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9 日

要知道每一塊巨石上的惡魔是無窮無盡的,殺死了還會再出現。

如果等別的隊伍都到前面去了,那落下的隊伍就等於自已跟整塊石上的惡魔打,那跟凌之隊一樣第一個衝到下一塊懸空巨石有何分別?

凌之隊是因為實力強大才衝到最前面,一個隊伍應付一塊石頭上的惡魔也許還行,那落在最後的隊伍無疑就是實力最弱的也需要應付整塊石上的惡魔,那種壓力自然要比凌之隊遇到的壓力還要大,隨時都有可能死。

沙皇隊憑著瘋狂的戰意,四個人最終也殺到了第三塊懸空巨石。

「不。」

柳估布身邊一個隊員突然被惡魔扯掉一條手臂然後拉進了惡魔群中,這意味著這個隊友死定了。

沙皇隊只餘三人。

這時凌之隊又成功衝到了下一塊石頭,然後後面的隊伍又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議的壯觀情景。

凌之隊,四萬支劍籠罩。

四萬支劍散發著驚人的氣息,不斷在外面暴刺飛斬,盡最大的能力先擋一擋惡魔的一波又一波攻擊,然後再讓徐凌等人斬殺。

但越到前面惡魔自然就越強大。

「第五支劍!」

當方昊天看到郝雲突然被惡魔抓傷后他臉色一變,毫不猶豫動用了第五支劍。

轟隆!

五萬支劍爆發,每一支劍都是法相境! 從觀眾席走向娛樂圈 秦菲心裡很清楚,她現在月份還小,衣帽間里還有許多沒有拆過吊牌的衣服,哪裡需要這麼興師動眾地添置新裝?

依舊穩當地端坐在沙發上的東方玉卿,大概是洞察到了秦菲的心思。

他索性合住了筆記本電腦,翹起了二郎腿后輕啟唇瓣,「你的衣櫥里還沒有孕婦裝,是該定製一批了。」

秦菲皺眉走了過去,站在東方玉卿面前,「我的肚子還小,那些衣服完全可以穿的,等過一段時間再準備孕婦裝也不遲啊。」

東方玉卿看了秦菲一眼,徑直伸手拉了她一下,秦菲就這樣華麗麗地跌坐在他的身邊,還順勢圈住了她的腰身。

「既然遲早都要準備,那麼早一點晚一點又有什麼區別呢?」

「可是……直接買孕婦裝就可以了,哪裡用得著邀請這麼多設計師?」

東方玉卿根本無視秦菲的話,兀自說道:「我暫時沒時間陪你逛街,你的經紀人又在醫院養傷,索性就找些人來幫你訂做。」

因為某人沒有時間陪她逛街,所以就乾脆把當地有名的服裝設計師都邀請到家裡,讓她隨意挑選?

東方玉卿的思維邏輯,果然不敢恭維!

他這寵妻的方式也忒霸道了,秦菲想婉言拒絕都不行!

見秦菲依舊無動於衷,東方玉卿輕輕的推了推她,「既然不想給人家添麻煩,那就趕緊去挑。」

秦菲倒是順勢離開了東方玉卿的懷抱,往旁邊挪了挪,然後小聲嘟囔著:「我不去,你還是讓她們離開吧。」

東方玉卿一聽,略微有些不高興,「你為什麼不去?」

「我現在還有很多衣服可以穿,用不著破費!」

「可我不覺得破費,你值得擁有最好的。」

秦菲幽怨地瞪了東方玉卿一眼,「就算你有錢任性,是不是也該徵詢一下我的建議?你自以為最好的,不見得就適合我。」

聽到秦菲在那上綱上線,東方玉卿這下子更加不高興了,直呼其名,「秦菲!」

「幹嘛?」

秦菲出於本能的迎視著東方玉卿的眸光,「你連我穿什麼衣服都要管,憑什麼這麼霸道?」

此刻的秦菲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知道每次東方玉卿叫她的全名,肯定沒什麼好事。

「你真的不願意動手挑選?」

「我不需要!」秦菲拒絕得斬釘截鐵,似乎沒有半點商量的餘地。

眼看著東方玉卿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秦菲想了想才說:「既然這樣,還不如我自己去商場里逛。之所有稱為逛街,就不該省略掉逛這個過程。」

秦菲故意加重了「逛」這個字的發音,就是旨在暗示東方玉卿。

「可是,我都跟你解釋過了,我暫時沒有閑暇時間陪你去逛街。」東方玉卿像是較真似得,也故意咬重了逛的發音。

「我有時間啊,我隨時都可以出去逛的。」

東方玉卿幾乎是脫口而出,絲毫不在乎客廳內還站著眾多女人,「可是讓你自己出去,我不放心。」

「有什麼不放心的?光天化日之下,誰還能吃了我不成?」

說完這句話后,秦菲看了東方玉卿一眼,站起來就準備回房間。

很快便聽到東方玉卿公式化地說道:「既然我妻子暫時沒有心思挑選,那就麻煩大家先回去,日後再有勞各位。」

東方玉卿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足夠讓客廳內的所有人聽見。

接下來就聽到參差不齊的回應聲,「是,東方先生。」

難得看到東方玉卿會跟她妥協,秦菲有些受寵若驚,但更多的是對在場每一位設計師的歉意。

於是她不厭其煩地上前說,「抱歉,今天麻煩各位了。」

「秦菲,過來。」

「你又要幹嗎?」

東方玉卿的聲音莫名冷硬起來,「我東方玉卿的妻子,不需要跟任何人道歉。」

剛剛他都好聲好氣的和她溝通,她不領情也就算了,如今為何要當著他的面跟那些陌生人道歉?

東方玉卿想,秦菲果然不能太慣著了,興許對她霸道一點更為適合。

「你……」秦菲想反駁,但是礙著這麼多人還在這裡,也不好再說太多。

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東方玉卿,你這個人還是沒變啊!」

一樣的霸道、張狂,正是秦菲暗自吐槽的。

「我怎麼了?過段時間就顯懷了,給你添置新衣服有什麼不對?」

秦菲乾脆頂撞了一句,「可是我衣帽間還有很多新衣服沒有穿過,再買都沒地方擺放了。」

「這個不是你拒絕我的理由。」

不給秦菲開口的機會,東方玉卿就接著說,「正好我計劃著要找人過來裝修兒童房,順便再給你增添一個衣帽間。」

秦菲懵然,一時間啞口無言了。

好吧,她承認自己口才沒有東方玉卿的好,腦袋沒有他轉的快,她走還不行嗎?

眼不見為凈!

就在夫妻倆針鋒相對的時候,客廳內一排又一排的衣服被抬出了客廳。

在場的每一位設計師都沒有因此感到沮喪,因為早在她們來之前,東方玉卿就已經讓人支付過高額的報酬。

秦菲鬱悶極了,卻又懶得跟東方玉卿爭執。

恰巧就在這個時候,有一位盤著頭髮,穿著黑色職業裝的中年女人朝著秦菲走了過來,畢恭畢敬打招呼:「東方夫人。」

秦菲看著她,有些莫名其妙,「還有什麼事情嗎?」

估計是看出了秦菲的緊張,中年女人微笑道:「請允許我,為您量一下尺寸,很快的!」

秦菲這才看清,這個女人手裡拿著軟尺,還有直尺,顯然是受過專業培訓的。

這時,東方玉卿也朝著秦菲看了過來,「乖乖配合,這是要做晚禮服的尺寸,你不必緊張。」

其實東方玉卿不解釋還好,這下秦菲更加疑惑了,「晚禮服?我怎麼沒聽秦海說過公司有活動啊?」

東方玉卿勾唇淺笑,「明天晚上,你要陪我去參加一個晚會。」

估計是擔心秦菲會拒絕,東方玉卿又接著強調,「你身為東方夫人,理所當然陪我出席,不能缺席!」 轟隆隆!

一號甜心:boss老公別裝純 五萬支劍,五萬個法相境強者瘋狂爆發。

「這……」

這下子連凌之隊的徐凌等人都有點懵了。

而其他隊的人看到前方那五萬支劍逞威的壯觀場面更震驚的下巴都掉了。

「怎麼會這樣,是徐凌嗎?是的,肯定是徐凌,絕對不是那個姓方的小子,那小子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強大的手段。但若不是他,常奪等人剛才說撿到寶又是什麼意思?」

柳估布看著簡直眥目欲裂。

他轉加的沙皇隊現在岌岌可危,現在看到凌之隊簡直神威無敵,他終於有點後悔了。

不管這三萬支劍是徐凌催發,又或是真是方昊天催發,反正就是兩個字,強大。

如此戰力,凌之隊若是還通不過懸石橋,其他隊都別想通過了。

而他柳估布本來也有機會現在就站在最前面的啊,但因為瞧不起方昊天憤然離隊,現在只能遠遠的看著凌之隊一路高歌不斷向前。

「噗!」

沙皇隊又有人死去。

柳估布轉臉一看,居然就是隊長沙皇,他半邊身體被惡魔給撕掉了。

「不!」

柳估布猛地一震。現在沙皇隊就只余他一個了,他目光一掃中,四面八方都是魔氣幢幢的惡魔,不知覺中他已經落到了最後。

「救我,快救我,徐凌,救我,我錯了……」

柳估布突然尖叫狂呼,驚恐無比。

他的聲音充滿了玄力能量,穿透力強,傳達很遠很遠,所有人都能聽得到。

凌之隊的人卻是宛如不聞,而其他隊的人,現在還能保持隊型不斷前進的皆是冷笑,而那些隊伍不齊的則是突然感到悲哀。

隊伍不齊的心裡很清楚,也許柳估布只是比他們早走一步而已。

「徐凌,你王八蛋!」

柳估布突然大罵,然後他爆發出驚人的戰力,他動用了一些防身寶物。

可是他現在所處的懸空石就他一個人了,四面八方皆是密密麻麻的惡魔,他能有多少寶物支撐?

十個呼吸過後,柳估布被惡魔淹沒。

在被淹沒的一瞬間,他隱約看到凌之隊衝到了下一塊懸空石,然後五道光芒落下將他們罩住瞬間無蹤,很明顯是通過了懸石橋到達了下一個地點。

凌之隊還是在懸空石上,但這一塊懸空石卻不是懸石橋的任何一塊,其他的隊伍都看不到他們,因為已經是在別處。

這塊懸空石的前方有一條巨大的鐵鏈連著,但另一頭不知道深往何處。

而在鐵鏈的起始之位,此時站著一個白衣人,白衣人手中執劍,他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凌之隊若想走上鐵鏈顯然就要從此白衣人的面前走過。

現在凌之隊的人看出來,這個白衣人就是把關者。

「嗡!」

一道神識突然滲入凌之隊所有人的腦海中。

原來這一關的通關規則很簡單,如果闖關者選擇一個人過,那白衣人就一個。如果是兩個人一起過,白衣人就兩個。像凌之隊,如果六個人一起沖關,將會出現六個白衣人把關。

殺死白衣人為過關,但如果失敗那也是死。

我是真的重生啦 也就是說,這一關的主要條件是:把關者和沖關者一方死為結束。

很殘酷。

「很強。」

霍回歸突然說道。

「很強。」

「很強。」

郝雲和連道也是點頭。

徐凌和常奪則是看向方昊天,徐凌問道:「一對一你有多大把握?」

方昊天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盯著那白衣人看,靈魂感應力悄然籠罩而出。

「嗡!」

那白衣人突然看了方昊天一眼,靈魂感應力一下子就被擊散,無法利用靈魂感應力去感應對方的真正實力。

方昊天很認真的想了想,道:「一對一我能闖過,但我建議我們一起過。」,嘴裡說著,心裡則是暗道自已要通過的話,肯定是要動用斬天神劍圖的第六支劍了。

徐凌點頭:「我正有此意。」

連道,郝雲和霍回歸彼為感激的看了方昊天一眼。他們三人的實力一對一過的話,都覺得很勉強,也許有人能過有人過來了,過不了的那就是意味著死亡了。

因為有了前面的合作,大家已經幾識了方昊天的可怕。

現在大家都已經知道,在凌之隊中,眼前來看徐凌自然還是最強大的,但排在徐凌之下的並不是法相境八重的常奪,而被認為是方昊天。

就連常奪在之前的闖關過程中都說了,如果突襲的話他能殺方昊天,但光明正大正面決鬥的話輸的應該是他,因為方昊天的劍太可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