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5 日

褚里正笑道:「去老錢家和老何家,讓他們明天就搬家倒房場!晚了怕來不及了!!」

羅氏和兒子們:「……」

一家人完全懵逼,完全接不上褚里正的思維。

褚里正不解釋了,直接拉着二柱走了。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亮,褚里正就帶着二柱來到了香菱家。

江氏以為出了什麼事兒,把香菱和褚夏都叫了起來,一家三口一起見里正。

褚里正沒說話,先繞着香菱家的房子和院子走了一大圈,隨即嘖嘖嘆道:「夏哥兒,你家哪兒都好,就是太小了,以後夏哥兒成親了,再生個十個八個孩子,四間房子,不夠住,這院子也跑不開,摔跤了咋辦?」

香菱不由覺得好笑,褚夏和蘇小曼的親事八字還沒一撇呢,咋還扯上生孩子了,還十個八個,褚夏不嫌累,蘇小曼也得願意生算啊。 唐妺自然也看出來那人正是方才仇視自己的那人。

黃秋生道:「這位同學,請問你有什麼異議?」

「第一名的成績我不服!」他道:「我們所有人做實驗,一個小時也就堪堪能夠,很多人連一個小時都做不完實驗,她是如何在半個小時昨晚全部實驗還能全拿滿分的?她的成績有貓膩,我請求嚴查!」

黃秋生的神色很嚴肅,「這位同學,你有證據嗎?」

學生反問:「這些難道還不夠嗎?」

黃秋生搖頭,「沒有證據就隨意污衊同學是要負責任的,你確定要查?」

那人卻只以為這是黃秋生捨不得唐妺的滿分試卷,聞言更加氣怒,「我確定,大家為了這場考核都是拼盡了全力,憑什麼讓某些人輕輕鬆鬆就得到別人努力兩年都得不到的東西,我不服!」

黃秋生淡淡地掃了他一眼,看向唐妺:「唐妺同學怎麼看?你同意檢查嗎?」

唐妺的表情也很淡,她安撫了一下想要代她開口的謝清韻,看向那名男生:「你說你們都是拼盡了全力來考試的,這一點我確實自愧不如,畢竟那幾個實驗還用不着我拼盡全力。但你努力了還得不到的東西憑什麼別人不能輕鬆得到?你怎麼就知道我在背後沒有努力過?」

學生一噎,臉色漲紅道:「那你怎麼解釋你半小時完成五個實驗的事情?」

唐妺兩手一攤,「這還要我怎麼解釋?你做不到的事情不代表別人也做不到,你做不到只代表你這個人就是個弱雞,還是個自以為是,不肯接受現實的弱雞!」

「咳咳!」黃秋生聽不下去了,乾咳兩聲阻止唐妺繼續人身攻擊下去。

雖然這人是不咋的,但真要將人給打擊的自閉了,到最後也是社會的損失。

唐妺算是給了他面子,不再懟下去了,大大方方地道:「不就是檢查?實驗室有監控,就給他們看看吧,好讓他們深刻的認識到自己和我這種大神之間的差距,免得再有人跳出來指着我嗶嗶,雖然我人美心善,但也不是你們可以肆意欺負的理由,我可不是什麼軟柿子!」

是了,明明唐妺進入前十的時候那人也在前十,當時為什麼他不指著唐妺叫囂?

還不是因為自己的名次被刷下來了,接受不了了?

為什麼不找最後晉級的那個人叫囂?不就因為對方是學生會的,而唐妺沒有靠山,展現出來的實力又剛好能讓他當成把柄么?

可將她當軟柿子捏,也不怕濺出的毒汁毒殘他的手。

雙方都同意了,黃秋生直接讓人去實驗室去監控視頻。

回來的時候,一名實驗室導師也跟着來了這裏,她問黃秋生:「主任,有人懷疑唐妺同學的實驗成績造假?」

黃秋生對這位導師的態度不差,他點點頭,「沒錯,唐妺同學也同意了檢查,所以才派人去取了監控視頻。」

導師笑了笑,突然開口:「這是一件好事。」

眾人聞言皆是一愣,唯有那名同學心中一喜,他猜中了,現在這名導師是來揭發她的!

但很快就被打臉,就見那位導師雙眼晶亮,「唐妺同學的實驗手法很是標準,計分步驟也是按照規定來的,而且動作果斷利索,我一路監考過去看的是心潮澎湃啊。」

那位學生面色一僵,忙開口:「這位導師,您是不是說錯了?若是論標準步驟,她半個小時如何做完所有實驗?」

被人質問,導師也沒有生氣,只道:「這就是你們和她的差距了,這位同學很有做實驗的天賦,但凡她出手,必是快准狠,自然不用和你們一樣一點點找刻度點,找平衡位,她的每一個步驟都是一步到位,節省了一來二去的時間,同時她的計算也很厲害。

這樣的人做實驗自然不用和你們一樣浪費那麼多的時間。」

在那人還要說話的時候,導師又開口了,「當然,不親眼去看,我知道你們不會信的,所以這才是我方才那麼說的原因,也是我出來的原因。」

她回頭看向黃秋生,「主任,我強烈建議將唐妺同學的實驗視頻用作教學視頻,讓同學們都能跟着好好學學,你認為如何呢?」

黃秋生知道自己的這位下屬的,平日裏最是正直不過,為人嚴苛,但對學生十分負責,聞言心中也是一驚,不過卻還是開口:「不如覃老師先給大家看看視頻吧,也好將這樁事情解決了。」

覃素點點頭,而後只見計分器上的排名消失不見,而是被一個視頻覆蓋。

視頻中是一個穿着淡青色薄襖的小姑娘,對方神色淡淡的看着前方的實驗儀器,動作有條不紊卻又速度極快地按著步驟一步一步完成,又三兩下寫出結果,而後將實驗報告單遞給監考檢查,之後就進入第二個實驗。

一連五個實驗,大家眼睜睜看着,卻一絲錯處都找不出來,到後來,大家都不再熱衷於找錯處了,而是將注意力都集中在對方做的實驗上,看着那一步成型的實驗忍不住發出驚嘆。

有的人看着自己要擼禿了頭的實驗在唐妺手中猶如乖寶寶,忍不住感慨:「原來這一步是這麼做的,太厲害了。」

謝清韻看着最後一個視頻中自己重合的動作中漏掉的那一步嘆了口氣,原來是在這裏,她回去后得好好記下來,然後重複個十幾遍。

但即便如此,她還是忍不住問:「妺妺,你怎麼這麼厲害?」

唐妺擺擺手,「天賦好,沒辦法。」

謝清韻:……她想咬她一口,如果沒有宋初在的話。

最終,唐妺用實力證實了那句「你不行不代表別人不行,你不行只代表你是弱雞!」

那學生頓時羞憤地想要鑽進地縫裏去。

那邊尹正看着他那沒出息的樣子撇撇嘴,低聲道:「我的學生也是你能欺負的?呵,一看就是沒睡醒。」

旁邊的兩人只丟給他兩個白眼,有啥了不起?誰還沒有個學生怎麼滴?

「這下唐妺同學的成績沒有人有異議了吧,那麼接下來我希望不會有人再打斷我說話了。」

「第一名唐妺,筆試100分,實驗500分;第二名謝清韻,筆試100分,實驗490分,第三名陶阿鐸,筆試98分,實驗470分……最後一名,」說到這裏黃秋生停頓了一下。

「這次考核的成績是要筆試和實驗成績結合起來的,因此實驗排名前十也不是就能進入實驗室的,第11名宇春,筆試95分,實驗425分。」

原本以為自己無緣實驗室了,但沒想到結果到最後峰迴路轉,自己竟然還是有機會進去,宇春被這消息咋的差點上天,心裏也跟着樂瘋了。

然而他還沒高興多久,黃秋生的聲音就又響起了。

「本來這個名次是可以進實驗室的,但是,方才我就說過,無憑無據誣陷同學,是要負責任的。」

宇春高興的神色一僵,轉而不敢置信地看着黃秋生。

然而對方壓根就沒有體會他那如坐過山車一般的心情,又道:「為人處世四個字,先為人,后才有別的,如果只憑着自己的猜測就胡亂污衊人,將自己的失敗推到別人的頭上,這種人,他的品性無疑是失敗的。」

「再論進實驗室的最後一個名額時,我是有過糾結的,一方比試成績高5分,一邊實驗成績高五分。

處於考慮,我將這個名額給了第11名,但沒想到終究是被他辜負了信任。所以最終進入實驗室的人是第十名。」

後面的話宇春是絲毫聽不進去了,所以他原本是有機會進入實驗室的,結果卻被他自己愚蠢的一腳踢開了!

所以他那麼追着人不放究竟是為了什麼?!

黃秋生的話說完了,人群逐漸散去,留在最後失魂落魄人如其名的宇春卻也無人再去理會。

聰明反被聰明誤,說的就是這類人吧。

這麼一番鬧騰,天色已經完全黑下去了,兩人準備結伴走去校門口,卻看到不遠處一顆老槐樹下,宋初披着一件長款風衣靜靜站在那裏,一手提着一個甜品盒子,一手的手腕上搭著一件外套。

對方就那麼靜靜站着,目光溫柔的看着這裏,任由路燈透過槐樹丫杈,將斑駁的光點透射在他身上,遠遠看去,彷彿他身上哪裏都在散發着光。

唐妺看着那長身玉立的挺拔身影不由得頓住腳步,她清晰感受到自己心口傳來的悸動。

彷彿只要她回頭,就能看到那人靜默無言地等在那裏,只要她需要,他就會出現。

見她停下腳步,謝清韻也停了下來,而那邊的宋初則邁動長腿徐步過來。

他將手中的甜點盒子塞進唐妺的手中,兩手抓着手腕上的外套一展,微微俯身披在她身後,霎時一股暖意將她團團包裹。

謝清韻看看自己孤身一人,突然覺得自己可憐巴巴。

「那我先走了。」她拒絕吃狗糧!

「跟我們一起,你哥要給你慶祝。」

聞言謝清韻只能無奈地停下。

好在唐妺沒有忽略她,將人一把摟在懷裏往前走,宋初則勾唇一步一徐漫步在她身邊,行走間竟頗有些歲月靜好。

。 庄塵也緊張的屏氣凝神,張大眼眸看着眼前發生的一切。

他側着頭看着身邊昏厥中的女孩兒,進入了惆悵之中。

如果這個時候被發現,那他也完全無法將她們全部帶走。

救她們於水深火熱之中。

「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把它找出來。」

魏子越心疼的走到了牢門前面,伸手油膩的觸摸著昏厥女孩的臉頰。

在確認她們無誤之時,雙手叉腰的指着他們的鼻子。

讓他們立即把老鼠給找出來,要是出了什麼問題,要唯他們試問。

嚇的守衛身子打了一個哆嗦,立馬開始在這個房間翻找起來。

「我去,真是一個豬隊友。」

庄塵看着幾個向他靠近的守衛,在心中吐槽著花枝鼠的舉動。

他的手中隱隱的帶着一股力量。

「咻……」

「它跑出去了。」

庄塵的心臟都懸在了嗓子眼處,突然竄出去的黑影引起了守衛的驚聲呼叫。

言語之中還有着小小的驚喜。

「都給我打起精神來,這批美人們這次要去的地方可不一般。」

魏子越甩手警告着他們,隨後轉身離開這裏。

站在門口的守衛點頭如搗蒜地答應着,目送着他離開的背影。

「打起精神來。」

守衛的頭目低聲怒喝着,同時伴隨着他走到門口,將大門給關閉的聲音。

待這裏的人一走完,房間頓時恢復成了一片靜悄悄的。

「呼……」

庄塵輕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微微的呼了一口氣。

庄塵小心翼翼的探出自己的腦袋,環顧著四周。

他嘗試着抓住每個女孩的胳膊,搖晃着試圖叫醒她們。

可最後卻還是無動於衷,他猜測可能是對方給她們餵了某種安眠藥才造成如此。

庄塵的腦袋裏面,想起剛剛那個男人說起的一句話。

她們很重要,說明需要送給哪一個大人物的?

他低頭看了一眼她們昏厥得模樣,心中還是有點不敢拿她們去冒險。

「系統系統能不能通融一下,讓我的隨身空間放有生命的人。」

【不好意思宿主,你的積分還未還完,不能同意你的要求。】

聽到系統冷漠的聲音,庄塵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直接說需要什麼條件?」

【提前開通,需要八千積分。】

「好。」

庄塵立馬開口答應,反正欠多少都是欠。

「咯噔!」

系統動起了悶響,庄塵眼眸一亮匆匆的走過去。

庄塵只有掏出口袋裏面的鐵絲,蹲下身子一個個的將牢籠給打開。

他費勁兒的把裏面的人給拖出來,把她們放進隨身空間。

在確定她們沒有任何不良的反應,才陸陸續續的把這裏的人全部搞定。

「咔……」

庄塵走到門口發現被鎖住,他通過縫隙抓住鐵鎖,猛的用力把它扯掉。

鐵門的響動引起守衛的注意,他們驚慌失措的包圍庄塵,舉起手中的機關槍對準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