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行吧,謝謝你。”林天笑了笑,心中卻打起了算盤,軍方的人應該是爲了保護方堯夢,畢竟日本哪方面一直盯着方堯夢呢,只不過林天想不明白,爲什麼要把方堯夢帶走,難道是保護起來?那現在方堯夢到底在哪裏呢?

時間流逝。

當林秋雅醒來的時候,她的腦袋有些疼,她還在安靜酒吧裏,桌子上放着一瓶牛奶,上面寫着一張紙條。“起來了就喝點牛奶。”

林秋雅愣了一下,是誰知道她有早上和牛奶的習慣?出於好意,林秋雅還是喝完了,白天的話,酒吧是沒有人的,也不見那個酒保,現在她的記憶還是混亂的,自從昨天晚上喝了酒以後,林秋雅就什麼都忘記了。

“鈴。”

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起了。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她接通以後。

“喂?”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說道,“雅雅,是我!”

林秋雅臉色瞬間就變了,這個聲音她太熟悉了!深吸一口氣,林秋雅說道,“你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的話,我要去上課了!”

楊晨,她的腦海裏出現了那個陽光大男孩,那個拋棄她的男人。

“雅雅,別這樣,我們出來見一面好嗎?”

“別叫我那麼噁心的名字,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就這樣子,我要去上課了。”說完,林秋雅掛了電話。

在FJ大學門口,楊晨有些苦澀的掛了電話。

“她怎麼說?”在一旁,柔柔問道。

“哦,她說等下會來上課。”

“哦?上課,太好了,那我們就在這裏等她吧。”柔柔笑了笑,細聲說道。

楊晨尷尬的點點頭,並沒有說話。

實際上他是不想來的,林秋雅是個好女孩,是自己辜負了他,原本他真的想要遠離這個傷心的地方,這裏的空氣讓他有些窒息的感覺!

“楊晨,等到以後,我們一起去FJ大學教書吧?”

他到現在還記得當時林秋雅天真的說道。

“你在想什麼?”柔柔問道。

“哦,沒有啊。”

“恩,我有些口渴了,你去幫我買一瓶水吧,我給你錢。”

楊晨點點頭。



幾分鐘以後,林秋雅來到了FJ大學門口的商業街,睡了一個晚上,喝了一瓶牛奶還感覺有點口渴,所以她決定去買瓶水。

便利店內,方堯夢從冰箱拿起一瓶水,卻聽到了一道極其熟悉的聲音,熟悉的背影!

正背對着她,在付錢。

林秋雅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口,難道是他?不過轉念一想,怎麼可能呢?他怎麼可能來這個地方。

但是,當林辰轉身的時候,林秋雅愣住了,真的…是他。

“秋雅!”

楊晨驚喜的叫道。

林秋雅沒有理他,而是找到老闆,付了錢,就走了。

“唉,秋雅別走啊,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呢。”

現在柔柔不在,對於楊晨來說是個機會。

“我們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和你也不是很熟!”

楊晨突然從後面抱住了林秋雅,緊緊地抱住。

“別這樣子啊,我不奢求你原諒我,但是你能不能別裝作不認識我?”

方堯夢臉上閃過一絲失望的神色,她推開了楊晨,說道,“我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如果你再這樣子我就喊人了!而且你也是有女朋友了,要是讓柔柔看到,是什麼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楊晨正想開口。

“我還有事,先走了!”

“秋雅!”

楊晨突然衝出來,抓住了林秋雅的手。

而萬萬讓楊晨沒有想到的是,柔柔此刻竟然站在店門口,看着。

“柔柔…”楊晨臉色蒼白叫道。

柔柔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他走到楊晨旁邊,狠狠的扇了楊晨一把掌,“回去再教訓你!”

她走到林秋雅面前。

此時,林秋雅也正糾結着,畢竟這真的是一場誤會,但是她想要爲楊晨辯解,但是卻找不到任何理由,因爲她沒有資格辯解。

“林秋雅,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子的女人。”柔柔冷冷的說道。

“柔柔,你聽我說。”

“別解釋,我最討厭你這種人了,穿我穿過的破鞋有意思嗎?你喜歡楊晨是嗎?但是很可惜,楊晨喜歡的是我,而不是你,你能不能不像一隻騷狐狸一樣勾引她?難道你覺得你配得上他?”

林秋雅搖搖頭,不想說話,走開了。

楊晨本來想說些什麼,但是看到柔柔的臉色,他立馬閉嘴了。

這是一個悲哀的男人…

當林秋雅走到校門口的時候,卻發現那個有一個他熟悉的男人,林天…此時此刻,林天和郝建兩人並行走了。

不知道那裏來的勇氣,林秋雅突然走過去,一把抱住了林天!

香風入鼻,林天一下子就懵了,這什麼情況?難道林秋雅摔倒了?

緊接着,他感覺到林秋雅是哭了,身體一點點的抽搐着,他皺了皺眉頭,並沒有推開林秋雅,而是小心的拍着林秋雅的後背…

而在不遠處的楊晨瞬間臉上就黑了,鐵青的一片,當看到林秋雅投入別人的懷抱的時候,他很不是滋味,很想走到林秋雅面前,給她幾巴掌,只是他沒有想過,事情如果相反過來想想,或許他纔是從頭到尾的那個賤人吧?分明放棄了,還想要佔有,他已經沒有那個資格了。

站在校門口有很多人,幾乎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原本他們心中的美女教師林秋雅怎麼了,竟然主動投懷送報?而且還不起來的那種,已經有學生準備拿出手機記錄下這個神奇的一幕了。

林天示意了一下郝建,然後將林秋雅的另外一隻手搭在郝建的肩膀上,兩人就這樣子攙扶着方堯夢走了進去。 林秋雅失魂落魄,這一刻她才知道這些年努力去忘記的,努力去逃避的,原來一直都沒有用…

林天攙扶着林秋雅來到學校醫務室,醫生簡單的檢查了一番,發現沒有問題。

這個時候,林秋雅才緩過神來。

“我沒事,你們快去軍訓吧,謝謝你們。”林秋雅眼裏還有淚水,眼眶有些紅紅的,讓人心碎。

“你在這裏休息一下吧。”林天看了一眼林秋雅,然後和郝建出了醫務室。

“天哥,這什麼情況啊?嫂子爲什麼哭了?”郝建一出門,就忍不住問道。

“你問我?我問鬼啊!而且她是老師,你要我說幾遍。”

說完,林天就自己一個人走開了。

學校外面,楊晨緊緊地握着拳頭,臉上卻是不怎麼好看。

“吃醋了?”柔柔意味深產的看着楊晨。

楊晨立馬調整了一下狀態說道,“沒有,我喜歡的人是你。”

“呵呵,你最好要知道這一點,你看看林秋雅,看起來就是一副SAO狐狸精的模樣,人人都可以上,真不要臉!”

楊晨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嘿嘿,不過我倒是有興趣知道林秋雅剛纔抱住的那個男的到底是什麼身份,看起來應該還是一名學生吧?”柔柔詭異一笑。

“需不需要我去調查一下?”楊晨問道。

“我看你是自己想要知道吧?”柔柔冷冷的看了一眼楊晨。



楊晨確實是想要知道,在他的心中,一直有着一個芥蒂,對於來說,林秋雅就是自己的東西,而對於自己甩了林秋雅這一點,他絲毫沒有認識到。

“不管你是誰,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楊晨心中冷冷的說道。

“行了,咱們走吧,陪我去買些衣服,這些天我要好好打扮一下自己,你可別忘了,這次我們來FJ省的目的是什麼。”柔柔開口說道。

兩人消失在FJ大學門口。

軍訓結束以後,林天又特意去醫務室看了一眼,發現林秋雅已經不在裏面了,不知道跑到哪裏去了。

林天嘆了一口氣,走出了醫務室。

剛打算去找譚香雪,和她一起去買菜的時候,東陽從後面走來拍了林天的肩膀一下。

“天兒,你過來一下。”

林天跟着東陽走到了一邊。

“怎麼了?”

“有人請咱們吃飯。”

“我?”

“嗯,就我們兩個。”

林天撓撓頭,問道,“誰啊,我怎麼不記得我認識這種土豪朋友?”

“呵呵,我也不清楚,她指名帶姓的打我電話,說希望咱們兩個賞臉去一趟。”

“哦?對方是誰?”

“青竹蛇。”東陽凝重的說道。

看見東陽的臉色,林天就知道這個青竹蛇絕非善類,好像是上次去聚賢居吃飯的那個女人,長得很妖豔,所以林天到現在都還記得。

“這個女人不好對付啊。”東陽說道,“自從上次那件事情以後,我簡單的瞭解一下FJ省錯綜複雜的人脈關係,特別是這個青竹蛇,最不好惹,別看她是女人,可靠的是黑道發家,聽說殺了自己的老大以後,接替了他的位置,然後一步一步混到了今天,聽說年齡也不大,應該才28 9的樣子,不過這個人絕對不簡單,這幾年逐漸洗白,所以幹過的缺德的事情幾乎已經被習慣了,在FJ開了聚賢樓,而且只有一家,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林天點點頭,說道,“那咱們要去嗎?”

東陽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有免費的東西吃怎麼能不去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