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說罷,他第一個帶頭向前走去。 在神域中豪門與大家族偶有爭端,但很少會發生大規模的戰爭。

時間海上的豪門會維護整個神域的穩定……

神域中的神城數量眾多,大部分都是由二線和三線家族掌控,而這些一線家族和二線家族往往都隸屬於那些豪門。

所以神域中的各大豪門實際上是通過這些一線,二線家族掌控了九成的神城。

陷落在巨坑中的骨玉神城是一座中型神城,保護著這座神城的是一塊百誡石板,這骨玉神城原本掌控在二線家族何家手中。

而何家則每年要向一線家族魯家,繳納神武幣。

至於魯家,則屬於扶桑神木腳下的一線家族。

東極扶桑。

日出東方,每一天太陽都會在扶桑樹的上方照常升起。

作為神域中的四大神木,這棵高達萬億丈的神木也經歷了無數歲月的變遷。

如今扶桑神木已被東方家所佔據。

背靠著扶桑神木,整個東方家掌控了大大小小數百個域,數以萬計的神城,無數神民,證神武者,真神……

甚至一些擁有亞聖的一線家族,一樣也要臣服!

沒有誰敢冒犯東方家的屬地。

一座骨玉神城算不了什麼,但整個神城忽然陷落消失,這等詭異的事件,還是引起了東方家的注意。

所以才有了這一隊人馬的探索……

「先觀察一下吧,」隊伍中一名中位真神觀察者周圍的環境,小心翼翼的說道。

「對,鬼知道是什麼力量讓這神城陷落!」

即使是一座神城塌陷下來,也不可能讓那些真神們死絕,雖然大部分真神不會飛行,但在這等塌陷之下,受傷都是小概率事件。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但現在這座骨玉神城中幽靜的可怕……

從天坑上方折射進來的陽光,如同一同薄紗籠罩在神城之上,借光之下,看不清楚神城內部的情況,反而更增添了幾分神秘和詭異。

「不用觀察了,要快一些才對,」為首的那名青年回頭露出燦爛的笑容。

隊伍中有人不高興了,另外一名中位真神將頭蓬掀了下來,沉著臉說道:「天劍,上面的命令不得違抗,你第一次執行任務就要擅自行動,不怕處罰嗎?」

那名叫天劍的中位真神回頭笑了笑,搖頭說道:「不怕,」說完身形一閃,拖拽著那黑色的斗篷,化為一道黑影一躍而上,從骨玉神城的一道城牆裂縫中鑽了進去。

「我們也跟上去嗎?」

「天劍那小子有些奇怪……」

「不管他,等回去后必須告他一本!」

其他的中位真神們在城牆外猶豫了一會兒,才紛紛跳上了城牆,進入了骨玉神城中,但他們已經尋覓不到天劍的身影。

那名叫做天劍的中位真神進入了骨玉神城后,臉上的笑容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警惕認真之色。

「嗖!」

他身形驟然一彈之下,徑自跳上了一棟建築的頂部,隨後豎起了食指,朝著前方眯起了眼睛。

石板的作用範圍是呈圓形朝著四面八方擴散的。

所以幾乎所有的石板,都安放在神城的中心,而且神域的神城造型大多數圓形,這樣能最大限度的利用石板覆蓋的範圍。

「距離……夠了。」

測量完畢后,他喃喃說了一句。

隨後他便伸手從手中掏出了一支小小的火摺子。

這火摺子的造型很獨特,看材質並不像是木材,而是一種黃澄澄的金屬。

「逢!」

自天劍的手中燃起了一道火焰,輕輕在火摺子的頂端亮起來。

「噼噼啪啪……」

這金屬一般的火摺子竟然開始燃燒,輕微的炸裂,同時化出一點油綠色的奇特光芒……

天劍點亮了這火摺子的瞬間,就化為一陣風兒,朝著骨玉神城的中央急沖而去!

一路直上,他以極為靈巧的姿態在各種形狀的建築中上串下跳。

「咯……」

「咯……」

當他衝出去后,潛伏在骨玉神城中的一些東西也開始蠢蠢欲動。

若是仔細觀看,可以發現在牆壁上,裂縫中,密密麻麻分佈著無數只黑紅相間的蚰蜒。

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折射在這些蚰蜒身上,也能反射出它們錶殼上斑斕的色彩,這種蚰蜒蘊藏的劇毒,即使是對真神都是致命的威脅。

看得出來,這些黑紅相間的蚰蜒很想一擁而上,將天劍吞噬的乾乾淨淨。

可它們似乎極短畏懼天劍手中的火摺子,不僅沒有撲上來,反而紛紛避讓……

數十個呼吸的時間,在天劍全力狂奔之下他就到了這座神城的中央。

只見他縱身一躍而上,就踏入神城中央的樓閣之中,對準其中的一道牆壁重重一拍,就將那實心牆壁轟然拍碎。

這牆壁之後是一個沒有封頂的天井,無數只黑紅相間的蚰蜒的都聚集在天井之中。

天劍將手中的火摺子向天井中輕輕一拋,隨後自己也跟著跳了進去。

「沙沙沙沙沙沙……」

那些黑紅相間的蚰蜒紛紛朝著四面八方爬開,眨眼之間消失的乾乾淨淨。

天井的底部就出現了一塊青色石板……

「嘭!」

天劍穩穩站在了天井地步,雙目望向這塊石板,雙目中流露出一絲喜色。

十誡石板,百誡石板和千誡石板實際上都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武器,只需要修改石板上的規則保護自己,就能憑藉石板中的力量禦敵。不過大多數人擁有這些石板后,都會交給自己的家族,依託這些石板建立一座神城。

只有神城能夠源源不斷的賺取神武幣,將這些石板當做武器,顯得有些浪費。

天劍找到了石板后,並沒有將它從地下拔出來,他目光中的喜色漸漸發生了變化,瞳孔的深處閃爍出一絲飢餓而貪婪的神色,隨後一把抱住這塊石板,竟然開始啃噬起來!

神域中所有的石板的來歷都不明。

現在所破譯的金色梵文中,也沒有這些石板的任何線索。

而這些石板無法被煉化,也無法切割。

無數個神紀元以來,哪怕是一塊十誡石板也沒有被破壞過!

但天劍一口咬在石板上,竟然硬生生的將石板咬下了一塊,放在嘴巴中快速咀嚼,隨即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火摺子熄滅了,那些黑黃相間的蚰蜒又怕了上來,見狀,天劍再度點燃了一根火摺子,繼續吞吃著那塊百誡石板……

「啊!」

骨玉神城中響起一連串慘叫聲。

那些中位真神們進入神城后,就遭遇了那些黑紅相間的蚰蜒襲擊。

這些蚰蜒的毒性十分可怕,一旦被其咬中,即使是中位真神也撐不了幾個呼吸……

轉眼之間,二十多名中位真神紛紛中毒隕落。

無數蚰蜒形成一片黑紅相間的海洋,將他們後退的道路堵死。

他們唯一的去路,就是方才天劍用火摺子開闢的那條路,剩下的真神們只能沒頭沒腦的朝骨玉神城的中央衝去。

最終……

只有一名中位真神擺脫了那群蚰蜒,衝上了神城的中央樓閣,穿過了那扇牆壁。

低頭之下,他就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一幕。

「天劍,你,你在吃什麼……」

那塊百誡石板在天劍的吞吃之下,已經被啃掉了一半了,他抬頭微微一笑,「石板啊,要不要來一點!」

「你,你到底是誰!」那名中位真神意識到了什麼。

「知道了又如何,反正你們都回不去了……」天劍搖搖頭,繼續低頭啃噬那塊石板。

隨後中位真神就感覺後背一痛,傳來一陣強烈的麻痹感,渾身上下都失去了知覺,隨即就被密密麻麻的蚰蜒所覆蓋。 不一會兒,天劍將那塊石板吞吃得乾乾淨淨,拍拍手站了起來。

看著那名中位真神的屍身,那雙英氣逼人的雙目中流露出一絲無奈之色……

眼前發生的這一切與他的本性相悖。

但他既然已踏上了這條路后,信念已化為堅鐵,再無可能有絲毫動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目標而行進,途中的任何障礙都會毫不留情的剷除!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開 「從宏觀層面來說,你們……也算是為了這條破船而犧牲吧,」他喃喃地說道。

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從背後傳來一個極為細小而脆弱的聲音。

「救,救救我……」

聽到這個聲音,天劍目光一閃,眉頭一皺。

豁然轉身之下看到牆壁上出現了一個小孔,就是從這個小孔中傳來一絲微弱的聲音。

「高階的斂息術?還是擁有特殊的斂息法寶?」

以他敏銳的洞察力,如果天井另外一側的牆壁中有一個大活人,不可能會被他遺漏,除非那人隱匿的手段極為巧妙。

在轉身的同時,他雙目中流露出一絲殺意,順手在牆壁中輕輕一拍。

牆壁垮塌……

在這牆壁的夾層中有一個半人高的空間,就在這空間中,一名十五六歲的女孩蜷縮在其中。

這女子身披一件薄紗,抱著自己的雙腿瑟瑟發抖,胳膊上,雙腿上都有不少擦傷,還蒙了許多灰塵,臉孔倒是極為漂亮可愛,特別是那雙眼睛出奇的大,只是雙瞳無神,似乎經歷了極度的恐懼后,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如同一隻被拋棄的娃娃。

「這層薄衫……」

他伸手將她身上覆蓋的薄紗揭了下來,伸手輕輕捻了捻,「的確是很稀有的至寶,一線家族也不見得能擁有……」

「救救我,求你……」

女孩再度央求道。

「你看到了?」天劍盯著女孩問道。

女孩抿抿嘴,她意識到了什麼,連忙搖搖頭,「我什麼都沒看到!」

聽到這話,天劍盯著她笑了笑,隨後將那薄紗覆蓋在了她身上,「你在撒謊,我救不了你,再見。」

隨後天劍輕輕後退,一躍而下就順勢爬上了那個天井,消失在她眼中……

女孩的身體更加僵硬了,她雙手環抱著膝蓋,滿是灰塵的一雙長腿緊緊併攏,雙目中滿是無助之色,嘴巴死死的抿住,害怕自己要哭出聲來。

她不該向這個人求救……

他竟然能吃了百誡石板,而且他並沒有救人之心,那斗篷人他明明是可以救的。

現在他拿走了幻羽輕紗,自己的氣息再也沒有辦法屏蔽,那些可怖的蟲子……

「沙沙沙沙沙沙……」

從天井的上方傳來一陣讓她心悸的聲音。

那聲音如死神的腳步,一點點的向她靠近。

「霍大師死了,簡護衛也死了,我也會死……」

她害怕極了。

三天前還是嗑家團圓,她還是掌上明珠,眾人環伺,現在就要孤身一人面對這樣的恐懼。

「沙沙沙……」

那些黑紅相間的蚰蜒再度順著牆壁爬了下來,順著被天劍擊碎的大洞緩緩爬向那女孩。

她閉上了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在心中安慰自己,也許死並不想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可怕……

就在這時候。

「啪嗒……」

有什麼細小的東西墜到了天井的地步。

「噼噼啪啪……」

女孩睜開了眼睛,她就看到了一點晶亮的火光,那些火光如焰火一樣,不斷發生著細小的炸裂聲。

「沙沙沙沙……」

當那個火摺子被扔進井底的剎那,所有的蚰蜒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對那火摺子退避三舍,瘋狂的向四面八方逃竄,天井中密密麻麻的蚰蜒眨眼之間走了個精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