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說罷,伯頓母左手一招,只見漫天的黑暗元素肢解開來,然後黃光透亮,如大地蒼茫,緩緩凝聚出一條五指分明,堪比山峰的擎天大掌,狠狠向門薩按壓下去。

黑影籠罩而下,好似一塊無邊大的天幕覆蓋下來,門薩踏著凝滯成實質的虛空,急速撤離,大地元素騰挪緩慢,眼看是追不上了。

但就在這時,伯頓母狠狠往這邊一指,漫天黃芒變作道道虛空青絲,周身輕盈如無物,很快就追上正在奔逃的門薩,然後猛地凝成實質,再度變成遮天大手抓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門薩知道自己是逃不出去了,於是運轉全力,雙眼紅芒艷艷,幾乎噴火,將這隻大手盯住,再度將散亂的元素凝成一塊,變成星芒點點,紛紛雨落下去。

伯頓母哼了一聲,好像跟門薩耗上了,他手段不變,再度凝聚出一隻遮天蔽日的大手,五指張開,狠狠向下抓了下來,幾乎將整片大地都蓋住了。

門薩連著解開了三次攻襲,但很快就眉頭一皺,發現自己的鬥氣幾乎消耗一空,而伯頓母此時卻神色不變,眼見就要展開第四次攻擊,顯然還有餘力。

「這傢伙打算耗死我啊!我的鬥氣量,根本比不過亞聖騎士,這點被他給發現了!」

門薩猜出真相后,自然不能如他所願。

虛空飄過火焰,他的身形瞬間消失不見。

再見時,已經出現在伯頓母背後,拔劍砍了過去。

「原來你還是空間騎士啊?」

伯頓母顯然認錯了,但這並不妨礙他做出防禦手段來。

只見他「嘭」地一下炸裂,散成漫天黑色煙霧,。

這些黑色煙霧具靈性,向四面八方逃散出去。

門薩冷哼一聲,手中劍嗡嗡而鳴,劍光清冽如冰。

這時候的他,人與劍合,不用眼睛去看,就能發現敵人的要害。

劍法更是奇准無比,一路往藏著伯頓母靈魂的黑暗元素刺去。

傳奇劍師巴斯塔之所以聞名天下,那就是死在他劍法之下的強者,實在是太多太多。

這其中不乏強悍至極的亞聖騎士,甚至是修鍊出靈魂元素化這等絕技的頂級亞聖騎士,但他的劍法從未出錯。

因為從始至終,巴斯塔的劍法都是直刺敵人心魂。

門薩自然不可能達到這種神乎其技的程度,但在用心修持之下,還是能短暫用出一兩次這等絕技。

沒見過這種陣勢的伯頓母瞬間慌了!

他顧不得形象,裹挾著靈魂的黑暗潮流死命往外逃去。

同時一邊大吼道:「你們TM還不快過來幫忙?」

貴妃每天只想當鹹魚 對於德倫公國的黑暗強者來說,尊嚴什麼的,完全沒有性命重要。

伯頓母如今就是這樣,一見情況不對,立馬大叫救援。

見老大撐不住了,底下的小弟頓時發出陣陣鼓噪。

其中有數個白銀大騎士踩踏虛空,飛馳上天,向門薩衝刺過去,企圖救主。

然而他們可不是伯頓母這樣的強者!

門薩一瞪眼睛,運轉「神血生命體」,瞬間眼膜腥紅如雪,直接將他們體內的鬥氣凝成「鐵塊」,令人難以動彈。

但正因為他們的拖延,伯頓母和門薩拉開了一段好大的距離。

前者仰天嘶吼,發出短促的信號波,遠處有龐大魔獸響應,驚起如雲的飛鳥。

能界異界化,是大多數高級超凡騎士都會研習的技能。

因為這能快速催生一強者級魔獸,與自己並肩作戰,決戰大敵。

顯然,精通各種上位神賦異稟的暗雷亞聖騎士伯頓母,也研習了這一技能。

並且將之修鍊到一定境界,能夠召喚出超階魔獸前來作戰。

如果再拖延下去,等那隻超階魔獸趕過來,只怕倒霉的,就是門薩了。

想到這,他不再猶豫,咽下含在舌根底的三滴「黃金血」,在瞬間晉級焚燒大騎士。

緊接著,門薩發動黃金領域,頓時輝煌燦爛,榮耀加身,好似披加了一層極度威嚴的黃金盔甲,他本人更是氣勢大漲,鬥氣更是激增十倍,目光凝聚,全力施展「神血生命體」。

虛空凝滯!元素鈍化!靈魂凍結!法則擱淺!

在這道目光下,好似時間都停止了一樣。

伯頓母反應不及,僵在原地,只能看著門薩衝過來。

後者用燦燦發亮的利劍,斬碎了猶如雲霧升騰的黑暗元素,順帶攪碎了其中的靈魂。

門薩抓入崩潰的黑霧當中,忍著全身經脈的劇烈疼痛,再度施展超凡之力。

六十九滴環繞黑暗魔性的黃金血如飛星般環繞在門薩周邊,如此令人陶醉,竟然令喧囂的戰場都為之沉寂。

「吸收異種能量!成功覺醒上位神賦異稟——究極生命體,可在六大元素之間相互轉化!」

「神聖真眼」的提示,讓門薩精神為之一震,他總算再次得到一強力的上位神賦異稟。

而且不同於黃金領域這種大範圍絕招,「究極生命體」專門用來戰鬥,對個人實力提升巨大。

「雖然除掉了伯頓母,但麻煩還沒有解決!」

門薩此時的臉色隱隱有些難看,畢竟剛剛拼殺了一位強大至極的亞聖騎士,鬥氣消耗嚴重,現在的他,實際上已經是個空殼子了。

而在腳底,還有三萬蓄勢待發的黑暗大軍,雖然在之前,他們顯得那麼不起眼,但現在,他們卻成了要命的閘刀,讓門薩的脖子感到生疼。

好在門薩到底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他很快就沉住了氣,環顧周圍一圈,虎目炯炯,無人敢與之對視,大聲道:「你們誰想效忠我?效忠門薩-溫格爾伯爵?」

群眾嘩然,他們沒想到門薩竟然在陣前勸降。

他這是怎麼了?

莫非一切都是騙局?

還是說這個人已經不行了,只是強撐著面子?

眾人腦中閃過萬千想法,眼神變得極其複雜。

但緊接著,一個狂暴的消息從門薩口中透露出來:「誰第一個受降,我就獎勵它三滴黃金血!」 草原上,一名女子漂浮在半空中,下方一群人倒在地上哀嚎,地面更是一片狼藉像是被炮火轟過一樣。

空中的女子,不,或許已經不能稱之為女子,因為她更像是一副快要散了架的骨頭架子,渾身上下沒有半點肉,但就是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骨架,身上卻散發著一股極其可怕的毀滅氣息。

「怎麼樣?被自己製造出來的武器對準自己的感覺怎麼樣?是不是悔不當初?」女子嘶啞的聲音響起,對下方的人而言卻有種敲響了喪鐘的感覺!

夜璃茉面露諷刺,看向下方的一片人,眸底不帶一絲溫度,這些人,都該死!就是他們毀了她原本平靜的生活!

現在,她不再是在研究台上任他們擺弄的小可憐,而是強大到一個意念就可以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的『武器』

蘇教授面露狂熱,對,這就是他要的完美的作品,一個強大到無懼任何武器睥睨天下的作品!「夜璃茉,你別忘了你還是我創造出來的! 重生之把你掰直 你這是在弒主嗎?」

蘇教授猙獰的咆哮著,或者說他早已經瘋魔了,根本無法面對這樣一個結果。

創造?夜璃茉眸中一抹暗紅閃過,戾氣瘋狂湧出「你找死……」手微微一動,便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將蘇教授甩到了一邊,蘇教授倒在地上后就像是受到了劇烈的撞擊,渾身抽搐,不停的吐著鮮血,一句話也說不出,直到——死亡。

『魔鬼!』目睹了這一幕的眾人心中紛紛出現了這兩個字,可這個魔鬼卻是他們親手所造!還有什麼比這更悲哀的事呢?

夜璃茉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在自己出手的那一瞬間,身體也在不可控制的衰敗,也是,怎麼可能會有真正完美的作品?她一旦開始使用這股力量,她的生命也就走到了盡頭,可即便如此她也要讓這群人把命留在這,哪怕拼了這條命!

夜璃茉不再同他們廢話,直接出手,反正她也活不了了,乾脆就同歸於盡吧!

夜璃茉體內那些不知名的能量開始躁動起來,瘋狂的涌動,以夜璃茉為中心,四周開始狂風大作,連天空都好像感應到了這股能量暗了下來。

夜璃茉很清楚她體內這股力量的威力,在這個世上還沒有什麼東西能與之抗衡!任何物體在這股能量下都會粉碎,他們也算是真正意義上的死無全屍了!而且是拼都拼不回來的那種!

「你瘋了!你這是要毀滅世界嗎?」其中一個人看出了端倪,面露驚恐質問道。

這股力量是他們從一具屍體上提取出來的,連他們都研究不出究竟是什麼,卻做了評估,結果表明,那個人體內的力量毀了這個世界都綽綽有餘!而現在,夜璃茉分明是毫無保留的把這股可怕的能量釋放出來!

夜璃茉並不作答,她也沒有力氣再說話,更何況,這個世界也不會被她毀了!她還沒有喪心病狂到那種地步,她要的,只是面前這些人的命!只是她有什麼義務為這些人解惑,讓他們認為自己製作的武器毀了這個世界不是更好嗎?

如果不是她時間不多,她絕不會讓他們這麼輕易的死去,這數十年的痛苦可不是他們死了就能夠抵消的!

——砰

那群人開始一個接一個的爆炸,然後是土地,再然後就是空中,方圓百里都受到了播及!

能量散去之後,這一片只剩下了滿目瘡痍,連一根頭髮都沒留下。

夜璃茉沒有算錯,這股能量確實不足以毀了這個世界,死的也只有她面前那幾個喪心病狂的人類而已!就連一些小動物,也早就聞風而逃了!她能毫無顧忌的使用這股力量也正是因為她那異於常人的感知能力。

夜璃茉親眼看到那幾個人化為飛灰之後,才任由自己被吞沒在那股能量之中!

龍組兵王 「爸爸,媽媽,我終於可以來找你們了!」在失去意識的前一秒,她好像看到了爸爸媽媽微笑著向她招手!夜璃茉嘴角微微揚起,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凌天大陸最東方,一名渾身鮮血的女子躺在地上已經失去了生機,周圍是一頭頭的餓狼,眼冒綠光,緊緊的盯著面前的美食,伺機而動!

那地上本來已經毫無氣息的人突然睜開了眼睛,那群狼見已經死了的人又突然活了過來,瞬間像商量好了一樣同時撲了過來。

夜璃茉來不及想為什麼明明她跟那些人同歸於盡了現在卻還活著,撒腿就跑,無論是什麼原因她還是惜命的!

所幸那些狼以為她已經死了沒有直接把她圍起來,倒還給了她一條生路,夜璃茉毫不猶豫的轉身往密林里跑。

那些狼見到嘴的獵物跑了,頓時怒不可遏,仰天長嘯一聲便追了上來。

夜璃茉跑了幾步才發現,她身上幾乎全是傷口,什麼鞭傷啊刀傷啊還有密密麻麻的針眼,除了這些還有好多她不知道是什麼造成的傷,如果不是她被關在研究室那十年早就習慣了疼痛,只怕現在已經被那些狼追上吞入腹中了!

夜璃茉邊跑邊想辦法,她現在身上血腥味這麼重,這密林中也不知道還有什麼,就算甩開了這些狼,也有可能被別的什麼東西給盯上。

「該死,在哪醒來不好偏偏要在這裡?還一醒來就被狼追,這運氣真是絕了!」

夜璃茉都要懷疑是不是她註定就是要死的,才讓她一次又一次都面臨生死關頭!還不如乾脆點,直接就別讓她活了!

吐槽歸吐槽,她腳下的速度卻是一點也不見慢的。

那群狼中領頭的見遲遲追不上這個小小的人類,眸中劃過一絲惱怒,大口一張,一團火焰呈直線射向夜璃茉,既然追不上那就燒死她好了!

夜璃茉感覺到身後突然出現一股熱氣,想都沒想往旁邊移了一步,剛移過去就看到身側劃過一團火焰,胳膊上還能感受到餘熱。撇了眼身後正惡狠狠的盯著她的狼,雖然很不科學,但……可能……大概……那團火不出意外的話就是它噴出來的!

夜璃茉深深的覺得她的世界觀遭到了挑釁,是意外嗎?感覺不像,因為……那頭狼已經又噴出一團火了!

既然如此,她也只能……繼續跑了!

「本姑娘就不信了,你那火還能是無窮無盡的?」

她體內原本膨脹的力量現在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但身體素質方面卻是成倍提升,最起碼跑了這麼久,她還沒怎麼覺得累!就是她身上的傷太礙事了,只要身上一直有血就如同裝了一個移動雷達,無論她跑到哪,都會被追上,要是能找到水就好了!

突然,前面亮了起來,夜璃茉看見之後卻感覺人生一片灰暗,因為前面赫然是一座懸崖,連擋著光線的樹都沒了,能不亮嗎?

「糟糕,這是什麼逆天的運氣啊,我明明一直都跑的是平地,居然還能碰到懸崖?」

夜璃茉在懸崖邊停了下來,後面是氣勢洶洶的狼,前面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一邊是被咬死,一邊是被摔死!都是慘不忍睹!

「靠,我一定老天她女兒的情敵,不然怎麼連條生路都不給我呢!」

咬牙拼了,反正都是死,我才不要一個人!最起碼要拉個墊背的!

可能是覺得追不上夜璃茉一個小小的人類太丟人了,那群狼的老大直接拋下了同伴獨自一狼先追了上來!

看到夜璃茉無路可走的樣子,那頭狼也不急了,輕蔑的看著她,像是在說,看,還是被我抓到了吧!

夜璃茉神一般的看出了那狼所表達的意思,邪邪一笑!「小瞧我?姑奶奶就讓你看看小瞧我的下場!」

夜璃茉也不跟他正面較量,直接閃到它的側身,一拳掄了上去。

「吼!!!」那狼被打的眼冒金星痛苦的嘶嚎了聲

「這人類真的不是妖獸化成人的嗎?明明體內沒有一點靈氣波動,怎麼能有這麼大的力氣?」

「嘿嘿,不錯嘛!力氣比以前大了好多啊!」夜璃茉對她這一拳的效果非常滿意

趁著它還沒反應過來緊接著就是第二拳第三拳……直接把那狼打到昏迷!也是它笨,如果再加一頭夜璃茉也不能這麼輕易的將它放倒。

哼哼,夜璃茉邪邪的笑了起來「狼兄,我這次能不能活,就看你這坐墊給不給力了呦!」

夜璃茉摸了摸那狼身上的毛,也不知道這狼是不是變異了,個頭大的很,說不定她還真有活下來的機會呢!

「哎呀!真是風水輪流轉啊,你說說你,你要是不追我,也不會讓我逮住,記得下輩子做一隻好狼啊!」

夜璃茉一邊說話一邊把那隻狼往懸崖邊上拖,算算時間,剩下那些狼也該到了!

朝著後面還在追趕的狼喊了一聲「喂,你們老大我就帶走了!不用謝呦!」

夜璃茉喊完就直接拎著那頭狼跳了下去,臨行前還看到那群狼拚命的往這邊趕!可惜,註定趕不上了!

夜璃茉做完這一切后深呼一口氣只覺得爽翻天了!從一醒來就被追追追的,跑的她一身火氣,現在終於出了一口鬱氣,只覺得從沒呼吸過如此自由的空氣!

懸崖上,那些狼在聽到夜璃茉的話后就拚命的往這裡趕,卻看到那女人騎著它們老大跳了下去,一個個在懸崖邊低垂喪氣的,卻不敢跳下去看看! 夜府——一個老人在前廳里來回踱步,眼中滿是擔憂,原本威嚴的氣勢一下子消失的無影無蹤,短短一夜,卻好像老了十歲!

「老爺,找到小姐的蹤跡了!」一個胖胖的中年大叔風一樣的衝到前廳。

老人眸中迸發出驚喜的光芒,急急問道「在哪?」

夜風看到老人如同看救命稻草一般的眼神,到嘴的話突然有些說不出來了!

「老爺,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小姐她……」

夜霸天瞳孔猛的一縮,力氣瞬間被抽空,顫抖著聲音問道「誰……誰幹的!」

聲音中帶著刻骨的恨意,大有一種不死不休的狠意。

「老爺,是白府,他們與我夜府宿有仇怨,可能是為了打擊夜府把小姐騙到城外……殺害了!」

夜風越說聲音越低到最後幾乎沒聲了,平時總是耳力不好的夜霸天,這次卻聽的清清楚楚,可他卻寧願他是徹底的聾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