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說他想要彌補也好,他只是想見見兩個孩子。

李強作為好哥們,可以提醒簡長生不該去想王允梅,可卻沒有資格去要求他連孩子也不要想。

李強臉色深沉,只好道:「你那兩個孩子,我見著了。」

當日在派出所,簡艾和簡煜兩個人都在,他知道那是長生的孩子,還特意多看了幾眼。

簡長生一愣,反應過來連忙問:「真的?他們怎麼樣?還好嗎?」

一想到在派出所被簡艾敲詐了三百萬,李強到現在都恨得牙痒痒。

當下嘆了一口氣,皮笑肉不笑的嘆道:「好,好得很!」

簡長生現在滿腦子都是兩個孩子,並沒注意到李強語氣里的異樣,聞言連忙追問:「快跟我說說,他們長什麼樣子,像我嗎?」

「兒子像你!」

李強輕聲道:「兒子應該十八九歲了吧,個頭足有一米八,長的像你年輕的時候,濃眉,眼睛又亮又有神。」

「真的?」簡長生一聽,激動壞了,就好像自己見到簡煜了一樣。

而後又追問:「女兒呢?」

「女兒……」李強想了想,簡艾的樣子他記的清楚,卻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形容。

簡長生瞪著眼睛看他,半晌才聽到李強才幽幽的道:「像你也不像你,像梅子又不像梅子,有你們兩個人的輪廓,但沒那麼明顯。」

簡長生心裡一喜,有輪廓在他心裡四捨五入就等於像了。

兒子女兒都像他,想想就高興。

見簡長生的表情,便知道他心裡高興,可李強還是不得不多說一句:「你作為父親想見孩子無可厚非,可你離開時一個才兩歲,一個在肚子里,倆孩子知不知道有你這麼個人都未必,你得經過梅子同意才行!」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驚人之變

唰唰唰!

無數道綠色光影枝條,爆射而出,鋪天蓋地,直接落入了秦南的體內,將秦南的九顆武樹,層層纏繞,一股股的磅礴巨力,從這些枝條上,瞬間震蕩開來!

雖然眼前此人,超越了武道規則,具備了九顆武樹,而且融合九顆武樹,也是一個驚人的想法,但是它乃蒼嵐之樹,有著自己的傲氣,是絕不可能,讓區區武樹,與它融合!

秦南的眼神,頓時一冷!

既然如此的話,那就用實力來說話吧!

「武樹共振,其意碎天!」

秦南心中長嘯一聲!

他體內的九顆武樹,頓時爆發出來了強大的戰神之意,以及一股崩滅之意,將那纏繞而來的樹枝,紛紛絞成為了粉碎!

不只是如此,尤其是那八顆戰神之樹,像是被觸怒了一般,一道道恐怖的戰神之意,席捲而出,闖入了這虛幻的意志空間中,化作了八道青色驚天神劍,對著蒼嵐之樹的意志狠狠斬下!

縱然八顆戰神之樹的意志,現在還很弱小,遠遠無法與蒼嵐之樹的意志相比,但它仍舊是戰神的意志,上至九天,下至蒼嵐,沒有任何一物,可以讓它臣服,讓它破碎!

「嗯?你這八顆武樹,竟然如此奇特?」

蒼嵐之樹的意志,露出了抹驚意。

它在蒼嵐大陸上,經歷了無窮歲月,自然見識過了無數種神樹,無數種不同的武祖之樹,但是它還從未見到過,像這八顆戰神之樹一樣,如此弱小,意志卻如此恐怖的武樹。

「斷天刀!」

秦南的右臂,瞬間碎開,化作了一柄恐怖之刀!

「斬!」

秦南身形一閃,持刀揮下,一抹恐怖的刀光,吞天而出,彷彿要將眼前這蒼嵐之樹的意志,一分為二!

「笑話!區區刀意,能耐我何?」

蒼嵐之樹的意志,回過神來,毫不遮掩自己的不屑,緊接著無數道綠色的枝條,交織而成,形成了一把恐怖的大劍,徑直劈下!

轟!

一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

只見到那恐怖大劍,在那刀芒之下,層層破碎,毫無阻擋!

「這……這是什麼刀?」

蒼嵐之樹意志的聲音,終於動容了。

因為它敏銳的察覺到,這把刀的鋒芒,甚至可以將它這股意志,直接斬碎。

「此乃斷天刀,上斬天,下斬地,萬物皆斬,哪怕你是蒼嵐之樹的意志,也是一刀必斬。」秦南氣勢如虹,喝道:「蒼嵐之樹,我知你受壓於南天門,而南天門與我有生死大仇,若你助我一臂之力,融合九樹,有朝一日,我定然碎開南天門,替你報仇。」

蒼嵐之樹的意志,陡然沉默下來,彷彿在思考著什麼。

「你真與南天門有生死大仇?」

過了良久,它才緩緩問道。

「那是自然,我敢對天地起誓。」

秦南見到它有所鬆動,也微微鬆了口氣,雖然他對付這蒼嵐之樹的意志,不在話下,但是打碎了蒼嵐之樹的意志,對他而言,根本沒有一丁點的好處。

「既然如此,那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

蒼嵐之樹意志沉聲道。

「多謝前輩。」

秦南聞言一喜,抱拳拱手道。

「你且敞開心神,我現在便以意志,加持你九顆武樹,釋放這塊蒼嵐之樹碎片的力量,融入武樹之中。」

蒼嵐之樹的意志說道。

秦南立刻點頭,照他所說,將自身心神,直接敞開,不在有任何的戒備防禦。

突然間,整個蒼嵐之樹的意志,化作了一抹滔天綠光,沖入了秦南的腦海之中。

一道大笑聲,也隨之響起。

「哈哈,與南天門有生死大仇?就算你對天地發誓,我也不會信你,南天門使用這樣的手段,已經用多了!現在我乾脆奪舍你,你的九顆武樹,以及那把斷天刀,屆時都是我的了!」

原來它剛才只是故意妥協,想要讓秦南上當。

秦南見此一幕,搖了搖頭,道:「前輩,我勸你,最好還是別嘗試奪舍我。」

蒼嵐之樹算計他,他為何沒有察覺?

因為他根本不用擔心被奪舍,所以才不會有這方面的戒備。

「勸我?你還是三歲小孩嗎?你放心,若你是真的與南天門是生死大敵,等我完成我的大業之後,我自然會離開你的身體……」

蒼嵐之樹的意志冷笑道。

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一抹恐怖的光芒,在秦南識海內,驟然綻放開來。

那一直沉寂的銅鏡,在這剎那,覺醒出來了恐怖的威壓。

不只是如此,秦南丹田之中的神秘金印,還有他手腕上的三生紅繩,此時此刻,也閃爍了古老的靈光。

「這……這是……難道……難道你是她的三生劫?」

蒼嵐之樹的意志,充滿了震撼。

眼前這一幕,它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

「蒼嵐之樹,我念你昔日出手相助,今日便不震碎你的意志。秦南將融合九樹,史無前例,你助他一臂之力,未嘗不是好事。」銅鏡中的神秘女子,聲音冷冷說道。

蒼嵐之樹的意志,陡然沉默了下去。

若說它開始懷疑秦南,但是現在,根本不用懷疑了。

而且,仔細想想,她說的也沒有錯,超越了武道規則的九顆武樹,以及那神秘強大的八顆武樹,還有那把恐怖的刀。

雖然秦南尚未證帝,但是這足以看出,秦南的強大和潛力。

更何況,秦南還是她的三生劫。

她已經飛越蒼嵐大陸足足八千年,若是因為三生劫,重返蒼嵐,那將會帶來何等的驚人之變?

那時的秦南,又將成長到何等地步?

「好,我答應他。」蒼嵐之樹的意志凝聲道:「不過秦南,我有一個要求,無論你是否打碎南天門,有朝一日,我的傳人有難之時,你必要出手相助一次。」

「沒問題。」

秦南都沒有考慮,直接答應下來。

這個問題,哪怕蒼嵐之樹不說,等他碰上了,他也會出手。

因為融合九樹,對於他而言,實在是太重要了。

「悠悠古道,直上九天。古兮今兮,萬般修士,歷盡滄海,為求一窺,奈何大道已不存,奈何古樹已粉碎,蒼嵐豈是蒼嵐……」

蒼嵐之樹的意志,忽然長嘆而起,好像在回憶曾經的史詩,又像是在惋惜什麼,直到最後,它的低沉語氣,才突然一變。

「凝!」

蒼嵐之樹的意志,直接化作了滔天綠光,分別沖入了九顆武樹之中!

那枚菱形的木塊,也在這一刻,爆發出來了一股極其浩瀚玄妙的力量,流入了秦南的身體之中。

剎那之間,秦南整個人,開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李強的話如同一盆冷水潑下來,讓簡長生的表情瞬間僵在了臉上。

是啊,他離開的時候兒子才兩歲,女兒更沒有出生,孩子們知不知道有他這個父親都未可知。

當初自己離開的決絕,肯定傷透了梅子的心,梅子就算瞞著不說,那也無可厚非,自己更沒有資格去責備她。

想到這,簡長生瞬間心涼了半截,他其實並無其他非分之想,只是想見一見孩子,哪怕遠遠的看上一眼,就滿足了。

看著簡長生的神色,李強便知道他心中所想,當下不禁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出聲安慰:「你啊,別給自己太大壓力,見與不見他們都是你的孩子,未來的事兒咱們也不好多揣測,沒準哪天就見到了。」

簡長生沉默的點了點頭,這些年他都未曾試圖回去找過梅子和兩個孩子,一是老爺子那邊盯得緊,二是怕被喬淑儀發現,所以他一直對他們不聞不問。

後來喬淑儀給他生了兩個孩子,彌補了他心裡對簡煜和簡艾的遺憾和空缺。他本以為一切都會過去,新的生活已經向他敞開了懷抱。

殊不知,十幾年後,當他再次見到王允梅的時候,才如夢驚醒,一切只不過是他自欺欺人罷了,他心裡一直未曾真的放下過簡煜和簡艾,多年來的無視,全都是自己在掩耳盜鈴。

他是簡依依和簡以琛的父親。

同樣,他也是簡煜和簡艾的父親。

在他心裡,四個孩子有著同樣的分量,哪怕這麼多年來他從未見過簡煜和簡艾,可對孩子的愛,是他作為父親的本能,這一點他無法否認,也不想抗拒。

……

五一假期匆匆而過,學生們大多趁著假期的時候出去旅遊,回到學校的第一天,大家臉上都洋溢著笑容,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說一些旅遊途中的趣事。

「小艾!」

簡艾正在公交站等車,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不用看便聽出了這是冠桃的聲音,簡艾當下面露淺笑的回過頭,沖著飛奔而來的冠桃招了招手。

冠桃跑至近前,大口的喘了兩口氣才道:「終於看見你了,你這七天都幹什麼去了?我去你家找了你三次,都沒人!」

簡艾聞言,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對不起啊,我出去玩了,忘記告訴你了。」

「出去玩了?自己一個人?」冠桃當下一愣,她和簡艾從小一起長大,簡艾平時放假可從來沒有出去玩的時候,基本都在家呆著。

「和佳馳,還有別人。」簡艾應到。

原來是和姚佳馳一起,冠桃當下便自動將簡艾口中的別人想成了家長,輕輕點了點頭:「怪不得,我說家裡一直鎖著門。」

簡艾本想直接告訴冠桃她去了澳門,畢竟冠桃是她最好的朋友。可話到嘴邊她又咽了回去,心裡覺得現在還不是時候,等過一陣自己的一切情況都穩定了,再告訴她也不遲。

兩人在路邊等了一會兒,公交車便來了。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凜然龍月私會

只見他的肉身,都被一股綠光包裹,渾身皮肉、血液、骨骼,都增添了一縷縷玄而又玄的氣息,與這片天地,以及與世間所有萬物,多了一種難以言喻的親切感。

緊接著,是他的九顆武樹。

崩滅武樹層層暴漲,達到了十丈,達到了武祖巔峰。

剩餘的八顆戰神之樹,則是連連生長,達到了八丈的地步。

一塊小小的蒼嵐之樹碎片,直接讓他全身的戰力,飛升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

除此之外,八顆戰神之樹也好,崩滅武樹也罷,那所有的樹榦、枝葉上,都增添了一道道綠瑩瑩,奇特無比,宛如大道般的紋路。

原本互相之間,水火不容的九顆武樹,此時此刻,都有了一種相同的氣息,不在排斥,反而是互相親近。

「斷天大帝果然說的沒錯!」

秦南見到這一幕,眼中露出了抹驚喜之色。

若是按照這樣下去,他只要找到足夠的蒼嵐之樹碎片,九顆武樹之間,在保留自己意志的剎那,也會全部同化,到時候就可以順其自然,融為一體。

然而,令秦南萬萬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

他那沉寂許久的戰神之魂,在他的背後,驟然懸浮而出,那奪目璀璨的五道紅光,竟然在這時變成了六道紅光,那可怕的戰神威壓,變的更加劇烈。

「這是……」

秦南眼中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