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1 日

見到走進來的是梁爽,蘇寒暗中皺起了眉頭。

當然,這並不是因為蘇寒討厭這梁爽。

只是近日,梁爽這傢伙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時常想給自己介紹女朋友,讓蘇寒感到非常的苦惱。

事先說明,蘇寒絕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之所以現在沒有找女朋友,那是因為並沒有碰上合適的。

蘇寒並非某些小說裡面的主角,精蟲上腦,見到美女就走不到道。

在他看來,如果兩人真想度過一生,至少也得需要有共同的愛好。

可是蘇寒平時最大的愛好就是搞搞科研,謀劃一下龍淵星未來的發展。

很難在龍國找到志同道合的『伴侶』。

梁爽發現蘇寒一臉不爽的看著自己,輕笑道:「蘇組長,你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這次我可是帶著任務來了。」

任務?

蘇寒有些不解的問道:「什麼任務?」

梁爽並沒有急著回答蘇寒這個問題,而是拉過一張椅子在他的對面坐下之後,眯著眼睛問道:「蘇組長,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今年應該二十六了吧!」

蠻荒紀元發生的那年,蘇寒才二十一歲。

此時,距離蠻荒紀元已經過去了五年,蘇寒自然也二十六了。

蘇寒沒想到梁爽會問自己這個問題,整個人怔了一會兒,點著頭道:「沒錯,今年我二十六了,可是這跟你口中的任務有什麼關係?」

蘇寒非常的好奇,自己的年齡跟梁爽口中的任務有什麼關係?

梁爽掃了一眼蘇寒,嘆著氣道:「蘇組長,一號BOSS已經給我下了死命令,必須在你三十歲之前,解決你個人問題,可是現在……」

「滾!」

還沒等梁爽把話說完,蘇寒便沒好氣的打斷道:「一號BOSS現在已經處於半退休的狀態,怎麼可能關係我個人的事?」

「這怎麼不可能!」

梁爽的話語陡然變得嚴肅起來:「蘇組長,咱們是人,不是神,畢竟有老的一天,可是龍國的發展卻離不開你。」

「如果你能在這個時候,生下一兒半女,那一定會……」

「打住。」

聽到梁爽越說越離譜,蘇寒急忙叫停。

先不說自己現在還沒有對象,就算是有對象,剩下的孩子也不一定具有這方面的才華。

怎麼到了梁爽這『狗嘴』里,就變了味道了一般。

梁爽似乎並不死心,還準備好好『勸解』一番。

可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再次被人推開,一道人影慌慌張張的走了進來。

看著闖進辦公室的工作人員,梁爽有些不滿。

自己正在這『教育』蘇寒呢,這傢伙跑來搗什麼亂。

那位工作人員沒想到會在這裡撞見梁爽,稍稍愣了一下,快步走到蘇寒的面前,一臉嚴肅的說道:「蘇組長,就在剛才,我們龍國的信號接收站接受到一個特別的信號。」

什麼!

蘇寒一聽,連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沉聲問道:「是不是咱們星際殖民地發來的求救信號?」

這些年,龍國再次接納了一些低等文明。

讓那些低等文明成為龍淵星名義上的星際殖民地。

在這些年當中,龍國也曾受到其中不少星際殖民地的求救信號,並且幫忙解決麻煩。

梁爽見到蘇寒有正事要處理,也收起了剛才的嬉笑,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可是那位工作人員說出的話,卻是讓他們二人大感意外。

「蘇組長,我們收到的信號並非是求救信號,而是一封邀請函。」

邀請函?

蘇寒聞言,整個人為止一震!

這些年來,龍國雖然發展迅速,可卻沒有跟其他高級文明有所接觸。

這好端端的,其他文明怎麼會對龍淵星發出邀請函呢?

為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蘇寒直接起身,朝著地面信號接收站走去。

地面信號接收站當中,數位工作人員正在來回的忙碌著。

當他們見到蘇寒之後,立馬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其中一位穿著特殊服飾的工作人員來到蘇寒面前,面帶恭敬的說道:「蘇組長,你總算是來了,就在半個小時之前,我們接受到一個來自阿爾法文明的信號。」

「通過我們的翻譯得知,這個信號的主要內容是邀請我們龍淵星參加宇宙文明交流大會。」

宇宙文明交流大會!

聽到這話,蘇寒快速的在腦海當中搜尋了起來。

通過墨菲的記憶得知,浩瀚的宇宙當中,每隔千年就會舉辦一次宇宙文明交流大會。

宇宙文明交流大會的主辦方乃是四大七級文明!

他們通過這樣的方式,獲得自己想要的科學技術。

當然作為交換,四大七級文明也會拿出想要的科學技術與之交換。

除去四大七級文明以外,其他文明同樣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交換自己想要的科學技術。

不過也不是任何文明都可以參加宇宙文明交流大會!

唯有三級宇宙文明才有資格參加宇宙文明交流大會。

很明顯,龍淵星在晉陞到三級宇宙文明之後,已經開始受到了四大七級宇宙文明的關注。

要不然,也不會有專門的文明通知他們去參加這次宇宙文明交流大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密集的叢林,暗部們圍追堵截,終於在火之國和雨之國的邊境處發現慢悠悠行走的團藏。

老年人自知現在跑不了,不如裝點顏面,畢竟出村時的速度可不是散步。

「依綱手大人之命,我們要拘捕你帶回木葉村。」貓咪面具站在團藏身前,周圍一圈全是前來抓捕團藏的暗部。

「唰!」輕微的移動聲驚氣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幾個暗部從天而降,中間鎖鏈綁着一個忍者,護額上的雨忍標記顯露出他的不同。

「這是?雨忍的護額。」貓咪暗部的視線重新回到團藏身上,性感太陽哥嘴角勾起沒有說話。

陰暗的密室,暗紅是燈光照亮人影,纏滿繃帶的老年人一言不發,身上纏繞的鎖鏈把他和背後的雨忍牢牢連接在一起。

綱手帶着靜音站在團藏面前:「你解釋一下,團藏,在和雨忍國境形勢不穩的這個時期,為何冒着風險和鄰國的忍者想見?」

紅色光芒映出眼前人微笑的臉龐,閉目養神怡然自得的靠在椅背上一言不發,彷彿綱手的話語就像耳邊的風,吹過即散。

「你有在聽嗎,團藏!」油鹽不進的態度更讓綱手惱火。

「等等,這個男人我有印象。」大和突然的話語打斷持續積攢怒氣值的綱手,「是我在暗部時,任務中下落不明的一個人,我記得名字是叫辰次。」

「那麼他是團藏大人派進雨忍的間諜嗎?」卡卡西轉頭看向大和,目光順勢掃過團藏。

「也就是說你獨斷的在背後做了很多調查啊,雖然我不知道你想在雨忍打探什麼,把你掌握的情報說出來吧。」

雖然團藏目前為止還是淡定的閉目養神,雨忍也低垂著頭一句話不說,但突然走來的一個人讓局面發生改變。

森乃伊比喜邁著步伐走到燈光下方,鞋底和地面走路發生的碰撞聲規律的響起,「需要我為你效勞嗎,五代目。」

刀疤臉面不改色的說出自己的想法,名為辰次的雨忍忍不住張開嘴打顫。

森乃伊比喜的惡名在整個忍界都有流傳,凡是遇到難纏難審的犯人都會交給伊比喜來審,伊比喜也將自己的審訊室稱作「誠實之屋」。

團藏在木葉村地位身份特殊,不可能進行嚴刑逼供,而自己不同,一旦進入他的「森乃妙妙屋」,基本沒有人能不吐出點什麼再出來。

更多的可能是嚴刑拷打到奄奄一息,再經過精神和肉體的雙重壓迫,最終吐出情報。

辰次不認為自己能抗的下,但是一旦說出有關團藏大人的事,就算火影願意放過自己,那也活不了。

「交給你了,伊比喜。」綱手輕鬆的下達「死刑」。

「請放心,給我十分鐘我就能撬開他的嘴巴。」伊比喜面色不改,極具壓迫感的眼神盯住辰次。

「嗡嗤~」審訊室大門被人從外部推開,白色燈光照入房間,兩位顧問走進。

「唔?」五代目疑惑的回頭,哪個不長眼的打擾自己。

「綱手,你在着急什麼?身為火影,你應該從容一點。」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團藏的兩位老同學粉墨登場。

轉寢小村徑直走到辰次身邊,伸出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別怕,讓你受苦了。」

「啊?」綱手驚訝的張開嘴巴,靜靜看着轉寢小春如何反轉。

「團藏,辰次並非是你一個人的間諜,他同時也為我們傳遞情報。」

「根據他的報告,本次國境受襲一事,雨忍並沒有參與。」水戶門炎也參與進來,「根據辰次所說,他還接到任務,追蹤監視前些天在火之寺附近挖掘墳墓的四人組。」

「就像你們所擔心的,那四人似乎是想得到火之寺的那少年,啊空。」

少年啊空體內留有部分九尾查克拉,對於大多數忍者來講,這都是難以企及的力量,想得到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只是兩個顧問和團藏的消息過於靈通,身為火影的綱手都沒有得知的情報,居然是上報給顧問。

「雖然不清楚原因,但那少年想必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力量,或許和他們奪走的「守護十二式」遺體同格,甚至更重要。」

轉寢小春繼續說出自己的猜想,絲毫沒有在意綱手逐漸冷漠的神色。

「不,這種會危害村子的災禍種子,必須連根拔起。」一直保持沉默的團藏,見到自己的「律師」后首次開口發聲。

「抹殺么?」綱手嘴角揚起微笑,很好,這三個人還不知道今天早上發生的事,說明暗部里的釘子已經清洗乾淨。

「我拒絕,啊空體內的九尾查克拉已經被鳴人吸取,不會對村子產生威脅。」

「什麼!」×4

椅子上全身捆綁的兩位和顧問們同時抬頭,用不可置信點眼神看向綱手。

「我奉勸你們不要在村子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我才是五代目火影,顧問也好,「根」也好,說到底都是為火影服務而存在的。

無論猿飛老師生前給予了你們什麼,但現在是木葉村五代目,是我的時代,鳴人佐助他們都已經成長為足以獨擋一面的忍者了。」

綱手口中話語擲地有力,團藏第一次抬頭正式這個年輕的後輩,不知不覺間,居然成長到這種境地了么。

「小看你了五代目,不過事關九尾人柱力和宇智波,老夫必須……」

「必須什麼?大牢裏獃著吧,大人,時代變了。」

光亮處,鳴人和佐助跟着自來也走進審訊室,首次見到這位5.5代目——木葉鍋影,封印半座橋而死的男人。

「現在的年輕人這樣可不好。」和卡卡西的如臨大敵不同,鳴人佐助絲毫不認為椅子上這個人對自己有什麼威脅。

當年那個一族一勾玉的宇智波小鬼也成長為展翅翱翔的雄鷹,被人指指點點大門不出的黃毛小鬼也已經是過去式。

如果團藏真的敢有點出格行為,今晚連根拔起並不是不可能的事,就算佐助現在沒有萬花筒,實力也強過木葉大部分上忍。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是乖乖呆在歷史的垃圾推里不好嗎?」

碩大的根,危!

首發最新。 女人一步跨過門檻步入靈堂。

然後輕擺著腰肢走到了吳老爺的靈位前。

「老爺,您怎麼走得這麼突然!

我這才剛剛進門才不過兩個月,你讓我這以後可怎麼活呀!」

女人突然情緒失控的撲到擺放靈位的長桌前,開始一邊抽泣一邊哭訴道。

行了,這下喬安知道她的身份了。

她就是吳老爺兩個月前娶進門的小六,賽西施。

以前吉慶班的當家花旦,風靡整個東林鎮的尤物。

第二世界給出的故事背景中有賽西施這個人物,但介紹得並不詳細。

喬安對她也沒有太多了解,只知道這是一個出身戲班,並且很有手段的女人。

「行了,別趴這兒哭了,今天晚上所有人都要在靈堂為老爺守靈,有的是時間讓你哭,不用急著表現。」

白夫人揉了揉太陽穴,眉宇之間有掩飾不住的疲累。

賽西施當然不服,還想再說點什麼表達一下自己對老爺的一片真情,卻被白夫人的一個冰冷的眼神逼得訕訕閉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