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18 日

話音落下,他周圍人紛紛神色好奇,道:「你說的這麼肯定?難道你認識這青衫少年不成?」

那錦衣男子神色一傲,眼神流露出一絲敬佩,道:「此人,就是以一人之力,將一尊霸主勢力攪得天翻地覆的那個傳說中的人。」

「傳說中的那個人,林寒!」

當聽到那錦衣男子將青衫少年的身份說出來后,所有人都是震撼得眼珠子都是差點掉下來。

不少人張大了嘴。

林寒!

這個名字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如今整個雪州大地上,一個叫做林寒的奇才,隱隱間他的名氣,已經能夠與成名已久的大晉六傑媲美。

「怪不得這青衫少年這麼恐怖,原來他就是傳說中的那個林寒!」

「怪不得,我就知道是他!不然不可能突然間就冒出來一個這麼變態的傢伙!」

「乾坤劍宗真的是虧大了,這麼一個逆天的才俊,絕對超越了那個楚驚才,但結果卻是被逐出了宗門,真是讓人唏噓不已。」

……

這一刻,所有人的眼神都是盯著林寒,男子露出敬佩的目光,而女子,要麼是充滿崇拜,要麼是暗送秋波。

https://tw.95zongcai.com/zc/40247/ 「林寒!」

一座靈塔的塔尖上,戰天涯一襲金色大袍,緩緩站起身來。

聽到林寒這個名號,連他都是忍不住心中暗暗震動。

他看著底下那青衫身影,眼神之中滿是凝重。

他從林寒身上,能夠感受到一種極致的危險,這種感覺,就算當日在楚驚才身上,都是未曾感受到的。

而此時,荒蕪廢墟中心某個殘破塔中,真龍府的大主事魯玉正站在那裡,蒼老的眸子也是劃過一絲原來如此的笑意。

「原來這小傢伙,就是這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那個林寒,沒想到這小傢伙的膽子還挺大的,直接就進入了真龍府中。」

魯玉搖了搖頭,感嘆了一聲。

畢竟天下人都知道,想要殺林寒的人可是不少。

擺在明面上的就有兩尊龐然大物。

一個屍閻殿。

另一個則是乾坤劍宗。

「聽說這林寒曾和蘿浮公主有過交集。」

魯玉呢喃一聲,「這個消息還是要上報一下晉帝,這種級別的天才,就算是蘿浮公主都是媲美不了,對我雪州整個武道界的意義重大……」

而此時,廢墟之中的刀輕揚掙扎著站起來,看著那青衫少年,身軀顫了顫。

「林寒?他竟然就是那傳說中的林寒!」

刀輕揚眼神生出一絲恐懼。

一個連霸主勢力都敢戲耍的狂人,他可是萬萬得罪不起。

林寒沒有理睬刀輕揚,而是轉身朝著九座靈塔區域走去。

「快看,林寒要去搶塔了。」

「不知道哪個人要倒霉了。」

「你們說這林寒會不會直接去挑戰戰天涯等人,畢竟天才的脾性都很古怪。」

……

不少人在背後都是指指點點,暗自討論。

不過讓他們略有些失望的是,林寒根本沒有去挑戰什麼強勁的對手,而是直接找了一個化龍境九重天的普通靈塔主人。

那是一個二三十歲左右的壯漢,古銅色的皮膚上,全部都是大荒中的祭祀圖文,看上去十分狂野和兇殘。

但當林寒走到他所在的靈塔之下時候。

這大漢忍不住暗罵了一聲倒霉。

這個小煞星,竟然找上了自己。

林寒看向那大漢,微微一笑道:「是讓我出手,還是你自己走?」

「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大漢看到林寒面容上的笑容,就像是在看到魔鬼微笑一樣,他腿肚子一軟,立馬從靈塔中走出,對著林寒拱了拱手后,便是進入了荒蕪廢墟區域。

對此,眾人並沒有感到什麼詫異。

如今林寒的身份已經暴露,這可是一位連屍邪雲這種大晉六傑人物都敢殺的狂人,誰敢公然與其作對。

眾人毫不懷疑,若這不是在真龍府,剛才刀輕揚與林寒對上,不可能僅僅是落敗這麼簡單,絕對逃不過林寒的殺手。

當林寒進入自己的靈塔時候,他就看到了兩個嬌俏侍女在門口等待。

「見過林公子。」

「見過林公子。」

兩個嬌俏侍女此時也得知林寒的真正身份,能夠侍奉林寒,她們感到無比榮幸。

「嗯。」

林寒微笑回應,隨即看向不遠處的一個真龍府侍衛,道:「我還有幾個追隨者在真龍府外,能不能讓他們現在進來居住?」

那真龍府侍衛眉頭微微一皺,道:「根據規定,真龍府中的天驕,必須要在真龍府中住滿三天,才能夠接納其他人進入。」

「多謝告知。」

林寒點了點頭,看來還要等上三天才能讓閻鬼、幻女和火龍駒進來。

不過就在這時候,林寒看到魯玉從遠處走來。

魯玉乃是真龍府的大主事,他看了那真龍府侍衛一眼,出聲道:「這位小兄弟的身份已經全部驗證完畢,不需要再考察三天了,你去真龍府外,將這位小兄弟的追隨者全都接引進來。」 「是,主事大人!」

那真龍府侍衛恭敬出聲,隨即轉身離去。

不過這侍衛在轉身的瞬間,卻是深深看了林寒一眼。

顯然,他已經知道,林寒在他們真龍府的主事大人心中,佔據了足夠大的分量,主事大人既然肯為他破例。

不到片刻的時間,林寒所在的靈塔之外,走來了三道身影。

正是閻鬼、幻女和火龍駒。

至於小白,這段時間一直在四聖圖小世界深處,不知道在忙些什麼。

不過林寒聽小白在體內嘮叨,似乎小白在赤蛟魂皇的寶庫中,找尋到了什麼特殊的材質,能夠修復四聖圖。

四聖圖對於林寒而言,有著巨大的用處。

若是四聖圖得以修補,林寒知道,自己將會比其他人多出將近十倍的修行時間。

因為四聖圖中的小世界時間流速,要比外界慢得多。

將閻鬼、幻女和火龍駒接入靈塔之後,林寒便是進入靈塔深處,開始默默修行。

地面之上,印刻著一道道繁雜的紋路。

這些紋絡之上,散發出淡淡的靈光,方圓百里之內的靈氣,全部都被聚集到了一起,如同一片海浪大潮,不斷湧入林寒的身軀之中。

「太古龍帝訣!」

林寒默默運轉功法,不斷淬鍊身軀,壯大自己丹田中的靈力。

除此之外,林寒也是在消耗魂力,以黃金神火,來參悟時空老人留給他的時空魂師傳承。

魂武雙修,才是正途。

不過不到關鍵時刻,林寒不會暴露出自己還是一個魂師。

因為在整個靈武大陸上,甚至是整個靈界大地上,魂道和武道,不可能同時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

林寒知道,若是自己的這一點秘密暴露在了世人眼中,恐怕有著無數老怪物會將自己當成實驗對象,想想都覺得可怕。

所以,要想在雪州真龍會上傲視同齡一輩,林寒現在的主要目的,還是儘快壯大自己的武道修為。

畢竟,他現在才不過化龍境七重天。

林寒有著自信,若是自己能夠踏入化龍境九重天,甚至是半步聖境,他連一位初階陰陽聖境武者都能夠搏殺。

修行塔中,靈氣比外界濃郁百倍,再加上周圍的靈晶,林寒體內的靈力在不斷壯大中,快速無比。

整整三日,林寒都是在閉關中度過。

「嗡!」

突然,林寒睜開了雙眼。

他背後虛空中,一條黑色的龍魂顯現而出,正是黑暗武魂。

此時武魂周圍,有著九道黃色魂環,七道白色魂環。

代表著林寒如今的武魂等級,位列玄級七階。

相比於三日前的玄級二階,整整提升了五階。

原因很簡單,林寒當日和刀輕揚交手的時候,直接釋放吞噬旋渦,將刀輕揚的赤龍武魂給吞掉了,因此得到了巨大的滋補。

這種提升方法極為迅速,但林寒卻是無法過多使用。

若是讓別人知道了,他的武魂能夠吞噬其他人的武魂,從而壯大自己。

林寒很確定,自己恐怕會引起所有人的敵視。

因此,林寒覺得自己還是去尋找能夠提升武魂的天材地寶,這樣更方便和安全。

不過林寒暫時卻是不急,他繼續閉上雙目,吞噬源源不斷的磅礴靈氣,開始衝擊更高層次的武道境界。

而就在林寒在真龍府中默默修行時。

……

大晉皇都的某處府邸,雕樑畫棟,富麗堂皇。

一看就知道是某個大家族府邸,到處都是森嚴的守衛。

此處,正是大晉八大門閥『荒獸門閥』傲家所在地。

傲家三少爺傲無寒,在真龍府外的廣場之上,被林寒斬斷一臂的消息,讓整個傲家都是發生了大震動。

府邸深處,一座大殿之中。

一道道身影沉默不語。

這些人,都是荒獸門閥傲家的骨幹。

今日家主傲風,將所有人都聚集一堂,就是為了商討有關傲無寒被斬斷一臂的事情。

鄉村小仙醫 若是尋常人,敢對傲無寒如此,恐怕早就被荒獸門閥派出強者,前去追殺,將頭顱割下帶回來了。

但斬斷傲無寒一臂的,卻是林寒。

以林寒如今的名聲和資質,一旦進入真龍府中,真龍府上層的強者絕對會全力保護他。

https://tw.95zongcai.com/zc/56088/ 縱然荒獸門閥底蘊無比深厚,但想要殺林寒,卻是無比艱難。

大殿上方,家主傲風端坐在上面,眼神有些冷沉,掃視底下一眾人,道:「無寒這孩子,是我傲家資質最為強橫的天驕,但他如今在外卻是被人斬斷一條臂膀,甚至是無緣雪州真龍會,此等奇恥大辱,你們說該如何處理?」

無寒,自然是傲無寒。

他乃是荒獸門閥中的第一天驕,若是在雪州真龍會中大放異彩,必定也會給整個荒獸門閥帶來巨大的榮耀和好處。

此時傲無寒被林寒廢掉一臂,傲家之人,尤其是傲無寒的父親傲風,簡直是心中陰沉到極點。

他們傲家好不容易出了一個絕世天驕,這個絕世天驕還是自己的親生兒子。

但現在,一切都是化為了泡沫。

傲無寒雖然能夠重新接上手臂,但其武道已經出現缺陷,再也沒有資格和其他同齡一輩的絕世天驕相爭鋒。

「家主,讓我等帶領傲家十萬私軍,將真龍府團團圍住,我就不信真龍府不把林寒那可惡的小崽子給交出來。」

一個神色帶著激進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他一聲大鎧,手中握著一柄長刀,渾身殺氣四溢,顯然是一個鐵血殺伐之人。

「沒錯,那林寒小崽子欺人太甚,惹了屍閻殿,惹了乾坤劍宗的青帝盟,現在又來惹我荒獸門閥,這種人就該死。」

眾人紛紛出聲,眼神都是有著殺意。

不過眾人的話語,並沒有讓傲風最終下定決心。

他看向不遠處一個一直靜靜端坐著的白髮老者,語氣帶著一絲恭敬道:「老祖,您說這件事情該怎麼辦?」

白髮老者是傲家上上任的老家主,已經活了將近一百多年。

此時他聽到傲風的話音,滿是皺褶的眼皮緩緩睜開,聲音沙啞道:「傲風,你的兒子,和整個傲家,哪個更重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