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14 日

計若越想越氣,越想越心痛。

忍不住加快了腳步,想要儘快回教室去客串筆仙。

損失的源點,先從同學們身上收一點利息上來!

「抱歉,為了我未來的幸福生活,親愛的同學們,一起加油吧……」

計若默默的在心裡說道。

他現在開始有點懷念幾天前的那個陰差了。

要是多來幾個陰差讓他遇上,他就能用【行竊預兆】刷靈魂強度了。

靈識大幅度增長,等他的靈識覆蓋範圍變得更大的時候,他就能夠進行更加精細的操作。

到時候,就不用再這麼麻煩班上那群可愛的同學們了。

到了那個時候,其他班級的學生,會幫高二四班的同學們一起分擔的……

不過,計若也只是想想而已。

因為按照那天的情況來看,這個時代的大夏官方,已經將『冥府』定義成非法邪教了,那些陰差可都是『邪教非法人員』,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難免冥府會不會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

萬一真遇上了,那些陰差因為『拘魂業績』不能達標,強行拘活人的靈魂怎麼辦?

計若可沒信心能擋住陰差的拘魂服務。

想想就行了……

再次看了一眼系統面板的個人屬性。

計若忍不住抬頭看天。

天空陽光明媚——公立學校的範圍內都有官方的陣法籠罩,而且陣法級別還不低,在這個範圍內,連天氣都會被陣法所影響。

所以如非必要,在一般情況下,學校所在的範圍從來都是天朗氣清,不說萬里無雲,但絕對不會下雨。

就算要下雨,雨雲的高度也不會超過十米……而且降雨只會在綠化帶範圍內進行。

某種程度上來說,在學校里,想要遇上雨天,比中彩票都還難……

課間操每日必做不說,體育課也是必修課,想要遇上下雨天不做操不上體育課,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好在,現在的體育課一般都是放在天黑了以後,就算是在夏天上課也沒什麼關係。

畢竟,這個時代能上體校的,只有殭屍,而經過改良的新版本殭屍,雖然不至於不能在陽光下生活的,但總歸,還是有些不方便的。

計若回到教室,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客串筆仙,催促班上的同學好好學習,順便刷一下源點。

高中時期的課程計若已經幾乎完全掌握了,超越同齡人十數倍的靈魂強度,讓計若的記憶力變得極為強悍。

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一首古詩,別人可能需要讀十幾遍才能背下來,而計若,只需要一遍就夠了。

當然,這只是舉例,實際情況其實並不是這樣,但也大差不差。

兩世為人的計若知曉學習的重要性,穿越至今從未懈怠,無論修鍊還是學習理論知識,都非常的認真。

天賦是一方面,努力又是一方面。

高中時期的知識就那麼多,計若穿越至今的努力結合原身的積累,掌握這些東西,並不是很難。

所以,他能有大把的時間,去督促同學們好好學習。

等到了中午放學的時候,計若那高達兩千多點的靈能已經被消耗了大半,靈識也因為過度使用而導致計若的腦袋有些脹痛。

精力倒是還足夠,就是精神上稍微有點承受不住。

不過好在,結果是好的。

今天一早上,計若在自己班同學的身上,刷到了一百三十幾點源點,加上他之前剩下的,他賬面上的源點已經達到325.78了。

「計若……」

剛一下課,等了一早上的梁世賢便站起身來,叫了計若一聲。

思來想去,他還是準備約著計若一起回家,旁敲側擊的問問有關修鍊廣播體操的高倍速修習方式。

然而計若的速度更快,老師剛宣布下課,他就已經衝出了教室,一溜煙兒就直接跑沒影了。

「……」

梁世賢有些尷尬的收回手。

「不就是個午休嘛?這麼急幹什麼,有這麼開心嗎?」

心頭微嘆,梁世賢心想:「算了,還是晚上放學再說吧……」

…… 第二日,賀天離開了鎮妖獄,親自押送時間獸的屍體向著鎮北府行去。

整個鎮北府司監院的研究者皆興奮不已。

尤其是一些老古董,他們一輩子都致力於研究萬族骨骼紋路。

當得知青幽城送來一具時間獸的屍身之後,他們振奮不已,開心的就像個孩子。

「時間獸一族神秘,他們的骨骼紋路複雜無比,就連都城的研究者都沒能研究透徹他們的時間真意,可見一斑。」

「今日青幽城竟然送來一具時間獸,這是天佑我鎮北府,若我們能研究出時間獸一族的寶術,定可讓我等揚名立萬。」

「到那個時候,哪怕是都城的研究者,也要對我們刮目相看。」

此時,鎮北府司監院內,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震聲道。

他雖然鬚髮皆白,但精神抖擻,此時面色紅潤,明顯很激動。

「要知道,我鎮北府幾千年前可是研究出過百強寶術,我等斷不能辱了先人威名!」

「大長老放心,我等一定全力以赴,鑽研時間獸的骨骼紋路。」

下方一眾老者齊聲道。

「好,老夫決定親自前往研究密室,鑽研時間獸骨骼紋路。」

「大長老出馬,定能水到渠成。」

一眾人皆滿懷信心,向著司監院密室內走去。

時間獸的屍體擺放在密室內,體表紋路浮現,神秘莫測。

「這……大長老,這該如何下手啊?」

當看到時間獸的屍體之後,幾位老者皆臉色一變,瞬間暗淡下來。

這等紋路,比他們研究的其他骨骼紋路複雜近百倍,讓他們根本就無從下手。

這一刻,他們終於知道,為什麼都城的司監院都沒能研究出時間獸的寶術了。

這等骨骼紋路,簡直就是非人力能夠推演出的。

大長老神色黯淡,望著面前的時間獸屍體,一張臉都皺成了菊花。

……

此時,鎮北城,鎮北王府。

府邸佔地極廣,莊嚴浩瀚,古樸大氣。

府邸一座森嚴的大殿內,坐著一位血氣旺盛的中年。

那中年濃眉大眼,滿臉威嚴,周身有強大的氣流涌動,血氣浩瀚。

此人正是鎮北王,燕瀟羽!

一人鎮守在大周最北方的大府,鎮北府。

鎮北府之內,不管是鎮妖獄亦或是司監院。

所有人都受鎮北王燕瀟羽統御。

此時,燕瀟羽雙目如電,望著大殿下方一人。

此人正是青幽城賀天。

賀天滿臉恭敬,立於大殿之中。

在鎮北王面前,哪怕是他也不敢有絲毫造次。

「賀天,你說這時間獸是那名叫蘇葉的小子斬殺的?」

「對!」

「一位一脈修者?」

「是!」

賀天恭敬道,「此子邪乎,入鎮妖獄之時測試天賦,連第一個等級都沒有達到,但他所展現出的戰力與修鍊速度,卻幾乎已經達到了『天驕』的等級。」

「所以你想讓我准許他修鍊十二經絡自在經?」燕瀟羽眉毛挑了挑,語氣加重幾分。

「是!還望鎮北王准許。」

「你可知道,十二經絡自在經並不是我人族在萬族骨骼紋路之上研究出來的,而是在一處遺迹中偶然發現的傳承,傳承石几乎已經快要耗盡,用一次少一次。」

「卑職知道!正因為如此,卑職才不想蘇葉錯過這最關鍵的機會。」賀天抬頭望向燕瀟羽。

人族修鍊法有限,而自那些異族骨骼脈路之上研究出的寶術並不能書寫成文字。

而是將那些處理過的符文雕刻在一個個傳承石之上,供人族修者參悟。

這些傳承石是有次數限制的。

當傳承的次數用完,便會碎裂。

當然,碎裂之後,那些研究人員可以再次將那些符文寶術刻在新的傳承石之上。

但這『十二經絡自在經』不一樣,他是人族先賢偶然間得到。

它的傳承是獨一無二的,人族再難刻出第二個。

是真的用一次少一次。

雖然這些年來,人族已經在儘力修復傳承石,希望它可以多傳承幾次。

甚至,他們更是弄出了很多可以傳承一次的副本。

但依然架不住傳承石的碎裂。

最後,在得到一定量的傳承石副本之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