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0 日

誰也不見。

傭人被她的樣子嚇壞了,立即通知了林沁兒,林沁兒得知后,在卧室門外焦急的敲門,「小糯米,你怎麼了?」

「把門開開,有什麼事跟姨姨說,好不好?」

她聽到卧室里傳來了哭聲,一問才知道,她今天去了醫院,又去找了蘇離。

從蘇離公司回來之後,就這樣了。

隔著一扇門,林沁兒勸了很久,還是沒用。

陸胤接到林沁兒的電話,神色凝重,「別急,我馬上回來。」

回莊園的路上,陸胤給醫院打了電話,問了檢查結果。

放下手機,他一手按著額角,心裡已經有了幾分大概的了解。

能讓小糯米這麼傷心的人,除了蘇離,別無他人。

醫生說她知道結果的第一時間,就拿著檢查報告興沖沖的跑走了,結果卻是哭著回家的。

想必,是蘇離跟她說了些什麼。

回到莊園,陸胤直奔樓上喬小諾的卧室,林沁兒還站在門外,隔著一扇門都能聽到她傷心欲絕的哭聲。

「怎麼辦?」林沁兒拉著他的手,「都哭幾個小時了,再這麼下去,身體就垮了。」

陸胤抬手敲門,「喬小諾,開門。」

他沉聲道,「是粑粑,把門打開。」

喬小諾還是沒有開門,陸胤等不及了,便讓傭人去拿備用鑰匙來。

等傭人的過程中,他把喬小諾已經懷孕的事,告訴了林沁兒。

林沁兒一臉吃驚,「什麼?小糯米她懷孕了?」

「嗯,今天去醫院剛檢查出的結果。」

林沁兒吃驚的臉色,漸漸轉為焦急和不安,「那她可不能這麼哭了!」

她身體本來就虛弱,還在調理的階段,這個時候懷孕,對她的身體也是極大的考驗。

她的情緒不穩定,很大程度上會影響到孩子。

傭人拿來備用鑰匙,陸胤立即把門打開,推開門,哭聲更大了。

喬小諾趴在床上,臉埋在枕頭裡,哭得抽噎。

林沁兒溫柔的抱住她,拍著她的背,給她順氣,「好了寶貝,沒有什麼事是過不去的。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了,要想想肚子里的寶寶,對不對?」

陸胤示意傭人先出去,卧室門關上,他來到林沁兒身邊,哭得眼睛紅腫的喬小諾,被她扶了起來。

傷心的靠在她懷裡,哭得不能自己,身體都快抽搐了。

陸胤摸著她的腦袋,柔聲問,「蘇離那臭小子,又傷你心了?」

聽到蘇離兩個字,喬小諾眼淚掉得更凶了,她嗚咽著點頭。

哭得沙啞的聲音,說,「他不相信我。」

「不信你什麼?」

「不信……我懷了他的孩子。」

陸胤猜也猜到了,如果不是這樣,她也不會哭得這麼傷心。

「他信不信又有什麼關係?」陸胤問她,「難道他不相信你懷了他的孩子,這個孩子你就不要了么?這個孩子,是他一個人的孩子么?」

喬小諾搖頭,「當然不是。」

「那不就行了?」陸胤輕聲一笑。 雖然現在鐵是比木材更加好弄,但,用鐵來造船,還真是奇葩啊,就不怕沉到海底去嗎?別看人類大陸的科技算是發達,甚至還有動力車、機器人這樣的東西,可人類卻從來沒有真正探索過海洋,使得有些知識根本就沒有普及。這些理論只有專業人士清楚,大多數世人則無法理解。

因此,走一路過來,就只看到這麼一艘鐵船,其他全部都是大大小小的木船。而由於大陸之間單向通行的特性,出海之後,再也回不來,是以最終也沒有人能夠確定這鐵船出海後到底沉沒有沉。可以想象,至少短時間內,人類大陸估計不會出現幾艘鐵船,甚至這可能就是唯一的一艘!畢竟未知又沒得到證實的事,沒有幾個人願意冒險。

「我們看看去吧!」

凱莉感興趣的說道,「我感覺那裡一定有好事等著我們。」

「恩,反正去哪兒問也都是一樣的問。」秦如雨點了點頭,而且,最近這段時間,她發現這個凱莉的感覺好像挺準的,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福星嗎?

「也好。」火靈兒也同意下來,「不過,我總覺得這奇葩的風格,好像有些眼熟。。。。。。」

等三人過去以後,火靈兒就知道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了,原來,竟然是熟人。

「你們怎麼在這裡?幫人造船嗎?」

火靈兒出聲,打斷了正在工作的摩登。難怪火靈兒會覺得奇怪了,鐵船鐵船,不過就是鐵做的船,不管怎麼說,總該有個船的樣子吧。可眼前的這艘,造型奇葩,隱隱有種機器人的風格,如果不是停在海邊,估計不會有人認為這是一艘船吧。

「哈,真是難得的重逢呢!」里奇也從後面走了出來,原來他也在這。

「不是幫人造船,這是我們自己的船。」摩登上來回答說道。

聽后,凱莉一喜,

「難道你們也打算出海?!」

「也?哈哈,果然,你們出現在這裡,看來並不是給我們送行的啊。」里奇笑著說道,他們一群人,沒有互相商量過,就同時出現在這裡,與其說是緣分,還不如說是凝聚力。是夜白一開始把這群人聚到一起的,如今這群人也因為夜白而聚到一起。無論各自有什麼樣的理由,如果沒有夜白的話,捫心自問,他們還會出海嗎?

子君閣,都是一群無家可歸的人,當初,在夜白七君子身份顯露以後,他們能夠毫不猶豫的繼續跟著夜白,如今出海,其實也不算意外。要知道那時候,七君子陣營當中,大多數可都是獸人啊。

「你不是要研究巨型附魔嗎?」

火靈兒因為見到同伴,欣喜之餘,還是不由沖里奇問道,里奇難道為了夜白要放棄自己的夢想?這會不會有些本末倒置了。

「巨型附魔,是失傳的絕學。既然東壁線是當年七君所造,那麼出海的七君子,應該也帶有這方面的資料。就算閣主這一代是已經找不到了,但最開始的精靈大陸,很可能留有古籍,我去精靈大陸,正是為了追逐夢想!閉門造車,固步自封,特別研究的還是前人已經研究出來的東西,這有意義嗎?就算最終我成功了,不過也就是達到前人的高度而已,一點進步都沒有。所以,還不如站在巨人肩膀上,巨型附魔只是第一步,我要在巨型附魔之上更進一步,我要把魔法刻印帶入一個全新的紀元,這才是真正的第一附魔師!」里奇說道。

「我也一樣。以前的我真的有些坐井觀天了,人類大陸的製造水平跟地精大陸相比,實在有太遠的距離。可能我窮其一生,也拉不近一丁點的距離,更何談我的夢想。所以不僅是精靈大陸,這次出海以後,我打算繼續前行,一直到達地精大陸,找地精大師學藝。我要把自己變成機器人!我要成為第一個擁有靈魂的機器人!」摩登說道,「你們看我這船啊,其實它不僅是船,同樣也是動力車。等到了精靈大陸以後,可以直接上岸前行,未來自精靈大陸出海,也不用另外再造船了。」

這個時候,一個人卻是鬼鬼祟祟的湊了過來,整個人藏在衣帽里,就跟個暗系魔法師差不多,

「喂,我說,船還沒造好嗎?」

「這個聲音是。。。」凱莉一愣,「花容月?!」

花容月微微揭開帽檐,露出熟悉的面容,笑道,

「喲,你們也來了呀。」

「我說,你怎麼也打算出海,你不是研究人體學的嗎?」火靈兒忍不住問道,研究人體學,不呆在人類大陸,跑到精靈大陸去研究個什麼?

「沒辦法呢,我這不是在逃命嗎。我猜上次那個天貴族根本就沒死,我最近一直被人在追殺,也只有那個天震雷自己才會那麼記恨我吧,其他人怎麼知道我做了什麼。而且那傢伙偏偏還有瞬移能力,一被發現就麻煩了,所以我想來想去,也就逃去精靈大陸最安全了。況且,我不是還要嫁給閣主嗎,不跟著閣主走怎麼行。」花容月低聲說道,也難怪他會是如今這麼一個鬼鬼祟祟的樣子了。而且,對花容月來說,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朱雀帝國前大公主唐華,很早就已經出海去了精靈大陸,花容月這次去,說不定還是個難得的重逢呢。花容月微微看了看那邊完全沒認出自己的秦如雨,要不,乾脆把小雨也拉上?雖然背井離鄉,但人類大陸真的已經沒幾個親朋好友了,而且,之後一段時間才將是人類大陸最困難的一段時期。屆時,很多人想去精靈大陸,估計都找不到辦法出海了。

「你們呢?為什麼要出海?」花容月轉而問道。

「我們? 久愛成疾,前夫入戲太深 哈哈,那個。。。」火靈兒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作答,別人都是有正當的理由,可她們就是單純去找夜白的,這種問題,還真是有些尷尬呢。

花容月幾人一笑,大家心知肚明,也不再多問。這個時候,秦如雨才有機會開口問道,

「這邊到底怎麼回事?這麼多人都要出海嗎?而且為什麼還要到處拉人一起?」

「哦,這個啊。」花容月一瞥周圍,認真的說道,「你可不要小看他們,這裡都是一群有遠見的有志之士。未來撐起外面大陸人類命脈的,或許就是他們了。不管怎麼說,當年七君的環球戰略計劃成功了呢,七君子的努力,沒有白費。相信這對暫時回不到人類大陸的閣主來說,是最大的安慰吧。」 「有遠見的有志之士?」秦如雨一愣,

「難道說,未來出海將會成為一種趨勢?」是啊,只有敏銳的抓住時代的浪潮,先一步佔據資源跟優勢,才能稱得上是有遠見吧。

「人類大陸本來大部分的人口都在西部大陸,如今更是全部聚集到了沿海。特別是西壁線這邊,可以說是現今大陸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區。白虎帝國跟朱雀帝國準備在這邊修建新的都城,教會也打算在這邊重整旗鼓。這些大貴族的到來,自然擠壓了本土小貴族們的生存空間,這些小貴族們,固然還有錢,卻已經沒有了資源跟土地。」花容月向眾人講道,

「想要獸潮徹底退去,至少也要花去幾十年的時間。想要人類大陸恢復成原本的格局,怎麼也要上百年。而且這一切的前提,還是天貴族最終戰勝了七君子。不說戰爭膠著的最壞情況,就是以最快的速度結束戰爭,一心重建,百年時間,也早已足夠讓這些什麼資源都沒有的小貴族破敗了。」

「所以,他們就要出海另尋生路?這會不會太冒險了呀。」火靈兒不禁問道。

花容月搖了搖頭,

「我剛剛說的只是如今這裡有能力造船,並且準備出海的人的組成罷了。如果光是因為這點原因就出海,那不是冒險,而根本就是亂來。真正讓他們出海的原因,還是他們看準了未來人類的遷徙潮!」花容月說道。

「遷徙潮?」凱莉問道。花容月點頭,

「沒錯。人類固然戀土,但前提是在那裡能夠安心的生存下去。當初,因為獸人入侵,使得人類大陸出現了東部搬到西部的遷徙潮。而如果,在人類大陸上已經活不下去了的話,那無論多麼不情願,為了生存,這些人也都只能選擇出海。」

「活不下去。。。原來如此。」火靈兒幾人這才反應過來。對一直在內陸生活的人類來說,沿海是沒有什麼資源的。

大陸西部這邊,不像七君子那邊,有豐富的靠海而生的經驗。加上四大帝國,竭澤而漁,砍光了附近的樹木,更是難以尋得食材。

然後還有各種不勞而獲,奢侈浪費的貴族。還有比東壁線那邊多了不知道多少倍的人口。

天貴族就算有通天的實力,他們又如何能夠養活這麼大一批人?在這種情況下,存儲下來的糧食能夠堅持一年都不錯了。

實際上,未來將要面臨的這種困境,高層也看得很清楚。所以,明明知道如今有這麼多人打算出海,上面也根本沒有人來阻止。

走了也好,至少能夠減輕不少壓力。可惜,相比起龐大的人口基數而言,如今打算離開的這些,真是少到可憐。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一年之後,人類大陸將有幾萬、甚至幾十萬的難民,因為無法生存,而被迫出海。

逼迫這些人出海的,第一,是沒有糧食跟資源;第二,也是天貴族肯定不允許他們逃往東部,給有收容能力的七君子注入生機,為了內部統治和諧,天貴族沒準還會鼓勵出海,為出海之人提供一定的食物跟船隻。

這就跟每年有那麼多獸人入侵人類大陸的原因相同,而跟獸人的情況不同的是,七君子的回歸,告訴了世人外面大陸上有七君子的據點,這不異於給了這些難民底氣,讓他們明白出去之後是能夠生存的,至少不會比人類大陸更慘。

而如果虛無縹緲的傳說無法給人自信的話,那如今正準備出海的這批時代先鋒,將會帶起浪潮。

已經都有這麼多人幫他們打前哨了,而且還基本都是貴族,那他們這些難民還怕什麼?

說起來,如今出海的人其實也跟之後的難民沒什麼差別。七君子的回歸,讓他們知道外面大陸有人類據點,這給了他們底氣。

更在他們之前帶眾出海的朱雀帝國大公主唐華,那是相當有名,有才華的人物,沒準都已經在精靈大陸重新建國了。

而且不僅是唐華,前段時間逃跑的無數奴隸,也算是先鋒,應該打通了不少道路,這些都給了他們自信。

而對未來潮流的預見,給了他們動力。唯一不同的,就是這群人是在有選擇的情況下,主動優先出海,而未來的難民是沒有選擇,被迫出海。

所以,優先出海的這些人,提前佔據資源,繼續當他們的貴族,至於未來出海的難民,只能是他們構建統治的基石。

「到外面的大陸,不是誰錢多就有用的,關鍵還是人力。人越多,人才越多,優勢才會越大。所以,你們才會看到這裡到底是邀請別人上船的,沒有任何條件,只要願意出海就行。一旦上了船,就是同舟共濟,一起到精靈大陸打出一片天下。為了說服其他人,他們都是毫不吝嗇的把道理講給別人聽,是以最近這段時間,造船準備出海的人越來越多。」花容月講解道。

「這不是讓更多人去搶他們的資源?」凱莉忍不住說道。花容月一笑,

「恰恰相反,如今鼓勵的人越多,未來掀起的浪潮也會越大,那麼他們在外面最終享受到的利益就會更大。況且資源也是搶不完的,哪怕精靈大陸飽和了,不要忘了還有下一個大陸呢。只要到了外面,離開了人類大陸,那就再不會有故土情結,前進的步伐,可能會停不下來呢。環球戰略計劃,不是以人類繞世界一圈為成功的,而是以每個大陸都有人類居住為成功的。」花容月露出一道詭異的笑容,所以,為了環球戰略計劃的真正成功,為了七君子一脈萬年的努力不至於白費,夜白沒準還會在精靈大陸搞風搞雨,逼得無數人類離開精靈大陸,朝下一個大陸進發。

未來的日子,或許不會無趣呢。

「話說我們都走了,子君閣不會有問題吧?」凱莉突然說道,子君閣的老人,基本都在這裡,除了龍三、阿九、雪麗三人。

而那三個人根本不可能會管子君閣,夜白不在了,他們估計也離開了吧。

「沒問題的,李軍賢那小子做的不錯。換個角度來看,也算把我們子君閣發揚光大了吧。」里奇笑道。

······人類大陸南邊海岸線,

「啊,子君閣啊。子君閣的閣主可是大大的好人,我們村很多人都得到了他的幫助,他可是大善人,我們的大恩人呢!」一個老人家沖一高一矮兩個問路者說道,一說起子君閣閣主,不禁露出笑臉,伸出大拇指,

「你們也是受到過他幫助,想去感謝他嗎?」

「那,這個大善人現在在何處?」小個子問道。 「你現在要做的,不是哭哭啼啼,傷春悲秋,而是讓自己開心起來。吃好睡好,把孩子照顧好。等孩子生下來,再考慮其他的事。」

林沁兒摸著她的腦袋,柔聲問,「你粑粑說的沒錯,現在應該一切以孩子為重。傷心的事,暫時放到一邊,多想想讓自己開心的事。你也不想將來孩子生出來之後,整天哭喪著臉吧?」

「……不想。」

「不想就對了。」林沁兒笑了起來,「今晚想吃什麼,姨姨給你做。爭取把小寶貝養得白白胖胖的。」

情緒暫時得到安撫的喬小諾,擦乾眼淚,刻意的控制自己,不再去想蘇離。

儘管這很難,儘管這幾乎不可能。

可她能做到的,只有儘可能少的去想他。

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要振作起來。

當晚,得知消息的陸焰和陸眠興奮的衝進她卧室。

陸眠一把擠開擋路的陸焰,俯身去摸喬小諾依舊平坦的肚子,「哇,我就要做小姨了!真是不可思議!」

「姐,你讓我也摸摸我外甥啊。」陸焰在一旁不滿的抱怨。

陸眠回頭瞪他一眼,「你著什麼急,一邊等著!」

喬小諾被逗笑了,陸焰看她笑,他也傻乎乎的笑了起來,「姐,我聽媽媽說你今天哭了。」

喬小諾一怔,隨即點了點頭。

「姐,你以後別哭了。」陸焰在她身邊坐下,一手攬著她的肩,「誰欺負你,我去替你欺負回來,不要哭了。」

陸焰一本正經的說,少年清澈的眸子,滿是堅定和真摯,喬小諾微微一笑,「好,那小滿可要辛苦一點,以後把他揍狠一點了。」

「沒問題!」陸焰秀了一把還沒多少肌肉的胳膊,「包在我身上!」

夜深了,把陸焰趕回卧室之後,陸眠把門關上。

她回到床上,在喬小諾身邊躺下,「姐,你睡不著么?」

「嗯。」

她這一摔不要緊啊,但是可真的是把路上來往的行人嚇壞了啊!甚至還嚇得一位老婆婆以爲貝貝怎麼了呢?“小丫頭,你怎麼了?跟爸爸媽媽走失了嗎?” 「那我陪你聊會兒天。」陸眠蓋上被子,依偎在她身邊。

姐妹倆很久沒有躺在一起,好好聊會兒天了。

「你明天不用工作么?」

陸眠滿不在乎的說,「就算我翹班,凌遇深他也不敢扣我工資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