺,已是必死之局!

但大龍王等人見狀,卻面無表情,心中毫無波瀾。

就連武破天也是毫無表情,心中毫無波瀾。

「啊!我要死了!桀桀桀!」

在神箭刺破武破天的皮膚,破開武破天的胸膛之時,武破天怪叫了一聲,讓合力攻擊他的三位神帝一愣!

下一秒!

神箭穿過了武破天的胸膛,帶著一簇鮮血,從后心飛出,消失在了天際!

「哦!哦哦!這個域外邪魔心臟被神箭穿透!死定啦!!哦哦哦!」

遠處,一幫古神界的人見到這一幕興奮的在喝彩。

聽到遠處的歡呼聲,空蟬神帝,天宗神帝,紫薇仙帝三人心中微微一松,臉上露出得色。

「不可大意!空蟬神帝!你去檢查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死了!」

遠處,紫薇仙帝心中不肯放鬆,還在維持大陣。

空蟬神帝聞言應了一聲,便警惕地開始朝武破天靠近!

此時,武破天頭顱低垂,雙眼緊閉,胸口心臟部位被神箭貫穿,留下一個菜碗般的恐怖大洞,且還在滴著鮮血,看起來非常恐怖!

空蟬神帝來武破天的身前,隔著老遠,看了一眼,見到武破天心臟都沒了便徹底鬆了這一口氣。

恰在這時,遠處熟悉武破天的劍尊天一皺眉,對武破天喊道:「武破天你別玩了,有意思嗎?」

由於語言不通,空蟬神帝他們並不知道劍尊天在喊什麼,不過還是本能的感覺到不妙。

只見這一秒,心臟都沒了的武破天抬起了頭顱,睜開了雙眼,雙拳一震,便直接掙脫了枷鎖,一步跨到了空蟬神帝的面前。

「抱歉,給你們機會了,但你們沒能殺得了我!」

標準的古神語出口。

聞言,空蟬神帝一愣!

正想說些什麼

只見武破天背後的外道化身『鴮』手掌成刀,朝著空蟬神帝的脖子一揮!

唰!

一顆好大的頭顱直接掉到了帝尊他們那邊;且恰巧掉在了帝府少帝太子康的懷中,嚇得少帝太子康這位天之驕子,天才中的天才抱著空蟬神帝的頭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要不是一旁的同門見狀眼疾手快攙扶了他一把,恐怕他就要出糗了。

此刻的武破天抱著雙臂,胸膛大洞還在滴血,但即使如此,他還是僅僅靠著化身便一擊手刀殺了空蟬神帝。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再也不敢小瞧他。

武破天望著眼前剩餘的兩位神帝,笑了笑。

作為豪俠級生命類覺醒者,他是不死的存在,作為戰鬥本能的擁有者,他對這群人來說,是永遠不可能戰勝的存在!

「幫我傳個我話,叫那邊那個黑袍男子帶你們這些人臣服我,我就不殺你們!」

武破天所指,正是虛無姬,虛無姬體內生機充盈,宛如太陽,很自然的,武破天便將他認為是帝尊這群人的頭領。

由於武破天說的是古神語,所以帝尊也聽得明白。

此時,帝尊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臉色凝重的虛無姬后,對武破天不屑道:「井底之蛙!誰強誰弱都不知!簡直可笑!」

聞言,武破天看了一眼帝尊,到了他這個層次,心念比宗不悔和皮萬特夫更強,學習古神的速度更快,因此,他便聽懂了帝尊話中的意思。

於是,武破天帶著胸口上流血的大洞,環抱著雙臂,朝著帝尊,一步步走了過去。 見到武破天朝著帝尊一步步走去,剩下的兩位神帝;紫薇仙帝和天宗神帝一驚,隨後飛身攔在了武破天的面前。

見狀,武破天腳步一頓。

「讓開!」

武破天冷冷地說道

聞言,紫薇仙帝和天宗神帝兩人心中又一驚。

「休想!你這個域外邪魔!」

說罷,紫薇神帝和天宗神帝兩人一起動手朝著武破天攻了過去!

「砰砰!」

見到兩人衝來,武破天的外道化身一動,一拳便將兩人直接砸飛了出去,倒飛到了帝尊的面前!

「嗯!?」

帝尊見狀眉頭一抬,他身後的帝府府主;帝蒼天便動了!

只見帝蒼天施展出神級身法『萬仙游』一瞬便擋在了帝尊的面前,隨後雙手順勢一滑,便接住了紫薇仙帝和天宗神帝兩人

「師兄!你沒事吧?」

將天宗神帝放到一旁后,帝蒼天關心地對紫薇仙帝問道,紫薇仙帝乃帝府三大太上長老之一,也是帝尊的徒弟,帝蒼天的師兄。

「無妨!」

紫薇仙帝捂著胸口輕輕推開帝蒼天,望著立在遠處的武破天,剛想說話,一口心血上涌,直入紫薇仙帝的嗓子眼!

噗!

鮮血奪口而出,血濺長空,下一秒紫薇仙帝便直接朝著大地倒下!

「師兄!」

見到這一幕,帝蒼天驚呼,正想出手接住紫薇仙帝之時,一道靈氣手掌憑空浮現,輕輕的托住了紫薇仙帝的身體,帝蒼天回頭一看,赫然是帝尊出手了!

帝尊御使靈氣手掌托著紫薇仙帝到了自己眼前之後,一揮手便驅散了靈氣手掌,隨後低頭察看了一下紫薇仙帝,見紫薇仙帝胸膛起伏還有氣息,帝尊便鬆了一口氣,爾後對帝蒼天說道:「你師兄無妨,只是受了重傷」

話了,帝尊瞳孔一縮,他見到紫薇仙帝胸口之上那深凹進去的拳印之後,勃然大怒!

「好你個邪魔!出手竟然如此不知道好歹!」

帝尊一怒,蒼天發抖!

狂暴的氣息肆掠!

望著遠處的武破天,帝尊眼中厲色一閃,將身受重傷的紫薇仙帝交給一旁的帝蒼天後,便緩緩起身,指著武破天怒道:「今日!我便親自出手!斬了你這邪魔!蒼天!取我太古神器,帝神劍來!」

帝尊決定親自出手斬殺邪魔,這一消息如龍捲風一般席捲全場,讓眾人本來見到空蟬神帝被武破天一招殺了之後有些低落的心情瞬間高漲!

「太好了!帝尊出手!邪魔必死!」

少帝一把將懷中空蟬神帝的頭顱扔到手下一人手中之中后,緊握雙拳,振奮道。

這邊

帝蒼天聽到自己師傅帝尊準備親自出手,斬殺邪魔,心中大喜!

「是師傅!我這就為你取古神器帝神劍來!」

言畢,帝蒼天招來侍劍童子,從童子手中接過一柄惶惶霸氣的長劍,親自捧劍奉到了帝尊的面前!

大叔,不可以 「好徒兒!」

帝尊微微點了點頭,隨後接過了絕世無雙的帝神劍!

遠處

武破天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一絲異彩。

「這人,難道真是一個高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